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笔趣-402、【登高眺望以尋逐】讀書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思来想去,似乎只有视线中那点点妖气,可以用作突破点。
于是他轻轻从城门楼顶上跳下来,重新恢复了可以被人看到的普通状态,接着轻轻在城里转悠。
表面上漫无目的,其实他朝着刚刚看到点点妖气的地方行走。
周围百姓们偶尔谈论中,对于之前那件事情的描述,让他对这座广阳城中的事情,更为感兴趣了,所以他准备找个切入点,参与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城里的百姓们口中,倒是和之前去蹭饭时候,听村民们说的不一样。方长零零碎碎的听到并拼凑起了,在城里居民们们口中的传言:
那位高人乃是城中一位独居汉子,平日里十分低调,某天忽然发了狠,拎着两柄宣花斧(不是之前故事里面的双锤)便冲进了州衙,然后衙门里头火光冲天,喊杀声持续了整夜。
接着,原本不理政事只是加税的知州,忽然就开始路面,原本加上去的苛税也重新免除,偷偷组建的州兵也解散了大半,将强征进去的年轻人们释放了出来,使他们归家。
而原本在城里面十分活跃的师爷,则消失无踪,一同消失的还有州衙里面这几年招纳的许多熟面孔。那夜之后,据说知州还有个小妾不见了,不过最让人震惊的,还是夜闯州衙的那位壮士也消失不见。
据说有人在城里再见过这些人,不过出处并不可考,也无法确认真假。
倒是百姓们基于得到的各种情况,设想了许多故事走向,以及许多原因,各个都曲折离奇,有的还带有玄幻色彩。其余诸如复仇、私奔、债务、弃养、口角等百姓们喜闻乐见的猜想元素,不一而足。
方长走到发现点点妖气的地方,于市面上转悠着,却没有任何发现。
现在正是农闲时节,北方这里也冷的早,于是百姓们闲下来后,趁着今年收成还行,税负也轻了,于是附近村镇颇有些人扶老携幼,来城里转一转,这似乎是天下百姓们都喜欢的一项行动。
所以市面上很是热闹,来来往往的人许许多多。
每时每刻都有许多人从方长面前经过,他们身份各有不同,有的额头皱纹深深,旁边还带着孩子;有的年轻靓丽,挽着闺中好友;有的正值青壮,走路如风;有的气质儒雅,手里还执着书卷;有的肩扛背挑,负重前行;有的垂垂老矣,步履蹒跚。
他们头上代表他们过去、现在、未来的云气,各有不同,千奇百怪,方长看过去,发现很多人的经历连小说都写不出来,因为生活永远比艺术更加离奇,或者说,小说需要讲逻辑,但是生活不需要。
看了个尽兴,方长看了看街边的店面,转身走过去。
“客官里面请,里面请。”
这是整座城里最高的一栋楼,比州衙里的建筑还高,却是一栋豪华酒楼。门口的伙计有些年纪了,不像年轻人那样利索伶俐,但是看起来十分稳重。
或许这家店的主管,看重的就是他这份稳重,所以才将站在门口迎宾这份,相对于酒楼来说十分重要的工作分配给了他。毕竟作为城里最上档次的酒楼,来这里的人,不乏富贵者,当然需要服务不出岔子。
“客官几位?”
“一位,有没有包厢?要僻静些的,窗口要冲北。”
“有,有,楼上请。”
然后他立刻被移交给了上面的小伙计,方长被领着上了三楼,进了间包厢。里面不大,明显是为比较少的人数准备的。
以这个时代的照明水平,这些封闭的包厢,都有窗户。
只是现在冬天,不好打开,只能靠从窗纸透进来的光,不过令方长注意的是,这里面有两扇窗户,已经将窗棂换成了更方正、更稀疏的格子,格子中间镶嵌了小块的平板玻璃。
灵武修行界 云重影
玻璃并不算平整,看外面稍微有些变形,略有些发绿,其中还有几粒细碎气泡。
怒放 雪安
但无论如何,在通透性和坚固程度上,都比窗纸要强上太多太多。
看见方长的目光,旁边机灵的小伙计有些自豪地介绍道:
“客官看到了?这是从南面运来的琉璃窗,上面这透明之物叫‘玻璃’,价格略高,但相比起原来的窗纸,要好太多,怎么看都是超值。”
“城里大户们也纷纷找门路去买,只是这东西目前产量不算高,所以有钱也难求。我们这里掌柜的也只弄来一部分,给每个包厢换上两扇,全换上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说着他拿出个玻璃杯放在方长面前,拎来水壶沏上茶,茶叶在热水的冲激之下,于玻璃杯里面旋转、舒展,然后将杯中水染上茶色,配上杯口袅袅热气,煞是好看。
小伙计笑道:“掌柜的说过,这杯子更适合葡萄酒,不过咱们这儿不产,倒是西域多。他还在联络购买,或许客官您下次再来,就能喝到用玻璃杯装的西域葡萄酒了——客官您吃点儿什么?”
却见小伙计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个单子,纸质很厚,上面是用雕版印刷的菜单,俱都明码标价。
看起来很是时尚且前卫。
方长接过单子,看了看,而后指着上面一条说道:“给我来个羊肉涮锅,冬日颇寒,挨着热锅吃肉肯定舒坦,别的不要了。”
“好嘞。”
小伙计很快下去,随着下面厨房一阵忙碌,很快一个里面燃着火炭的铜锅,就被端了上来放在桌子中间。里面的汤热气腾腾,但还没有翻花,里面有些材料作为锅底。
接着,又有伙计端来两大盘切得薄薄的肉片,还有一小盘白菜叶和一小盘萝卜块,以及用芝麻酱调的酱料和几瓣腌蒜。
秘密约定 真唯茉
“客官,您的菜齐了,请用。需要添汤或加菜,或者其它什么吩咐的话,请拉旁边的绳子,外面铃铛会响。如果没有什么吩咐的话,我们就退出去了,不打扰您用餐。”领头的小伙计弯腰行礼,说道。
“好,多谢。”方长点头,挥挥手,两个小伙计便走出门去,将包厢门关上。
包厢里面瞬间安静了下来,锅里的汤离着烧滚还有点时间,方长站起身来,走到窗边,伸手拽开窗闩,打开窗户。
外面的冷风瞬间灌了进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