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ah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諸天鴻蒙樹 愛下-第六百零六章 打神鞭建功鑒賞-gk8m6


諸天鴻蒙樹
小說推薦諸天鴻蒙樹
呜呜呜……
海螺的声音悠远地传出,一直传到了数百里之外的海域。
很快,高亢的龙吟声回应着海螺的号声。
黄河之上卷起了湍急的浪花,向着这片战场汹涌而来。
浪潮之中无数的蟹兵蟹将,以及带着丝丝龙族血脉的亚属龙种,都在操弄着海水。
海水化作大船,化作马匹,化作飞鸟,腾空而来。
龙宫大军的加入,彻底扭转了形势。
妖族的船队纷纷被掀翻在地,无数的小妖、魔怪纷纷被卷入水中,被龙族的兵马给叉死。
这黄河水域中完全是龙族的主场。
冰誓前傳之王者歸來
再加上大妖们都在宁采臣的中军大船上面鏖战,没有大妖定住局面,这些小妖根本无法阻挡龙宫的兵马。
哗啦。
一条白色小龙抓着一个书生从水下飞出,落到了宁采臣面前。
那小白龙一落地,化作一位明眸皓齿的少女。
看起来容颜稚嫩,头上还顶着两只小小的龙角。
这二人正是东海龙女与书生柳毅。
柳毅原是宁采臣的同窗好友,因幼年时救了一只鲤鱼,从而与小龙女结下了缘分。
原来这鲤鱼就是小龙女在度天劫的时候遭到了劫难,她化作鲤鱼避祸,谁知伤势太重,无法化形回来。
若非柳毅所救,只怕就成了一锅鱼汤了。
小龙女是最正宗的东海龙宫后人,只是在她还没出生的时候,龙族跟随着天界的神佛一起消失了。
小龙女从一颗龙蛋中孵化出来,出生的地方就在东海龙宫,也因此掌握了龙宫的部分功能与权柄。
她这唯一的真龙自然遭到那些妖魔的觊觎,所以渡劫时候才遭到了暗算。
渡过那次天劫之后,她的实力逐渐成长起来,又统合了许多亚龙之属以及虾兵蟹将,成为了东海的一方霸主。
柳毅原本在宁采臣麾下为官,去年就任建宁太守。
龙女出于报恩,与柳毅相恋。
宁采臣与诸葛卧龙知道了情况之后,自然想着要把龙族拉拢过来。
而小龙女也有意跟宁采臣取得联系。
龙族本就是人类祭祀的正神,只是享受香火祭祀的是早已消失的四海龙王,以及早年天庭册封的那些龙神。
小龙女以及她的部署都是后来新生的龙族后辈,根本享受不到人族的气运。
所以他们需要与人间天子合作,重新讨封神位。
双方都有合作之意,因此柳毅这位中间人牵线之下,龙族的兵马就立刻赶来了。
天蜈专门选择的这水域战场,如今成为了那些妖魔的葬身之地。
无数的妖兵死去,笼罩在这片水域的气运封印也正是告破。
————
“吼!吼!吼!”
大离皇朝的气运再次降临这片海域,气运真龙高声嘶吼着。
龙气每昌盛一分,对众妖魔的压制就更大一分。
天蜈所显化出的佛陀本相被这龙气压制,佛光也暗淡了几分。
金光上人怒喝道:“妖孽,竟敢冒充我佛如来,罪该万死!如来神掌!”
轰!
得到大离国运的加持,金光上人气势大增,肃穆如同神佛。
抬手一掌向着天蜈拍过去,那一掌越来越大,化作一只参天巨手。
“大胆,敢对佛祖不敬!死罪!”
天蜈化作的佛陀声音隆隆如雷,道,“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如来神掌!”
同样一招掌法对着金光上人拍下来。
两掌相碰,金光上人的那一掌轻易地就被击溃了。
天蜈打出的那一道掌印继续向下压过来,金光上人耳畔听得阵阵禅唱,在那掌纹之中仿佛蕴含着一片佛国。
其中佛陀端坐,菩萨罗汉,珈蓝比丘一一在列,演化出诸般极乐盛景。
金光上人的心神略微恍惚,虽然很快摆脱了魅惑,但是仓促抵挡,仍然被那掌印所伤。
“怎么可能?你这妖魔怎么能够学会如来神掌的?”
金光上人失色道。
如来神掌是佛门的护道法门,不单单是有着秘籍就能修炼的,还必须有高深的佛法修为以及匹配的心境才行。
可是天蜈这妖魔居然使用的如来神掌比他这佛门高僧更加正宗。
这让金光上人不禁怀疑人生,信念崩溃。
金光上人道:“不,你这绝不是如来神掌,你一定使用了其他手段!”
天蜈道:“我曾在地府的阴山之渊得到过一位白骨菩萨的魔佛传承。
上面记载着这位菩萨曾经问如来世尊的话,他问何为功德。
世尊说:念念无滞,即为功德。
白骨菩萨又问:如是天魔,本性极恶,依本性恶念,横行杀戮,为功德否?
世尊说:是功德,天魔本性极恶,认识性,本横行杀戮,即成自在,与佛平等。
哈哈哈,所以说啊,这佛就是魔,魔就是佛。
是善是恶,只在本心选择而已。”
“你……荒谬!你这样的魔头就不该存在于世间,老衲今日就舍身卫道!”
金光上人此刻精神大受刺激,已经顾不得自身的生死了。
他只想着铲除这妖魔,维护佛法的正确性与正义性。
不然的话,这天蜈一个吃人无数的大妖,居然能够修成很多高僧与无法练成的如来神掌,岂不是要动摇佛门存在的意义?
金光上人一飞冲天,抱住天蜈所幻化的佛像,不顾伤势,猛然引爆了全身法力。
“金光师兄!”
五台山的金顶上人,清凉寺的空相大师,少林寺的玄观大师,白云寺的白云法师等僧众都理解金光上人的心情。
其实他们也是感同身受的。
因此见到金光上人牺牲自己而维护佛门清誉,他们心受震动,几乎同时遁出舍利子,引爆开来。
半空中的剧烈爆炸,令天蜈的佛祖法相再也坚持不住,惨叫一声跌落下来。
烙印嬌妻:爹地,媽咪又跑了 壹湘江雨
同时还有一颗舍利子也跟着破碎开来。
弥留之际,诸位高僧看清了那舍利子的佛韵极浓,至少是罗汉以上的佛门高层留下的。
显然,天蜈就是靠着这颗上古的佛门舍利子才能施展出诸般佛法的。
“哈哈哈,我就说吧,妖魔怎会明白我佛之真意?”
众高僧大笑着圆寂了,只余一缕残魂,浑浑噩噩地被牵引上了封神台。
天蜈被破了佛陀法相,又被燕赤霞等人的剑气所伤。
愤怒之下,化作了原形,一头身长数百丈,长着犄角的大蜈蚣出现在船上。
轰!
蜈蚣精尾巴一摆,狠狠抽下来,将大船几乎打断成两节。
天蜈尖声嘶鸣,失去理智一般,向着宁采臣冲过来,只要吞噬了宁采臣,一切都可以扭转过来。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定!”
燕赤霞喷出一口精血,引动法咒,将天蜈的身体定住了一瞬。
神醫邪妃 最愛撒謊
虽然只是极为短暂的一瞬间,但是知秋一叶抓住了机会。
“出窍!”
他掐了个手诀,浑身钻入手中法剑,直射向蜈蚣精的躯体。
知秋一叶的神魂钻进了蜈蚣精的躯体之后,与蜈蚣精大战起来。
知秋一叶不是天蜈的对手,却死死缠住他不放,且战且退,为外边的众人争取机会。
眼见蜈蚣精与知秋一叶神魂相斗,对于身躯的控制大大减弱,身躯只是胡乱地摆动,撕咬,打得船板上木屑四溅。
他的一条条腿仿佛利刃一般,磕着便死,擦着便伤。
而众人放出的法宝打到蜈蚣精的硬壳上,却无法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蜈蚣精化蛟之后,外壳经过天劫的淬炼,坚硬无比,堪比极品防御法宝。
只有那些老牌剑仙才能刺破这外壳,流出惨绿中带着金色的血液。
但是这伤势也不算太重,于事无补,等待他们真能杀死蜈蚣精的时候,只怕知秋一叶早就败了,神魂都被天蜈吞了。
燕赤霞跌足道:“可惜,浪费了知秋舍命创造的机会!”
他看向众人,“你们还有办法没有?若是无法破掉这外壳,我就唤知秋出来了。他肯定快支撑不住了!”
众修士都无奈摇头,即使他们能够破掉蜈蚣精的外壳防御,但是也不是一时半会儿杀得死他的。
这时,诸葛卧龙道:“老夫的打神鞭应该能够克制他,不过这蜈蚣摆动得太凶猛了,我可靠近不了。”
众修士听闻,将手中的定身符全部向着蜈蚣精身上打去。
但是只能定住极为短暂的一瞬,对于诸葛卧龙这样的普通人来说,根本抓不住机会。
而众修士还要对付其他的大妖,也不可能多个人一起出力,否则倒是能够定住他。
小龙女道:“这蜈蚣精既然化龙了,有着蛟龙位格,也算是我龙属,我手上的缚龙索应该能够缚住他。让我来试一试吧。”
她从衣袖中掏出一根金灿灿的绳子,对着蜈蚣精抛去。
那绳索仿佛拥有灵性一般,不断地缠绕着蜈蚣精的身躯,很快就将之牢牢地绑缚住了。
恰好这时,知秋一叶的神魂被逼出了蜈蚣精的躯体,他神魂归窍后脸色苍白,极度虚弱,显然神魂受创极重。
天蜈被缚龙索绑住,全身的腿脚、甲壳、口器等等都没有了用武之地,就连神魂都被绑缚在了躯体之中。
眼看诸葛卧龙提着打神鞭一步步走上前来,蜈蚣精不停地挣扎。
小龙女出生较晚,法力比起天蜈来要浅薄许多。
她死死地拉住,手上勒出了道道血痕。
其他妖魔想要营救,也被大离一方的修士死死拦住。
砰!
诸葛卧龙举起黝黑的铁鞭,狠狠敲在天蜈的脑袋上。
一鞭之下,两只龙角断裂下来,血液直流。
砰!
第二鞭敲下来,蜈蚣精坚硬的外壳也被敲得裂开了,露出了背脊上白生生的肉。
就连缚龙索也承受不住打神鞭的敲打,法力俱失,倏地缩回了小龙女的衣袖之中。
砰!第三鞭敲下,天蜈的硕大头颅炸开,惨绿中带着金黄的血液流得遍地都是。
一颗妖丹悬浮在空中,布满了裂痕,很快就破碎开来。
这时,破碎的妖丹中放出一道金光,对着宁采臣的额头射去。
“陛下!”
“护驾!”
这陡然的变故令众人大惊失色。
只见宁采臣的整个气质一变,口气森然地大笑道:
“好好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你们破了我的法身,我就夺舍了大离的皇帝。不亏,不亏!哈哈哈哈……”
宁采臣的脸色忽然又一变,道:“你很得意?可惜笑得太早了!”
宁采臣的识海中,天蜈与宁采臣相对而立。
天蜈叫道:“就算你是人道至尊又如何?在这里,你根本没有力量反抗我,只能乖乖被我夺舍!
半神 l冷夜无风
哈哈哈,本来你这样新生的气运之主是不可能被夺舍的。
但是谁叫我们的天子龙气居然是同根同源,这一切都是天意啊!”
宁采臣神色平静地道:“不错,一切都是天意。”
吼!
宁采臣的气运化作龙形,与天蜈的气运厮杀起来。
这是他们个人的命格气运体现,而这两者都是来自于刘羲赐下的一缕人皇本源气。
只是宁采臣这道本源气才是主体,天蜈的本源气只是分离出来的一丝丝。
因此,很自然的,宁采臣的气运真龙毫不费力地将天蜈的气运吞噬融合了。
天蜈的法力被破,神魂也破碎,只能依靠本身的气运为手段,来夺舍宁采臣翻盘。
如今就连本身的气运也被完全剥夺了。
天蜈陡然察觉到了天地间的恶意,仿佛劫难临身,避无可避,这就是没有了气运的下场。
不过他本身的神魂也快要溃散了,就是靠着这一股心念支撑着,希望能够翻盘。
如今没有了希望,他的神魂也坚持不住了,很快就溃散成了星星点点的碎片。
只有一点浑浑噩噩的真灵被牵引,向着封神台去了。
天蜈死后,剩下的妖魔或死或逃,很快就作鸟兽散。
大离的军队登陆了海岸,一路横扫,很快就将齐鲁之地收复。
接下来不到半年时间,大离皇朝彻底扫清寰宇。
無盡武魂傳承 青絲黃葉
而那些大妖老魔也基本上伏诛,即使有少部分逃脱的,但是妖国被破,他们也要承受国运的反噬。
业火焚身之下,几乎没有几个坚持下来的。
几乎都死在了业火之下,活下来的也失去了法力、根骨,几千年修为付诸流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