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死不足惜!閲讀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李景秀能够体会李谪仙此刻的心情。
他的内心,一定是愤怒的,并且绝望。
他败了。
败给了楚云。
败给了一个他自信有把握打败的年轻强者。
他生命中最大的宿敌。唯一的宿敌。
宋靖,从没有真正入过他李谪仙的法眼。
至少像李谪仙,像楚云这样的年轻强者。
他们衡量一个敌人的标准,武道境界,永远是第一位的。
家庭出身或许重要。背景来历,固然也是参考的重要因素。
但在骨子里,对这群年轻强者来说,武道境界,才是最高准则。
才是他们最为看重的。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人。
纵然拥有再高的身份背景,纵然权势滔天。
但在这群本质意义上可以称之为江湖人的年轻人,都是浮云,是枉然的。
武道实力,才是唯一能令他们尊重,给予重视的最高标准。
如今。
李谪仙败给了楚云。
而自己刚才情急之下的一番话,也从某种程度上,重创了李谪仙的内心。
此刻。
大概是李谪仙这一生中,最绝望,也最痛苦的时刻。
甚至比死还要痛苦。
“别想这些了。”李景秀口吻温和地说道。“先去医院疗伤。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活着,需要有意义,有价值。”李谪仙气若游丝,面如死灰。
他死不了。
凭他的身体素质,只需要在医院好好康复,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出院。
但如今,他的心气已经被楚云打没了。
父亲李北牧对他的态度,也令他异常的绝望。
他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又有什么价值可言。
“活着,才能东山再起,才可以翻身。”李景秀沉声说道。“一点挫折都经受不起,如何成大器?”
“您觉得,我还有机会吗?”李谪仙充满绝望地问道。
“只要你不放弃,你就一定会有机会。”李景秀咬牙说道。“我当年沦落至此也没有放弃希望,也没有求死。你这点挫折,算什么?”
李谪仙沉默了。
他不知道师父本来的模样如何。
但他从种种信息判断,师父当年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正如师父所言。
她当年沦落至此,也没有放弃求生。
以身说法,或许才是最好的开导、安慰。
李谪仙浑身冰冷。
体内的气血,更是翻江倒海。
他痛苦极了。
灵魂的,身体的。
他的大脑一片浆糊。
就连最基本的思考,也成了奢望。
当李景秀将他送往医院时。
天色已经暗沉到宛若深渊。
他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宿命的审判。
大国良匠 为陈
他不在乎生死。
至少在此刻,或许死了,才是最好的解脱。
可为了师父,他必须活着。
哪怕如行尸走肉,也必须活着。
……
风雨已经停息。
楚云也已经离开了卫戍区。
就连李景秀带来的军方人物,也纷纷走了。
不论这场巅峰对决的结局如何。
至少李谪仙已经离开了卫戍区。脱离了父亲的掌控。
这一战,父亲赌赢了。
他也为宋家,争取到了足够的筹码。
最起码,宋家不会因为他,而轰然倒塌。
哪怕是宋靖本身,也有了新的去处,有了庞大的靠山。
宋靖的靠山是谁?
是未来的红墙第一人。
猎户家的俏媳妇
是在无竞争对手的——楚家大少爷,楚云!
一个拼背景,拼人脉,拼资源,无人可敌的顶级大少!
哪怕是在红墙内,也可以横行霸道的恐怖存在!
他用不到六年的时间,从寂寂无名爬到今天的高度。
靠运气,靠背景,最重要的,是靠他自己的奋斗和努力。
他宋靖也有资源有背景。当初更是红墙内风头最盛的大少爷。
可现在呢?他成了楚云的仆人。
就连李谪仙,也当了近一年的红墙第一少。
有李家撑腰。
有古堡一号李北牧壮胆。
他本可以有更远大的前程。
但今晚。
他敌不过楚云,败在了楚云的手上。
这是硬实力的比拼,是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的。
宋靖很羡慕楚云,也很眼红。
但此刻,他更多的,是对父亲的遗憾。
以及痛心。
当宋靖来到房间时。
沈老似乎还在和宋世英闲聊什么。
说是闲聊,房内的气氛,却异常的凝重。
凝重到就连宋靖,也嗅到了异样的气息。
“小宋。不如你来劝劝你父亲?”沈老吐出一口浓烟,然后站起身道。“做出妥协。顺从长老会的意愿。这件事,也不是完全没有余地。”
幽灵行动未来战士2
说罢,他径直离开了房间。
只是在离开前,他下达了最后通牒:“半小时后,我会过来。”
咔嚓。
房门关上了。
不是沈老。
而是宋靖。
沈老离开的时候,是盛气凌人的。
就连房门,也没有顺手关上。
而半小时的最后期限,显然也不是商量。更像是一种命令。
宋靖坐在了父亲的身边。
眉宇间,写满了凝重之色。
啪嗒。
宋靖点上一支烟,满嘴苦涩地说道:“沈老刚才的意思是,如果您肯低头,那这件事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我这条命,对他,对长老会来说,不值钱。”宋世英目光平静的说道。“他们要的,是宋家。”
“宋家倒下了。把位子让出来。把资源让出来。这才是长老会所需要的。长老会也是一直在这样的运作之下,才会变得愈发强大。仿佛红墙内最大的巨无霸。无人可以挑战,无人可以侵犯。”宋世英一字一顿地说道。
“也就是说——”宋靖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可以放过您。但您必须净身出户?”
宋世英没有正面回答。
而是动作老练地点了一支烟:“楚云今晚赢了。从今往后,红墙内的年轻一辈,无人再有资格与他一战。他的背后有楚家,有萧如是。有楚家老爷子当年积攒下来的人脉和资源。未来的格局我不敢说死,但楚云,必定能一飞冲天。”
“跟着他。你就能守住宋家。守住我们在红墙内的一席之地。”宋世英抽了一口烟。“赵家也会支持你。会保护你。”
宋靖摇摇头,神情不安地望向父亲:“那您呢?”
“我?”
宋世英的唇角泛起一抹淡然地笑容:“死不足惜。”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