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eq3妙趣橫生小說 霸衛 愛下-第八百三十七章 言多必失閲讀-wpd2e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此事若是让天下人知晓,荀成这号称天下无敌名将的颜面该往哪儿搁,虽说错过一次机会,等第二次可就太迟了。
与自己的颜面相比,结束二王并立的局面,帮助晋国恢复名望才更为重要。
堂堂晋世子,背弃盟约、背叛盟友,为天下人不齿,不仅让晋侯脸上无光,更是让他这个当老师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剑刺破情谊,一剑斩断君臣义,在大是大非面前,若继续执拗于自己的颜面,等危机真正来临时,只会让事情变得更为糟糕。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眼下,是趁乱臣贼子未有防备之时,发兵攻打其的最好时机,一旦错过,便无法再复刻相似的场景。
可显然,姬仇却是在为此事犹豫,他并不想让荀成被天下人议论纷纷,姬还一事,已让荀成痛心疾首,若再因为此,而让其名望受损,于情于理,姬仇心里都极为过意不去。
“荀将军,您已身受重伤,至于此事,孤会与卫侯细细商议,您就莫要过问了。”姬仇不停地用言语提示,提示荀成赶紧离开,免得众人问起。
荀成早已知道姬仇心中所想,可他既然来了,怎会有轻易离开的道理。
他颤巍巍地拱了拱手,被刺了一剑,身体显然有些发抖,语气却极为坚定:“臣,恳请君上,能发兵攻打携地,消灭乱臣贼子!以解天下之忧!”
“这。”姬仇差点被荀成给气疯了,他猛地一瞪眼,话刚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若不是看在荀成身受重伤,走路都变得摇摇晃晃的份上,他或许会毫不客气地骂过去。
“君上,臣知道您在顾虑些什么,若是顾虑臣之颜面,那大可不必,臣既然跟随世子殿下一同来攻打卫国,便意味着臣早已做好被人非议的准备,现在,更因为臣一时任性,陷您于不仁不义之境地,臣实在过意不去,所以恳请君上,
鑒花煙月
趁着现在这个大好机会,发兵攻打携地,一举结束二王并立的局面,好解天下人之忧,也好防止此类事情的再度发生。”
姬还之所以能得逞,只是他一人之计划,是万万行不通的,显然,必然有人在帮助他,而此人,便是在携地称王的乱臣贼子姬余臣,以及辅佐他的司徒虢公翰。
谈到此事,荀成心中对此二人也颇为怨恨,若非他们,又何至于让世子殿下的计划得逞,一步步踏入深渊,直至酿成大错。
嫁妳,非我所願
一时间,在听到荀成的这番话语时,姬仇颇有些骑虎难下,他想尽一切办法来帮助荀成避免此事的发生,也算是照顾到他的颜面,可谁曾想到,这荀成竟然这么不开窍,非但与姬仇作对,还当着众人的面,把他的话置若罔闻。
众人只消稍微用心点,便能观察到姬仇的神情极为沉重,显然,因为荀成的一意孤行,姬仇现在是愁的不行,他刚刚的一番话,便是给荀成一个台阶,让他顾自己回到府内安心养伤,至于攻打携地一事,他就莫要参与了。
可没想到,荀成非但没有理会姬仇的劝言,还带着伤病,走大老远的路来大殿,只为劝说他发兵攻打携地。
话音刚落,气氛颇有些沉重,在场众人面面相觑,姬仇正在思考该如何回答荀成的这番话,却见陈刀缓缓站起身,率先打破尴尬的局面:“荀将军,您重伤未愈,您还是先行回府好好养伤,至于发兵攻打携地一事,由我等来安排即可。”
荀成打量一番陈刀,笑着说道:“陈将军对此事是何想法,有您与欧阳将军两人,一同攻打携地,定能势如破竹,区区乱臣贼子,想必定不在话下。”
本想帮衬着姬仇的陈刀,在面对荀成突然的发问时,一时半会竟没反应过来,忙揶揄道:“荀将军,是否攻打携地,我等还未有定论,此事也非我一人能决定,仍需…”
巫神
说完,他便把目光移向姬仇,之后他便退后一步,无论怎么说,对于此事的最终走向,仍该由姬仇来决定才是。
姬仇微微一抬头,陈刀便挪开了自己的目光,未达到自己的目的,反倒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君上,现在晋国兵力充足,更有陈刀与欧阳亮两位名将在,他们之能力,绝不亚于臣,欧阳将军冲阵之时,臣与其有过短暂交手,便可知道其能力,至于陈将军,我等也有过招,两位皆是举世之名将,如今二人皆在此地,可是大好机会,可千万不能错过。”荀成再拱手一揖,劝说道。
听到荀成这么讲,在场众人把目光纷纷聚焦在陈刀与欧阳亮两人身上,突如其来的关注,让此二人不知所措,他们没想到荀成竟然会把矛盾转移给他们。
“荀将军过誉了。”欧阳亮才刚刚这么讲。
却见荀成一摆手,打断他道:“欧阳将军镇守卫国,能抵挡虢公翰许久,难道不足以证明其能为?”
仙道狂龍 雪永夜
听到他的夸奖,就算欧阳亮想要反驳,岂不是砸自己的招牌,他忙闭上嘴,还是尽量少与荀成多言,言多必失。
陈刀刚想说些什么,荀成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一般,率先说道:“陈将军不用多说,打退姬余臣,这不是大功一件么,禄甫公子想必比在下清楚的多。”
吕禄甫见状,忙站起身,拱手一揖,道:“荀将军所言甚是,陈将军之武艺,自然不容小觑。”
暴君,本宮來自現代!
而剩下的,便在于姬仇的决定,他身为晋侯,贵为方伯,若他不给出一个定论,就算荀成能说服在场众人又如何,凭齐国与卫国,还不足以与携地相抗衡。
说实在话,姬仇的确有想攻打携地的想法,可碍于自己的颜面,贸然发兵攻打也着实不安全,所以他才迟迟没有下定决心,而更重要的,便是照顾到荀成的颜面。
瑞香 雪落听风
可现在荀成竟然自己说不用在意他的面子,姬仇压低声音,颇为沉重,直呼荀成的姓名:“荀成,凡事你可得想好了,无论什么样的后果,你可都得坦然接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