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對女人真的沒興趣-第539章 林柏鬆有請閲讀


我對女人真的沒興趣
小說推薦我對女人真的沒興趣我对女人真的没兴趣
很丢人的,林立再次找到叶文昊。
“好,我求你!行了吧?”林立咬着牙,能让他这么拉下脸皮来求叶文昊的,只有他爷爷一个人能够做到。
刚刚林立走了之后就给福叔打了一个电话,说叶文昊不愿意去。
结果林立被林柏松大骂了一顿,并且责令林立无论如何都得把叶文昊请过去。不然的话,他林立就别回林家了。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叶文昊沉吟了片刻,说道:“再去给我买包烟。”
“叶文昊!你别太过分!”林立怒吼道。
叶文昊哈哈笑了两声:“玩笑玩笑,走吧,带路。”
叶文昊觉得有些可惜,要是林立是女的该多好?就这么一会自己就可以赚不少的技能点,亏了亏了。
……
在去林家的路上之时,叶文昊闭着眼睛在想着,想着林家家主找自己为了什么事。
不可能是报复,林家这么一个大家族,想要帮林立报复自己的话,不可能把自己引到林家做关门放狗的事情,配不上林家的身份。
那就只有是其他的事情了。
习惯性的,叶文昊又在猜想林柏松的性格。
算了,还是问吧。
“你爷爷脾气怎么样?”叶文昊问道。
林立瞥了叶文昊一眼,不想说话。
“不回答我直接下车!”叶文昊说道。
“艹!”
林立骂了一句,然后说道:“还行吧。”
“外面都说你爷爷很神秘,是个隐士高人,是真的吗?”叶文昊继续问道。
林立想到了自己爷爷看直播的样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但还是板着脸说道:“那是当然!所以你能见我爷爷一面,是你三生有幸!”
“你爷爷身手了得?”
“打十个你没问题!”
杨洋快说你爱我 妖格格
“你爷爷现在一百多岁了,还这么厉害?”
“当然,宝刀未老!”
叶文昊点了点头,在心里大概的描绘着林柏松的模样,然后想着自己该怎么和这种人打交道。
林立见叶文昊信了,就忍不住偷笑。
终于啊!
自己终于是耍了叶文昊一次!
过瘾啊!
终于,到林家了。
林立看着这一座不算高的山,腿肚子都在抖。
“赶紧带路!”叶文昊喝了一声。
林立嘴皮子动了动,暗暗的骂骂咧咧,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前面带路。
走到一半的时候,林立就不行了。
“歇会歇会!”林立坐在台阶上,满头大汗。
面色如常的叶文昊看着林立,啧啧了两声:“就你这样,你好意思说自己是林家的人?”
林立忿忿不平:“换你一天怕两次,你也得这样!”
“我就算是爬一百次,也不会喘。”叶文昊轻笑道。
林立想反驳,但一想到叶文昊能打一百人,也就闭上了嘴巴。
妈的,怎么他们都这么变/态啊?还是人吗?
费了不少功夫,终于是来到了山腰别墅。
福叔早在这里等待,当福叔看到叶文昊的时候,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忍不住的点头。
内心对叶文昊非常赞赏。
不说其他,就叶文昊的脸上一滴汗水都没有,这足以说明叶文昊不简单了。
再看林立……
福叔冷哼一声,实在是看不过眼。
林立缩了缩脖子,然后说道:“福叔,他就是叶文昊。”
福叔点了点头,然后对叶文昊说道:“请随我来。”
叶文昊点了点头,瞬间礼貌了起来:“有劳了。”
福叔能看出叶文昊的不凡,叶文昊同样能够感受到福叔身上的那股强盛的气势。这是叶文昊见过的最强的人,就现在的情况,叶文昊都不敢说自己能够稳赢福叔。
叶文昊走在福叔后面,看着福叔的拳头,暗暗震惊。
这双拳头很大,因为手掌很厚的缘故,给人一种力量非常强大的感觉。再就是手背的那厚厚的茧,没有几十年的功夫,达不到!
一个管家就这样,那林家家主会是怎样的高人?
叶文昊不由的期待起来。
进门之后,福叔照例喊了一声:“老爷,叶文昊来了!”
嗯……又是没有回应。
为了防止上次的情况出现,福叔这一次长心眼了,自己跑到里面去找林松柏。
叶文昊不明所以,只能规规矩矩的站在玄关。
好一会后,叶文昊才看到林柏松从二楼走出来。
像是刚睡醒,有点精神萎靡的感觉。
嗯,下楼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
是没踩稳吧?
叶文昊没往那种方向想而是很正经的看着林柏松,倒是站在叶文昊身后的林立忍不住扶额,这明显就是过量了,现在四肢酸软啊!
那种感觉,林立很熟。
林柏松下来之后,冲着叶文昊招了招手:“来,过来。”
叶文昊走过去,拱了拱手:“晚辈叶文昊,叨扰前辈了。”
林柏松上下打量了叶文昊一番,点头道:“不错不错,和我预想的一样,是个好青年啊!”
说着,林柏松还拍了拍叶文昊的肩膀。
叶文昊瞥了一眼,忍不住腹诽:手怎么是湿的?
“前辈过奖了。”
林柏松招呼着叶文昊:“这边坐。”
随即就冲着林立喊道:“愣着干嘛?过来泡茶!”
林立差点哭了出来,我才是你的孙子啊爷爷。
“快点!”
“诶,来了来了。”林立屁颠屁颠的去煮水了。
林柏松看着叶文昊,笑道:“叶小友在哪发财啊?”
“开了个小公司,还没发财。”叶文昊也不知道林柏松什么路子,但是看不出世外高人的样子就是了。
不过叶文昊还是客客气气的应对着,万一这才是世外高人的样子呢?
林柏松点了点头:“自己创业?好啊,年轻人就应该自己闯荡,只会啃老的人,没用!”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林立脖子一缩,委屈到了极点。
林柏松和叶文昊聊了很多无关紧要的话,茶水都喝了一肚子了,林柏松这才轻咳一声,说道:“叶小友,这一次冒昧的请你过来,其实是老头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叶文昊知道正事来了,当即放下茶杯:“前辈您问。”
“你一身的武功,和谁学的?”林柏松问道。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