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81 時機恰好看書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彭大师对于自己的来历好像没有多么在意,当辛宓问起的时候,居然直接就说了出来,虽然语速慢得让人着急。
他是一个山野的妖仙,光是这个名头其实就比较响亮了。妖仙这种存在历来罕见,妖怪从灵智初生到踏上修炼之路,一路上不负任何罪孽几乎是不可能的。到了近些年更是因为人的数量大幅度增长,挤占妖怪生存的空间,双方之间的怨气就更重了一些。
彭大师纵然是妖仙,也不可能去约束别的妖怪,他本来还是偏向着妖怪的。此次会跟着史大农出来,便是因为山里的妖怪数量忽然减少了许多。他对那个所谓万妖阵有所耳闻,不过作为妖仙他也只是笑笑没有多管,谁知道居然真的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小家伙们……回家吧,我们啊,可不能去想这种事……”彭大师轻轻拍着肚皮,将声音送向遥远的地方,“即使和人类互有杀戮,这万妖阵也绝不是什么好事,能见到的……也不过是虚假的美好。”
但是他的话没有被妖怪们所回应。
“那些妖怪,和你可不一样。”段烨冷笑,“他们身上都不免沾染了罪孽。若是为了求生捕食之类的生存本能倒不必在意,然而智慧伴随的贪婪无人引导,最终便是这样的结局而已。”
那片云当中到底有多少妖怪?看不清楚,彭大师的脸上带着悲伤的神情,他活过了漫长的岁月,自然能够知道所谓万妖阵会导致什么样的结局。
这时,薛巧笛忽然咳嗽了两声,叫喊道:“怎么这么呛!哪来的烟!咳!各位——”
只能听见声音,却渐渐无法看清人了。段烨最后跑到了周诗兰身边,紧跟着所有人就被浓重的烟所吞噬。
=
陆凝慢慢走进了工厂的内部,一路上见到的厉鬼几乎都被烟雾压制住了,不过也有一些足够凶戾的没能被完全束缚,她不得不借助工厂里众多已经彻底损毁的电器绕行,试图寻找烟雾产生的源头所在。
林元……和他口中的“我们”应该就在这里。在这片烟雾缭绕的深处,陆凝能够感觉得到,这周围的空间已经被某种力量所影响了。
“是这里……”
她推动一扇有些难以打开的铁门,门后是一个小房间,像是休息室一样,早已荒废无人使用。不过顺着小房间往里还有一个门,她甩了甩手里的命运锯齿,在来时的路上她将上面的符号几乎填满,只剩下最后一个位置了。
准备万全了。
最后的门被推开,陆凝也见到了室内的景象。
一间会议室,残破的摆设,只有一张锈迹斑斑的会议桌,两旁分列着椅子,每个椅子上都有一团影影绰绰的黑乎乎的东西,只有一个椅子上还坐着一个人,他的脸陆凝也是见过的。
“唔……最后关头还有人过来啊。”林元扭过头,看向门口的陆凝,“这位女士,看来你没有如自己所说一般退走。”
“最后关头?”陆凝反问了过去。
“我们已经知道,一支道协的专项组已经开始往这里来了,以他们的速度,最晚不超过三个小时,即可抵达铜方镇。届时这里的一切都会被雷霆手段所镇压,我们的所作所为大概也会公之于众吧。”林元平静地说道。
“你们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大概也想得到这个结果。”
“这是当然的,我们只是利用时间差和水镜拖延了一段时间而已,像我们这样的,早晚会被消灭。而你们不过是不幸被卷入进来,然后死于一场意外事故的普通人而已。真可惜,原本你不必介入此事来着。”
“从一开始就没有不介入的可能,我们身上缠绕的东西,必须在这里才能找得到答案。当然,答案并不是你们如今的样子……林元,你们要逃跑了吧。”
“是的,既然早知道会是这样,我们当然也准备好了对策。只要前往另一个世界,就不必担心有人能跨越世界追杀我们,而我们也会在积蓄力量之后重启项目……虽然有些可惜,不过该放手的时候也应该放手。”林元笑笑,“而幸运也一直伴随我们左右,在最后,并不是一个有能力阻止我们的人来到了这里,而是你……你只能成为一个见证者,随后,就会在应急组成小组的火力下消亡吧。呼吸了这里的烟雾,你已经无法作为一名人类而活着了。”
“这烟雾这么厉害吗?”
“提取自厉鬼的怨念,经过精炼而放出的污染,能够对人体的器官造成强烈的侵蚀作用。你的朋友们也无法逃脱,只有从外部用大规模歼灭法术将整个烟区摧毁,才是最稳妥的做法。”林元笑了,“当然还有个办法,如果人在里界,烟雾也不会生效,可人不能永远活在里界。”
“多谢你的讲解。”陆凝望向窗外,那丛丛烟雾之中,尽是色彩斑斓的怪形,以怪诞、扭曲、亵渎之状缠绕为一处,仿佛烟内的血脉,也像是一张庞大的网。这些提炼而成的恶念如今已经全数笼罩在工厂周围,化为了最后的防御。
“所以那四个项目你们是打算抛弃了?”
“不能这么说,我们已经将所有资源都调配给了他们,能够发展到什么地步就看他们自己的能力了。从这方面来说,我们也算仁至义尽了不是吗?”
“你们也不过把自己不用的东西扔下了而已。”陆凝笑笑,“不过……你们的目标就只是探索世界?就这么简单?为了探索世界,付出这么多代价也无所谓?”
“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了。”林元微微摇头,“只有不同的景观,才能开拓我们的视野。我们是抱有这样的想法才团结在一起的。如今,他们已经出发,而我……也只是留下来等候一个时机而已。如今看看,也算是到了时候的。”
“我还是会给你造成点破坏的,做了坏事就必须受到惩戒。”
“这种事只存在于小孩子的童话中。”林元将手指合拢,浓郁的烟锁缠绕到了他的身上,他的躯体也在渐渐转化为一片黑色的团块。陆凝抬起手里的命运锯齿,对准身边一张椅子上的团块扎了下去,但就像是穿过空气一样什么都没命中。
“那不过是我们在此的残留,无法被转移的部分而已。见证我们,你应得此等荣耀,并在此之后,消散于这片鬼魂的烟雾当中吧,年轻人。”林元的大半个身躯都开始化为黑块,然而就在这个瞬间,烟雾的效能似乎休止了。
“Legato,连接两个世界的声音。”
在无穷恶念的烟雾中,瞬间混杂了纯粹的死寂,正如林元所说,里界可以封锁烟雾的效能,而此时此刻,里界的某人也用她的手段,穿透了两个世界的联系。
林元也摆出了一个略显惊讶的神情,不过转瞬间他就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并不惊慌,而是抬起手来,挑起空气中的一缕烟。
陆凝已经快步绕了过去,林元的转化在半途中被强行终止,此时椅子上的他只有上半个身体,完全无法移动。
“很精巧的时机把握,我要在临走之前为你们鼓掌称赞。”
说着,林元抬手一指,黑烟在他身边凝聚成了一面墙,陆凝一剪刀戳在墙面上,却只是凿开了一个小坑,而周围的烟却在源源不绝地填充过来。
“然而道术的维系是不可能很久的,只需要耐心等待,等待……”
“李文玥!你一定要摧毁那边的烟气封锁!只要从你那边斩断,我就可以过去!他的道术水平一般,只要我能过去,就能将所有烟收拢回来——千万不能让他跑了!”叶琴的声音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焦急无比。
“这确实如此,只是,一个完全不懂道术的人,终究是无法扰乱这里的烟雾的,这份恶灵盘踞的网,已经密密麻麻,难以挣脱,就连她自己……”
林元忽然发觉陆凝试图刺穿烟幕的声音不见了,他这才扭过头,却发现陆凝已经调转了剪刀的朝向。
“你之前说得那么冠冕堂皇,结果还不是要跑到别的世界去,根本没有为此而赴死的打算嘛。”陆凝勾起嘴角,张开了剪刀。
“自尽是很需要勇气的,而且自尽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让我观看了你的谢幕而已。”林元平静地说道。
“那可不一定,你知道,第四十九个灵魂充满的一瞬间会发生什么吗?”陆凝舔了舔嘴唇,目光穿透烟幕,直视着林元,“当年那试图切断的命运,又为何崩溃了呢?我认为那是我所希望的答案——试试看吧!”
剪刀精准截断了喉咙,刺穿神经,血液喷涌到了烟幕上,但这并不足以惊动林元,让他瞪大眼睛的是在幕墙之后开始凶暴化的灵魂气息。
截断命运,已经是天地之间的禁忌之道,命运锯齿以劣化和妥协的方式取得了相关的效果,却也有着自身的累计上限,而当使用者过度倚仗这份能力的时候,它便会展开无情的反噬——原本应该是如此的。
可是使用者已死,剪刀并没有一个正确的反噬目标了,它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在此释放自身强行截取下来命运。这份冲击固然不足以冲散这片由无数厉鬼冤魂组成的惨淡黑雾,却能在内部搅乱一切应有的命运轨迹,粉碎任何存在于其中的道术和邪术。
乱流产生的一瞬间,烟幕就像一层纸一样碎散了,而林元身上的锁链也粉碎成了一团团烟,被爆散的气流卷动着涌向了周围。房间中的窗户瞬间炸碎,窗外那些烟雾中的触须开始向着室内爬动。座椅翻倒,上面那些残留的黑色团块也一一爆炸,融入烟雾之中。
“这是——”
林元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桌子下方伸出的一只手掐住了脖子。叶琴一双眼睛燃烧着怒火,她终于借助接通的另一侧被摧毁的瞬间逃脱了里界,而被追杀的憋闷此刻终于有了个发泄的对象。
“你们还真敢搞出这么大的阵势来!一群宵小之辈,居然妄图逃离!那些被你们残害的人命可必须有个交代!”
林元下意识地一抬手,却没有任何道术被释放出来,他方才意识到,由命运锯齿所展开的乱流依然在肆虐,任何法术此刻都无法释放。
而叶琴的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根显然是之前从工厂的那里随手顺过来的废弃钢管,其中一头是尖锐的。
他再也没有任何反击的时机了,叶琴迅速将钢管扎进了他的眼睛,直接捅入了脑袋里面。随着一声轻微的爆响,他的头顶上浮动出了一团叶琴能看得到的半透明物质。
“你还想兵解?”
叶琴一用力将林元的半个躯体拖下了椅子,身体往前一冲,从陆凝的手里夺过了命运锯齿,转身张开剪刀的刃,对着那个因为乱流影响很难从体内钻出的灵魂就是一剪刀,刚刚释放一空的符号当中,又有一个被快速填满,这一次是如同墨一样的黑色灵质。
至此,才算是彻底解决了林元。不过杀了他也不能说解决了根本问题,林元这些人早就甩手了,铜方镇的整体运转已经不由任何人决定。
六宫盛宠:倾城帝医妃
“总之,这些烟雾,先……”
叶琴抬头看了一眼窗外,随后又瞥了一眼地上陆凝的尸体,略愣了一下,随后摇摇头冲出了房间外面。
浓烟之中,杀气四溢。
狰狞的鬼怪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潜入了这片烟雾当中,烟雾中的其余存在都成了它们的攻击目标。
“是的……人、妖、鬼、道,这里真是个宝地,全部收割之后,我们的实力一定会有长足的进步。这里那么多优质的鬼坯子,只要稍微有两三个能达到副将的实力,我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凶手”穿行在烟雾当中,身上出现了一副宛如大将军一样的漆黑甲胄,全身都被遮盖着。只是烟对他的视野遮蔽效果也和别人一样,他也很难突破这层浓烟,只是借助这个掩护派出了手下的厉鬼而已。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