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愛下-494:戎杳番外:戎黎帶娃記(一更)推薦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戎黎直接转账。
这次程及不收,他又想到了新花样。
程及:【都这么熟了,谈钱多生分】
六秒后,又发来一条。
程及:【叫爸爸】
戎黎:“……”
不要脸是吧,行咯。
戎黎:【你以前那些情人还联系吗?】
戎黎:【你女朋友知不知道?】
戎黎:【你以前在浮生居玩的那些】
程及:“……”
所以说,年轻的时候别玩得太疯,别不做个人,不然等想从良了,历史就都是把柄。
程及收了钱,认怂。
程及:【咱俩谁跟谁,叫爸爸就生分了】
程及:【已删】
戎黎:【屎】JPG
程及:【炸弹】JPG
戎黎把手机扔一边,抬头看见徐檀兮在笑。。
“你还笑。”
她掩着嘴,笑意从眼睛里溢出来。
戎黎把她拉过去,故意咬她的唇。
她推了推他:“党党呢?”
“在奶奶那里。”
祁洪两家都在隔壁住,婚房布置在了戎黎这边,关关和党党昨晚都去隔壁睡了。
戎黎抱起徐檀兮,往房间走。
徐檀兮脚下的拖鞋掉了,裙摆到膝盖,缠在他手上:“去房间干嘛?”
戎黎踢开门:“洞房。”
“现在是白天。”
他才不管,锁上门,做昨晚要做的事。
快六月了,天气越来越燥热,屋里开着风扇,慢慢悠悠地转。
“杳杳。”
幸好 有 你
极品风流保镖 x日月星辰
“嗯。”
呼吸绕颈,在她耳边求饶:“你摸摸。”
她生党党吃了很多苦头,恶露很久才干净。
戎黎素了太久,有点失控。
蜜月去了佛罗北部的一个城市,那里还在下雪,佛罗花却开了漫山遍野。
七月,徐檀兮回医院复工,党党是戎黎在带。
九月,大学开学,戎黎带了四个班,教c语言,他的课不多,一周只有六节大课。他上课的时候,就把党党送去祁家,没课了再接回来自己带。
徐檀兮是主刀医生,平时很忙,每次早上去上班党党都很舍不得,但也不哭,从来不闹,乖得让人心疼。
归藏志 捕快朴二胖
党党的智力应该是像爸爸,很聪明,五个月会坐,六个月会滚,七个月会爬,十个月能拉着爸爸的手摇摇晃晃的走几步。
今年的冬天来得很早,十二月份就下雪了,现在是一月份,整个城市天寒地冻。
上午送来一个紧急患者,小孩才五岁,从移动的货车上摔了下来,折断的骨头插进了肺部,引发了大出血。
徐檀兮八点多进的手术室,下午两点四十才结束。
家属太担心,在门口不肯走,徐檀兮耐心地同她解释了手术情况。
孩子的母亲是单亲妈妈,哭肿了眼睛,拉着徐檀兮的手千恩万谢:“谢谢医生,谢谢。”
徐檀兮拍了拍女人生了冻疮的手:“不用谢。”
安抚好家属之后,徐檀兮往电梯口去。
苏梅梅与她一道:“都快三点了,你赶紧去吃饭吧。”
“嗯。”
下楼的电梯门刚来,科室的护士叫住她。
“祁医生。”
徐檀兮回头问有什么事。
护士笑着说:“你家容老师来了。”
徐檀兮有自己的办公室用,戎黎在那里等她。
她推门进去的时候,戎黎刚把睡着的党党放到休息用的床上。
她轻轻带上门,脚步放轻,小声问:“什么时候来的?”
戎黎给党党盖上被子:“刚刚。”
他午饭后就过来,等了两个多小时。
“你吃饭了没?”
徐檀兮摇头:“没有,刚刚做手术完。”
当主刀医生就是这样,有时候碰上大手术,需要长时间不吃不眠。
她本来没有胃病的,进来也闹了几次胃疼。
“党党还没醒,我在这看着他,你先去吃饭。”
徐檀兮伸手去抱他,有点疲惫:“我不饿。”
她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还有很淡的血腥气,党党对味道很敏感,有时候在她怀里睡了,一换人就会立马醒。
戎黎担心她的胃:“不饿也要吃。”
她还在他怀里蹭,不想动:“你下午不是有课吗?”
“我们系的杨老师有事,和我换了课。”戎黎扶着她的腰,让她站好,“先去吃饭。”
她嗯了声,在他唇上吻了吻:“等我会儿。”
她把白大褂脱下来,换上厚外套。
戎黎送她出去,刚打开门,听见党党奶里奶气的声音:“嗯妈……妈妈……”
他已经醒了,自己坐了起来,在拽自己的袜子。
“党党,”徐檀兮眼眶有些热,“再叫一次。”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党党张开手,往她怀里扑:“嗯妈妈妈……”
那是党党第一次喊妈妈。
那天是一月十三号。
晚上,党党睡着后,徐檀兮坐在婴儿车旁边,看了很久,心里酸酸涨涨的。
戎黎蹲在旁边,手放在她膝盖上:“你不困吗?你今天做了两台手术。”
她怕吵着党党,说话很小声:“你带他带得更多,怎么不是先叫爸爸?”
“因为我先教他喊的妈妈。”
那个月的二十四号,党党学会了叫爸爸。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