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愛下-82 落幕——交叉敘事者熱推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凶手”穿行在烟雾当中,身上出现了一副宛如大将军一样的漆黑甲胄……】
“看来已经处理差不多了?”
医院走廊的另外一端,王仲楠一脚踩碎了一截还在蠕动的触须,他手上拎着一把十字大剑,神情略显疲惫。
“人救到了没有?”宁夜衣抬头问道。
“杨采和卢江洋,都活着,差点就死了。我可没想到这里会这么危险……虽然有点别扭,还是多谢你了。”
“道家的人接受鬼怪的帮助,也算你开明。”宁夜衣微微笑了一下,“这样的话,他们两个就能被保护起来了吧?”
“救援组就在医院外面,可惜事发突然,我没来得及叫行动组成员过来。你在看什么?”
“接龙,大概是被之前死人刺激到了,现在一个个的都在拼命写,赶紧轮到我们把节奏缓一缓是最要紧的。”宁夜衣甩了甩手机,“王仲楠你也看一眼好了,刚刚那一段是颜梦上传的,故事里的我冲进浓烟之后估计情况就不太妙了。”
“你还有心思管故事里的你啊,现在城里连续展开四大牢狱,我们还不知道凶手是谁呢,要是能抓住那个凶手,说不定很多事就都能解决了。”
“……我虽然不这么认为,不过凶手的圈子已经很小了吧?杨采和卢江洋一直被困在医院里,有那个幸存的辛宓给我们作证,他们没有作为凶手活动的时机——虽然说卢江洋是故事里的凶手,不过现实和故事不等同,故事里你都死了。”
“啊,我知道。”
“然后排除你我两个人,我这一身本事都是之后得来的,你也应该可以认定我的身份吧?你这个侦探角色自然不是。已经死亡的人排除,你自己验证过的人排除,剩下的凶手身份也就是行踪不明的方志杰、陈航、周诗兰、祁旭刚、田阳、薛巧笛、张欣晴、闵凤这几个人,再加上长期没有不在场证明的燕子丹和孙胜昔而已。”
“哈……可是这个人数也不少吧。”王仲楠有些苦恼地说,“而且你都说了行踪不明,就算我们锁定了是谁,也没办法找到人。我们没有那种精确定位的算命手段啊。”
“我有啊。”宁夜衣说。
“不是吧李文玥,我记得你只是个普通人,就算掌握了扑克马戏团也不可能一下子……”
“鬼怪能力基本都是天生的,我是团长,我自己不会也可以想办法让手下的鬼学会啊。”宁夜衣笑了,“你不会是觉得自己一个正道人士老被我这种鬼怪头子帮忙丢人吧?”
“哪里哪里。”王仲楠连连摆手,“好吧,那么找人手段如果能解决,那我们怎么推断凶手是谁呢?”
“到了这个时候了,没出现的人应该最有嫌疑。自从发现社长已经死亡之后,你们也应该展开相关调查了吧?到底谁在幕后布局?”
“……锐陇集团希望能够压缩庞构集团在庚午市的生存空间,如今这里发生的一切大概都是两个集团的内斗所导致的。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锐陇集团原本在庚午市有个大约三十年的长期风水术计划,但是这个计划因为庞构集团后来抢占市场而受到了极大的干扰。”
“好吧,那么请侦探先生去顺着这条线索调查一下,失踪的人多半是用不同方法隐藏了身份打算调查两大集团的隐秘研究,而我们被牵扯进来多半也和这个有关。接着——”
宁夜衣说到一半,微微愣了一下,她抬起手,感到某种紧绷在自己身上的束缚被切断了。
“怎么了?”
“不……没什么。接着,只要在我们的那些同学里找到不在场的人,多半就是你要寻找的那个凶手了。”
“明白了。”王仲楠点点头,“至于你,我这次就当没看见好了。这个马戏团的确是非常危险的东西,我希望你有一个办法可以在结束一切之后能处理掉它。否则……将来你一定会被专项组通缉。”
“我知道。”
王仲楠勉强笑了笑,大概也知道以后很难和宁夜衣再展开合作了。宁夜衣招呼了周围正在进食的小丑等鬼怪一声,借助马戏团的五彩光芒离开了医院的范围。
切断连线的并不是自己,宁夜衣很清楚。她找了个屋顶坐下,看向正在处于异化之中的庚午市——锐陇集团的反扑简直丧心病狂,这之后就算他们能夺取庚午市的掌控权,可又怎么让这座城市休养生息恢复到繁荣的状态呢?
人疯起来真是连鬼都怕。
“团长大人!这座城市里的人需要安抚,我们在这里召开一场盛大的表演吧!”小丑在身边尖叫。
“你们刚刚还没吃饱?那牢狱投影里的怪物也是货真价实的吧?要不我带你们再去逛一个?”宁夜衣挑起眉毛扫了小丑一眼,“你们如果不知道现在庚午市里鱼龙混杂到什么程度,不妨自己去看看,不过严禁展开表演。我可不想在这个档口把火力聚拢到咱们身上。”
“听……团长的!”礼帽先生赶忙说,“城里不喜欢笑的人太多了,就算是我们,也有点忙不过来啊。嚯嚯。”
“接下来……我们也得去拜访一下锐陇集团了,他们多半不会让总部真的落在庚午市区,要去他们新的开发园区。准备马戏团的转移,或许那里就是我们取得最大收获的地方。”
必须有人死去。
=
“两个世界的人只能活一个。”
陆凝坐在楼顶的天台上,看着晨曦正在从地平线的下方缓缓浸染天穹。
“哎呀……幸好还有一些聪明人留到了最后。”
她身后不远处有很多人……不对,应该说很多鬼还在那里,其中一个留着一缕长髯的男子轻笑了起来。
这些人是死者——准确地说,是没有完全死透的游客。
所有人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貌,而来到了这样一个完全等同于候场的地方,众人也没什么能影响场景的举措了。长髯男子便是之前在接龙故事里留下信息,扮演和陆凝同一世界的“孙胜昔”这一个名字的人。
集散地任务所提到的“生还”也就是这个意思了。场景内的死亡定义随着场景会发生变化,陆凝就从程雾泠那里得知,二人第一次交手的那个场景里,有着阵营任务完成后即使场景中死亡也可以全员复活的奖励。
这次的场景也是一样,只要两侧的世界相同的人一人不死,游客就不会被判定为死亡。但若是不幸两边都已经死亡的话……那么对应的游客也会从这个区域消失,也就是真正的死亡。这件事此前田阳的死亡已经证明了。根据出现在这里的游客相互印证,如果以陆凝所在的世界为A,而她在故事接龙里叙事的世界为B的话,B世界的田阳在失踪之后不久就应该死亡了。
两边世界的时间错序也相当严重,接龙故事的进展和实际时间发展完全不是同一个进度。B世界的接龙速度整体偏高速,他们在不断推进故事节奏的同时也在主动出击去探查周围的鬼怪传说,而在最初不知情的情况下,不少传说都被写进了故事里面,也就是反映到了陆凝所在的A世界当中。在这里面,许彤和田阳那条线被接的故事比较多,大概这也是这两人比较惨的原因。
不过相对而言,B世界的凶手,也就是张欣晴要更加厉害一些,还在这里的B世界史大农和叶琴两个人就是被张欣晴截杀的,彼时二人已经掌握了不少鬼器,却还是完全拦不住张欣晴的凶残攻势。
“所以现在……两个世界都活着的人还有谁?”一个表情有点丧的男青年扳着手指数了数,“祁旭刚、卢江洋、范逑、许彤、张欣晴、薛巧笛、周诗兰、燕子丹。”
“汤海瑶呢?”有人问道。
“在我们世界没从密城跑出去就死了。”B世界的“叶琴”说道,“扑克马戏团没动她,可密城那里也算个鬼怪大本营,她一个人沾了那么多阴气,没人保护肯定活不下来的。”
陆凝猜测这部分就是她让自己世界汤海瑶给自己留的死法。
“两个侦探都死了一边,两个凶手都是两边都活着啊。”
“那没办法,毕竟凶手在暗,我们两个世界又不能互相给提示。规则锁死了,就算有人意识到我们处于叙事层,也没办法真的影响这个交叉叙事。李文玥最后知道给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开一些方便之门已经算是极限了。”
应该说不愧是升阶的游客们,即使死亡,他们也还是冷静地讨论着眼前的世界,甚至还在饶有兴致地复盘,似乎并不把另一个自己死亡自己也会消失这件事放在心上。
“这里面还有几个是游客?”
“张欣晴肯定是游客,两边的表现都挺狠的。”
“燕子丹呢?她表现也不错……”
“一个世界几乎全程跟着李文玥在跑,另一个世界虽然是在独自调查却缺乏针对的目的性,综合起来游客的概率不算高。”
“范逑这人……两个世界都挺苟的,从头苟到尾,虽然是他揭发了社长已死这个事实,可除了这个他也没干什么正事……”
“这种行为要是游客那就真的是不想升阶了吧。”
陆凝有些无语,她本来以为死后世界应该阴森一点,或者有什么更加特别的情况,结果黑衣女人只是带着她来到了这里,随后就消失不见了。之后她就认识了一下这帮如同在看电影一样的家伙。
“李文玥,你真不来一起看看?不用继续累死累活感觉也是不错的,还能吐槽一下。你就不在乎另一个世界的你会不会出问题?”“方志杰”很有兴致地向陆凝挥手。
“她顶着一身BUFF再不能撑到最后我也没办法。”陆凝摇摇头,无奈地起身。这里的人还是沿用了场景里的名字,毕竟这个地方不会出现重复的人,只要区分一下来自哪边的世界就好了。
“嘿,我们这些提前退场的只剩下这点乐子了。”史大农耸了耸肩,“死太早了啊。”
“好吧,我倒是有些问题要问问你们……闵凤,你是个游客怎么那么早就跳楼了?”陆凝看了一眼旁边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游客的近视眼之类的问题都是修复了的,估计戴眼镜也只是她的个人习惯。
“玩脱了。”闵凤略显尴尬地说道,“我觉得那些APP属于破解谜题的重要要素,想着冒一些风险拿点关键线索,就下了几个名字最恐怖的,然后身边的鬼就闹得躲不过了……”
“这可是升阶啊,你倒是认真对待一点!”方志杰大声吐槽道。
特種 教師
“可别,你也和我是同一个世界来的吧,我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陆凝瞥了方志杰一眼。
“就调查路上失手被鬼……坑了呗。”
狂后倾天下
果然,姑且不论场景背后这个交叉叙事的幕后谜团,光是两边给对方世界添加的那些鬼怪就足够杀死一些准备不足的游客了。
相比之下,孙胜昔则属于一个人走了很远的那种人,平心而论,陆凝觉得他这个单走比自己要厉害许多。他参与了“守夜”和“白礼”,也由此摸索出了背后的真相,不过也因为陷入太深积重难返,因此才在完成接龙留下提示之后死亡,这部分对他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而就个人任务而言,甚至比陆凝完成得还要漂亮一些。
“我们已经影响不到局势了吧。”陆凝慨叹一声。
孙胜昔点了点头,不过马上又说:“场景总是会结束的,必须有人死亡,两个世界因为我们而相连,当我们这个纽带被彻底切断之后,应该就是一切的结束了。”
“哈……说是这么说,但你要是告诉我,这个场景只要我们一半人开场自杀就能结束,我肯定会说你疯了。”叶琴叹息了一句,“什么苛刻的条件啊……”
你是我的劫
“要真是那么做,就无法升阶了。看结算吧,如果真的做出了足够的贡献,那么即使死亡也没有问题。毕竟生还只是一个可选任务。”孙胜昔安慰了一句。
陆凝将双手塞进口袋,安静地等候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