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道人賦-第一百六十三節 駕臨真魔城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真魔城地处西荒中心,所占地域十分广阔,便是北荒天机阁和莲隐宗这样的庞然大物与其相比也要逊色不少,更遑论伏牛山那样的小山头?
以道念扫量着脚下的这座宏伟雄城,便是陈景云也不得不从心赞叹!西荒百族历经千年乱战,而今众心向合,钰阙魔皇心机、修为一样不缺,在她的带领下,魔族中兴就在眼前。
再看城中熙熙攘攘往来如过江之鲫的各族魔修,陈景云心中又自感叹:“到底是魔族精华之地,单就中低阶修士的数量与实力而言,天南国那边还是相去甚远。”
魔族这些年一直在极力扩大与闲云观的交易规模,虽然在当中吃了不少暗亏,但是所得也多。
城中那家挂着三眼族幌子的易物阁分明就是闲云观修士所设,不看别的,只看隐在楼中的那三名半步魔神境修士,就知道魔族对这处易物阁是何等的重视。
早前在西荒边境处时,所见魔族倒还都是人形模样,即便是有生的怪异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四只手臂亦或三只眼睛,而此时所见却令陈、纪二人大感有趣。
海贼王之盗帅
魔克礼看出两人心有不解,于是从旁言道:“双尊有所不知,我魔族之前虽然对外号称百族,实际上却并没有将各部奴族放在其中。
重生之弃女傲世
自我皇登基之后,先是西荒一统,后又废除奴族禁令,使我魔族生民尽皆沐浴皇恩之下,是以双尊今日才能见到这般景象。”
陈景云闻言微微点头,笑道:“早前就听婉娘提及,说钰阙魔皇气魄不小,大有中兴魔族进而席卷天下之雄心,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一旁的赤乘子瞳仁微缩,连忙接话道:“闲云道友说笑了,魔族乱战多年,早已经元气大伤,我皇不过是在祛除沉疴,想为族人谋一个太平罢了,且我魔族羸弱,自保尚难,又如何敢去谋夺天下?”
“哈哈哈!赤乘道友不必拿话诓我,闲云观与北荒各宗素有嫌隙,因此即便是魔族与人族起了争端,只要没有牵扯到苍山福地,贫道定然两不相帮。”
见陈景云如此说,赤乘子立时语塞,虽然与钰阙魔皇一向亲厚,但是似这等关乎三族大势的议题他也不敢胡乱应承。
“钰阙魔皇在魔族中的威望之高,几乎能与你在天南修士中的地位相提并论,如此我倒是越发好奇了,难道真的如你之前所说,天地动荡将起之时,必有英豪应运而生?”
薄情冷王独宠废妃
听着纪烟岚的道念传音,陈观主稍加思量,而后含笑回道:“惊雷炸响,自有龙蛇起陆,闲云观既然能被天南万载气运所钟,此消彼长之下,各族气运自然会有反弹,是以钰阙之流横空出世亦在情理之中。”
“非是我小看了天下英豪,闲云观本就是一块横卧在激流中的不动磐石,如今你又到达了造化境界,使得磐石一跃成为高山,狂澜之下磐石或可淹没,山峰却决计不会被动摇!”
“哈哈哈!那是自然,就算三族之中藏着芮青丝那样的上古老怪,我也自信可以战而胜之!”
“你也莫要掉以轻心,当下还需继续隐藏修为才好,否则即便三族互为仇敌,但也未必不会联合起来,先砍掉你这棵高出一截的大树。”
“哼哼!想要啃动我?三族大能还需一副好牙口!只可惜诸弟子中除了婉娘之外,余者皆未到达八转境,因此还需分神看顾……”
正当陈观主与纪剑尊暗中以道念沟通之际,真魔城中忽地响起了悠扬的礼乐,一时间,浮岛、宫阙尽皆华彩纷呈,更有一道紫气祥云自中央真魔圣殿中席卷而来,片刻笼罩了整片天空!
“钰阙见过双尊!小女子仰慕双尊久矣,今日有缘得见,实乃万千之喜!”
随着一道脆生生的声音,真魔圣殿中忽地升起一道紫色虹桥,一名眉间颇具英武之气的宫装女子当先迎来,在她身后的则是一众魔族大能。
“有劳魔皇亲自相迎,贫道夫妇见礼了。”见钰阙魔皇笑意盈盈礼数周全,陈景云与纪烟岚也自揖手。
“咯咯咯!双尊不必多礼,按说以我与令弟子聂忘忧的交情,本该行晚辈之礼,怎奈众多子民当面,小女子实在需要顾及魔皇的脸面。”
见钰阙魔皇说的有趣,陈景云也跟着笑了几声,心中却对此女高看了一眼,赤乘子等一众魔族大能也自莞尔,场中气氛为之一松。
“好一个闲云子!好一个纪烟岚!”
就在赤乘子为陈、纪二人一一引荐在场的诸位魔头时,动用了魔皇一族的天赋神通,并且小心地在陈景云与纪烟岚身上感应了数息之后,钰阙魔皇不由在心底暗自赞叹。
原来,在钰阙魔皇的道念之中,陈景云明明好端端地站在面前,但是她的天赋神通却没有捕捉到丝毫外泄的气机,就好似陈景云的立身之处乃是一片虚无一样!
而纪烟岚的气机则如一柄出鞘的利剑,一切外念尚未临身就被搅了个粉碎!
探查虚实之举自然是相互的,钰阙魔皇看不透人家的虚实,却不代表陈观主也会无功而返。
在陈景云的道念感知之下,钰阙魔皇与一众魔族老祖虽然都有皇道气运庇护,但是修为的深浅与境界的高低却一丝不差地被他瞧了个通透。
啧啧!难怪此女能有如此成就,原来竟是一体双魂,不过隐在其识海中的那道上古魔魂犹在沉睡之中,看样子倒与纪烟岚当年的情形有些相似。
此时虹桥下的万千魔族都在顶礼膜拜,山呼“魔皇万年”之声好似潮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钰阙魔皇似乎对此十分无奈,含笑向下摆了摆手之后,就请陈、纪二人移步真魔殿内。
陈景云和纪烟岚同样不愿被人围观,抬手将呲牙瞪眼故作凶狠状的白猿擒入御兽袋中,两人便在十几位魔头的簇拥下,随着钰阙魔皇一同下了虹桥。
魔皇正殿自是气派非常,单是满地铺就的紫晶玉髓就把陈观主看的眼热不已。虽然心中咒骂魔族诸修都是有眼无珠的混账,竟将如此重宝踩在脚下,但是脸上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纪烟岚自然知晓观主大人的脾性,心中好笑之余,便将怀中的灵聪兽丢在了地上,让它自去玩耍,胖东西素知主子心意,想必会在暗中下手。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