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網遊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愛下-第1789章 原因,無可指摘相伴


網遊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小說推薦網遊重生之植物掌控者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艾德文圣徒转过身,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哈金森。
这给了哈金森主教很大的压力,他额头冒汗,但还是倔强的看着艾德文圣徒。
艾德文圣徒这才点点头:“你这才有点意思。若是之前那般,伪装成狂信徒,就有些没意思了。”
点点头,压力卸去。哈金森主教反而更加的惶恐,巴奈特半神也是无奈,自己这后辈,祂原本还没看出来。
原来是伪装出来的狂信徒,那这演技还是可以的。
到了祂们这一步,伪装什么的,也不要紧。只要能得到力量,对家族有用,那就是好的。
可惜哈金森是伪装的,被艾德文圣徒看穿了。所以,这就是不对了。
伪装不要紧,只要瞒过去了,就没事。这一点,巴奈特半神虽然尊重艾德文圣徒,但还是这么认为的。
林川若是知道,肯定无法理解。但这就是他们之间认知的不同了。
虽然有些可惜,但事实就是如此,也没有办法。
艾德文圣徒顿了顿,才说道:“虽然我无需和你解释。但既然今天巴奈特来了,那我就卖个面子给祂,和你好好说到说到。”
巴奈特半神弯腰:“多谢大人的厚爱。”
哈金森主教此时才觉得,自己的这位祖先,怕是故意如此的。
半神怎么了,只要能提高自己的实力,对另外一位半神点头哈腰也没什么。
这还是大陆第一半神,那就更没什么了。
或许巴奈特祖先对艾德文圣徒也不算多么的忠心,但只要巴奈特祖先从不曾背叛,而是每每都和艾德文圣徒同进退。在艾德文圣徒的眼里,这就是最忠心的手下。
这种事情,就是论行不论心了。
若是论心,怕是没有几个绝对忠心的。或是忠心,却办了坏事,一两次也就罢了。
次数多了,也不行。
哈金森主教做出聆听的状态,艾德文圣徒笑笑,也没在意。
这种没有实力的小子,无论如何做,祂都不在意。
无论是尊敬,还是不尊敬,都无法改变什么。
艾德文圣徒笑笑:“我给你说的是,那不是我选择了他,而是他选择了我!”
哈金森面露疑惑,艾德文圣徒道:“罢了,我就明说吧,否则你终究还是会一直盯着我的。你的资质还算是不错,可惜你走错了路。你见我的实力强大,所以想要巴结我,想要借我的势。这没有错,错的是,你选错了路。你做我的信徒,若是真心信仰,真心投靠,那也没错。可你既然选择了路,又阳奉阴违。对我使诈。若我没有发现也就罢了,可偏偏你行事不密,被我窥见。这件事情就没有办法如此结束了。那九界树,不是我赐予的、你不要打岔,我既然说出来,就不会撒谎。我又不是欺诈那家伙,如何会做这种事情?”
祂随口还调侃了一下欺诈之主,连巴奈特半神都是有些惶恐。
哈金森主教更是吓坏了,艾德文圣徒皮了一下,摆摆手:“不用担心,欺诈那家伙远在上层位面,感知不到的。就算是知道了,又能如何?我也不惧祂!”
那是您!
五夫寻妻:娘子别反抗!
就算是说大话,只要不离开主物质位面,那就没有什么担心的。
可我们不行啊!
艾德文圣徒没有管他们的心里话,而是说道:“降临者可以选择很多的种族降临。这一点,是世界意识做出的选择,我只是没有拒绝而已。当世界意识给了林川选择,林川在万千选择中,选择了我。所以我说,不是我选择了他,而是他选择了我。我只是给了机会,而他把握住了。至于你,我也曾给了你机会,只是你没有把握罢了!”
哈金森脸色露疑:“您何时给过我机会?”
若是有,他为何会不把握住?
九界树啊,那可是封神之姿啊!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玉碎)
九界树的底蕴,他也窥视到了一部分。
那绝对是足以支持一个人封神的,林川对九界树的开发,还是太少了,太不专业了。
艾德文圣徒嗤笑:“我既然如此说,自然是有原因的。你曾经多次到过艾德文村,多次在九界树旁边徘徊。你多次祈祷,想要我主动赐予,可我都没有回应。你或许是以为我不肯,又或者是害怕这些那些的。这就和我之前说过的那样,你这个性格有问题。做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义!你既知道九界树有封神之姿,你妄图得到,又害怕我阻止,害怕你动手了,会被我惩罚。你只想着,露出一幅狂信徒的样子,一切都以我的利益为先。企图欺骗我,让我主动赐予你。这就是一个最大的笑话。”
艾德文圣徒率性而为,当即也是笑出声。
哈金森主教握住手掌,很是用力,几乎都要掐出血来。
但到底,他没有说什么。
艾德文圣徒继续说道:“今天索性就说明白了。我从不曾对不起你,你付出的很少,又不是我的儿子,我为何要对你如此厚爱?九界树就在艾德文村,我从不曾干预九界树的生长,自从我移植了祂之后,就再没有施加影响。你若是能抓住机会,获得九界树。或许我也不会阻止。你获得了天大的利益,或许还可以和我与巴奈特站在同一层次,甚至是比巴奈特的底蕴还要深厚。可你只想欺骗我,并不想自己付出任何的代价,天底下,哪里有如此便宜的事情?现在的哪一位真神,不是当年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我和你的祖先巴奈特半神,也都是自己从血海里杀出来的。一切都是自己争取的。你不会以为,假模假样的祈祷几次,就是你最大的付出吧?”
哈金森主教握着手,简直要爆发了。
但他面对的是大陆第一半神,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
所以,艾德文圣徒才笑:“其他人或许觉得,九界树如此强大,我为何会甘心放弃?或许我还有什么后手,或许我要夺舍林川!或许你哈金森,也是这么担心的。可我要笑的是,我为何要如此?我艾德文,岂会如此不堪?我这一生,或许使用过很多的计谋,但从未做过坑害自己人的事情。这一点,无论是谁,都无可指摘!”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