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mol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絕望黎明 寧採臣-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有何不可分享-8nwjz


絕望黎明
小說推薦絕望黎明
“李晓,你不会以为凭借着你和元青两个人,就真的能打败我这些剑宗的弟子逃出去吧?”
“今天我倒是真想看看,当初那个被宗门人士,口口相传,夸赞的神乎其神的李晓到底是何修为。”
“怕就怕,那些传言全部是虚有其表吧。”
“依我看,恐怕就连我这几个剑宗的弟子,你李晓都打不过。”
“哈哈哈……”
武陵长老似乎知道,异势力的人此刻隐藏在剑宗弟子之中,所以显得很是有恃无恐。
他大笑着,张口闭口皆是对我的冷嘲热讽。
他说的话也不是完全不无道理。
确实,现在没有和尚帮忙的我,还真不一定是面前这几个异势力的对手。
可那又如何?
再决定回来帮元青长老的那一刻,我已经做好了葬身于此的准备。
“啪!”
那个手中握着红色剑子的剑宗弟子,再次向我袭来一阵剑风。
我脚尖轻点,向后退了两步。
怒霸天下 邪邪的帥
那道强劲有力的剑风袭在地上溅起一阵尘土。
尘土过后,地面上留下一条足足长达两米,深一尺多的剑痕。
可想而知,如果刚刚这一剑子是抽在我的身上,现在的我又当如何?
那剑宗弟子见一袭不成,再次向我袭来一剑。
与此同时,一个手握着剑柄如狮子头般重剑。
长相粗鄙,同样身穿剑宗弟子服装的壮汉,向我猛地攻击而来。
“小子,死吧!”
他满脸横肉直飞,眼中满是自信和鄙夷。
情天决 痴心为你狂
经过之前的观察与试探,我知道这名男子也并非剑宗的弟子,而是异势力的人。
我手握魔剑丝毫不畏惧这名长相鄙夷的壮汉,直接冲了上去。
没有和尚在,我知道我或许无法斩杀这几个异势力的人。
但无论如何,终究要试试不是。
既然硬刚刚不过,那么就想一些办法,或许也能将他们斩杀也说不定。
那壮汉见我竟然不躲,反而向他袭击而来,先是微微一愣,转而嘴角浮现出一抹自信,手上加大了注入狮子头重剑的力气。
“小子,你是在找死!”
罪孽青春 阿福
“竟然还想接下你爷爷我的金狮剑,那么就让爷爷我把你扁成肉饼吧!”
“哈哈哈!”
我知道,这一剑挥下来,我不死也得重伤。
当然我也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并没打算真的接下那壮汉这沉重的一金狮剑。
在靠近壮汉的瞬间,我脚下用力一点闪到了他的身后。
落下后,手中的魔剑向他后心刺去。
摄政王的纨绔世子 莫问奴归处
因为壮汉往手中金狮剑注入的力气太大,重力的关系,令他他直直向前倾去。
壮汉反应飞快,手中的金狮剑脱手,落在地上,发出“铛”的一声。
而他自己则是迅速向旁边一滚。
原本向他后心袭去的魔剑,只是刺在了他的右肩上。
几滴蓝色的血,从他白色的剑宗弟子服装上渗出。
他转过头,眉头紧皱,脸上满是怒意,凶狠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一击一旦不能将他就此击毙,他就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大意。
再想对他做出实质性的伤害,难了……
“废物,竟然被这回小子给伤了,闪到一边去。”
那个手拿红剑的异势力人,十分不屑的冷嗤一声。
“哼。”
壮汉不悦的闷哼一声。
“老子刚才那是大意了,这小子在能伤到老子一分,老子名字倒过来写。”
说罢,那壮汉又挥舞着手中的金狮剑向我袭来。
同一时间,那手中持有红剑的矮小男人,也向我袭击而至。
“少侠!小心!”
七彩魔劍 壹夕漁樵話
元青长老大喊一声,帮我挡下了那个矮小男人的剑子。
另外三个异势力的人见状,也齐齐上前,将我和元青长老包围其中。
那几个灵元境的高手面面相觑对望了一眼之后,也纷纷上前。
十几个高手再加上几十名剑宗的弟子,再次对我和元青长老进入了新一轮的攻击。
“噗……”
元青长老终于不堪重负,手拄长剑半跪在地上。
此刻他那白色的长袍已经破烂不堪。
鲜红色的,有血画成的梅花和金色的莲花互相交错着。
凄凉且唯美。
“前辈!”
我一边奋力抵抗着面前的敌人,一边看向身后。
原本还跟我并肩作战,此刻却已经重伤倒下的元青,眼中满是怒火和不甘。
再继续耗下去,别说元青长老会因为伤势严重而死于此地。
就算是我恐怕也会长眠于此。
不知是谁的血溅在我的手上,我看着手中因为杀人,越来越兴奋的魔剑,心中有了主意。
既然之前在九窑,我能靠着与魔剑人剑合一杀出重围。
那么这次,也必定可以。
只是一想到之前在魔剑中的种种,我有些犹豫不决起来。
难道我现在必须要重蹈九窑的覆辙,才能杀出重围吗?
看着一个个凶神恶煞向我袭击而来的众人,又看了看躺在地上气息越来越弱的元青长老,我咬了咬牙。
婚色撩人:權少誘妻成癮
不疯魔,不成活!
这样下去终究会死,不如再次冒一冒险。
或许还能拥有一线生机!
下定决心之后,我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魔剑斩杀敌人,一边用心念同磨剑交流。
夜間恐怖故事集
“魔剑!让我进入你的体内!”
“助我逃出重围!”
魔剑似乎感受到了我心中所想,发出一声嗡鸣。
和上次一样,我浑身上下再次失去控制。
魔剑在我面前越来越大,包括周边的景物。
那股难以抗衡的吸力,让我速度加快,直至从剑柄处的洞里被吸了进去。
下一秒,我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
在睁开眼时,则是进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我知道,此刻的我已经进入了魔剑之中,剑人合一。
只是这次与之前那次有所不同,之前我进来的时候会浑浑噩噩,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并且当初有陈宇泽在剑内为我打底,心理上压力会大很多。
魔爸 丫哥1981
可这次,我的头脑十分的清晰。
清晰的能够听到外边人的喊打喊杀声。
再加上这些天,我跟魔剑的相处,很快便适应了剑内的状况。
时间不等人,我迅速的调整,好让自己能做出点儿什么。
我用力咬着牙。
反正,九窖都被我砸了。
再砸一个剑宗……有何不可?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