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425,毒蜘蛛的秘密:第三章(2)鑒賞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秦紫光问道:“什么结局?”
阿婆收好卦帖,灵龟,站起身,露出神秘的表情,说道:“姑娘,我点到为止!其它你不要问太多!”
秦紫光失神地伫立着,像直直的一根棍儿,忘了给阿婆钱,阿婆等了片刻,秦紫光回神明白她的意思,随手给了她五十块钱。
秦紫光看阿婆走远,回头对一动不动的高健说:“你都听见了?”
高健点了点头,“听见了,你真爱上父辈的男人了?”
“你相信算命的话?”
“不相信。”
“我们回去吧!”
“不去湖边了?”
“不去了,我有些累了,想早点回去。”
“你等着,我去开车。”
高健默默不言地开着车,秦紫光一声不吭地坐在副驾驶上。
他们都在想着心思。高健脑海里全是对秦紫光心事重重的疑问。秦紫光在思着张智跟秦蕙在辉州时,有没有想着她。
易中天中华史:青春志
高健打破沉静,说道:“算命的阿婆说你跟年龄大的男人有缘分,你怎么看?”
“当她说着玩……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算命的把自己装扮的古里古怪,说些奇奇怪怪的话骗人钱财而已。我怎么也不会跟年龄大的人男人有什么瓜葛,这也是我妈妈不允许的。”
“你还挺听你妈妈的话,”高健笑了笑道,“你不接受我也就罢了,怎么到现在还一个人呢?你在等什么人吗?”
秦紫光苦笑一下,说道:“我年龄还小,没有想那么多。等我想明白,说不定我会爱上你的!”
高健道:“我等你想明白的那一天,只要你没有找到意中人,我都会一直等你。”
秦紫光嫣然地朝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爱你是情难自禁
高健觉得一直等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很傻,不禁强挤出一丝无奈的笑。
2
秦惠身材纤堕适中,穿着张智买给他的果绿色丝质连衣裙,披着相同质料的披肩。一路上她手里握着一顶草帽,草帽的蝴蝶结和衣服的颜色一样,走到有太阳的地方才会戴上。
他们去看了辉州装修的店面,还算满意,张智建议把靠东的空地隔起来,多增几家包间。中国人喜欢在酒桌上谈友情和生意,当然不喜欢旁边有人打扰。
秦惠一向听张智的主意,一口答应,当即找来装饰公司,商讨怎么利用空间,增加更多的包间。
把分店装修的事处理完,已经是晚上了,他们先是去了当地有名的海鲜城吃了海鲜。他们小酌时,杨吉打电话给张智。
“老张,你在那里?”
“在辉州。”
“有佳人陪伴吧?”
“就跟秦惠一起。”
“代我向她问好。”
“找我有什么事?”
“明天下午我们去老谢的别墅打高尔夫。”
“行的。那就明天老谢的别墅见!”
张智放下手机,秦惠问:“那个老谢?”
张智道:“明眸集团的创始人谢新。”
运动的时候,能有自己喜欢的人陪伴,那会是多么惬意的事。秦紫光那双像诗一般迷蒙的眼睛不断在张智脑海闪现,似魔法一样控制了他,一时走了神。他真想带她一起去打高尔夫,她挥杆的样子肯定很可爱、迷人。
端着酒杯的秦惠看他失神的样子,碰了碰他面前的酒杯,问道:“你在想什么呢?样子都呆了!”
张智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装作很随心地问道:“紫光会打高尔夫吗?”
秦蕙顿了顿,说道:“不会。没谁教她。”
“她应该学学。”
“你教她吗?”
“只要你允许。”
“我那有什么不允许的。”
“好吧,明天我带她去老谢别墅的私人高尔夫球场,尽快教会她。”
“高尔夫不是几下就学的会的,紫光没有基础,估计要一段时间才学的会。”
“紫光那么聪慧,我相信她会学很快的。你去不去?”
“我不去,明天店里有事。”
张智看秦蕙愿意他教她女儿,不禁发自内心的一阵感激,但他神情自若,没表现出他的喜悦。为了答谢秦惠给她这种机会,陪她多喝了几杯。
他们回到租住的房子。张智看她醉了,主动帮她脱衣服,把她安顿到床上睡觉后,拿了浴巾进浴室洗澡。他看秦惠早早地睡着了,想着今天不会跟她发生关系,这样也好,他可以心安理得了,也算是对得起秦紫光了。
张智洗澡回来,看秦惠坐起来了,没穿衣服的身子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白皙,肤如凝脂。
法国的一位著名服装设计师,设计了一辈子的女装,最后老了的时候,有人采访问他,女人穿什么衣服最好看,他说女人不穿衣服最漂亮,男人的臂弯是女人最美丽的衣服。
秦惠的裸体,他看过无数遍,虽然还是经不起岁月的侵蚀,略有发福,但跟她同龄女人相比,算是很完美的了……红润,有曲线,肌肉没有完全松弛,吸引男人的雌性美没有因为年纪增大而减少。
秦紫光遗传了她妈妈美好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就是那种不用去酒吧,或参加联谊会就会遇上喜欢她的男人……随便走到那里,都会吸引来男人爱慕的目光。
虽然,张智看过秦紫光的胴体,结实而富有弹性,曲线诱人,似一个艺术品。由于第一次接触这样完美无缺的艺术品,太过激动,没能静下心来好好欣赏,所以特别希望——能再有跟她单独相处的机会。不仅让她更加感受到自己的爱,还能滑入骨髓地像深读经书一样读懂她。
秦惠歪歪倒倒地下床去洗澡了,看她好几次差点摔倒,张智上前扶住了她。
张智本打算和她静静地睡一晚,但秦惠体内不安分的因子,让他没能把持住自己,按往常一样,彼此得到性上的满足,才安心地睡去了。
但,张智这次没能很快入眠,他觉得很歉疚,对不起秦紫光。其实,他更对不起身边熟睡的秦惠,他内心违背她的爱意,爱上她的女儿,不仅仅是道德的问题,还该死!
在昏暗的灯光下,张智看她睡着的样子,散发出令他心动的妩媚,可还是抵不过秦紫光青春清涩的灵动。他心境上的蠢动渐渐滑向了秦紫光的灵魂圈里,再也不愿意出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