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c8z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ptt-第二百三十七章 老爺,找到崔鴻漸了讀書-04h30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前殿壁画,大蜈蚣受万家香火,化龙成佛的那一幅画,一名官兵撬下龙爪上的宝珠,因用力过猛,导致整个墙皮剥落,露出暗藏其中的另一幅壁画。
画中,人像或卧或趴,或盘坐或腾空,图像边上,满墙洋洋散散写着千百号字。
法相金身!
“居然是法相金身的神通,难怪那妖怪的皮比你的皮还厚,还被它修炼出了如来法相,原来是有所依仗。”
燕赤霞点点头,承认蜈蚣精却有几分天资,以妖身强练佛法不难,难的是心思不正,竟然还给它练出了一些门道。
廖文杰翻翻白眼,功法在前,没兴趣和燕赤霞斗嘴,摇头道:“修炼的前提太过苛刻,要么是童子之身,要么精通金刚不坏的外门功夫,前者倒还好,后者已然刷掉了世间九成九的人。”
他既不是童子之身,也没有精通金刚不坏的外门功夫,铁布衫只是入室级别,距离真正的金刚不坏差远了。
不知道怒砸2000点,铁布衫升级到登峰级别,能否有资格修炼这门‘法相金身’的神通。
想想普渡慈航的不坏金身,廖文杰就馋的直流口水,外部坚不可摧,内部也修到五脏六腑金刚不坏,唯有天狗食月的晚上,才会道行大降出现破绽。
就这点,还是因为它心术不正,无法化去一身妖气所致。
至于被钱山撑爆肚子,只能说算它倒霉,刚好廖文杰手里有一件名叫‘聚宝盆’的法宝,刚好他错修魔功,念力多到没处放,刚好体内有一处大空间,刚好平日闲……谨小慎微。
“你小子走运了,如果我没看错,你还是个童子吧!”
燕赤霞笑呵呵拍了拍廖文杰,挑眉道:“你练的外门功夫火候不够,但符合童子身的要求,有朝一日练成佛门法相金身,再配上你那招如来神掌,冒充佛祖降世可比大蜈蚣像多了。”
“呵呵,笑话,我会是童子?”
—————
廖文杰不屑嗤声,暗道看不起谁呢,瞥了燕赤霞一眼:“倒是燕大侠你,如果我没猜错,你才是童子吧!”
“真会说笑,我当年也是江湖中人,红颜知己一抓一大把,早就不是童子咯!”
二婚也瘋狂
燕赤霞摇摇手,好汉不提当年勇,那些红颜的名字他就不说了,名单太长,一个个讲出来猴年马月都不一定能说完。
“巧了,你们都不是,我是啊!”
知秋一叶兴高采烈走上前,眼巴巴瞅着壁画上的图像文字,将其默默记在心头。
看到一半,愕然发现忘了第一句,再背一遍,别说全文了,半篇文章都记不下来。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他摸出怀中符咒,一口唾沫沾着朱砂,开始速写。
“……”
燕赤霞见状皱眉,不止是知秋一叶,边上的官兵们也在默默背诵‘法相金身’的功法要诀。
虽说这些人里识字的没几个,大多数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但傅家三口,尤其是傅天仇,绝对是当世文豪。
指望这些资质平平的家伙修出法相金身,无异于痴人说梦,但真要是给他们记住了,再贩卖到江湖或朝廷之中,保不齐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锵!!
金色大剑出鞘,凌厉剑气宣泄整面墙壁,将图像文字全部抹消干净。
“前辈,你这是干什么?”
知秋一叶张大嘴巴,好好一门无上神通,说毁就毁,未免也太懂得不珍惜了。
“仙缘就是如此,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燕赤霞冷哼,察觉到身后官兵方向传来几道愤恨视线,当即开口一声爆喝。
“般若波罗蜜!!”
耳边嗡鸣,一众官兵只觉头重脚轻,摇摇晃晃清醒过来,发现脑海中关于‘法相金身’的图像文字全部消失,竟是一个也记不住了。
“看什么看,想见识贫道的剑是否锋利吗?”
燕赤霞冷眼扫过,好似一盆冷水泼下,让心有怨恨的官兵战战兢兢,低头不敢和其对视。
傅天仇深深叹了口气,本想着将这门神通交给朝廷,以做镇压国运之用,现在脑袋一空,只能梦里想想了。
不过没关系,有个童子身的道士馋他女儿,随便嫁一个出去,都能把道士赚来镇压国运。
这把稳了!
“啊,这就没了……”
知秋一叶扁扁嘴,他就记住了开篇一段话,回头问问师父,能否靠这一段,推演出一门炼体的功法。
左千户:“……”
燕赤霞那身爆喝倒是没把他怎么样,可他读书识字一般,只记住了一句话。
敢问,一句能练吗?
整间大殿中,只有燕赤霞和廖文杰无所谓,前者自知修炼无望,毁了也不可惜,后者过目不忘全记在了脑子里,闷声发大财。
“你们这些人,满脑子胡思乱想,贪财又爱慕仙缘,殊不知二者只可得其一,朝三暮四者,到头一场空。”燕赤霞冷冷留下一句话,便转过头懒得再看他们,长剑跃起,清扫其他壁画,看看还有没有漏可捡。
“呵呵,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廖文杰拽着旁边愁眉苦脸的知秋一叶,跟上燕赤霞,边走边说:“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夫郎別鬧 閑逸
華山棄徒異界遊 淮南豬
众人尽皆愕然,听着这首平淡无奇,却又直指要害的七言诗,一时间心头百转千回。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逍遙在電影世界 申宮若愚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
傅家姐妹愁眉苦脸看着廖文杰,直白浅显的一首诗,意思一目了然,不知道这首诗是他师门长辈所传,还是他自己有感而发所作。
若是前者倒还好,若是后者,岂不是已经看破红尘了?
那我怎么办?x2
傅清风咬咬牙,问题不大,小倩姑娘办事给力,廖文杰心中留有余恋,想看破红尘没那么简单。
她靠着和小倩姑娘一模一样的脸,完全可以趁虚而入。
傅月池咬咬牙,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可她相信自家姐姐聪明的头脑,等姐姐将道士拉下红尘,她顺手捡现成的就行。
有一说一,平心而论,她对自己的容貌非常自信,自家姐姐和她相比……
嗯,都是好姐妹,就不说伤人心的话了。
……
一番清扫之后,所有壁画清除干净,燕赤霞三人一无所获。
廖文杰看了眼左手的袈裟,又看了眼右手的降魔杵,暗道一声见者有份,将袈裟放在了知秋一叶手里。
太平血
“老弟,看在大家称兄道弟的份上,袈裟送你了。”
“啊,崔兄,这怎么能使得!!”
穿越之白色九尾狐
知秋一叶动容不已,一边说着使不得,一边将袈裟塞进自己怀里。
“呵呵,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完全可以把袈裟还我,或者把土遁术交出来。”廖文杰翻翻白眼,袈裟太过醒目,还是降魔杵好一些,不管是当暗器,还是背后捅刀都非常趁手。
袈裟嘛……
反正都是当麻袋用,改天找件道士服,更符合他正经道士的身份。
“没意思,老道我要回兰若寺了,臭小子你是继续留下来,还是跟我一起走?”燕赤霞问道。
“我……”
廖文杰正欲回答,突然心有所感,微微摇头道:“此间事了,我也该继续行走天下,降服下一个魔头了。”
重生雲水間
“哪那么多魔头给你降……也对,你一出门就能撞到魔头,的确能一路降服下去。”
燕赤霞失笑,想想认识廖文杰之后,先是鬼王九尾狐,再是黑山老妖,最后国师普渡慈航,魔头的确是不少。
树妖姥姥:“……”
“崔兄,我也志在降妖伏魔,一起上路如何?”
“你不行,太弱了。”
留下原地默泪的知秋一叶,廖文杰看向燕赤霞:“普渡慈航是护国法丈,京师那边是否还留有余孽,比如说那位当朝天子,他该不会也被蜈蚣蛀空了?”
“应该不会……吧!”
燕赤霞紧皱眉头,今晚天狗食月,普渡慈航唯恐大小蜈蚣暴露,全部将其招至慈航大殿。若皇帝也是蜈蚣,身份地位重中之重,更应该招过来才对。
而且,皇帝都是蜈蚣了,普渡慈航还废这些功夫干什么,一道圣旨,拉文武百官半夜守皇陵即可。
想想有点不放心,他决定偷偷去京师确认一下。
“臭小子,你真不和我去兰若寺坐坐?”
“改天,改天一定!”
“敷衍……”
燕赤霞撇撇嘴,一道剑光直冲山脚,换上快马朝兰若寺方向狂奔,半途偷偷改道,将目的地变更为京师。
燕赤霞一走,廖文杰也不再久留,分别和宁采臣、知秋一叶告别,红芒冲天而去,降落远山树林,熟练坐在一棵歪脖子树下。
“等等,要带个活物试试。”
他张目四望,耳边听到一声狼嚎,当即咧嘴一笑。
“嘿嘿嘿……”
……
一个月后,尚书府中,当朝大员太子太师兼礼部尚书,手握尚方宝剑的傅天仇一巴掌拍在桌上,震得茶杯翻倒。
“岂有此理,我当初落难的时候,他一句话不说,现在我位极人臣,又厚着脸皮来找我谈那门亲事,真当我好欺负不成。”傅天仇气得直揪胡子。
摘星 林笛儿
迷失美女學院 漠之殤
自打他官复原职,且身入东宫,成了太子老师之后,门前便车马不断,昔年曾有过指腹为婚交情的马大人上门,询问何时能把傅清风嫁过去。
对于这种臭不要脸的玩意,傅天仇压根不愿惯着,只说当时喝多了,酒后之言不算数,让人将同样在说酒话的马大人送出门。
除了对马大人的人品抱有质疑,傅天仇不愿嫁女还有两个原因,一是傅清风自己的意思,二是他还惦记着廖文杰的神通道术,想拉其入朝做官,以一身绝世本领报效朝廷。
有了这位高人坐镇,别的不说,最起码不会有妖怪祸乱朝堂,再出一个普渡慈航了。
“老爷,春闱已至,各地举人们纷纷抵达,您要找的那位崔鸿渐也在今天抵达了京师。”门外,管家快步走入,小声在傅天仇身边说道。
“快,备轿,我现在就去找他。”
傅天仇大喜,让管家赶紧准备车马,理了理衣衫便往屋外冲。
“爹爹,你这是要去哪?”
刚走出门,两道倩影联袂而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