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meay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吃飯打怪獸-第370章 剛開始就結束了展示-fc73y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
人们总是会把一个口碑好的公众人物在心里无限拔高,拔高到常人难以做到的地步。
娱乐圈还算好的,经常抛头露面,除了一些年纪大点的老戏骨,和经常扮演朴实的劳动人民的演员,其他演员奢侈一点,没有谁吃饱了撑的去说。
最严苛的当属科研工作者,其次是老师、政府人员等行业。
搞科研的,就该一生清贫,粗茶淡饭度日,把毕生的精力都放在研究上。
要是开了豪车,住了豪宅,用了高档手机,穿点名牌衣服,那就是错的等着挨骂吧。
当然,也要看人来,王保墙刚成名时出席活动穿个西装被口诛笔伐,袁老爷子逛了趟车展,摸了下豪车,同样被无休止地谩骂。
无非是两人的形象罢了,大家觉得王保墙就是农村傻小子,就该土不拉几的,老爷子就该是个田间地头劳作的老农民。
李谦也算是观众口碑最好的导演,连之一差不多都可以去了。
更何况《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的影响力空前绝后,甚至引发了新一轮的医改。
《我不是药神》被奉为神片,作为导演,李谦自然也享受着同样的待遇,被捧上了神坛。
因为这部电影,让大家觉得,李谦是一个关注民生的导演,更甚者把他看成了一个忧国忧民的导演,对他的道德标准要求,自然也远超任何一个导演。
08年那么重大的时刻,一毛钱没有捐。
那个时候李谦刚拍完第一部电影,而且导演之间的竞争远没有演员、歌手之间激烈。
很多明星捐的少了被骂,很多背后都有人引导的,李谦当时没人盯着他。
可现在不一样了,当年没有人提的事被翻出来了,其他人捐少了都要挨骂,更何况李谦都没捐钱。
不过,时间过了这么久了,以李谦的口碑,也不算是。
可是,拒绝参加任何慈善活动,“消费”白血病人却没有回馈社会,更重要的是一部电影赚了五个亿,种种因素加在一起,那就有了不一样的效果了。
昨天傍晚到现在,整整一天24个小时过了,李谦没有发任何生命,也让大众的质疑越来越强烈,少部分人已经开骂了。
再加上华阳传媒的水军,以及一些煽风点火的无良媒体,有越闹越大的阵势。
突如其来的抹黑,也让整个娱乐圈都有些措手不及。
邓朝、王保墙、徐征、黄博、刘业等和李谦关系深一点的,都很焦急地给李谦打了个电话,作为演员,也是经历过风雨的演员,谁都知道不管是演员还是导演,私德绝对不能有亏,要不然很容易让群众厌恶。
而其他看戏的人,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有的盼着李谦倒霉,有人暗暗可惜,也有人盼着李谦安然无事的。
不过,各大公司肯定是巴不得李谦倒霉。
…..
光羡传媒,王长天看着电脑屏幕陷入了沉思。
见他迟迟没有下决心,光羡二把手的李晓屏忍不住开口了,“王董,这次可是个好机会啊。”
“不要冲动。”
王长天摇摇头,上午的时候黄忠军就给他打了电话,请他也参与进来,但是一直没有答复,按兵不动。
沉思了一会,不断刷新着李谦的微博,以及未来影业的官方微博,都没有任何反应。
“算了,不管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吧。”王长天摇摇头。
李晓屏不解道,“王董….”
王长天摆摆手,打断了她要说的话,“这次和去年暑期档可不一样,已经不是正常竞争的范畴之内了,没有绝对的把握不要轻举妄动。”
“可是这种干系到的瑕疵的事,对李谦绝对是重大的打击啊。”李晓屏还在说着。
“你就知道真的能打击到他?”王长天摇摇头。
人身攻击这种事不算稀奇,去年国庆档光羡就把黄苼伊给骂了个体无完肤,从天上人间来的都出来了。
但是黄苼伊和她身后的扬子,在影视行业,可比不上李谦。
王长天不在乎扬子怎么想的,但是万一这次又失败了,他可搞不赢李谦。
光羡的电影业务别说和李谦的未来影业相比了,连提鞋都不够。
去年还是正常竞争,虽然撕破脸那也没什么,这次要参与的话,那可就不同了。
以他们的电影业务,李谦真要搞他的话,分分钟能把光羡往死里揍。
……
和王长天一样,于东也选择了作壁上观。
不过,他倒和王长天想的不一样,主要还是忌惮华阳传媒。
今年除去已经上映的《逆战》,华阳传媒还有五部投资上亿的大制作,《十二生肖》、《一九四二》、《画皮2》都是可以争夺年度票房冠军的片子。
李谦是各大公司共同的对手没错,可是华阳照样是伯纳多年来的对手。
今年伯纳没什么项目,反观华阳六部大片,今年绝对是爆炸的一年。
“斗吧,斗个两败俱伤最好。”于东心想着,继续看戏。
……
一直等到了傍晚,下班的下班了,放学的放学了,黄忠军还是没有等到各大公司的答复,气的都要骂娘了。
“竖子不足与谋!”
黄忠磊也一脸不屑,“一到关键时刻就萎了,他们成不了大事!”
“算了,他们是靠不住了,现在就靠我们自己了。”黄忠军颇为遗憾地叹了口气。
这都把局面打开了,看着网上越来越多质疑,怒骂李谦的声音,已经有了完美的开头,谁知道竟然碰到一群猪队友。
“大哥,其实也用不着他们了,都一天过去了,李谦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估计是想不到洗白的方式了,要不了两天,就等彻底给他钉死了,没了观众缘和口碑,拍的电影再好,也不足为虑了。”黄忠磊很是兴奋地说着。
黄忠军点点头“也对,到时候还在观望的媒体也该落井下石了,媒体最擅长的不就是把一个人捧上神坛,以及彻底毁掉一个人,尤其是后者。”
即便各大公司不加入,那就靠自己了,看现在的情况,也足够了。
不断地翻动着网页,那每一句对李谦的谩骂,看在眼里都如此赏心悦目。
又去看了一下李谦的微博,还没有没有要洗白的动静。
刷新。
刷新。
没反应,想了想又点开未来影业的官方微博。
刷新。
刷新。
没…咦?竟然有反应了。
黄忠军精神一振,过了这么久才开始洗白。
对于可能洗白的方式,他们早就做到了针对性的准备,甚至现在目前只是第一阶段罢了。
是一篇挺长的微博,还有图。
慢慢地看下来,一开始黄忠军智珠在握,一脸不屑。
但是,渐渐脸色有些波动了。
看完一半时,黄忠军已经有些不可思议了。
这篇洗白的微博不如想象中的文笔好、具有煽动力,只说了一件事。
2011年8月底,一个名为白血病救助慈善基金的基金成立,原始基金投入为全国性基金的最低标准800万,9月中旬再度投入一亿人民币,两笔资金来自均来自李谦的个人工作室。
下面还有理事长等管理团队名单,基金的经营情况、已经开展、正在筹备的救助项目、人员等等。
李谦半年前就成立了一家关于救助白血病人的慈善基金?
黄忠军已经懵了!
如果属实的话,也就是说《我不是药神》还没有下画的时候,基金就成立了。
可是,这么一个绝佳刷声望的机会,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他早就猜到了有人会借题发挥,而早作准备了?
可怕的对手!
黄忠军心已经沉下去了一半,不过就算他早有准备,08年那场灾难是怎么也洗不掉的。
可是,再看下去,却是一张给中华慈善总会赈灾专用账户汇款100万的回执单。
照片里的回执单已经有些破旧了,不过还是看得出来时间,08年5月。
“不可能!”
黄忠军一脸惊恐叫出了声。
《我不是药神》那时候成立一个慈善基金,用来预防可能发生的抹黑,这个还可以说深谋远虑。
可是08年5月份,那时候距离李谦第一部电影上映才过去了四个月,那时候就开始防范于未然了?
以己度人,根本没往李谦单纯只是为了捐款那方面去想。
那时候就开始防备成名后被人翻出往事抹黑,是多么妖孽的一个人啊。
黄忠军现在也彻底泄气了,也不去求证这些的真实性。
但凡不是脑残,就不会做这种假,尤其是全网关注的时候,太容易被揭穿了。
“大哥?”黄忠磊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哎。”
黄忠军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踌躇满志,长叹一口气,“这个李谦做事密不透风,不给一点机会,停手吧,这种情况没有一点机会的。”
“可是!”黄忠磊一脸的不甘心,这恐怕是最好一次打击李谦的机会了。
黄忠军也不甘心,可是不甘心也没办法了,李谦早已经实打实地捐了一亿多,哪怕他靠消费白血病人赚了五个亿,单单拿一个亿做慈善,也挑不出一点毛病。
……
杜洋通过未来影业官方微博公布的两件事情,立马就引起了舆论的反转。
“李谦终于出声了,人家半年前就拿出一个亿做慈善,这下看那些黑子还怎么说!”
“有没有去求证一下这几张图的真实性,一下子拿一个亿做慈善,也太假了吧,李谦舍得?”
“你没手吗,全国性的基金可以去民政部查,那张汇款单上的收款账号,百渡搜一下08年中华慈善总会的的官方收款账号就清楚了。”
“别理这种人,就是把证据摆在面前有些人都会说造假,人跟人是不一样的!”
“李谦牛逼,一捐就是一个亿!”
“那些骂李谦的人呢,人家不是不做善事,只是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而已,看基金成立的日子,那时候《我不是药神》还没下画呢!”
“有些明星出席个什么公益活动,那通稿满天飞,而且打扮的花枝招展,跟走红毯一样,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做公益一样!”
“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是哪个女明星来着,去山区小学做公益,视频里和几个身上很脏的孩子合了影之后,还偷偷地用手拍了拍弄脏了的衣服,恶心死我了。”
“像李谦这样一声不吭做慈善的才是真正做好事啊,一个亿说捐就捐,换了我肯定舍不得,捐一千…一百万顶多了。”
“要是赚五亿就捐一个亿,我巴不得李谦多吃点人血馒头,总比让别人赚了好,马小刚的《唐汕大地震》快七亿票房,也没见做什么慈善了。”
“就这还有人黑呢,有些人真是良心都被够吃了!”
“我差点被这些黑子和带节奏的无良媒体给带偏了,还好李谦经得住考验,没有让我失望!”
“水军、黑子司马,那些贪污的不去黑,做假慈善的不去黑,偏偏来黑真做慈善的!”
“这次之后,应该没人怀疑李谦是业界良心吧,真正为老百姓着想的导演了吧!”
“希望李谦拍一部反应房地产行业的电影,完了弄一个基金帮助我们这些买不起房子的人!”
“要不再拍弄一个基金,给你发个老婆?怎么不去做梦呢!”
…….
白血病救助慈善基金,和08年的捐款,这两个消息已公布,外加李谦本就有的好口碑,整件事没有任何反转,之前的所有质疑,90%都消散地无影无踪,水军和无良媒体也基本都销声匿迹。
刚开始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