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qon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笔趣-第二百六十三章前夕看書-w6dct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我刚刚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所以想出来看看,你有没有听到?”
“没有。”秦北越站起身来,“你听到了什么声音?”
他知道南意棠的听觉向来是很准的,有的时候往往能够听到一些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就像技能在某些危险的时候是非常派的上用场的,某些蛛丝马迹的背后,可能酝酿着巨大的阴谋,让他们不得不小心。
“你先不要说话。”南意棠屏住了呼吸,认真的听着,这个声音距离他们并不远,窸窸窣窣的,很细微,如果不认真听的话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但是这些声音是在不断的移动着的,时远时近,而且是维持在一定的距离范围内的。
“好像,是有人在搬东西。”
“搬东西?”
“嗯,而且这个东西的重量不轻。”
南意棠说道,“我能判断他们的距离到这里不到一公里,我想过去看看。”
“你等一下。”秦北越拉住了南意棠,说道,“你先不要过去,等我一会儿。”
秦北越进了帐篷,重新叫了一个人出来替他守着,而后,披上了自己的衣服,将武器拿好,“你家伙带了吗?”
“嗯。”南意棠,点了点头,实际上在这种地方,他知道危险重重,所以这种防身的东西她从来都是不离身的,哪怕是睡觉也要带在自己的身上。
“走,我们过去看看,不要轻举妄动,如果发现了什么,我们马上撤离回来,跟我哥商量了之后再行动。”
秦北越走在前头,把南意棠护在身后,“你跟在我后头。”
南意棠听着声音,慢慢的寻着动静走过去,他们果然看到在繁茂的树枝后面有人在移动,虽然他们的动作非常缓慢,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在搬运什么东西,将一叠一叠的有些像沙包的东西放置在了一起。
南意棠和秦北越,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可能,是炸、药!
秦北越朝南意棠看了一眼,示意她回去,南意棠点了点头,可是他们刚刚转身,忽然有什么东西飞快的朝他们射了过来,“砰”的一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不好,他们被发现了,南意棠立即从腰间抽出来防身的武器,朝着敌人的方向射击过去,南意棠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她这双弹钢琴的手有一天会用来做这样的事情,看到那些鲜血的时候,她几乎有些麻木,更有些恍惚,似乎有些事情次数多了,也就没有什么好在意的了。
“小心。”秦北越惊呼了一声,看到那个火光闪现的时候,立即朝南意棠扑了过来,把她压在身下,同时向对面反击,“赶紧撤,对方人数不少,最起码有十个人。”
他们一边在反击着,一边在匍匐前进,往他们的大部队走去,秦北穆那边也听到了声音,往这边赶过来。
秦北穆在听到那样的声响的时候,第一时间就醒过来了,他下意识的去圈紧自己的胳膊,却发现怀里的人已经不见了,护了个空。
听到外面噼里啪啦的声音,秦北穆的心往下一沉,外套都来不及穿,就立即冲了出来,在一片枪林弹雨中,找寻在南意棠的身影,在看到南意棠匆匆的往他这边跑的时候,她的心仿佛才回归了,立即跑过去把南意棠搂在了怀里。
“快过来。”秦北穆护着南意棠,一边朝他们射击,“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要乱跑?”
“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想看一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不起。”南意棠看到秦北穆铁青的脸色,有些愧疚。
“有声音,为什么不告诉我?跟秦北越两个人出来乱跑,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秦北穆拉着南意棠的手,心里面觉得非常的生气,因为南意棠的冒险。
“对不起。”
秦北穆和南意棠藏在一棵大树后头。
“我们不能再这样和对面继续射击下去了,他们那边有炸,药,而且不止一个,我怀疑他们是想要埋伏在周围的一圈都放置了,这样的武器,现在当务之急是要阻止他们点燃。”
“你确定你看到了?”
“我看到了东南方向,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听声音应该是周围一圈都有在布置。”
“我知道了。你能保护好自己吗?”秦北穆松开了南意棠的手,认真的说道,“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不要冒险,等我回来。”
“你要去做什么?”
域超凡入圣
“我要让这些东西全都变成哑炮,尤其是第一个人,必须阻止他们点燃。我会带几个人过去,把他们的火信切断。”
“我……”
“你腿上有伤,而且这件事情对速度的要求非常高,你不能跟着我去,相信我,乖乖的在这里等我。”秦北穆拍了拍南意棠的手,说道。
“好。”南意棠点了点头,“一定要平安回来。”
“好。”秦北穆捧着南意棠的头,亲了一口,“等我。”
秦北穆说完了之后,就带着人走了。
创世神是拿来坑的
爱情 幸福的遇见 月影天狼
南意棠的身边是秦北穆安排过来的保护她的人,在这里的时间,他深刻地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那飞来飞去的火光往往是夹杂着血雨的,她动手,生命被别人威胁着,同时也在威胁着别人的生命。
山海傳說之祝融傳 庸農
南意棠深吸了一口气,握着武器的手心都是冷汗,“东南方向基本上已经安静了,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了,我们往驻扎的地方撤。”
秦北越跑了过来,脸色有些苍白。
“你怎么了?你背部受伤了。”秦北越的后背添了新伤,还有手臂上的伤口也都裂开了都在流血。
“没事,不是要害,先撤回去。”秦北越摇了摇头,说道。
“他们出去的人回来了吗?”
“还没有,不过你放心,我哥对这里的地形很熟的,那边既然已经没有了动静,说明阻碍不大,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秦北越看着南意棠心神不宁的样子,出言安慰道。
芷木易兰聽
他们安然无恙的撤了回来,戒备着等人回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