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0zz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討論-第875章: 無恥混帳閲讀-zfbv5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走!快点!皆为贰臣还磨磨蹭蹭!”
就在一群贰臣研究如何“挖矿”之际,忽然远处传来了牢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杠上皇室美男团
不用眼睛看,只用耳朵听就能明白,因为这是一种很特别的声音。
或是象征着希望,或是寓意着死亡,但总归能让众犯人忐忑起来。
但听到狱卒在催促,众人立刻竖起了耳朵,都缘于听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词语——贰臣!
居然还有贰臣!
荒古第壹罪人 潤海
除了钱魁首以及跟彭宾和陈名夏关起来的那四位之外,还能有谁会被天书视为贰臣啊?
“皆为”!
这个词的出现,说明贰臣的数量决计不是一个两个!
天呐~!
怎能如此啊?
彭宾与陈名夏面面相觑,阮大铖的脸色荫晴不定,魏学濂和龚鼎孳感觉无比的惊奇。
侯方域碍于隔壁就是自己亲爹,一直都没有言语,但听到狱卒的言语也感到有些诧异。
“快些走!”
很明显,这些人让狱卒们感到十分的不耐烦,在不停的催促着。
脚下的镣铐因为走路颠簸的缘故,变得“哗楞”直响。
几乎所有犯人都在抓着栅栏,用脸紧贴着往外观瞧。
“啊?这不是……”
“不可思议!”
兴唐 枫随缘
第一位映入众人眼帘的是太常寺少卿蔡奕琛!
不过现在看来,应该在太常寺少卿这个头衔之前,加个“前”字了。
被锦衣卫抓进来,那就肯定不能在原位上继续发号司令了。
官服已经被扒了,为了避免受冻,倒是换成了一件内充棉花的长袍。
乌纱帽自然也没有了,只有一个显得很是突兀的发髻,其中的几缕青丝还在随意飘荡。
“韫先!你……”
侯恂跟大伙一样,也在用固定姿势在看热闹,没想到看到的头一位居然是同僚。
“唉~!”
蔡奕琛抬眼看了看侯恂以及身旁的钱谦益,便垂头丧气地长叹了一声。
“打开牢门,为其解开镣铐,速速进去!”
牢头先是看了看里面的情况,见到两位重点对象都还苟活着,便放心下来了。
“觉斯!你……”
穿过流年的爱情 艾嘉昕
前礼部右侍郎、国子监祭酒、少詹事、东宫侍班,有书画双绝之称的王铎,紧跟在蔡奕琛之后亦步亦趋。
“唉~!”
王铎与蔡奕琛的反应如出一辙,还能说啥呢,无妄之灾啊!
自己刚刚安葬完次女,准备启程返京,却被太子告知要求必须伴驾去往南都。
到了南都之后,崇祯皇帝念起昔日之功,便赏了个从四品的国子监祭酒。
本是不错的差事,王铎对此也算是基本满意,万万没想到会遭遇这等奇葩之事。
自己在国子监当差,就被厂卫冲进来逮捕了,罪名竟然是天书中的贰臣!
古往今来,这可是闻所未闻的罪名啊!
连奸相秦桧都不敢如此妄为啊……
在王铎之后,是两只御史御史唐世济与李沾!
“呸~!无道昏君!”
“已然不配我等辅佐!”
这两位显然对逮捕自己是决计不服气的,但仅限于口头上的反击,因为打不过锦衣卫。
暗界戰皇 蘭亭集
押送他们过来的藩子也不会贸然出手教训一二,一来上风有令,二来也没这个必要。
听说很快就就会被提审,届时其是死是活都两说,藩子犯不上在这会儿出手。
再往后是李乔、祁逢吉、梁云构、张维机等人,他们加起来也没有王铎的名气大。
但无一例外不是以忠良的身份,对崇祯与厂卫破口大骂。
以贰臣这等罪名来抓捕众人,毫无疑问,崇祯已然是利令智昏了。
如此残害忠良,分明是当代夏桀、商纣、秦二世、隋炀帝!
一下子涌进来八个人,这下侯恂这间牢房可就热闹起来了,再也不会感到冷清了。
与隔壁那六位流窜于市井的贰臣相比,这边的十个人都是此前在朝廷里当差的。
“魁首!大真(侯恂字)!”
“诸位坐吧!”
这间牢房不同以往,倒是被打扫地很干净,地上有板凳和草垫,忍一忍还是能捱过去的。
“魁首!你可是吾辈之楷模,众人之榜样,万前士子之希望,岂能被下狱?”
蔡奕琛此前只是听说钱谦益被崇祯皇帝罢官,没想到居然被下狱了,还能在此地碰到。
“造化弄人!世事难料啊!”
钱谦益还是本着谨慎小心的原则,说了自己的感慨。
现在局势尚未明朗,崇祯皇帝也没有对自己这些人做出最后的圣裁。
故而还不能妄下论断,想想当年袁崇焕案审了多久?
“魁首!崇祯如此对你,你却不欲辩驳乎?”
李沾对自己被当成贰臣抓进来是很不甘心的,这算甚子狗屁理由啊?
“辩驳?如何辩驳?”
钱谦益无比淡然地看着对方,心忖你以为我不想啊?
可是有用否?
隔壁那位同门师弟之前说得好,崇祯要你死,难道真会用贰臣这等拙劣借口么?
“我等均乃清白之身,何来贰臣之罪名?此乃千古奇冤也!”
被冠以贰臣之名被下狱,还有比这更为荒唐的借口么?
“敢问你又如何证明自身不是贰臣?”
钱谦益举重若轻地抛出了一个看似很简单的问题,等待对方说出自己认为合理的答案。
“这……当然不是!东虏尚未……莫非魁首以为……”
李沾觉得钱谦益实在是太过窝囊了,可是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感觉有些不对。
“集之,可曾听见我等对话?”
血色人间 公子拾風
钱谦益没直接回答,反而呼叫隔壁的阮大铖,这厮想得到是比一般人更远。
“听见了!”
阮大铖这边都在默不作声,为的就是听清隔壁在讨论何事,好做到尽可能多地搜集些有用的信息。
“可否为李沾答疑解惑?”
钱谦益打算找个人作为自己的说客,显然此人很合适。
“有心无力,更怕挨骂!”
虽然声名狼藉,但能活到现在,说明阮大铖既不傻,运气又不错。
“哈哈哈哈……”
附近好几间牢房的士子闻言不由笑出声来,这老匹夫倒是学乖了。
“集之,下一步打算如何啊?”
钱谦益不理李沾及同牢房的众人,而是让他们听听隔壁那条“白眼狼”的心思。
“若是旁人问起,在下定然无可奉告,你我有多年交情,为过敌,亦为过友,在下便不想隐瞒了。既然狡辩无望,只能认罪,争取出去之后重新做人!”
反正很多人之前都听到了自己的打算,阮大铖没必要还刻意对刚进来的这些人有所隐瞒。
“啊?阮大铖!你这混帐!焉能向狗皇帝服软?我辈士子里怎能出了你这个败类啊!”
李沾没想到阮大铖连脸面与名誉都不要了,上来就打算认罪投降。
“因我姓阮!服软即服我!哼哼!”
阮大铖的这点聪明才智,都用在勾心斗角这方面上了,否则当年投靠魏忠贤之人何其多,岂能能用个废柴?耍个把人还不跟玩似的?
“哈哈哈哈……”
周遭一群听书的也大笑起来,这老匹夫倒是有点小聪明,还会利用同音字来玩点把戏。
“你莫要用雕虫小技来自作聪明!我等仁人志士定不屑于此!”
吃了亏的李沾知道阮大铖的德行,也就不指望他能拿出甚子好主意了。
帝闕寵:嫡女榮華 悠然煮茗
“好好好!你若能全身而退,我即当众拜你为师如何?”
如此一来,反倒被前来一步在这住下的阮大铖反将一军。
“放屁!我焉会收下你这士林叛徒?”
阮大铖舌战不饶人,可李沾作为御史,干的便是寻机咬人的活计,自然也不是善类。
“若无本事,直说便好,何必如此呢?我若出去,你莫要效仿啊!”
一进来便锋芒毕露不好,阮大铖已经知晓了这厮的做派,心里便有了计较。
“白日做梦!在下断然不会与你同流合污!”
李沾已经不打算再跟这根“墙头草”多说废话了,真是太扫兴了,一进来便听到了阮大铖在狂吠。
“借你吉言!”
阮大铖已经想好了对策,心里也就不会像自诩为忠良的那些人一样焦虑万分了。
“好了,李沾心直口快,集之莫要生气!不妨说说你以为今后态势会如何发展?”
斗嘴斗得差不多了,钱谦益很会挑时候地做了和事佬。
“在下不敢妄言,在下只是猜测,隔壁诸位若不认罪,便很难从诏狱出去!”
念及昔日的交情,阮大铖便给了众人一个忠告,至于对方听不听,那他就管不着了。
“阮兄!在下乃是王铎,不知阮兄何出此言啊?”
王铎急忙摆手直至李沾这个蠢材再次开口,斗嘴除了浪费时间,一点用都没有。
论真才实学,阮大铖或许不行。
但比较嘴上工夫,这厮不逊于任何一位御史。
“哦~!原来是王兄!幸会!幸会!”
也就是类似于阮大铖这种人,能自然而然在锦衣卫的诏狱里说出幸会这种话。
“在下倒是不愿与阮兄幸会于此地,挑间酒楼雅间推杯换盏或许更为合适!”
王铎就想尽快从这鬼地方出去,他可不想死在诏狱里,时间一长,不死也得被打个半残。
“呵呵,王兄所言极是!王兄若无通天本事,譬如能得到陛下或殿下之圣眷,享受特赦待遇,否则不认罪只怕便出不去了。”
阮大铖比王铎大五岁,奈何人家能耐大,书画双绝,自己比不了,只能说尊称了。
“莫非阮兄以为陛下会加罪于我等?”
王铎还要试探一下,看看这位仁兄到底知晓多少内幕消息,既然钱谦益推荐其开口,定有道理所在。
“并非在下以为,而是诸位挡了朝廷的财路,让户部太仓难以为继,不知王兄可否听过那样一句话?”
“哦?哪句?不妨说来听听!”
“你断我财路!我断你生路!”
“……呵呵!倒是有些意思!阮兄形容地恰如其分!果然厉害!”
王铎已然明白阮大铖要说的意思了,千不该万不该来趟这浑水,现在可倒好,差点被淹死。
原来以为谁才到脚脖子,等再看之时,谁都没过脖子了,再往上升一些的话,整个人都要被灌个水饱,进而被淹死了。
“哪里!哪里!仅为在下愚见,算不得数!王兄若能出去,可是要请我吃三天的大餐,方可还了人情啊!”
周遭的士子都听傻了,之前大家只是听说这位老匹夫如何不要脸,今日算是彻底开眼了,竟然主动索要好处,这也没谁了。
“好好好!就依阮兄所言!在下定然不会反悔!”
王铎满口答应下来,只有有法子出去,花些银子宴请这厮又有何妨?
“容某先行谢过!”
阮大铖知道王铎碍于情面,加之众人都听到了,是决计不会反悔的,更何况人家也不差这点银子,退一步说,画幅画卖了就有钱请客了。
“客气!客气!”
用几顿饭就换到一个保命的法子,王铎认为是极为划算的事情,这阮大铖倒是童叟无欺。
“王兄,这是何解?”
张维机看得有些一头雾水,见到旁人都在思量,便直接开口问其。
“敢问子发(张维机字)可是商贾?”
“……不是!”
“既然不是,那钱对你重要?还是命对你重要?”
“自然是……”
“可懂?”
“……”
张维机只能选择本能地点头,王铎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先用钱保住命再说。
否则命没了,钱还能保住么?
在用钱换命与没钱没命之间选一个,所有人都会选前者!
“王兄,那阮大铖可是建议我等认罪啊!”
蔡奕琛是要给王铎提个醒,免得真着了阮大铖的道,那厮可不是甚子好鸟。
“阮兄,在下这边有人尚不明了。阮兄可否再次为我等答疑解惑啊?在下愿意以拙作相赠!”
有些事情,王铎认为还是让阮大铖亲自解释为妙。
“这个嘛……非在下不愿意,只是在下怕被辱骂,在下有个条件,不知可否答应?若是答应,在下便可说!”
“我等皆为通情达理之人,阮兄无需担心!”
“好!条件便是,若是诸位以认罪为条件,换得出狱,且不被额外惩处,当须欠在下一个人情如何?”
“啊?你……”
李沾顿时就不乐意了,这厮刚占完自己一个小便宜,转回身就又要占个大便宜,那还得了?
不过没等李沾接着大骂阮大铖,王铎便示意其不要如此,以免坏了大事,当下须以大局为重,隐忍为上。
“阮兄,在下代众人答应如何?”
“非在下不给王兄面子,只是明人不做暗事,在下不愿刻意为难旁人,不愿意便可直言无妨!”
旁边听热闹的士子差点被气乐了,这还算不刻意为难?
这阮大铖是何等厚颜无耻啊?
堪称百年一遇啊!
“在下王铎,愿答应欠阮兄一个人情!”
“好!还有何人愿如此啊?”
“在下钱谦益,愿答应欠集之一个人情!”
“好!”
被钱谦益一带头,那边还被阮大铖公然“钓鱼”,牢里剩下的人也只能捏着鼻子认栽了。
回头再要你好看,先把你下巴打脱臼,让你吃个“痛快”!
说是欠人情,其实便是主动得罪这些人,除了钱谦益与王铎之外,阮大铖根本就不指望从别人身上收回成本。
更何况自己这是空手套白狼,哪有甚子成本啊?
哪能有啥赚头呢?
赚头不在这些人身上!
这些人主动认罪之后,功劳便皆归阮大铖所有,之后再向崇祯皇帝邀功,请求得到更大的宽宥……
无耻不?
很无耻!
但对阮大铖来说很有赚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