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陽壽已欠費-第五百三十三章 就你事兒多分享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耗子是一个外号,只有首领能叫。
普通人,一般叫他郝总。
至于这个“总”是总什么的,就没有太多人敢问了。
而耗子一直很谦虚的说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物业公司的一个打工仔罢了。”
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个物业公司,也不是一般的物业公司,这个打工仔,也不是一般的打工仔。
李老实以前只能在电视上看到耗子,现在竟然在现实中看到了耗子,顿时激动地热泪盈眶。
“郝总,我……”李老实走上前去,要握住耗子的手。
谁知道耗子主动把手伸过来,一脸和蔼的说道:“你就是李老实吗?让你受苦了。”
李老实的眼泪顿时哗哗的流下来了。
夜场梦多 借我一支烟
他一脸感激的对耗子说道:“想不到,我竟然能够得到您的帮助。”
耗子摆了摆手:“哎呀,不要这么说嘛,什么您不您的,真是言重了。我只是咱们物业公司的一个小职员嘛。”
“物业公司,其实就是为大家做事的嘛。算起来,你还是我的老板呢。我的工资,不都是你发的嘛。”
李老实心里热乎乎的,又有些不好意思,连声说:“不敢,不敢,可不敢这么说。”
耗子对李老实说道:“对了,是哪里的人把你老婆害了?”
李老实说道:“是……”
他还没来得及说,耗子的手机响了。
耗子不好意思的冲李老实笑了笑:“你稍等啊。”
李老实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
然后,耗子开始接电话。
“哎呀,怎么又给我打电话啊。什么?这种事你也不会协调?你让他们找老陈啊,找老陈不就行了?老陈就是主管这方面业务的。”
“什么?老陈的电话打不通?哎呀,怎么搞的,那就派个人去看看嘛。”
“我这里也是忙得焦头烂额,你知道现在的念力研究有多难搞吗?和念力研究相比,你这些事情都是毛毛雨你知不知道。”
“你别给我强调这些困难。要充分调动主观能动性明白吗?人定胜天。胜利不是等来的,是打出来的。”
“等、靠、要,你这种思想最为要不得。明不明白。哎,这就对了,多想想办法,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
“对了,你们那里有没有关于念力的分析?我知道你不是主管这个工作的。但是广撒网多捞鱼嘛,全面兼顾,也许什么地方就找到突破口了呢?”
“现在首领要求,各行各业,都要拿出一部分精力来,留心念力。广泛发动群众嘛……”
李老实在旁边等了两个小时,耗子终于把电话挂断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耗子冲李老实笑了笑,向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让你见笑了。这段时间真是太忙了。”
这时候,旁边一个小跟班说道:“我们郝总,这段时间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得休息啊。尝尝忙起来不得吃饭。”
“你看看他这脸色,再这样下去,非得累病了不可。郝总,你可得主意身体啊。”
耗子摆了摆手,无奈的说说道:“我还能怎么主意?已经坐在了这个位子上,就要担负起责任来。”
“好了,我先去休息一会,小张啊,你帮我招待一下客人。”
随后,耗子进了一间办公室。
李老实茫然的看着身边的那个小张。
小张笑了笑,对李老实说道:“你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跟我说,我能帮你解决的。”
李老实哦了一声,连忙说道:“有人害死了我的老婆,我想讨回公道。”
小张惊讶的看着李老实:“是吗?”
李老实使劲嗯了一声。
小张说道:“你有证据吗?老乡,你别误会,我不是怀疑你啊。我是觉得,咱们凡事都要讲个理字,咱们有了证据,我跟他们理论起来,才能有话说嘛。”
李老实点了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然后他拿出来了一个文件袋,说道:“这是抓我们那天,那两个人开的条。这个是我们写的申诉书,这个是……”
李老实拿出来了厚厚的一沓东西。
小张接过去了,随便瞟了两眼,然后皱了皱眉头。
他还没有说话,外面进来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
女人进来之后,直接到了小张身边,用激起熟稔的语气说道:“你们怎么搞的啊,就你们科的卫生,搞得最差了。”
小张说道:“也没有太差嘛。”
女人说道:“怎么不差?上个月,上面来检查,你们居然有人不冲马桶。哎呦呦,真是,我都不忍直视。就是你们拖了后腿,拖了我们这里所有人的后腿,这次的先进评比,全都没了。”
小张满脸赔笑,说道:“王姐,我们已经知错了,现在上完厕所,肯定都冲马桶,上次真的是忘了嘛。”
“对了,我们还有顺口溜呢,叫一擦二冲三洗。”
“擦,就是擦屁股。冲就是冲马桶。洗就是洗手。我专门开了个会,要求每个人上完厕所之后,都要念口诀。”
女人哈哈笑起来了:“就你们这,喜欢整这些歪门邪道的。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小张向女人拱手说道:“所以啊,姐,你就饶了我吧,我们知错了。”
女人两手抱在胸前,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的说道:“不行,一句知错了就完了?我们的流动锦旗可没有了。”
小张说:“回头我给你买一个行不行?再加上请你吃一顿饭。”
女人说道:“请我们所有人吃饭。”
小张无奈的说道:“行行行,请你们所有人吃饭。”
女人这才满意了。
旁边的李老实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但是又不敢催促,只能耐着性子等着。
好容易等这两个人话题结束,李老实以为要开始办事了。
谁知道女人又说道:“对了,前两天组织看电影,你怎么没去啊。”
小张说道:“别提了,我家那口子身体不舒服,上医院了。”
女人哎呦,叫了一声说道:“怎么了?”
小张说道:“倒也没怎么,就是肚子疼。去检查了一下,也没查出什么来。”
女人说道:“是医生不行吧?我到认识个不错的医生,我给你打个电话啊。去了就能看,不用挂号。”
小张一脸感激,说道:“多谢王姐了。幸亏有王姐你啊。”
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
女人摆了摆手,说道:“咱们俩谁跟谁啊。这关系,你说这话就见外了。”
然后王姐开始打电话。
五分钟后,王姐对小张说:“成了,我帮你说好了,你到时候直接去就行。医院的童主任。”
小张问道:“不会耽误太长时间吧?”
王姐说道:“不会,你放心吧,随治随走。不过一定要记住啊。是童主任。”
漁 人 傳說
小张连连点头。
然后两人又开始聊,过年的时候发什么东西。
去年的时候是大米,鸡蛋,水果礼盒,今年不知道会是什么。
起初的时候,李老实还耐着性子等着,但是后来,他就越来越生气了。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耍了?
难道自己老婆的一条命,还不如大米鸡蛋重要吗?
他恨不得立刻转身就走,只留给这些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但是,自己的资料都被耗子拿着,没有这些资料,如何给自己的妻子讨回公道?
李老实只好耐着性子等着。
其实,如果李老实大喊一声:“把老子的东西拿过来。”
倒也能将证据要回来,但是……他不敢。
万一将来被穿小鞋怎么办?那老婆的事就彻底没有着落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李老实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忍下来。
终于,王姐走了,小张对李老实说道:“对了,你有什么事来着?”
李老实指了指小张手中的证据。
小张哦了一声,很为难的看着这些证据,然后说道:“这个事情,不是很好办啊。”
他犹豫良久,对李老实说道:“你这个事情,在我这里恐怕是办不了。”
李老实一听这话,差点把肺给气炸了:办不了?那你让我等了几个小时?
但是这话他没敢说。
他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来,说道:“那我应该去哪里办呢?谁能帮我办呢?”
小张一副努力思索的样子,对李老实说道:“这样吧,我给你写一个条子,你去找主官宵禁的马主管。”
“我和他毕竟不是一个系统的嘛,越权做事,不太合适。咱们虽然是物业公司,但是也得按照规矩办事嘛。”
李老实立刻一脸感激的说道:“谢谢,谢谢。”
小张拿出一张信纸,刷刷写了几笔,然后递给李老实了。
李老实看见上面写着:“老马,来人有重要事情,请协助办理。章亨字。”
李老实拿着纸条看了好一会,然后问道:”这个马主官,去哪里找呢?“
李老实说道:“去宵禁事务大院就可以了嘛。”
李老实哦了一声,捏着纸条,茫然的寻找什么宵禁事务大院。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
好容易找到大院,看门的人连门都没有让李老实进:“早就下班了,明天早来吧。”
李老实哦了一声,在附近找了个宾馆。
宾馆不贵,就是蚊子多,李老实一晚上基本没怎么睡觉。
不过,至少有了个躺一躺,休息一下的地方。李老实也不嫌弃。
第二天早晨八点钟,李老实又到了大院门口。
结果看门的老大爷说:“今天是周末,不办公。”
李老实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六。
他叹了口气,又回到了宾馆,重新住了两天。
到周一早上,李老实又早早的去了大院。
他问看门的老头,说道:“马主管到了没有?”
老头看了看表,说道:“还没来,你十点钟再来吧。”
重生之宠妃难为
李老实哦了一声。
等到九点五十的时候,他又来了。
这一次他没敢惊动看门老头,耐着性子等到了十点钟,然后才问:“马主管到了吗?”
老头哦了一声,说道:“去总部开会了。”
李老实:“……”
他问老头:“什么时候回来啊。”
老头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有可能几个小时,有可能一整天。”
李老实哦了一声,找了个块石头坐在门口等。
从早晨等到晚上,李老实一口饭都没有吃。
老头出来锁门,看见李老实还在等着,无奈的说道:“你回去吧,已经下班了,马主管不会来了。”
李老实有些疲惫的问道:“那明天能不能见到他呢?”
老头摇了摇头:“这谁说的准?你明天看看吧。”
李老实垂头丧气的走了。
第二天,李老实又等了一天。
看门的老头说,马主管去外地考察了。
第三天,李老实又来了。
老头说,马主管又去开会了。
李老实有点生气,说道:“我来了这么多次了,怎么每一次马主管都不在?”
老头有点生气,对李老实说道:“你这算是什么话?马主管忙得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当成四十八小时用。”
“你这几天也看见了,不是在外面考察,就是去外面开会。这样的人你都不心疼?你还怪马主管忙?”
“马主管是为谁忙的?是不是为你们忙的?”
李老实连忙赔礼道歉。
老头挥了挥手,说道:“你走吧。”
李老实垂头丧气的走了。
第二天,李老实又来了,这一次老头说道:“你走运了,今天马主管有时间。”
李老实千恩万谢,带着上香的心情,走到了大楼当中。
一楼有一个大大的穿衣镜,穿衣镜后面有一行字:物业公司是业主的管家,竭诚为业主提供最优质的服务。
李老实正在看着这几行字发呆,忽然有个物业人员喝了一声:“干什么的。”
李老实吓了一跳,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我是来找马主管的。”
物业人员皱了皱眉头:“找马主管的?你有什么事?”
李老实手忙脚乱的把小张的字条拿出来了:“我这里有张总的字条。请问,哪里是马主管的办公室啊?”
物业人员把字条拿过来看了两眼,又打量了李老实一眼,随手把纸条丢给他:“事儿真多。”
随后,物业人员走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