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kpy爱不释手的小說 《白骨大聖》-第274章 五瘟使者,敕封驅瘟符推薦-l7ki5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
晋安因为心系五脏道观。
心系老道士跟削剑的安危。
担心问事倌那伙古董商人离开后,乘他不在道观,会直接杀向五脏道观,所以他在古董商人五人离开后也马上返身回五脏道观。
荆棘玫瑰与夜莺
他在屋顶上快速飞跃,很快就回到了五脏道观。
也不知是不是晋安回来得及时,还好,五脏道观这边一切平静。
见到晋安回来,好奇心重的老道士连忙追问,然后晋安把广场那边的情况,跟老道士一五一十全都说了。
甚至还包括他见到了问事倌。
还有古董商人的其他人。
“老道我就知道,那问事倌绝对有问题。”听完晋安的话,老道士马后炮,事后诸葛亮的拍了下大腿。
“不过,听小兄弟你说起飞头蛮,老道我记起一件事……”
老道士苦思冥想,像是记忆有些久远,他记忆有些模糊了,在辛苦回忆着久远前的记忆。
“……老道虽然没碰到过飞头蛮,但曾经得到过半本志闻残本,上面描述了许多天下奇人异士的妙法玄通,其中就有记载过一起飞头蛮杀人饮血来增长修为的事……”
“……老道我仔细想想,这事太久了……”
“……那本残本上好像是说,飞头蛮也是降头术的一种,修炼过飞头蛮的人,每一次施展飞头术时,就跟飞鼠一样特别渴望鲜血,必须要饮血才能施展飞头术……”
“如果要想找那伙古董商人的藏身地在哪,不如我们报官,找到都尉,让都尉找找今夜哪里死过人,然后根据这条线索,一路追查过去,就能缩小范围,追查到那伙古董商人的真正藏身之地了……”
老道士苦思冥想说道。
晋安听后直奔屋里去,边离开边说道:“老道,你和削剑继续给赵平发做法事,我要离开一会…对了,老道,你那还有多的驱瘟符吗?”
……
当晋安回到屋里后。
开始拿出身上的所有法器、黄符,目的很简单,找到飞头蛮和古董商人们的老巢,看看有没有机会一举扫清了这帮人。
王爺老子刁蟲兒子
可惜沒如果 葉紫
以前那伙古董商人都是偷偷摸摸。
很少现身。
他一直无法定位到这些人的位置,没办法打上他们老巢。
漢末戰騎狂潮
既然这次洞天福地通道出现,这些人已经按耐不住,难得主动现身一回,晋安决定一劳永逸的扫平了这帮畜生,免得日日夜夜提防被人背后放冷箭。
此时晋安身前,摆开不少黄符。
一张三次敕封五雷斩邪符,还剩四次施咒机会。
一张三次敕封六丁六甲符,还剩全满的三次施咒机会。
一张一次敕封的敕水符。
一件法袍。
一串同心金锁。
一枚二次敕封的落宝金钱。
几张未敕封的驱瘟符。
阐教第一妖 熊猫不会唱歌
一沓未敕封的五路招财符、招财进宝符、茅山财神符、偏财外财符、财运滚滚符…唔,这沓黄符还是当初下阴邑江前,晋安从老道士那搜刮来的。
晋安顺带给自己一个望气术。
阴德,五万一千九百八十三,多出的几十阴德,都是平时里好徒儿削剑贡献给他的。
这次是要跟古董商人去拼命,要打到这些人的老巢里,晋安肯定要做万全保障,才会动手。
“敕封!”
阴德一千。
“敕封!”
阴德二千。
“敕封!”
阴德三千。
继三次敕封的五雷斩邪符,三次敕封的六丁六甲符后,晋安手中又多了张新的三次敕封黄符——
驱瘟符。
按照老道士的解释,这驱瘟符是专门克制各类毒虫、瘟疫灾病、巫蛊等效果,晋安打算用来防备那个飞头蛮巫蛊,降头术的。
巫蛊有很多种类,包括诅咒、降头、种蛊……
尤其是诅咒跟种蛊,最让人防不胜防。
驱瘟符供奉的是道教里的五瘟使者。
这五瘟使者分别是,总管中瘟的史文业、春瘟的张元伯、夏瘟的刘元达、秋瘟的赵公明、冬瘟的钟仁贵。
他们专司“收瘟摄毒、扫荡污秽”之职,保佑人畜兴旺,五谷丰登。
夏瘟张元伯为青袍力士显圣将军。
春瘟刘元达为红袍力士显应将军。
秋瘟赵公明为白袍力士感应将军。
冬瘟钟仁贵为黑袍力士感成将军。
总瘟史文业为黄袍力士感威将军。
看着手里新敕封的黄符,晋安突然发现,他几次敕封的黄符,各路神仙,怎么都是以数量取胜的?
就好比说六丁六甲符是十二神。
五雷斩邪符是五雷大帝。
驱瘟符是五瘟。
晋安摇摇头,暂时没功夫胡思乱想,正好,对方古董商人人数多,他这边各路神仙多,论人数,谁怕谁?
敕封完手里的驱瘟符,晋安又看看那一沓五路招财符、招财进宝符、茅山财神符、偏财外财符、财运滚滚符…唔,发家致富,良田千亩的事先不急,他现在已经有落宝金钱。
说到落宝金钱……
“敕封!”
阴德三千。
才几息功夫,晋安身上的阴德,就一下少去了九千阴德。
这阴德就是不经花,来的没有花的快。
但晋安的敕封,还没就此结束。
羅衣傾城
敕封!
阴德四千!
这还是晋安头一次敕封出四次敕封的黄符,也不知是不是晋安错觉,他总觉得手里的六丁六甲符好像变大,变狭长了些,并且连材质也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似乎隐隐约约正在朝玉符转变?
指尖触碰间,带着如灵玉的沉厚灵性。
就连黄符上的朱砂,都由赤色朱砂,变成了阳火更加纯阳的上等紫朱砂。
……
……
等一切都准备妥当,晋安觉得万无一失后,他深深的深吐出一口气,凝神静气,摒弃杂念。
不消片刻。
晋安感到魂儿一轻。
身轻如鸿毛,脱去世俗枷锁束缚,他看到了盘腿坐在床上闭目打坐的“自己肉身”,他顺利神魂出窍。
要想最快追查到飞头蛮留下的线索,毫无疑问,能遇物穿物,无惧距离长短,阳间巡夜衙役看不到的元神出窍,最利于他千里追踪。
说到元神出窍,晋安还记得他第一次神魂出窍时的经历……
那时候的他,还根本不懂神魂修炼法门,神魂羸弱到哪怕是在门窗紧闭,没有漏风的屋子里,神魂都像是如坠冰窖,神魂冻得打颤,脆弱到神魂到随便一道微风都能把他刮飞出几百里外。
但现在的他,神魂修行有成。
神魂坚固。
不再像几个月前那般脆弱。
已经可以离开肉身一定范围自由活动。
哪怕是桌上的灯油,他的神魂也敢靠近,不再像一开始连普通烛火都能点燃了他神魂。
終須再見
不过他的神魂还不具备映照现实,御物阳间的东西,所以当他伸手想去握烛火时,透明的手掌直接从黄灿灿烛火穿透过去。
晋安适应了下元神出窍的身体后,不敢再耽搁,担心时间拖久了,飞头蛮留下的线索会消失了,魂儿飘到肉身身前。
肉身一如既往的手掌抱了个太极阴阳圆,掌心托举着几样物品,分别是四张黄符、一枚铜钱。
那四张黄符分别是一张一次敕封的敕水符。
一张三次敕封的驱瘟符。
一张三次敕封五雷斩邪符。
以及,花费了他四千阴德,刚刚新敕封出来的四次敕封六丁六甲符,主要是以防万一,压箱底保命用。
除了这几张黄符外,最让晋安欣喜的是,他身上的法袍,还有那枚三次敕封的落宝金钱,这回终于也能成为元神法器。
神魂一转,穿上法袍,手攥落宝金钱的晋安,神魂穿墙而出,魂儿在四次敕封六丁六甲符的十二神道滋养下,魂火旺盛如天地烘炉,开始追查那帮古董商人的藏身老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