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qcc精彩都市小说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四二八章 硬撩-3g4kf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楠木生活小镇。
持戒
齐家大院内,徐岩的姑娘徐娇,在房间内化完淡妆后,迈步走出来冲母亲说道:“妈,我今天要出去一下。”
“干嘛去?”
“我不是快回南沪了嘛……,”徐娇笑嘻嘻地回道:“几个小姐们要跟我晚上聚一下,我就不回来了。”
“聚个屁,不许去。”母亲皱眉训斥道:“外面现在这么乱,你们几个女生有什么可聚的?等这几天你哥忙完了,让他直接送你走。”
“哎呦,都约好了,你就让我去嘛。”
“我说了,不许去。”母亲瞪着大眼睛吼道:“远山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到处都是当兵的,你又是徐家的姑娘,一旦出点什么事儿,你考虑到后果没?”
徐娇撇了撇小嘴:“我就跟朋友聚会,能出什么事儿啊!”
“说了不许去,就不许去。”母亲懒得跟她废话,只扔下一句,转身就去了齐家主房和老齐的媳妇聊天去了。
徐娇从小到大基本都在南沪学习,性格非常开朗,也很有主见,她觉得母亲有点小题大做,自己在屋内憋了半天,几个小姐妹又发简讯一勾搭,她就忍不住了。
徐娇悄悄溜出齐家,捋着大路就奔着街里走去,准备叫个车返回远山,但却没想到刚走没两步,就看到两台军用越野车停在了路边。
《中國共產黨發展黨員工作細則》學習讀本
手術直播間
车窗降下,小白龇牙喊道:“干什么去啊,妹妹?”
徐娇扭过头,见到小白怔了一下:“咦,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远山没开战之前,小白一直在猛撩徐娇,凭借着过人的厚脸皮和还算帅气的外表,成功跟徐娇混成了“普通朋友”,并且还闹出不少带点颜色的小故事。
远山开战后,徐氏家族的核心成员为了安全,集体搬迁,暂住在了楠木齐家,并且也是小白亲自送众人过来的,所以这个别有用心的天成渣男,跟徐娇的母亲,哥哥,也都混得挺熟。
“我过来办点事儿啊。”小白推门下车,笑嘻嘻地问道:“你这打扮的跟要收费似的,干嘛去啊?”
“你滚!”徐娇啐骂一声:“我要回远山,有朋友叫我。”
“你偷着跑出来的吧?远山这么乱,你妈能让你回去?”小白上下打量着徐娇,背手问了一句。
“我看你们都是神经病,乱不乱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就和朋友吃个饭。”
王的男人:豈曰無衣
“你怎么彪了吧唧的?你是徐会长的姑娘,重都那边恨你爸,估计都能恨到半夜起来诅咒,你瞎溜达,是真容易出事儿的。”小白背着手,淡淡地回道:“远山,楠木,现在什么人都有,你还是注意点的好。”
徐娇一听这话,也有点害怕:“可……可是我都跟朋友约好了,过段时间也要回南沪了,不去不太好。”
小白用车钥匙挠了挠鼻子:“那你要非得出去溜达的话,我陪你去吧,安全一点。”
“我们一群妹子聚会,你去做什么?”
“你们玩你们的,我玩你们。”小白臭不要脸地回了一句。
“滚,傻批!”
“呵呵,不闹了,你要想回去,我送你吧,安全一点。”小白看着很认真地说道。
徐娇也很想去跟朋友聚会,所以一听小白这么说,立马笑嘻嘻地回道:“那就谢谢咯,嘿嘿!”
“呦西,上车吧,”小白贱嗖嗖地说了一句:“先跟我办事儿。”
“你这什么表情,看着太下贱了。”徐娇大咧咧的回了一句,轻声问道:“你要办很久吗?我朋友还在等着呢。”
“不会很久,去仓库转一圈,批点东西就走。”小白顺嘴回了一句。
徐娇迈步上车,激情的小故事……这就开始了。
……
五区。
117师师部,朴师长拿着电话说道:“是的,秦禹现在对重都的态度就是只围不打,并且拒绝沟通,是的,是……李致勋现在还在抢救中,已经无力维持重都现状了,好,我明白,您尽快派人吧。”
晚上七点半。
五区,大区中央情报局局长召见了,军情七处处长姜太岷。
这个大区中央情报局,是五区情报机构的三架马车,跟军情总局,大区安全局是同一级别的,工作内容直接向大区军政长官报告,一把手的级别至少也是个中将。
姜太岷进入办公室后,立马鞠躬喊道:“总局好。”
“坐!”个子矮小,但身材壮实的总局长,笑容满面的冲着姜太岷摆了摆手。
姜太岷点了点头,立马标杆溜直的坐在了椅子上。
“重都的问题,让人很头疼啊。”总局长叹息一声,缓缓起身说道:“李致勋的决策失败,导致我们陷入了很被动的局面。你们军情处总长,说你能解决问题,你说说吧,对于重都目前的现状,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兩世情緣
姜太岷组织了一下语言,轻声回道:“秦禹只围不打,是因为他知道我们目前的消耗,是远高于他的。我们东北战区有两万人在疆边外围等待命令,浦系军团也有五万人在西南线原地罚站,这么多人,这么多只部队,每驻军一天的消耗,那都是个天文数字。”
总局长静静听着,没有接话。
“而对于秦禹来讲,他现在只有六千人在围着重都,部队消耗相比与我们而言,是非常微小的。”姜太岷继续说道:“最后,三大区的部队,本身就有驻防任务,即使边线没有军事活动,他们也要支出这笔军费,所以他们的处境,是非常轻松的。”
“你继续说。”
“浦系军团五万人,东北战区两万人,现在是完全要被秦禹调动,他打重都,我们进军,他不打,我们就只能干等着,退不敢退,进不敢进,这样的情况对于人力也是一种消耗。”姜太岷停顿一下回道:“所以,我个人的建议是,尽快通过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争取到时间,重新整顿重都能量。”
“现在的问题是,秦禹并不想谈啊。”总局长回道。
“我个人推断,他不想拿重都,因为拿了也站不住。”姜太岷话语坚定的回道:“他在待价而沽,我觉得可谈。”
总局长思考再三:“好吧,你去重都吧,换下失败的李致勋。”
“是!”姜太岷立马起身敬礼。
当晚,姜太岷带着自己团队,急飞重都。
……
晚上九点多钟。
远山某娱乐场所内,小白站在一群妹子中间,大手一挥的喊道:“放开喝,今天我买单!来,服务生,把酒都拿过来。”
五分钟后,服务生推着整整一大推车酒水,果盘,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