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7mtm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ptt-第一五八三章 川府無人不知於瑾年閲讀-03dkz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这天晚上格外寒冷,西南风呼呼的刮着,天空中又飘起了大雪。
徐岩迈步走到了拘押室门前,看着里面正在呼呼大睡的徐江,低声喊了一句:“小江!”
徐江迷迷糊糊的起身,看到自己亲大爷后,顿时咧嘴一笑:“哎呦,大伯,你可算来了。”
“走吧,回家吧!”徐岩招呼了一声。
徐江稍稍怔了一下,立马伸手拿起了木板床上的外套,屁颠屁颠的跟着亲大伯走出了室内。
幽暗的走廊内,徐江见徐岩也不吭声,就跟在后面主动说道:“大伯,这事儿真不怨我们几个,那个许亮玩起来就搂不住,我都跟他说了,他搞过量了,但这小子不听啊……搞的都糊涂了,非要弄那个姑娘,后来,那姑娘他哥来了,一急眼拿枪就搂火了,你也知道咱这帮兵根本不吃亏,所以就……!”
“事都出了,说这个还有啥意义。”徐岩背着手,头都没回:“回家吧!”
徐江听到这话,感觉有点奇怪,因为要按照以前徐岩的性格,此刻早都嘴巴子呼上去了,但今天他不但没打自己,连骂都没骂。
EXO之異能戀愛
这种态度让徐江感觉心里有点没底,所以一路上都在点头哈腰的伺候着。
……
时近次日凌晨五点钟左右。
徐岩带着自己的侄子回到了远山,在车上,徐江见时候不早了,就主动问道:“这都快五点了,要不我先回去?中午咱们在谈?”
“回我哪儿吧。”徐岩看着他:“洗个澡,吃个早饭!”
徐江以为自己大伯有事儿要跟他谈,立马点了点头:“也行!”
众人回到徐家后,徐江去了客房洗了个澡,然后换了一身堂弟的便装,才迈步下楼。
“我大伯呢?”徐江冲着家里管事儿的人问道。
“在后院老屋呢,我刚才给送去了点吃的,他叫你洗完澡过去。”管事儿的人回道。
“哦,好!”徐江点了点头,迈步走出了客厅。
……
十几分钟后,徐家老宅房内。
神奇的抽屉
徐江笑着说道:“大伯,你怎么又想到这儿吃饭来着。”
“前院太吵,这几天我一直在这儿住。”徐岩摆手招呼道:“坐吧!”
桌上,一盆热气腾腾的满头,几碟川府地区的小炒,配上半盆米粥,早餐也算丰盛。
徐江落座后,心里有些不安的问道:“大伯,我这次是不是要被撸了?”
徐岩拿起满头,看了他一眼回道:“你还知道自己闯大祸拉?”
“大伯,搞死六个人,确实是我们……有点膨胀了,脑袋一热办错了事儿,但你说这违禁药品,历来是川府地区地面上最火的生意,而且都被手里有兵的人控制着,这不光咱们几家在做,以前三大家族,两大公司也不都在做吗?”徐江低声说道:“打重都,去八区,咱都没怂过啊,秦师长指哪儿,我就干哪儿!现在江山有了,就不能给咱一块免死金牌吗?你说拼来拼去的,不就是为了这一官半职吗?这撸了……是不是严重了点啊?”
“你不是徐家的人,或许还有缓和的余地。”徐岩面无表情的咬了口馒头:“但你是,干这事儿就肯定不行。”
“大伯……!”徐江还想在求求情。
“别说这个了,吃饭。”徐岩淡淡的回道。
徐江犹豫了一下,也拿起了一块馒头,大口咬了起来。
叔侄二人沉默半晌,徐岩突然问道:“你家小崽子,学的怎么样了?”
“这瓜娃子不听话,成天跟镇里的小流氓混,我看也混不出来什么名堂。”徐江摇头回道:“我准备把他送到南沪,或者八区上学,换个环境,也许能好点。”
狙擊王
“也好。”徐岩缓缓点头:“你岳父的身体怎么样?”
徐江怔了怔:“还那样!我那个大舅哥狗屁不是,当兵不行,做买卖也不行,给老头都快气死了,唉,回头我偷着给老头一笔钱,以后就不管了,这扶不起来,就不扶了。”
“嗯。”徐岩点头。
“呵呵,大伯,你今儿咋想起来问这么多啊?”
“闲聊呗,吃饭,吃饭!”徐岩低头端起了粥碗。
二人沉默了五分钟后,徐岩把一碗粥喝的干干净净,随即起身说道:“你接着吃,我出去拿点东西!”
徐江抬头看了他一眼:“唉,好!”
徐岩凝望他两秒,转身离去。
悠悠欲仙 悠悠小雲
“他妈的,真给撸了?”徐江吃完最后一块馒头,心烦意乱的骂道:“点真背啊!”
室外。
徐岩冲着远处的儿子点了点头,后者迟疑两秒,带着三个人走进了老房内。
“哎,你不是出去了吗?”徐江见到自己的堂弟,立马站起了身:“啥时候回来的啊?”
杀手俏王妃 江浅浅
徐岩的儿子看着他,停顿两秒回道:“哥,家里的事儿,你不用惦记了……!”
徐江愣住。
话音落,徐岩儿子身后的两人直接举枪。
“啥……啥意思……?”
“亢亢亢……!”
修仙科學院 格子裏的夜晚
数声枪响泛起,打破了这个清晨的宁静。
徐江死了!
凡尘归
……
室外,徐岩听着枪声,心里说不难过,是不可能的,这个侄子从小就在他家里,当半个儿子养,但如今他不得不杀!
自治会来处理这个案子,那他枉法,就不足以在服众:他要不接,就表示自己能力不行,做不到公正公平,哪还有什么资格去管理一方地方重镇?
在退一万步说,徐岩就是因为这个侄子不干自治会长了,那也不行!
可可连许亮这种背景深厚的人都杀了,足以表明秦禹要整顿川府的决心!
因为这么个屁事儿,川府边境线已经和七区进入了冷战状态,那你在徇私舞弊,包庇亲属,对抗的就不是警务总局,老猫,可可,这些人,而是在对抗秦禹,在对抗第一独立师整顿川府的决心!
你徐家相当绊脚石吗?想阻碍川府的发展吗?
不,这绝对不是徐岩想看到的!
滕胖子的警卫营为什么在这时候进入重都?警务总局除了这个案子,都没有别的事儿干,他们真的需要一个营的兵力来协助吗?
不,这只是一种态度,秦禹把生杀大权交给了老猫和可可的态度!
可可的做法已经很厚道了,他让三个家族自己去处理这些涉案军官,已经给他们留够了遮羞布,成全三家大义灭亲,公平公正的形象!
徐江死后。
儿子从室内走出来,冲着父亲说道:“……爸,这……!”
“他没看明白,你们得看明白了!不要让我在干一回这样的事儿。”徐岩叹息着说道:“通知自治会,对外宣布,徐江自杀谢罪,给他留个名声吧!”
说完,徐岩吱嘎吱嘎的踩着雪花,背影萧瑟的走向了住院方向。
……
邪凛花都 天涯风
五分钟后。
阮明接到了电话:“喂?”
“徐江死了,说是自杀谢罪!”电话内的人低声说道。

阮明咬了咬牙,沉默许久后说道:“让阮东照着坐吧,家里的事儿……我会办妥的。”
……
一个小时后。
朱伟走进了老猫的办公室,冲他点了点头:“三家自治会,都处理完了,主要涉案人员,全部死了。”
“嗯。”老猫点头。
“哎呦!”
可可起身伸了个懒腰,轻声说道:“我要去休息一下,晚上你约一下李叔,我们把这三家心里的气儿给引出来!”
鬼言詭語
老猫看着可可:“你要是男的,就是第二个秦禹!”
“秦禹就一个,我不是!”可可摆着小手:“回去睡了!”
与此同时。
南沪,禾盛药业集团内,许氏掌门人看着哭哭啼啼的一家子人,脸色苍白的骂道:“不报此仇,我他妈誓不为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