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316 慈悲?展示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我过年的时候就回去了,妈。”
“嗯,放心吧,我带他一起回去……”
病床上,荣陶陶睁开惺忪的睡眼,扭头向右边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是看到了一道高挑的人影,正望着窗外,轻声打着电话。
“我知道了,知道了。”高凌薇挂断了电话,手拄着窗台,望着窗外的茫茫风雪,忍不住轻轻的叹了口气,“唉……”
荣陶陶小声问道:“怎么了?”
高凌薇淡淡的开口道:“她在松柏镇待着很无趣,我能听得出来,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说着说着,高凌薇话语一停,猛地转过头来,也看到了荣陶陶清醒过来的模样,不由得瞪了荣陶陶一眼:“什么时候醒的?”
荣陶陶看了看窗外天色,道:“刚刚。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高凌薇背倚着窗台,双臂交叉,环在身前:“12月18日,下午两点。”
“奥……我也没睡几天啊。”荣陶陶努力支起身子,挪了挪屁股,坐靠在床头,“感觉好舒服哦。”
高凌薇微微挑眉:“嗯?”
荣陶陶:“头脑很清楚。”
高凌薇心中诧异,疑惑道:“头脑清楚?”
荣陶陶伸出手掌,霎时间,三瓣莲花出现在他的掌心中,花瓣的下部连接在一起,虽然只有少少的三瓣,但是已经有“花骨朵”的雏形了。
“如你所说,这瓣莲花的确很温柔。”荣陶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看着手中渐渐绽放开来的花骨朵,“它似乎中和了罪莲的‘罪恶’。”
高凌薇心中一动,荣陶陶刚刚醒来,状态并不是很好,但是他那一种惬意的姿态、温暖的笑容,让这幅画面看起来是这样的美好。
他…气质上似乎有点变化?
高凌薇沉默半晌,静静的打量着荣陶陶,轻声道:“然后?”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脸上惬意的笑容顿时被打破了,原形毕露,撇嘴道:“定义为温柔,好像不太准确吧?”
高凌薇:“嗯?”
荣陶陶组织了一下语言,道:“给予人们安乐为慈,拔除人们痛苦为悲。”
“慈悲?”高凌薇心中错愕,想了想,似乎是在回忆着当初的感觉,道,“它好像…的确对这个世界抱有一丝同情和怜悯。”
荣陶陶突然开口道:“我们叫它辉莲好不好?光辉的辉?”
高凌薇并不在意它的名称,更在意它对荣陶陶带来的影响,便开口询问道:“你刚才说,新的莲花瓣中和了你心中的戾气,这样的情况是好还是不好?会不会在战斗的过程中,改变你的某些想法和行为?”
两人面对的是什么?
是凶残的雪境魂兽,更是穷凶极恶的偷猎者。
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战斗过程中,如果荣陶陶受到莲花瓣影响,搞一出“慈悲为怀”的戏码,那乐子可就大了。
“不会吧?”荣陶陶面色古怪,道,“我只拥有罪莲的时候,它也没把我变成一个横行霸道、肆意妄为的主儿啊?”
高凌薇:“那就好。”
虽然魂武者看起来都很是高大上,但每一个成长起来的人,都是满手鲜血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就比如说荣陶陶和高凌薇,两人在千山关峡谷之底的尸潮之中,杀穿了一次又一次,死在两人手中的雪尸、雪鬼不计其数。
荣陶陶要是变成一个大慈大悲的主儿,那也就别训练提高了,天天坐在峡谷之底,割肉喂丧尸就行了。
荣陶陶抓了抓头发,道:“说真的,要是某一天,我的境界能达到同情、怜悯偷猎者的程度,那我这人生可就升华了。
我可不想给雪境添麻烦,到时候你别犹豫,直接把我剁了。毕竟人间已经容不下我了,我得痛痛快快的立地成佛。”
“呵呵。”高凌薇笑着瞪了荣陶陶一眼,“同情和怜悯是好事儿,分清对象就可以了。就像你使用罪莲的时候,那些猖狂和霸道,你只给了敌人,并没有给你的亲友。”
“也是。”荣陶陶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抛开罪莲和辉莲不谈,单单说狱莲。
荣陶陶贪不贪?当然贪婪!
他时时刻刻都在惦记着斯华年那一瓣莲花,甚至此时,他都能闻到斯华年莲花瓣的气味,精准的锁定她在哪里。
狱莲时刻都在提醒着荣陶陶,猎物在什么位置。但是荣陶陶怎么可能对斯华年动手?
甚至在前几天,他和哥哥荣阳送大薇住院的时候,哥俩在病房外的走廊里,荣陶陶竟然说出了一句“咱干他一票”这样的话。
要说体内的狱莲没影响到荣陶陶,那是不现实的事情。
但情绪是一方面,决策与行为是另一方面。
当荣陶陶面对红衣大商的时候,与面对斯华年的时候完全不同,那真叫一个杀伐果断,没有半点含糊。
荣陶陶开口道:“现在,我们好像只知道辉莲的被动效果,不知道具体开大招是什么样的。”
高凌薇询问道:“狱莲你也不知道吧。”
重生之男神是吃
荣陶陶眉头紧皱,道:“其实我是知道的,之前我被霜美人追杀过,切身体验过狱莲使用出来的效果是什么样的。
但我总感觉差了点东西,我跟狱莲的联系还不够紧密。
斯教之前说,魂尉期就能运用莲花瓣,现在看来,她那是纯粹的经验之谈。每瓣莲花不一样,具体问题得具体分析。”
高凌薇迈开长腿走了过来,侧身坐在床边,轻声安慰道:“不要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嗯嗯。”荣陶陶连连点头,但面色依旧凝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饿不饿?”
一句话,荣陶陶突然双眼放光,直接从思考问题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急忙道:“饿!”
高凌薇俯身在地上拎起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满了零食:“先吃点,我给你把针拔了……”
话未说完,便听到了“咔嚓”一声。
荣陶陶的手背上,突兀的覆盖上了一瓣小小莲花,犹如创可贴一般,覆盖上了他手背的针口,也将针头震碎开来。
果然,主人心念一动,辉莲便自动施展功效了。
你说莲花瓣是主动施展的吧,荣陶陶倒也没有特意要求他去包扎、治愈手背。
但你要说辉莲是被动效果,呃…在荣陶陶心念没动之前,针头是好好的插在他的皮肤下、血管里的,就很神奇。
荣陶陶心中暗暗想着:等下次训练的时候,得好好试验一下辉莲具体能厉害到什么程度,是不是我被千刀万剐了也不用怕!
要知道,之前抓捕自由民·红衣大商的时候,辉莲的缝合效果简直超神,红衣大商哪怕是被斯华年砍了头颅,都能立刻缝合好……
等等!斯华年!?
一想到斯华年,荣陶陶顿时感觉不妙!
完了呀!不出意外的话,在辉莲的帮助之下,我可能真的就不怕被刀砍斧剁了呀!
这岂不是给斯华年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娱乐渠道?我岂不是会变成一只沙包?
讲道理,就以她那虐菜的恶趣味,碰到一个不用担心失手玩坏的沙包,那岂不是……
这一刻,荣陶陶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高凌薇探身拾住滴液的针管,提了起来,向上方的营养液袋子上插去,也察觉到了荣陶陶那心事重重的模样。
高凌薇心中很是疑惑,荣陶陶这种级别的饿货,怎么可能面对着一兜子零食而无动于衷?
“陶陶?”
“啊?”
高凌薇:“你怎么了,想到了什么?”
终焉I
“啊,我想着莲花瓣的使用方式呢。”荣陶陶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垂头丧气的的撕开了一袋虾条,抓了一把就往嘴里塞,似乎还在想着未来可能遭受的苦痛折磨。
诶?这是什么?荣陶陶竟然在虾条袋里,摸出了一个果冻。
这是什么牌子,花活儿不少呐?
我看看…亲亲?
这名…呃,是不是在教唆我干什么?
你倒是早点教唆我啊,我现在哪有心情?
高凌薇站在床边,处理好了营养液,这才低头看向了荣陶陶,道:“你休息这几天,我的魂法进阶四星了。”
听着这样的喜讯,荣陶陶仰头看着高凌薇,将虾条递了过去,心情也终于好了一点:“真的?”
“当然。”高凌薇双指捏起一根虾条。
“好事儿啊!”荣陶陶整理了一下情绪,道,“你终于追上我了。”
“哦?”高凌薇眼前一亮,“你的雪境之心也四星了?”
“呃……”荣陶陶打开了内视魂图看了看,又仔细感受了一番,道,“还差点,还是三星巅峰,不过吸收莲花瓣,给我的魂法修为提高很大,估计也快了。”
吸收莲花瓣给的福利,的确越来越少。另一方面,荣陶陶睡的时间,倒也是越来越少了。
想当初,荣陶陶第一次吸收莲花瓣的时候,那魂法等级直接跨越了一个大段位!
而此时,他吸收莲花瓣之前,魂法是三星巅峰,现在还是如此。
当然,也不能单纯这么比较,毕竟荣陶陶第一次吸收莲花瓣的时候,魂法是最低等级的一星,提高的幅度当然很大。
更何况,荣陶陶的魂法才晋级三星巅峰没几天,是在之前施展罪莲终极杀招的过程中晋级的,他醒了之后,就跟着教师们一起去追捕偷猎者了。
所以,从魂法晋级三星巅峰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周半的时间。
高凌薇笑道:“那我等你晋级四星之后,一起去找夏教学魂技?”
黑暗中的玉佩
“等我干什么,你先学。”荣陶陶将包装袋扔进塑料袋里,翻身下床,“不行,还是得吃饭,我去洗一下。”
一边说着,荣陶陶一边趿着拖鞋,从衣柜里拿出了衣服,向卫浴间走去,边走边问:“四星魂法适配什么魂技来着?”
高凌薇收拾着床铺,一边铺床,一边道:“寒冰屏障,一雪汪洋。”
“才两个?”
对于寒冰屏障,荣陶陶见过次数很少,当初被霜美人和萧自如追杀的时候,夏方然施展过一次,看得出来,那魂技对地形的要求较大。
魂技·一雪汪洋,荣陶陶倒是见过很多次。
它会让厚厚的积雪如同河流一般涌动,将万物吞没其中,哪怕是雪境魂武者可以踩在雪上,都有可能中招,就算是淹没不了雪境魂武者,起码也会让对方的行动受到极大阻碍。
高凌薇:“四星魂法,对标的魂力等级是少魂校。
其层次,已经算是从中端向高端迈进了,自主修习的魂技没几个。”
荣陶陶一边打开了花洒,一边喊道:“我记着兵之魂……”
高凌薇:“兵之魂、大雪暴、冰威如岳是五星魂法适配的。寒冰牢狱是六星魂法适配的。”
“奥……”荣陶陶心中有些可惜,兵之魂就是那个足足2、30米长的巨大武器,是雪之魂的进阶版。
冰威如岳他也见过,应该是冰之柱的进阶版,魂武者会用那八根巨大的冰柱,去抵抗从天而降的魂技。教师查洱,哥哥荣阳都使用过。
至于大雪暴嘛,就是“掀雪地毯”了,李烈和夏方然常用,非常适合解围。
最后那个六星魂法适配的魂技·寒冰牢狱,辰龙·付天策曾经施展过。
那一次是在一墙追捕偷猎者的时候,付天策封禁了那个星野魂校的魂力,给荣陶陶和高凌薇提供了机会。
四星魂法对标少魂校,两项可自修魂技。
五星魂法对标中魂校,反而有三个可自主修习的魂技。
六星魂法对标上魂校,只剩下一个可自修的魂技了。
七星魂法对标大魂校…根本就没有能自己学的了。
这样看来,荣陶陶是不是可以推断,查洱在中魂校段位停留的时间最长?所以研究的成果最多,也最顺手?
当然,这样野蛮的直线对标,其实也是不合理的。
毕竟魂武者的魂法等级,普遍都是低于魂力等级的,所以中魂校的魂法很可能上不了五星,还在四星转悠,导致只能学习、使用低一级的魂技。
热水从头顶洒下,荣陶陶一边洗着头,心中暗暗想着:四星魂法适配魂技有点少,不行,得想想办法,搞出来几个魂技玩玩。
嗯…不管了,先干饭,干完饭再研究。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