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墨桑笔趣-第163章 回推薦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那天,在扬州码头那条船上,见过李大当家之后,当天夜里,扬州米行行首钱东升就举家逃往南梁。
隔天一大清早,官府就团团围住了已经空了的钱家,和曾经号称淮南东路第一家的曹家,接着,缇骑四出,到处捉拿四散而逃的钱家下人,以及牵连到的人,罪名是通敌卖国。
这件大事儿,沿河各家米行的行首、行老,按离扬州城远近,虽说有早有晚,可都是以最快的速度,知道的十分详细。
没去扬州城的,暗自庆幸不已,祖先保佑,去过扬州城的,如丧考妣,那份胆颤心惊,惊恐万状到没法说。
他们哪能想到,钱东升竟然是南梁暗谍呢!
这会儿正是战时,通敌这事儿,哪怕只沾个边儿,都只有抄家灭族这一条路,这是任谁都能想到的。
有这份抄家灭族的巨大危险顶在头上,米行改制这件事,损失的那些钱,就过于渺小了。
老云梦卫们从江宁城回到扬州,歇了一天后,五人一队,被李桑柔打发往沿河各家米行查看时,各家米行,已经认认真真看过那份新规矩,开始咬着牙自己改了。
等李桑柔从扬州启程,开始沿河查看各家米行时,动作快的米行,已经在推行她的新规矩,清查清理历年帐目,该拿出来的银子,闷声不响拿出来。
李桑柔挨家米行查看,挨家清帐,装够一船,就让赶过去的何守财押着,运回建乐城,交到王章手里。
一路往北,一家家清理好十八家米行,回到建乐城时,已经是七月下旬了。
人静前后,李桑柔等人从东水门码头回到炒米巷,第二天早上,李桑柔到顺风铺子时,王章已经等在院子后面了。
李桑柔进到院子后面,就看到王章正长衫前襟掖在腰带里,弯着腰在菜地里拨草。
看到李桑柔进来,王章握着把杂草,先拱手见了礼,赶紧扔了杂草,蚂蚱走在最前,忙从缸里舀了水给他洗手。
大常站到菜地旁边,伸头看了看,斜瞥了眼王章。
这菜地里,菜长的比草都老了,还拨什么草?
“前天何老大押船回来,说您最晚今天,就能回来了,我就先过来等着了。”王章洗了手,再次见礼。
“你这边挺顺当?”李桑柔站在旁边,看着黑马等人扛着桌子椅子到河边洗刷,点炉子烧水烫这个那个。
“顺顺当当。大当家运回来的金银,都已经清点入库,已经支出过两笔了,这是明细帐。”王章忙将拎过来的包袱解开,拿出厚厚一本帐册。
李桑柔接过,翻到最后看了眼总数目,递给了大常。
天帝至尊 沉沦
“大当家走前,跟大当家说过一回,这军邮,难就难在怎么递送到军中。
后来,我和枢密院、以及兵部两处都商量了,把各部用称号代指,往民间的一半儿固定不变,往军中的,每十天一换,这就得先从军中写了信出来,告诉各人家里,要递信递东西,该递往哪儿。
顺风这边,老左说是您的吩咐,另立一处,专事分拣军中邮件,由周仁负责。周管事极好。”王章欠身笑道。
李桑柔点头,周仁在老云梦卫中,学问最好,精明仔细,伤了一条腿,不能再打打杀杀,孟彦清荐了他主理军邮。
“军邮方案定下来隔天,皇上下了口谕,说翰林院诸翰林和国子监众监生只埋首书中,于学问无益,让他们到军中,替士卒们写写信,借此体查人情民情,于学问上,必定能大有增益。”
李桑柔听的眉梢扬起。
王章看着李桑柔扬起的眉梢,笑起来,“皇上圣明。头一趟,是我陪着几位翰林和诸监生去的,军中,是文先生亲自安排的。
文先生说,大帅说了,都是国之栋梁,不容有失,不许他们过于靠近交战之地。大当家放心。”
“大当家的,宫里送水来了!”老左拎着长衫小跑进来,兴奋的喊着,一边跑,一边往后面指着。
王章忙让到旁边。
老左身后,两个伙计急忙忙卸了门槛,后面,两辆大车各拉着一个半人来高的大木桶进来。
“给大当家请安,奉皇上口谕:每日送两桶山泉水给大当家沏茶。”跟在水车旁边的中年内侍上前一步,垂手禀告。
李桑柔喔了一声,看着两个健壮内侍先放好架子,再抬起桶,放到架子上。
王章两根眉毛抬的老高,这桶上刻着御用的字样儿呢,这是皇上御用的山泉水,大当家这份脸面!啧!
内侍们垂手退出,连大常在内,几个人围着两只大水桶,转着圈儿看稀奇。
“你们看看,多不简单!你们见过没有?就知道你们没见过!你们看看这个!这还写着字儿呢!”黑马其实没看出什么门道,不过这不耽误他啧啧有声。
大常看过一圈,在水桶上拍了后,就是个大桶装满水,这也没什么嘛。
大常一只手揪过黑马,一只手揪着小陆子,“赶紧干活,一堆的活!”
众人一哄而散,黑马赶紧过去,抢过铜壶,从御赐的水桶里舀水烧水这活儿,得他来!
桌子椅子都已经洗好烫好,李桑柔和王章坐下,李桑柔一边准备茶包,一边示意王章接着说。
“到现在,已经从军中送出去四批信了,各家写往军中的信,也收到了些,往军中送出了头一批,一切顺顺当当。
大当家送回来的几船金银,在下想来想去,还是放在了顺风名下,放到顺风的仓库里。
为这事儿,在下递折子上去,皇上召见了在下,当面询问。”王章脸上露出笑意。
李桑柔抬眼,看着王章脸上的笑意,眉梢微挑,看起来,这次召见,是让他想一想就高兴的事儿。
“在下算着,这些金银,至少够两三年的军邮钱了。”王章脸上的笑意更浓,“对了,大当家还记得乔翰林吗?”
李桑柔点头,她当然记得他,多亏了他呢!
“皇上口谕下来,乔翰林头一个就报了名,头一批去的军中。”
“那可有点儿大才小用。”李桑柔笑起来。
“他十分尽心尽力,不辞辛苦,也不嫌写信这事儿大才小用。
可就是太重文采,太爱用典,一封信写下来,两三个典故都是少的,就写了一天,到第二天,就没人找他写信了,说他写的不好,听不懂。
医狂天下 紫色流苏
因为这个,乔翰林郁闷的没法说。”王章一边说,一边笑起来。
李桑柔想着乔翰林,再想想军中那些大字不识的兵卒,笑出了声。
王章又说了七八件细务,和大常、小陆子一起,往旁边新从工部借的库房里,去对帐点银子。
李桑柔抿着茶,瞄着架在小帐房门口的滴漏,数着时辰差不多了,院子里,果然传进来一阵急促轻快的脚步声。
宁和公主提着裙子,一头冲进来,顾暃不情不愿的跟在后面。
“我来过好些趟了!你总算回来了!”宁和公主声调飞扬。
“坐,喝茶,刚沏的茶,你大哥送来的山泉水。”李桑柔招手示意宁和公主和顾暃。
“你这趟出去了三个月!整整三个月!”宁和公主冲李桑柔竖着三根指头,“我可想你了!我问大哥,你干嘛去了,怎么还没回来,大哥说你有要紧的事,说让我放心,你就是沿着运河走走,没去军中。
你知道七公子怎么说你么?
七公子说你打家劫舍抢钱去了,我说他胡说八道,他还要跟我打赌,我就跟他赌了!”
宁和公主一脸的忿忿。
“怎么赌的?你押了多少银子?”李桑柔扬眉问道。
“一百两!她还要押一千两呢,可七公子只有一百两银子!”顾暃抢在宁和公主之前,愉快的答了句。
“也就一百两,你输得起。”李桑柔同情的拍了拍宁和公主。
“啊?你真是去打家劫舍?怎么可能!大哥最重律法,连我……”宁和公主两只眼睛都瞪圆了。
李桑柔笑眯眯看着宁和公主,没说话。
“我跟你说过吧,她就是打家劫舍出身的,她还是个杀手呢,人家都告诉你了!我跟你说了你不信,看看,输了吧!”顾暃看着宁和公主,一脸的幸灾乐祸。
“输了怎么了?我输得起!”宁和公主和顾暃脸对脸,怼了回去。
“逢赌必输!七公子也就能从你手里赢钱!你还好意思说你输得起?”顾暃伸头往前,和宁和公主几乎鼻尖顶上鼻尖了。
李桑柔大瞪双眼看着两人……不是,两只斗鸡!
“哼!”两人同时哼了一声,各自后撤。
“你怎么见着七公子了?”李桑柔岔开了话。
“我们出来看文会。你知道吧,大哥把那些翰林,还有国子监那些监生,打发去军中历练去了,文会就少得多了。”
“我们去看庙会了,庙会比文会好看。”顾暃接话道。
“对对对,庙会好看!我们看庙会,遇到七公子和他家阿甜了,阿甜说,秋社更好看,阿甜还带我们去看过一回排演社戏的,真是不得了!都是有功夫的!”宁和公主眉梢飞扬,看起来玩的很愉快。
“还去看放生!”顾暃接话。
李桑柔抿着茶,看着两人眉飞色舞,一替一句的说着她们这个夏天看过的热闹。
“你三哥给你写过信吗?”李桑柔看着愉快飞扬的宁和公主,心里微微一动,笑问了句。
“嗯,”宁和公主拖着长音,飞扬中拖出了羞涩,“三哥忙得很,都是文先生替他写的。”
李桑柔高抬着眉毛,顾暃嘴角往下扯成八字,斜瞥着宁和公主。
“对了!二哥给我写信了!”宁和公主挺直后背,飞快的岔话。
“你二哥写信啦?你二哥现在怎么样?”李桑柔关切道。
“二哥信里写的,都是他遇到的事儿,很多人生病,没医没药没钱,很可怜,二哥说他已经在跟着师兄习学医术,二哥说,民间苦得很,他很难过,我看他写的,也很难过,唉。”
非卖品
宁和公主眉眼耷拉下来,连声叹气。
“你二哥三哥呢?”李桑柔看向顾暃问道。
“三哥挺好,二哥也好。”顾暃有几分别扭。
“她三哥好得很,她二哥不好得很!”宁和公主立刻转向了这个新话题。“她三哥过来看过她,看样子就挺好,说忙得很。
大哥夸过好几回,说她三哥做事很用心。
她二哥也来过,居然问她,我欺负她没有,宫里的人欺负她没有,她二哥还在外头抱怨,说什么什么的,人家转头就递密折告诉大哥了,你二哥真傻!”
宁和公主伸头怼到顾暃脸上。
“这么说,你二哥是挺傻。”李桑柔看着顾暃,认真道。
顾暃紧紧抿着嘴。
“老大!你看看这只羊!”黑马一头扎进来,人没近前,抱在怀里的羊先举过来了。
顾暃被血淋淋剥了皮的整羊吓的一声尖叫,窜到了李桑柔身后。
宁和公主背对着院门,拧头一看,也吓的尖叫着窜到了李桑柔身后。
“你瞧你俩,这是羊肉!好吃的羊肉!叫什么!”黑马拍着那只羊。
“是不错,这肥油厚薄正好,烤着吃最好,挂起来,砍开洗干净,赶紧腌上,中午咱们烤羊肉吃!”李桑柔站起来,捏来捏去了看了看,愉快的吩咐道。
大头跟在后面,挑着一担子青菜鸡鱼进来。
李桑柔顾不得宁和公主和顾暃了,挨样翻看了一遍大头挑回来的肉菜,指挥着再去买几样调料,黑马挂好那只羊,搬出案板,支起烤架,抬出大锅,生起火。
宁和公主和顾暃跟在李桑柔后面,看着她将羊肉分成大块,调好调料,抹到羊肉上,再看着她用纱布包上几条鲫鱼,和羊骨头一起炖进锅里,看得口水直流。
“咱们中午在这儿吃饭吧。”宁和公主捅了捅顾暃。
“好!”顾暃答应的痛快极了,“她为什么把鱼包起来?”
“不知道,不过看起来挺好吃。”
宁和公主看看案板上大块大块的羊肉,再看看锅里的带着很多肉的羊骨头,虽然还是血淋淋的,可怎么这会儿看着,就是很好吃的感觉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