Tag: 雲清雨止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燼神紀》-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玉合臺傳人的生命術法熱推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正因为了解幽魂的可怕之处,所以当看见这黑云鬼雾之中这一次竟然涌出这数不尽的幽魂大军出来,那孔陌的脸上不由变了颜色。
若说是对付一只幽魂,他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可要是一次性对付这么庞大数量的幽魂,他就心里没底了。不错,幽魂虽然只是完全免疫物理攻击,不过对于那许多术法攻击一样具有一定的免疫力,只不过效果要差上许多,至于其免疫交果,就要看这术法对于阴魂类的事物克制情况如何。
贤妻良妇gl
比如土系术法一般来说对于这幽魂攻击效果比那物理攻击强不了多少,而火系攻击作用于幽魂身上却是要比作用于其它类的存在身上效果要强上三分,而光明系的攻击手段对于这幽魂的杀伤力却是会生生提升三倍。
偏偏这孔陌所修道法却是土金两系,所以这幽魂类的存在可是他最不愿意遇到的对手。一个两个的,倒是可以凭着手中拥有的一些异宝加以消灭,可多了就有些无能为力了,甚至连自保都成问题。话说回来,修士之间的对决,有时在很大程度上还要取决二人之间道法互相克制的情况。
不过与这孔陌的担心与郁闷不同,当灵儿与独孤篪看到这一波出现的是幽魂类存在时,眼中却是出现了一丝笑意。二人有着那天罚之眼,这一类的存在,只要其修为不会高过他们修为太多的话,那几乎是不须耗费多大力气,便能作到大面积的灭杀,不,应该说是收摄。
江山入画 风过而
虽然说,如今他这天罚之眼与那烬神纪的炼狱与冥界之间断了联系,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再将这些个幽魂鬼物拘摄到烬神纪世界中去,可不要忘了,独孤篪的那本命元鼎,九副归真图中也是有着幽冥鬼界的存在,一样能够收纳幽魂。
除了这独孤篪与灵儿之外,凤漪,徐芷若,还有那面具女子也是一脸的平静,徐芷若就不用说了,幽冥功法,紫灵杖,自然是对付这鬼道之物的利器,而凤漪,火系功法,更有三昧真火的加成,一样是阴魂鬼物的克星。
至于那面具女子如此镇静,想来亦有对付阴魂鬼物的绝妙手段。
事情还不到危急之时,灵儿与独孤篪自然不会暴露出自己太多的底牌,大家自然以寻常手段接战,先看看情况再说。
六大鬼将自然不怵这幽魂的攻击,他们与那幽魂一般,同属于阴冥鬼修类的存在,噬魂与惑心,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起不到多大作用,除非这幽魂的修为品阶远远高过这鬼将的修为。而这几个鬼将的攻击倒是能够对鬼物形成更大的压制,因为他们无论是物理攻击,还是术法攻击之中,都会带有死煞之气与阴冥属性。
一方面来说,这死煞之气与阴冥属性,于修练时,对于这幽魂来说是可以吸收,作为增强修为的依凭,可用于攻击之时,对付阴冥鬼物却是比之除生命元力,光明元力和火之元力之外的其它属性元力更为有效。
大战再起,凤漪自然不会象灵儿与独孤篪那样谨慎藏拙,第一时间,那舞凤翎配着她那一身红裳,便化作一道红影。
好一道红影,在那无尽幽魂群中横扫而过,那情状,如同一根烧红的烙铁插入积雪之中一般所过之处,那半透明的幽魂,如晨霜忽遇骄阳一样,瞬间湮灭。
那一个个的幽魂,有着各自不同但却清晰的面容,就在其一个个,在凤漪火系元功的作用之下,如同蒸发般湮灭的当儿,那脸上表现出来的痛苦哀号的表情,与人临死时的痛苦与挣扎没有任何区别,所不同的是,在他们的湮灭的过程中,是听不到任何号叫与悲鸣的。
这一次,那面具女子也动了,手中一根竹笛缓缓挥出,竟然带出一缕缕生之气息,这种气息波荡开来,轻如微风,柔如柳卷,只是这样的气息,对于阴冥类的存在来说却是比世上最厉害的毒药还要可怕。
只见她那术法力量所及,漫空透明的人形幽影,竟然一个一个的,如同气泡般啵的一声便破碎开来,刹那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竟然,竟然是生命元力?!”这面具女子一出手,倒是叫独孤篪几人大吃了一惊。
修生命之力的修士,在独孤篪的记忆里,似乎也只有那丰元大陆中,曾经遇到过的精灵族人,再有就是生命神殿女神希瑞拉与卓灵璇了。除此之外,其它的修士,似乎还不曾见过有人修这生命之力的呢。
不过,似乎这面具女子生命术法极为耗费元力,她的那术法发动,只不过支持了半刻功夫,那威力便骤然下降。只是她的那生命之术对于这些个幽魂鬼军的杀伤力实在太大,打击效果很是可观,仅仅在这半刻时间里,竟然有着万多幽魂在这生命术法下化作气泡,蒸发于天地之间。
或许别人对于生命术法了解不多,可对于灵儿与独孤篪来说,却是知之甚深。说起来,此一术法,与施术者自身的生命力是密切相关的,也就是说,每一次施法,都会伤及主人自身命元之力。
纵然是那精灵族人,天生拥有生命魔法天赋,每一次施法之后,也要借那生命之树和那生命泉水的力量来补充消耗的命力,这样才不会因为一次次的消耗命元,而导致神衰命尽。
儒 道 諸 天
而那生命女神,只所以能够使用生命魔法,而不怕会使得命元消耗,那是因为,这魔法与道法之间的不同。
魔法说白了,所借用的是天地大道之力,而施法者自身,主要是作为施法介质的存在。而道法,虽然其中一部分所借用的也是天地之力,而其中大部却是自身所积累的元力输出。
再者,那生命神殿女神,手中可是有着属于生命神殿的契约之石的,有那契约之石在手,这希瑞拉即使在动用魔法的过程中,使得自身的命元有所消耗,也能够自冥冥之中,引来那天道命力进行补充。
至于灵璇,那就与旁人更加不同,她的本体就是生命之树,那是诞生生命之力的元本灵株,而这生命之树的作用,就是将天地之间,自然界中的异种能量,通过自身转换成为生命之力。
生命之树自身产生的生命之力,本就生生不息,作为灵璇来讲,又哪里会害怕这种消耗。即使是她,如今与那灵株本体失了联系,暂时得不到本体灵株的生命之力供应,不过灵璇本身便有着吸纳天地灵气化元力为生命之力的本事,对于生命术法的使用,自不会如别的修生命之力的修士那样,有所顾忌。
独孤篪与灵儿倒也不认为,这面具女子没有回补自身命力的方法,不然的话,这生命道法她也就不敢轻易使用了。
不过独孤篪相信,她纵然是有方法补充自己消耗的生命之力,可其中代价一定不小,效果也不会太强,至于是不是真如自己猜测的一般,自然还有待于进一步的了解。
“姐姐的生命道法还真是强大呢。”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那面具女子这一波攻击杀伤力如此不俗,灵儿还是要赞叹一句的。
“灵儿妹妹见笑了。”那面具女子勉强笑了笑,明显可以听得出来,她在说话之时,那语音微微有些颤,很明显,这一招使出,对于她来说,身体的负担很是不小。如果再仔细观察的话不难看出,此时的面具女子那之前一头乌黑秀发,此时竟然有些枯黄发干的感觉,这自是命力消耗过巨的后遗症了。
“这生命术法,对人体的消耗应该很大,仙子还是慎用的好。”看到对敌之时,这女子更不藏私,独孤篪对于她的好感倒是增加不少,此时也不由婉言相劝道。
“小妹也知道这术法的弊端,只是眼见,这幽魂势大,灵儿妹妹虽然精通空间道法,可用来对付这幽魂却是力有不怠,也只有凤漪妹妹那火系道法能够有效克制这些阴物,小妹若不出手,怕是那凤漪妹妹,与那几个鬼将,时间长了之后,会应付不过来呢。”面具女子轻声地道。她说这一番话时,那声音虽轻,语气也是柔和,可独孤篪几人却是不难从他语言中感受到一种决绝,一种固我。
她说的倒也不错,那几个鬼将,此时对付这幽魂大军已经再不似对付那尸僵大军时那般给力了。虽然他们的攻击对这幽魂有着强大的克制作用,不会有被免疫的情况出再,可这幽魂与之前的尸僵不同,死后不会留下遗体,自然也不会对其造成如堆尸山那般的阻碍效果。
就是之前的那尸山,这些幽魂也能穿而过,并不会有丝毫阻碍,因为,他们根本就算不得是实体。
这样以来,幽魂的攻击也不会如那尸僵一样,仅限于正面攻击,而是对独孤篪等人,形成了四面合围的攻击态势,仅靠那六位鬼将与凤漪自然是防御不过来的。


精华都市异能 燼神紀笔趣-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縮地成寸分享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儒门,在之前得来的信息之中,独孤篪他们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七宗十三族中,这儒门排于七宗第二宗,地位仅次于那传说中的玉合台,宗中又分儒,墨,法,兵四阁,虽这四阁统归儒宗,其实诸阁各有自己的传承,而且这传承之核心,除非是本阁核心弟子,便是对同宗中其它诸阁也不传授。
而这其它诸阁阁主长老,其嫡庶子孙,想要学得别阁功法,便只有拜入它阁。
不过这一拜,那身份就不得更改,亦就失去了对本姓阁中阁主长老之位的继承权。
让独孤篪惊讶的是,此人既然是那儒圣嫡孙,按理来说,便有着对儒阁长老,甚至是阁主之位的继承权,甚至还有可能继承这儒宗宗主之位,想不到他会投身别阁,而放弃了这种继承权。
我的贴身女侍 楚天愚人
想是猜出了独孤篪心中所想,这孔陌笑了笑,轻轻放下才尝过一口的香茶,幽幽地道。“果真好茶,轻香隽永,回味攸长。”赞过茶后,他才看了独孤篪一眼道:“在下生性惫懒,不耐俗务,除了修行之外,只好吟风咏月,游山玩水。那些个名位,于我来说实为枷锁,弃之何惜。”
“兄台高雅,只是以在下猜测,孔圣嫡孙,怕是除兄台之外也不会太多,兄台作此决择,却不知那孔圣如何就肯应了?”独孤篪好奇问道。
修为越高其子孙亦是越稀,这可以说是修士的悲哀,子孙死在父祖之前,并不是什么奇事,似乎若无其它方法,修士达到元婴境后,便极难再得育子嗣,也由此可以判断,那孔圣嫡孙必然不会太多。
“小兄弟猜测的不错,祖父膝下嫡孙便只在下一人。说来,若非祖父为父亲求来长生奇丹,怕是我们这一支便有绝嗣的可能。”孔陌摇头笑答道。
原来这孔圣嫡子也只一位,便是孔陌的父亲,而他的这父亲,修为资质实在不怎么样,到如今,也不过金丹境的修为,若不是那孔圣花费巨大代价为其求来长生奇丹,怕是他早就寿元消尽,那还生得出孔陌这个年不过三十的儿子出来。
“你想的到也不错,祖父对我的选择,其实一开始时真是极力反对的,不过最后见我意志坚决,没有办法,也就只好同意了。”
这孔陌说的轻松,独孤篪却是知道,要想让那老圣人妥协,这孔陌怕是经过了艰苦卓绝斗争。只是对于此类八卦,独孤篪倒是不感兴趣,并不曾追问。
“咦,对了,却不知凤漪姑娘,如何便能一眼瞧破在下那缩地成寸法术?”见独孤篪不再追问,这孔陌却是提起自己心中的一个疑问。
未来之废柴升级
缩地成寸,空间大挪移,这可是修士界中最为高深的两项身法神通,不,应该是位置转换神通。二者所不同的是,这缩地成寸是基于土系功法,须要极高深的土系道悟作为基础,而这空间大挪移,却是高深的空间类道法,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可从表现上来看,都是自一点消失,而从另外一处再次出现,所以一般的人,很分辨出这两种神通的区别。
“缩地成寸,是以地脉的运动规则,换位移形,而空间大挪移,则是以空间节点之间的变换转移身位,只要把握住了这两者之间的差别,那么仔细感受的话,不难分辨你所用的是那种神通。”凤漪解释的很简单,却是直指两种神通的根本,她一句话,倒是叫这孔陌猛地一愣。
“哦,那么,想来凤漪姑娘应该是不曾于在下身上感受出空间波动的力量,或者是感受到了土系元力波动,才由此判断出本人所用的功法了?”
凤漪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真实情况其实并非对方猜测的那样,想凤漪真凤之体,血脉传承之中便就带着一种空间穿梭神通,近些年来,她于空间一道上更是极尽钻研,不但这空间穿梭神通早已完全激活,而且于其它空间之术的运用上,更是有了长足的进步,同阶之中,便称大师级的存在也不为过,所以对方那气机变化之中带不带有空间之力,自然能够极为敏锐地感觉得到。
再者说了,对于这缩地成寸,或许在别人眼中很是神秘,很是高端,可对于独孤篪他们四个来说却并不算什么,如今那烬神纪世界之中,天云宗内,便有此种神通的完整版本,凤漪本人虽未曾修习,但是在修练自己的空间神通之时,为了借鉴与比较,对于此功法也曾细心研读过,理论上可是清楚的很。
若非如此,她也不可能一口便能道破这一神通所借者,便是那地脉运行之力。
所有功法运行之时,都有其端倪可寻,即使这凤漪,不以那空间之力的感受作为判断,也能从对方施术之时的诸般表现,判断出其所用功法神通的来历。而他们所修习的那心演之术,能够料敌于先,很大程度上便是基于这一点。
“不以外惑而变初心,兄台雅量高致,真是让人敬佩。”独孤篪呵呵笑着恭维那孔陌一句。
残王追妻:重生嫡女有点毒 茵茵青草
不过他这话倒也出自真心,想那儒宗阁主,长老之位,甚至是宗主之位的诱惑,那是何等的巨大,不说别的,就那能够得到的宗派助力,便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有了这等助力,莫要说是在修为上加速进境,更是能够让人在这一途中走的更远。
而这孔陌投身他阁,看似能够学得更多的功法奇术,可自此以后,便只能以一寻常弟子门人的身份存在,而这一身份,也就限制了他自门中所获得助力远远及不那宗主,阁主,长老所得更多。
重生之万界战场
窥天神测 桃花渡
“兄弟谬赞了。”孔陌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在下不过不愿违心逆意而已,何谈雅量不雅量的。便如我家那老祖,便是以朽木来评价于我呢。”
这孔陌为人谦和,独孤篪与他倒是颇谈得来,一番交流,竟真生起了几分知己之感觉。
“看兄弟你们四人气质打扮,倒该是大宗弟子,尤其是凤姑娘那精绝技艺,便是为兄也是望尘莫及。可是为兄弟孤陋寡闻了,竟然看不出四位的师承来历?”这可是隐晦地打听独孤篪四人的出身了。
他说的倒也对,以着他高宗核心弟子的修为与见识,七宗十三族的神通功法,虽不敢说是一看便知,可自招式术法中看出个大概,到也是能够办到的。可这凤漪与那林煞北交手良久,所施功法,招式,却是他平生仅见,在这天瑶星界之中,怕是只有那最为神秘的玉合台传承,会让他觉得如此陌生。可那玉合台,那玉合台绝对不会出现眼前这四个门人弟子的。因此上,这孔陌心下也是范了嘀咕。
“呵呵,兄台莫要疑惑,咱们兄妹四人,还真不是什么七宗十三族中弟子。”独孤篪倒是也猜出对方心中疑惑,于是笑着道:“咱们的师尊闲云野鹤,只喜于深山大泽中潜居,门下也只有咱们四位弟子,莫说是孔兄,便是这天瑶界中,怕是也无人知道家师名讳。”
“啊,想不到令师竟然是世外高人,那可真是失敬了。”孔陌讶然道,心下却有些疑惑。
因为长久以来,这天瑶星界之中,便以这七宗十三族传承是为主流,根本不曾听说过有别的法统传承,更不曾听说过,除这七宗十三族外,其它门派还有不世出的顶巅老怪。
可他也不敢肯定这独孤篪所说是假,因为天瑶星界自七圣传法以来,也不知过了多少年,经过多少代人开枝散叶,轮回变迁,谁也不敢肯定,当年那七圣传承会不会有一二隐枝传承至今。
不过在他想来,这独孤篪四人,若是那七宗十三族中弟子,也无隐瞒自己出身的必要,那么,其所说的话应该便是真的了。他却是下意识的排除了这四人是来自其它星界的可能,因为自古到今,还从未曾听说过,有人穿越界壁来到此间的传闻。
这么说来,这倒是一件大事了,能够教导出这四个逆天小怪物的存在,那神秘之人,其修为怕是比之祖父他老人家也不惶多让吧。任何一宗,只要有着这么一位存在,无论其宗族兴盛与否,必然能够挤身七宗十三族这样的大势力之列。这孔陌此时便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将此消息传回宗内呢?
“孔兄是笃实君子,小弟此番坦诚相告,还望兄孔兄不要外传。”象是看透了他内心的犹豫,独孤篪笑着嘱咐一句。
“这,哈哈,放心,放心,兄弟既然信任为兄,为兄自然不好负了信义。”独孤篪这一句话,倒是让这孔陌打消了将消息传出的念头,从这一点上来说,此人还真如独孤篪所说的,是一位笃实君子。
接下来几人的话题,便转到了关于这天机老人的宝藏,和各自功法的切磋讨教上。一番谈论下来,这孔陌自然是为独孤篪四人于修行上的见识所倾倒,与这四人谈论,对于他,时不时的便会有一种茅塞顿开的道修感悟,那种感觉,奇怪地感觉,就好象是求教于自己的祖父之时的感觉。


85fgr优美小說 燼神紀 雲清雨止-第一千零四章 求賢若渴分享-l43ha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此人修有水系元力,所以于水中逃生的机率,倒是比之别人要大的多。这一刻,这位将军正一身狼狈地跪在季园城将军府议事大厅中央,而上座的季园城主将龙天成却是一脸的忿怒,恨不得将那跪在下面的败军之将撕碎吞下。
也怪不得他会如此忿怒,因为那驻守曙光城的龙天鸣,正是他的嫡亲胞弟,他们虽然是那天龙帝国皇系血脉,不过在那帝国之中是为旁支。旁支与主支不同,那主支弟子都有着继承王权的可能,所以其相互之间是敌对关系,少有亲密者。可这旁支因为没有继承皇权的可能,想要维护支脉的权利,那么兄弟之间相互帮扶那是少不了的,所以其间的关系倒是显得更加亲密。
此时,一听自己弟弟所驻守的曙光城告破,其人亦生死不知,不由得他不动怒。其亲情还在其次,这位弟弟如果死了,那么在那天龙朝中,他便失了一大助力,以后的日子怕是要难过的很。再说了,弟弟失城辱军,若然问起罪来,自己作为其嫡亲哥哥,怕也是难逃株连,如果再加上有心人的落井下石,那么他的下场,想一想就觉得心里冷。
“你说那曙光城大军全军覆没?”定了定心神,这龙天成转了转念头,再次看向那下跪着的将领问道。
“哦,这个属下,属下,嗯,怕是那曙光大军真的全军覆没了。”这将军想了一想,亦不敢确定。
“哼,你想,这么说来,一切都是你自己的猜测了。想那曙光城,城墙坚厚,又有高级阵法护持,那洪水虽然能够破城,其势力必然也被阻滞不小,再加之那天鸣手下军团,个个精勇,修为不低,怎么会被洪水淹死。我看你是怯战而逃,又为脱罪,才编出此等慌言来欺骗本帅吧。”这龙天成恨恨地瞪着这下跪的败将道。
“属下,属下不敢。”这位败将看了一眼那龙天成,此时那还敢坚持自己的猜测,不由改口道:“天鸣将军神勇无敌,这洪水所来,虽然出其不意,想来也能够率领全军安度危难。”
“呵呵,我就说,这这蠢材必然是急欲脱罪,才虚言相欺。哼哼,这样的人留着何用。左右,拉下去砍了。”
这败将想不到这龙天成真要杀他,急忙喊冤枉,可是却也改变不了那龙天成的心意,不一刻,便被那左右军士拖了下去,转眼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就被献了上来。
那龙天成看也不看,挥手让那军士将人头拿了下去,这才转头对着站立堂下的麾下将领道。“曙光城破,天鸣将军一定会退军与高地处结营。只是他们既然失了曙光城的依仗,必然难以独对敌军进攻。想来那水退之时,也就是敌军进攻之时。
所以我意,立即派出军队往援,能够将那敌军压制在皎河南岸那是最好,如果不行,便接应天鸣将军回季园城,两军合于一处固城防守。”
这龙天成作如此安排,自然是基于几点考虑。一是希望自己的弟弟真能够将队伍带出来,他不了解那洪水的强大,心中还是存有几份幻想的。
二是,纵然弟弟不能将那军队全部带出来,总会有部分残兵存活下来吧,将其收拢,怎么也算是一股助力。
三是接应弟弟,在他想来,自己弟弟在那曙光城中修为最高,活下来的机率也是最大,一定不会有事。
至于敌军的埋伏什么的,他根本不用考虑,天雨,洪涝,地震,这些自然现象几近天机,他不相信会有人掌握,更不相信有人能够借其破军,而且还预先布下后手。在他看来,虽然这一场洪水破了曙光城,那是天意,敌人应该也会被那洪水阻隔,一时半会地,也攻不过来,说不定他们也遭了洪水了呢。
没有遭受伏击的危险,那么他派出的军队即使无法救援弟弟,也没有什么危险。
一番分派。说这季园城军效率还是有的,只不过半个时辰之后,那南城门大开,无数军队轰然而出,向着南方疾驰而去。
这一次这龙天成倒是将自己七成的兵力都派了出去。因为他立下的第一战术目标,就是要将那道盟军阻隔在皎河以南,要实现这个战术目标,怕是人少了不起作用,而弟弟那里刚刚受过水难,天知道还能存下多少战力。
大军南行,其速如电,没有任何遮掩行迹的措施,这倒是给道盟军一方侦察敌情带来了许多方便。
不灭王座
大军未动,斥候先行,这是常理,对于斥候的派遣,其中还是有着许多要求的。一是速度要快,那作斥候的,行进速度不快,见敌慢,逃命迟,战场之上只会是被人虐杀的菜。
再者讯息传递要快,所谓军情如火,前方斥候纵然得到了有用的信息,可是这信息回传不及时,甚至于传递不出去,就会影响高层的决断,那这斥候还有什么用?
三是隐藏手段要高明,其目的亦如第一条。四是灵活机警,这样才有可能有效果的搜集与甄别,真实可靠的有用信息。
从这四个方面来讲,那莽荒军士兵,实在不适合于这一项工作,有见于此,那南宫妙这一次过来,便带了一支专门用于斥候之用的亲卫军,个个都是自那千骑马营中,南宫族人里选出来的精干之辈。
这些人手中,象那之前独孤篪炼的真视水晶等间谍类手段也是不少。而此时,隐藏在预定设伏地点的石家老二,就正悠闲地坐靠在一棵参天大树下,欣赏着面前一面巨大真视镜中传回的前方敌军动态画面。
熠诺之爱情密码 丰花碎雨铁血柔情
“呵呵,动静倒是不小,乌泱泱的一大片人,不知这数量到底有多少。”看到那画面之中,战骑扬尘,遮天蔽日,这石家老二呵呵笑着道。
“这一次,敌军出动季园城本部军队,共二百七十万人,占其总数七成以上。其统带军队的敌方将领名叫黑齿盘,是那天龙帝国有名的悍将,本人拥有凝神极境修为,天生神力,为体修之士,其力足可拔山断岳。掌中一柄九股托天叉,重七千六百斤,级别为道器下品,传为那天龙大帝因其战功所奖之物。”那石家老二只无意说了一句,旁边便有一个灰衣青年,缓缓将这敌军信息报了上来。
而看这人样貌,不过七尺身高,并非莽荒族人,而是一位魔族,不用问,自然是出自那南宫妙的亲军。
“嗯,”这石家老二斜眼看了对方一眼。“你功课到作的仔细,只看一眼,便能够辨识得出这军队的数量,还有其带队将领?”
“是,这只不过是观敌料阵基本要求,那敌方军队人员组成,素养如何,以及军中主帅何人,其修为,资历,性格,爱好。远在大战之前数月,我家小姐便已经通过细作收集齐全,属下等人这一次过来之前,已经将之默记于心。
至于这人马数量,以及如何判断这领军之人,那就更加简单。无论那一军,自有不同旗帜,而且军容军貌,也有细微差别,凭这些就能判断出那军队属于那一部,其军中主将是为何人。
至于这数量,军阵行进,其数量不同,在不同的天候,不同地面,其生起的扬尘大小也有不同,只要仔细对比观察,自然能够判断出来。”这人一席话说完,再看那石家老二,一双牛眼瞪的滚圆。
他作梦也想不到,行军打仗,中间竟然有这么多说道。
“这些都是你家小姐教导你们的?怪不得,怪不得,想不到那丫头,比我之前想象的还厉害。”这石家老二由衷地赞叹道。
也只有在这里,背过那南宫妙,他才敢称对方一句丫头,平时在那南宫妙跟前时,便是借个天胆给他,他怕是也不敢对其如此称呼的。
那旁边灰衣人,对于这石家老二对自家小姐的称呼并不以为忤,反而暗自觉得好笑。心道:‘您也就是背地里敢过过嘴瘾罢了,平时还不是温顺的跟个猫一样。’
“对了,那丫,嗷,那南宫军师,对于这一次的伏击行动,可还有什么别的吩咐?”石家老二看向那灰衣人问道。
“哦,这个属下不知,既然小姐不曾吩咐副帅,那么想来自然是全凭副帅作主。在下人微言轻,可是没有资格得闻军机。”那人呵呵笑了笑,恭敬地道。
“哦,这样啊。嗯,对了,是才本将军一时口误,一时口误,你……。”石家老二转头看向那灰衣人,言语犹豫地道。
“哦,是才在下只是向副帅报告敌情信息,至于其它的,一句也没有听到,请副帅放心。”这人倒是机灵,听出对方是要自己对他那不敬之语,不可报告给自家小姐知道。自然也就做出暗示,表明自己不会将无关于战事的其它事情,报告给自家小姐。
“好,好,嗯,你这人不错,莫不如留在本将军身边,替咱家出谋划策,你也知道,咱家手下那些人,要让其冲阵杀人,那没说的,可是要让他们料敌谋划,那可比杀了他们都难受,根本不是那块料。”这石家老二颇为殷切地道。


xlijh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燼神紀 txt-第一千零二章 攔壩蓄水看書-6l6if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一直以来,这莽荒军团一众主将,个个都是只知猛冲硬打的悍将,于个人能力来说,确实强悍,可若是论起智谋和运筹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今日这石家老二一番话说出来,倒是有了几分智将的模样。
“此事你无须担心,今夜怕是不等你那十处堤坝建成,大雨必到,本人料定,明日午时之前,那十处拦水坝中必能将水蓄满。”
超级家庭教师 东门吹牛
“啊。”听了这南宫妙话说的如此笃定,这石家兄弟不由一愣。天象变化本就难测,不是你修为高深,就能轻松得窥天机。当然,这上天下不下雨,到也算不得真正的天机,不过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
“不用怀疑,其实这天象运转,还是有些规律可循的,如果用心研究,不难找出其中规律。呵呵,不要说我,便是那耕作的老农,其中也多有能够掌握这种规律之人。”南宫婉笑着摆摆手。
今日这石家老二能够用心思考,显示出自己智谋的一面,这南宫妙到也有心对其教导一番。
怦然心动:首席宠妻不节制 壁如烟
“哦,还有此事,再下兄弟还望军师不吝赐教。”石家老大连忙起身施礼问道。
“世间万物多有联系,冥冥之中自有沟通之法,一般来说,动物较之人类来,对于天象变化的感知尤其敏感,只要用心观察那动物的行为,我们便能从其中获知天象变化的信息。比如,雨前蚁搬家,燕泥巢,便是动物防御雨水的一种特殊行为。”
“啊,想不到那小小的动物,亦能为我们提供这么多的信息,在下兄弟真是受教了。”
“呵呵,那么二位,对于这一次水淹曙光城的计划还有什么看法?”反正还有时间,这南宫妙倒是起了心思,借着此事,来对二人谋略眼光进行一番培养。
“哦,在下听了军师的计划,倒是对这计划的全过过程有些心得,说出来还请军师点评一番。”知道这南宫妙是在借机提携自己兄弟二人,这石家老大连忙一抱拳,振奋精神,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真是大富豪 曾见黄河九澄清
“若然以军师所料不错,十处堤坝于明日午时,一旦依次破开,那洪峰叠加,其势必然吞天湮地。看那曙光城的位置,正好位于那皎河大转弯外环处。若然河道通直到也罢了,那洪水便是没过堤坝,其势也不堪大,可若正遇河弯,那处堤坝,其所受力道必然大的无法想象,崩毁已属必然。
那曙光城,其城高还远不及这湾处的堤坝高度,那时河水直下,如天河倒挂,将那曙光城淹没也有可能。”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猛然一变。
幸福在遥远的天堂
这南宫婉看着他的神色变化,自然明白其心所所想,于是缓缓言道:“所谓慈不掌兵,兵危战凶。战争的目的,便是要有效地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和保存自己一方的力量。为了这个目的,所有的手段都是合理的。”
其实知道这一道洪水下去,那曙光城中千万生民尽成鱼鳖,南宫妙自己心中也是着实不好受,可她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便要担起这个责任,屠万民而利一国,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关键在于利益的权衡与取舍。
“是,在下受教了。”听了这南宫妙的话,这石家兄弟的目光变的坚定起来。
“此一计谋,你们二人既然已经想的明白,可知下面的计划会是如何?”这一次的意思,就是要这二人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完善下一步的计划。
“在下以为,明日午时之前,我其余军队,整装登筏,等那洪峰过后,便挖开我方一侧堤坝,借水行舟,顺流而下,等对方城破之时,痛击落水敌军。”那石家老二抱拳道。
“不错,那么石帅可有什么要补充的?”听了那石老二的话,这南宫妙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那石家老大。
“老二如此想法倒是不错,不过在下觉得还有些不足,想那曙光城中敌军落水,大军绝无战力,根本无须我们全军压上,只须其中一部,便可痛击落水之狗。
在下想,军师之前让咱们砍下巨木无数,其意便是要搭桥渡河。在下就猜测军师意思,是要以我大部兵力,于此河某处连夜度河,潜行对岸,伏于曙光城后方。嗯,这个,这个好象叫什么,围城击援。”说到这里,这石家老大挠了挠头,对着南宫妙憨憨一笑。
“不错,二位若是肯下些心思,多读些书,不日必然能够成为一方谋帅。”南宫妙点头夸奖一句,这才正容补充到。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全集【唐 七公子】
“我的计划就是如此,具体如何布置实施,由二位大帅去办,不过那伏击地点,我先说于二位,那曙光城南二百里外,有一片梓树林,其中林木高大,枝叶繁密,虽然咱们莽荒军士,个个体形高大,那里也足以藏身。
而那里,正好是其后方季园城援军往援的必由之路,而此地还有一处好处,那就是地势比之别出高出不少,而二百里外,那皎河洪水波及不到那里,作为伏击之地,最是合适不过。呵呵,还有一点,那天道盟军一直以为我们莽荒军团多勇少智,一定不会想到伏击打援这一类的计谋,那么,这一次我们就给他们来一个惊喜。”
看了一眼颇为尴尬的石家兄弟二人,这南宫妙又接着道:“这打援还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记住,在击溃援军之后,我们的大军要于其后追赶,使那溃军向季园城逃奔,不过速度不可太快,只要不让其减慢逃跑速度就好。等那败军入城之时,再猛烈发起攻击,争取举将那季园城也夺取下来。”
“那么,他们如果不开城收纳逃兵呢?”石家老家转了转头,问道。
“如果这样,那么这敌军逃兵,我们不妨迫其投降,然后驱之攻城。”
“对,不错,那季园城如果闭城不纳,将这些逃兵推到死地,那么这些逃兵,必然对那城中守将仇恨至极,驱之反攻,怕是能激出十分的士气。”那石家老二以拳捶掌,呵呵大笑道。
“好了,二位大帅下去准备吧。”南宫妙笑着摆了摆手。那石家兄弟连忙起身,抱拳行礼,恭敬地退出帐去。
是夜,这石家二兄弟按着计划,各自分派,安排人马依计而行。果然到了子时,天空中便稀稀沥沥地下起雨来,不一会,那雨便下得大了,整个天幂,如同被那雨水遮断了一般,连半丈之外的人影也看不清楚。
近身狂医
这莽荒军士,个个身大力大,移土推石的事情,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两个更次,那皎河上游百里之处,十道堤坝便被建立起来。河水涨溢的很快,还不到午时,那十处水坝便全部将水蓄满。
“奇怪,这一夜如此大雨水,可那巡河军士来报,这河水却不见上涨,之前一段时间还有下降之势,真不知是什么样一种情况。”曙光城将军府,会客大厅中,那龙天鸣正坐在主位之上,而其左右下方几张座位之上坐着的都是军中的几位将军。
此时这大厅之中,那有一点大战将到的样子,桌前美味阵列,酒香扑鼻子,席前舞女蹁跹,幕后丝竹靡靡,而坐在那主座上的龙天鸣,却是一身轻衣,左右两边各有一位轻纱覆体的美女,大半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那轻衣下的胴体亦是若隐若显,惹人暇思。
而这一对美女,此时正依偎在这位龙将军怀中,轻声燕笑,时不时以口将美酒度入这位将军大嘴之中。而这将军那一双大手,亦是肆无忌惮地在两具皎好的身体上游走,更不顾忌那下面坐着的属下的目光。
而此时说话的,是他左下手第一位上坐着的一个中年文士。
躍 千 愁
“什么情况?呵呵,李老太小心了吧,什么事情都疑神疑鬼。”这龙天鸣将左手边那位美女递来的一枚去了皮的葡萄吞入口中,顺势在其脸上香了一口,这才回过头来,看了那文士一眼,毫不在乎地笑道。
“将军,大战在既,一切怪异之处,都有可能是对方阴谋诡计露出的蛛丝马迹。不可不防哪。”这文士心有不甘,继续进言道。
“呵呵,阴谋诡计?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用。哼哼,那莽荒军团,虽然战力不俗,不过咱们前有皎河水险,后有高大坚城,在加之盟中发来的物资,与这护城大阵,他们还能够有什么作为?阴谋,凭那些个莽荒族人,木头一样的脑袋,能想出什么阴谋诡计来。”龙天鸣哈哈大笑道。
“就是,这些还到罢了,凭着咱们龙将军万夫不敌之勇,有他坐阵在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席间,一个正吃的满嘴流油的虬须将军,一手抓着一根啃了一半的鸡腿,另一只手,在粘了碎肉的胡须上抹了一把,呵呵大笑着道。
看这人一副粗犷模样,想不到还是一个拍马高手。
小說 排行 榜
“就是,咱们帝国大军以勇武著称,一向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嘿嘿,看李先生的样子,倒象是有些胆怯呢。”席间,又有一个高大汉子哈哈笑道。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