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緣定你》-第二百三十四章 同生共死閲讀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初师爷的处事缜密让司华悦心惊不已。
幸而提前做好防备,让李石敏在一旁遮挡住她先前插针管的手臂。
“好了,他已经出大门了。”仲安妮小声说。
矮个子医生扭头看了眼,确定初师爷的确已经离开这个区域,对仲安妮道:“你坐到那边的椅子里。”
高个子医生则小心翼翼地将装有司华悦的一百毫升全血的血袋放进医疗箱里。
仲安妮依言坐到司华悦旁边,将袖口一直掀到顶。
“放松,”矮个子在给仲安妮扎止血带时,看了眼她瘦削的身体,温言提醒道:“抽血的过程中,一定记得放松心情。”
看着自己体内的血顺着输血软管流入血浆袋,仲安妮并不觉得害怕或者抵触。
这反而让她回想起以前没犯事的时候,去献血站献血的场景。
那时陪在她身边的,是她那个已故的前男友。
现如今陪在她身旁的是她的好朋友司华悦,还有新晋男友李石敏。
而她早已不再是原来那个单纯的女孩,甚至就连体内的血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这简直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物是人非。
李石敏握着她的手,与司华悦一起陪着她絮絮聊天,以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心情舒缓。
许是担心仲安妮身体承受不住,他们只从她体内抽取了三百毫升全血就停了。
“够用吗?”仲安妮尽量规避让自己去想这血是给谁用的。
她之所以问,是因为上一次他们从司华悦体内抽出的血明显比她的多。
“应该是够了。”矮个子人很和气,见高个子不予搭腔,他便回了句。
高个子自上次被司华悦扯了一个屁墩之后就记恨上了,每次来送药,都是匆匆来,匆匆走,从不多说一句话。
来送午饭的两个人跟他们俩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进出司华悦的房间门。
应该是被人提点过了,他们送来的是三人份饭菜,李石敏留下来与司华悦和仲安妮一起吃病号饭。
午饭很丰盛,多以汤为主。
吃完饭,司华悦让仲安妮躺下修整身体,为了不引起初师爷的怀疑,她也随着仲安妮一起躺了下来。
李石敏没有离开,好不容易获得自由,他不想再回原来的窝,搬了把椅子坐到客厅为她们俩望风。
仲安妮虽然康复不久,又很瘦,但身体底子好,三百毫升血并没有让她有太大不适。
躺下来后,她心里记挂着查理理的病情,压根就睡不着。
“初师爷他们去了那么久了还没回来,你说查理理的病初师爷真的能治吗?”
司华悦在心里叹了口气,连顾子健都说不准的事,她哪里又能知道答案,“希望能吧。”
两个人沉默下来,平躺在床上,各自想着心事。
现在初师爷成了查理理活下来的唯一的一个希望。
同样的,查理理的病能否治愈也决定了初师爷以后的命运。
这一老一少,竟然不知不觉间成了命运息息相关的两个人。
不对,不是不知不觉,而是初师爷煞费苦心才赢得了目前这个主导地位。
司华悦很好奇顾子健到底要怎么安排初师爷。
如果说初师爷是狐狸,那顾子健就是猎人,对初师爷的每一步棋,顾子健似乎都能提前洞悉。
司华悦嘴角扯出一丝淡淡的讥笑,这些人天天你算计我,我算计你,得耗费多少脑细胞?
别等着哪天脑神经受不住崩断,集体变成白痴。
嗯,还有顾颐,最好让他也成为白痴队伍里的一员。
“他们回来了。”坐在客厅里的李石敏说了句。
司华悦和仲安妮同时起身。
仲安妮因起身动作太快,一阵眩晕感袭来,她再次躺倒回去。
“安妮,你怎么了?没事吧?”司华悦忙俯身问。
李石敏听到司华悦的话音疾步走进来,“安妮……”
“我没事,就是刚才头有点晕。”仲安妮这次慢慢起身,苍白着脸对司华悦和李石敏说。
“如果初师爷过来看到她这个样子,必然会怀疑,”李石敏对司华悦建议道:“不如让她去我那边休息。”
“不用……”仲安妮虚弱着想反驳,却没想到司华悦同意了。
“等初师爷进入核心区,趁他不注意,你赶紧带安妮过去。”司华悦对李石敏说。
“好。”李石敏回应完司华悦,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仲安妮说:“只是这样一来,你的名声就毁了。”
“怕啥?”司华悦替仲安妮回他,牢都坐了,还有什么名声可言?
司华悦很想接着说:你们俩早晚都得结婚,婚前同居的人多了去了。
可一想到李石敏谜一样的身份,她又把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顾子健没有跟初师爷他们一起回来,回来的只有姜所长和初师爷两个人。
姜所长连看都没有往他们这边看一眼,倒是初师爷三两步一扭头,跟担心司华悦会突然消失了似的。
姜所长带着初师爷直接进入核心区他的办公室。
趁他们俩在那些科研人员间绕行的时候,李石敏带着仲安妮悄然走进他的房间。
不知为什么,司华悦突然感觉初师爷有些可怜,千方百计想得到她的血,最终却得到了一份假的。
如果初师爷真的能治好查理理,司华悦倒不在意将自己的血给他用,让他活下来。
妖孽首席契约妻
至于法院会不会宣判他死刑,那是以后的事,眼下得让这人活着。
李石敏带仲安妮过去后,安顿她躺下,他则过来将仲安妮的一应物品给搬了过去。
“你想什么时候把你的身份告诉我们?”在他收拾东西的时候,司华悦忍不住问了句。
她并不抱希望李石敏会回答,因为这里不是问这问题的地方,到处都是监控,李石敏自然也不会正面回答她。
“等我们出去后,我会单独跟安妮说的。”李石敏快速收拾好东西,低头离开了。
司华悦愣怔在当场。
单独跟仲安妮说?这意思是不想让她知道?明着排斥她?!因为上次击晕他们俩记仇了?
电话振动声从盒子里传出,打断了司华悦的胡思乱想。
顾颐的。
接通后,那边依然有风声,但没有之前那么噪。
“想什么时候出来提前一天通知我,我派车去接你们。”顾颐说话总是直奔主题。
“初师爷要见你……”还不等司华悦把话说完,他直接打断:“我刚接到消息,初光能治查理理的病。”
难怪顾子健没有进来,司华悦瞥了眼核心区方向说:“我想去照顾查理理两天再回去。”
“行,你和老顾说吧。”顾颐说完就挂了。
嘿,这顾家人怎么都一个德行?
手机电池图标已经变红,司华悦本想再给司华诚打个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可一想还是算了。
司华诚和顾颐似乎经常有来往,指不定他已经在她之前就得到消息了。
刚把手机放回盒子里并封盖好,余光瞥见初师爷从核心区大门走了过来。
就知道这老狐狸会来。
司华悦趁转身之际看了眼隔壁,发现那边的洗手间拉上了帘子,卧室和客厅不见仲安妮和李石敏的身影。
笃笃——
一个人来,居然还懂礼貌,知道敲门了。
“门都开了,自己进来就行,敲啥啊?我又不瞎。”司华悦没好气地说。
初师爷笑盈盈地走进来,看了眼司华悦那只抽血还没放下衣袖的胳膊。
司华悦刻意没压好针眼,黄色碘伏下的红色针眼特别显眼,周边还能隐约看到干涸的血迹。
初师爷的笑容加深,用以前从未有过的和蔼而又温柔的声音关心地问:“中午吃过饭了么?”
司华悦吸了吸鼻子,房间内依稀还能闻见饭菜气味,“别没话找话,找我什么事?”她一脸不耐地问。
初师爷眉目平和地坐到椅子里,像个老朋友似的闲聊般说:“查理理的病我能治,以后我就在这一层工作,不回上面的监室了。”
工作?
司华悦心底掠起一抹凄凉,垂下眼,语气不似刚才那般刁钻,淡淡地说了句:“那得恭喜你了。”
初师爷面色一僵,似是察觉到自己的喜悦有些莫名其妙,遂敛起笑容正色道:“如果早两年让我给他治,或许我能有把握给他治愈。”
早两年你是一只神出鬼没的耗子,连警察都逮不到你!
“那你刚才还说查理理的病你能治?治不好也叫能治?”司华悦嗔怒地问。
连番被司华悦败了兴,初师爷顿时噤声了一瞬,嘴角残余的笑渐渐凝固,来前得到顾子健和姜所长的夸赞而得意和开心的情绪也慢慢褪去。
察觉到初师爷的情绪不对,司华悦勉强地笑了笑说:“我不懂医,觉得能治和治愈是一个概念,你就直说吧,这孩子还能活多久?”
“我能活多久,他就能活多久。”初师爷阴诡地笑了下。
“放你妈狗屁!”
司华悦腾地一下站起身,没法再跟这老狐狸周旋情绪了:“别说法院会判死你,就算给你条活路,你多大年纪了?查理理才多大?!”
初师爷并没有因司华悦的话难听而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反而变得更加平静。
“我说的是真的,”他慢悠悠地说:“针灸是个慢活,不像药物可以立竿见影起效。所以,只能委屈他跟我同生共死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