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ebxs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木下雉水-第三百九十一章 先天之靈,煩人的蚊子閲讀-019kh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王母的声音浩荡,悠悠响彻在这天地间,配合那天空中形成的星河,给众多凡人极强的震撼感。
这段时间,接受了众多天宫故事的熏陶,众人对天宫的存在已经是将信将疑的态度,此时一经出现,而且还是以一种偏向于故事的方式出场,自然直入众人的内心。
这自然是李念凡的考虑之一。
如果只是玉帝和王母二人,干巴巴的站出来说明自己的身份,基本是不会有人信的,结合天条、人物以及故事,塑造出这次意外,则更有说服力,而且人们打心底就喜欢这种八卦,宁愿选择去相信这是真的。
“嗡!”
这一刻,虚空中陡然传来一阵奇异的波动,遥远的天际,突兀的亮起一阵金光,仰望苍穹,就好似那天空中突然亮起了一颗明星,正在一闪一闪。
原本坐在李念凡身边的玉帝却是神色猛地一变,望着那突然亮起的地方,即是激动,又是忐忑,对着李念凡拱了拱手道:“李公子,天宫怕是已经出现了反应,我这就回去看看,要先告辞了。”
居然真的有反应了?
真变成光了?
李念凡露出诧异之色,笑着道:“这是好事,陛下别耽搁了,赶紧回去吧。”
他心里想着,若是天宫真的重建成功,那自己的人脉,那就真的天上地下,无处不可去了。
玉帝点了点头,随后身子化为了一道流光,转瞬间就消失不见。
此时,天宫之上,整个天宫都在震颤,无数的祥瑞异象喷薄而出,源源不绝。
有着无数的光芒从凡间升向天空,倾洒向每一个角落。
王母、紫叶和橙衣三人结束了表演,就在第一时间回到了天宫,见到如此场景,一个个都是难掩着激动,开始四处奔走,把每个宫殿的大门统统打开。
这些光芒环绕于那一个个石像周围,就如同阳光洒落在大地之上。
玉帝现出了身形,面露急切道:“情况怎么样?”
“似乎有些不太妙。”
王母眼眸中的激动有些僵住了,蹙着眉头摇头道:“那些光环绕于石像周围,不过两者似乎无法相融,根本起不到作用。”
玉帝的脸色也是一阵变化,不过他的眼眸却是陡然一沉,手腕一翻,托举着一个宝塔,宝塔飞出,悬浮于天空之中,有着光辉倾洒而下,照射向着某处!
“哗哗哗!”
校园狂途 猫的叫声很浪荡
那里,原本一片虚无的虚空之中,却是开始泛起了一阵阵的红潮,随后一朵血红色的莲花绽放而出,形成护盾,挡住了宝塔的光辉。
在莲花之上,一名血衣道人的身影缓缓的浮现,目光戏谑,沙哑道:“昊天,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了,一见面就动手,这不妥吧。”
昊天的脸色沉着,威严无比道:“冥河,这里是天宫,不是你能来撒野的地方,给我滚!”
冥河老祖哈哈一笑,讥讽道:“天宫?你不说我差点都没认出来,天兵天将何在?”
他的目光转而落在那群被封印的石像上,笑着道:“玉帝,王母,你们也太天真了,只是如此做,根本不可能成功,因为你们缺少了先天之灵!”
玉帝的眉头一挑,心头一沉,“先天之灵?”
—————
“呵呵,亏你还是道祖的弟子,连这都不知道。”
冥河老祖开始展示自己的学识,悠然道:“这天下万物,哪一个不是由先天之灵所幻化,如我们这般强大的存在,是伴随天地而生,而如妖族,则是天地间精气所凝,再如人族,是女娲以九天息壤所凝再辅以一缕先天之气,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先天之灵!”
王母开口道:“你怎么知道?”
“当年我学习女娲造人,创造出阿修罗一族,自然知道。”冥河老祖微微一笑,“不过我冥河生于先天,天生便带有先天之灵,这才可以创造出生命,这封印你们还是不要痴心妄想破开了,昊天,你我联手,让天地重归混沌,让我阿修罗一族取代人族,以后你还可为天帝!”
玉帝的声音低沉,同样讥讽道:“呵呵,当年你妄想学习女娲娘娘造人成圣,失败后,如今却依旧妄想想让阿修罗一族取代人族成为天地主角,然后登上圣位?”
冥河的声音中带着激动,“这不是妄想,而是大有可能!”
神眼
玉帝冷笑,“呵呵,一团污血所凝聚而成的污秽生物,跟脚不堪入目,永远不可能成为主角。”
冥河的脸色阴沉下来,眼眸中带着杀机,“昊天,你当如今还是当年吗?当年有着圣人插手,我冥河一族只能偏安一隅,不敢有过多的算计,你现在连天帝都不算,连跟我平等对话的资格都没有!”
玉帝的眼中同样是流露出愤怒之色,两人的气势在相互对抗,不过都没有贸然出手。
紫叶和橙衣看着周围的石像,眼眸中则是流露出一丝叹息,终究还是……失败了吗?
“吱呀。”
伴随着一阵开门声,接着便是一连串略带急促的脚步,以及一些软声细语的交谈声,在这种环境下,显得尤其的刺耳。
玉帝等人同时瞬移到声源处,所有人都是全身一震,眼眸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紫叶直接抬手,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眸中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大姐,你们……我不是在做梦吧?”
五名穿着各色长裙的少女正在迷惘的打量着四周,见到来人,同样愣住了。
接着连忙一同行礼道:“参见陛下,娘娘。”
玉帝和王母被这突然而来的惊喜砸的有些懵,不住笑道:“好,好,好!”
“这不可能!”冥河老祖的眼眸陡然瞪大,不可思议的大吼出声,“没有先天之灵,你们怎么恢复的?”
突然,有一个白色的小小身影从七仙宫中探出了头,接着一蹦一跳的走了出来。
这身影只有半个手掌大小,是一个白色小人,却好似有着生命一般,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边走着,一边翻着筋斗。
身影虽小,却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那些从凡间涌上来的光开始环绕于小人的周身,随着它进入一座宫殿之中,接着,就这么没入了一个石像之内!
随着小人的融入,那座石像就犹如冬雪遇到了夏阳,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
“这,这,这……”
冥河老祖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却见又有一个接一个的小白人缓缓的从门中走出,似乎还夹带着一声声如同孩童一般的欢声笑语,开始向着天宫的四周蹦跳而去。
“面粉?”
冥河老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不可能!这是什么面粉,居然能捏出先天之灵?而且……这面粉分明还被蒸过?”
王母和玉帝同样又惊又喜,心脏砰砰跳动。
紫叶则是看着那一个个小人,脸色涨红,开口道:“这还是一段时间之前,高人赠与我的,我见这些人偶不凡,便一直没舍得吃,放在七仙宫中,原来……它们居然是先天之灵。”
紫叶的心中庆幸不已,还好自己不是灵竹那种吃过,好歹克制住了,否则现在……哭都来不及。
高人做事,果然佛系,很多地方的造化,一旦不注意就永远错过了。
还好,还好!
“原来如此。”玉帝点头,忍不住给紫叶点了个赞,“紫儿,你真的长大了不少,若是放在以前,后果只怕是不堪设想啊!”
虚空之中,冥河的眼眸猛地一眯,抬手之间,一道血红的光影就冲着其中一个人偶激射而去!
不管你们如何得到的这个先天之灵,毁了便是!
“哼!”
玉帝冷哼一声,早有提防,那座宝塔的光芒将那个人偶罩住,只听“铛”的一声,挡下了那个血光,却是一柄寸许长的黑剑。
正是先天灵宝,元屠。
甜妻似蜜,首席慢慢爱
“天地大势已定,昊天,你重建天宫就是逆天而行,我劝你收手!”
冥河的眼中闪烁着杀戮之光,语气急迫,又是抬手一挥,阿鼻也顺势而起,与元屠一起,化为了两道凶戾的血光,向着那群人偶追杀。
玉帝不慌不忙,沉着应对,头顶山的昊天塔透射下一连串的光芒,防御无敌。
冥河的眼中凶光毕现,手腕摊开,一柄黑色的长枪出现,顿时昏天黑地,杀伐之气化成了一片黑云笼罩四野。
长枪向着昊天塔直刺而出,却是将其击飞出去数米,余波更是让真个天宫震颤了一番,如同地震一般,让七仙女站立不稳。
好在这里是天宫,若是在凡间,方圆万里之内,恐怕都会塌陷,化为齑粉。
一枪刺出,冥河的第二枪随之而来!
玉帝的面色凝重,他一直疑惑,冥河为何能够脱困,看到弑神枪,一切就清晰了。
借助弑神枪破开封印,并不难。
比起第一枪,第二枪更是来势汹汹,星空都被割裂开来,形成一条乌黑的裂缝。
却在这时,一副画卷陡然出现在长枪之前,铺展开来,山川大地顿时幻化而出,形成一个小世界,阻挡着这次攻击。
不过,在长枪之上,小世界轰然破碎,直接被搅灭,山河社稷图同样被击飞。
一旁,七仙女努力的向着冥河发动攻击,不过那些轰击落在红莲之上,根本掀不起一丝一毫的波澜。
十二品血莲的防御,加上弑神枪的攻击,着实无解,就算圣人还在时期,也可谓圣人之下第一人。
就算冥河只有一人,玉帝和王母联手,才能堪堪应付。
冥河厉声威胁道:“昊天,你如果一意孤行,就不要怪我与你们开战,对你们天宫之人下手了!”
玉帝听出了冥河的言外之意,面色剧变,连忙道:“紫儿、橙儿,你们快去凡间!”
紫叶和橙衣不敢怠慢,带着自己的姐妹向着凡间赶去。
染墨以歌 墨歌何處
同一时间,凡间的人潮已经开始散去,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还在津津乐道着。
黑暗之中,两道声音缓缓的浮现,却是两名面容瘦削的老者。
他们看向李念凡的方向,俱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露出嗜血的笑容。
“记住了,那男的是功德圣体,千万别碰,其他人的血……吸干为止!”
“嘿嘿嘿,龙族、凤族、九尾天狐,多么可口的血液啊,今天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
世界有點甜 angelina
“龙凤算个什么?当今天地,我们有老祖撑腰,天下尽可吸得!”
“冲!”
它们身子一阵变幻,当即化为了两个蚊子冲了出去,二生四,四生八,一群蚊子冲着李念凡的方向而来。
“嗡嗡嗡。”
刺耳的声音在这平静的夜空中响彻,带着一种奇异的波动,让听到的人无不是一阵恍惚,就连仙人也不例外。
这一刻,这里的时空似乎出现了诡异的变幻,变得极慢,极静,连思考的速度都变缓了。
元素天皇
一股来自洪荒的凶戾之气席卷天地,带着渗人的杀伐之意,让人血液都凝固了。
“大罗金仙!”
“鸿蒙凶兽!”
妲己等人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全身法力浩荡狂涌,眼眸都变成了湛蓝色。
李念凡的肩膀上,火凤的翅膀微微展了展,眼眸中有着火焰升腾。
天空中,目睹着这一切的七仙女脸色一变,下落速度加快,长裙急速抖动,翩翩而来。
橙衣和紫叶不断的在内心疾呼,“快,快!一定不能让那群蚊子惊扰到高人!”
“嗡嗡嗡!”
随着接近,那群蚊子的眼睛,也都变得血红,更为的嗜血暴虐。
近了,来了!
“滋——”
突兀的,一个喷雾毫无征兆的向着蚊群激射而出,那群蚊子在空中晃荡了几圈,便相继掉落在地。
只有两只蚊子,还勉强挂在空中,晕,头好晕,毒,我似乎……中毒了。
“真是的,明明才刚入春,这群烦人的蚊子居然就出来了,你嗡什么嗡?”
李念凡手持除虫喷雾器,微微蹙眉,随后有些惊讶道:“哟呼,这两只蚊子的生命力还真是厉害,我这个喷雾杀虫剂号称蚊虫蟑螂一喷即死,它们居然还抗住了。”
接着又是抬手。
“滋——”
一阵喷雾过后,那两只蚊子安详的随风飘落在了地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