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e77精华都市言情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ptt-第359章 想漢子了展示-vgz3x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过了一会,方欣雨就回复了:【你也觉得可以啊?那我就好好想一想!】
非爷翘起了嘴角:【我的意见这么受重视吗?】
【你确实很懂旅游嘛。什么时候有空,到我们现场这边来看看啊!我请你喝酒!】
【……等时机合适吧。】
【你不会是怕喝酒吧?这个随意的。】
非爷感觉很无奈,我是怕喝酒吗?我是没脸见你啊。
你看,屏幕上是一只猫脸。
他只能写道:【真的很忙,我也挺想过去看看的。】
【好吧……总之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帮我出主意。】
非爷挺想在她旁边看看,她跟自己说这些话的表情。
于是他写了一句:【不客气,早点休息吧。】
跑到方欣雨的房间,只见她正拿着手机发呆。
非爷跳上了床,拱到她怀里,只见她手机屏幕上是袁慧发过来的消息。
【你最近还好吗?今天你妈妈给我打了电话,听着挺担心你的。我还是说不知道你去哪了,不过也已经几个月了,你要不联系一下看看?】
方欣雨发了很长时间的呆,才写道:【没事,每个月给他们打钱了,他们应该知道我没事的。】
发过去之后,她就把手机放在一边了,拿起床头的书看。
她最近游戏也打得少了,居然在重新看以前还在江城特训的时候,非爷让余秋交待她看的专业类书。
非爷也不知道她现在内心究竟是在琢磨些什么。
在这边呆了几个月之后,也许是身边没了可以敞开聊心事的人,她的性格也在慢慢变化。
非爷顾言的身份,还没能到可以跟她聊心事的程度。
偶尔她自言自语或者把非爷当树洞的时候,也只是说两句前后不连贯的话。
非爷轻轻地问:“你在想什么呢?”
方欣雨听到非爷叫唤了两声,也没转移注意力。
她看了一会书,也不知道是有了启发,还是本来看书也没能平复她的心情。于是她又爬了起来,打开电脑开始写春节活动的策划方案。
非爷跟了过去,坐在桌子上,安安静静的。
方欣雨敲着敲着,忽然把目光投到了非爷身上。忽然极其温柔地笑了笑,摸着他的脑袋:“魔魔,你总是在陪着我呢。”
非爷点了点头:“如果你需要,我就会陪着你。”
方欣雨眼睛瞪得有些大:“这句话你也能听懂?”
屋里屋外都很安静,非爷意识到刚才的点头有点夸张了。但是他想了想,却也温柔地笑了起来,再次点了点头。
方欣雨的表情激动了:“你……你……你还能听懂什么?”
非爷表情有点无辜,这我怎么回答你?
“难道说,你也跟虎子大黑它们一样,变得更聪明了?”方欣雨嘀咕着,因为陈皮他们说,虎子跟大黑,还有小花,好像都变聪明了些,比以前听话多了。
非爷不忿地说道:“什么叫跟它们一样?它们能跟朕相提并论?那是朕的小喽啰!”
“你这个样子好像是在说很多话啊!”方欣雨把他抱到了膝盖上,看他一脸不高兴喵喵喵的样子觉得很有趣,“你知道点头是什么意思吗?点头!”
非爷点了点头。
“摇头!”
非爷觉得不能表现得太妖孽,于是摆了个卖萌的表情。
“……看来你还是傻傻的……”方欣雨缓缓嘀咕了一句,然后摸着他的脑袋郑重说道,“魔魔,你在我身边这么久了,余秋也没说叫你回去。他肯定把你忘了!以后就喜欢我,知道吗?”
非爷无语。
你把我跟余秋的关系说得怪怪的。
还有,你这种准备拐卖我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但他又点了点头。
方欣雨眉开眼笑,忽然贼兮兮地说:“你还能听懂什么呢?吃东西吗?”
非爷……摇了摇头。
“哇!你会摇头啊!记住了,这就是摇头。”方欣雨一边摇头,一边教导,“摇头。”
非爷就呆呆地跟着她的动作。
算了,让她有一点这个过程,觉得自己是被训练得更聪明的。
方欣雨指着自己,继续教:“主人!”
非爷静静地看着她:“别把地位搞反了!”
“主人!”方欣雨还没放弃,指着非爷,“魔魔!”又指回自己,“主人!”
非爷怒道:“怎么着?还要老子开口喊主人?你听得懂吗?憨憨!”
“你凶巴巴的做什么?”方欣雨嘻嘻笑着,“难道你不喜欢主人这个称呼?”
这次非爷点了点头。
方欣雨惊了:“还真是啊?那你喜欢什么称呼?”
非爷说道:“老婆就挺好的。”
方欣雨忽然失笑道:“真是的……有称呼你也叫不出口啊。”
非爷觉得她果然是有点憨,这才反应过来吗?
“魔魔,你要是能说话就好了……”
非爷歪着脑袋:你确定你不会害怕?
方欣雨叹了一口气,把他抱在了怀里。非爷觉得很柔软,很舒服,听着方欣雨的心跳。
他知道方欣雨果然还是有心事,所以发现了自己似乎这么聪明,教了一会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过了一会,方欣雨果然进入了树洞模式:“魔魔,也不知道你能听懂多少。在这里,不光是离城里远了,我觉得离慧慧她们也远了。慧慧这次挺认真的,再到后面,我觉得我连朋友也没有两个了。她们各有各的生活,我觉得不能跟她们聊我的这点破事了。除了把村里的事情做好,我都不知道去做什么……”
非爷静静地听着。
“为什么我的命运是这样的呢?”方欣雨喃喃地说道,“我觉得,我也不差啊……”
非爷感觉到头顶下雨了。
方欣雨抬手抹了抹眼睛,非爷就趁机跳到了桌上,又把纸巾扒拉了过来。
方欣雨怔怔地看着他,只觉得他的眼睛里,似乎在说话。
“魔魔……你怎么知道哭了要拿纸擦眼泪啊?余秋已经经常哭吗?”
“……你这是什么脑回路?”
方欣雨抽了一张纸,一边擦一边感叹:“看来像余秋那么厉害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那我就不用觉得这么失落了。”
非爷轻轻说道:“哪有人心里一直不会下雨的。”
方欣雨重新挤了一个笑容出来:“那个顾言也一样呢。你看他虽然懂得很多,也会丢那样的漂流瓶,似乎有命运不由自己把握一样。看来大家都一样。”
“你觉得这么有共同点的话,跟他聊聊啊。”
方欣雨听不懂,摸着他的脑袋:“你喵喵喵的,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你是要我睡觉好钻被窝呢,还是想喝酒呢?”
……你是自己想喝酒了吧?钻被窝算什么事,你又不是今晚不睡觉。
方欣雨站了起来:“拿点卤鸡翅,喝一点啤酒吧,好睡觉一些。”
非爷有点担心,你特么的以后不要养成睡前喝酒的习惯啊!变成肥婆怎么办?
方欣雨踩着拖鞋到外面鼓捣了一阵,回来之后说道:“来,魔魔你也喝一点。”
非爷看着面前的猫薄荷,伸出舌头舔了几口。
“看看你这馋样……”方欣雨开了一听啤酒,跟他的碗碰了一碰,然后就吨了两口,忽然说道,“陈皮呢,感觉人品也可以。就是实在对他没有感觉。”
非爷僵了一僵,你跟老子说这个干嘛?
还好你没感觉,不然老子明天就得废了他去。
方欣雨啃着卤鸡翅,眼神挺呆滞的。
非爷觉得危险很大,这妞现在真的想汉子了。
然后他又觉得很无能为力,于是低头猛喝,心里暗暗地骂着老天。
方欣雨看他一顿喝,捏着他的脑袋提了起来:“喝慢一点!喝醉了怎么办!你这个馋猫。”
非爷醉眼朦胧地看着她说:“是,我馋。”
方欣雨还没醉。她看着非爷的眼睛,又觉得里面有很多话。
“魔魔,你在想什么?”
非爷笑着说:“我在想你,你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