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討論-052 大賽前夜讀書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近马健一也看到了和马,直接愣住了,指着和马:“哦!哦!哦!”
和马:“你是公鸡吗?哦哦哦。”
“你丫的(读哦买挖)!”
小森山玲从后面推开近马:“搞毛啊你,外面开始下雨了,大家都在外面淋雨呢!”
“桐生在这里啊!”
“那又怎样?让开让开啦。”
小森山玲把近马赶到一边去,让看起来像是带队老师的人进了门。
老板娘已经迎了上去:“请问几位?”
“八位。”
“好的,刚好有两桌人走了,这边请。”老板娘热情的引路。
近马健一却抛开自己学校的大队,直奔桐生和马这边。
“你也来参加玉龙旗对不对?”
和马点头:“对,这边几位都是东京大学剑道社的。”
“等下,大学?啊,你上大学了啊,那玉龙旗我们不就碰不上了?”
“看来是这样。不过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切磋一下。”
“要的要的。”近马健一连连点头。
户田学长凑过来,看着近马问:“这位是?”
“我朋友近马健一,改方学园剑道部……现在应该是主将吧?”
近马健一用夸耀的口吻说:“是部长。”
小森山玲站到他身旁,没好气的说:“你这个部长把部员和顾问老师都扔在一边,跑来会野男人?”
“等一下,小森山同学,你这个说法有点问题啊,我们好歹是并肩作战过的同伴啊。”和马摆出一副委屈的口吻,“虽然那次并肩作战,你只拖了后腿,但毕竟我们并肩作战过啊!”
小森山玲涨红了脸:“有必要特别点出来我拖后腿吗?”
近马健一冷不丁说:“可这就是事实啊,我本来可以和桐生桑并肩作战的,就因为你桐生桑只能一个人面对敌人了。”
“也不是一个人啦,还有我的徒弟们呢。”
小森山玲见状,立刻接着和马这个话茬岔开话题:“对了,南条同学和神宫寺同学呢?还有那个那个……忘了剩下那个叫啥了,她们没一起来?”
“她们坐飞机来的,现在在酒店,明天我才跟她们汇合。”和马回答。
小森山玲扫了眼跟和马同席的糙汉子们,说:“你居然放着她们不管,和一帮男人一起行动?”
和马两手一摊:“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男人们有一些只有男人们在一起才能享受的乐趣,女人根本不懂的。”
和马这里指的是一起胡闹,阿鲁巴什么的,再过几年任天堂推出了FC之后那还要加上一起玩FC打超级玛丽、魂斗罗和坦克大战。
但是小森山玲显然想歪了,她拉起近马:“反正明天都要去福冈县立体育馆露面的,你们到时候再叙旧,走啦,你是主将,得领着大家说‘我开动了’。”
“不是有顾问老师在嘛……”近马健一分辩道,但还是被小森山玲拖走了。
和马对着远去的近马说:“明天就看你表演啦,别再像上次那样直接被人打进医院。”
“啰嗦,上次那明明是对方的竹刀有问题。”近马健一喊回来,“你才是啊,我听说你们东京大学剑道部是个弱部,别第一回合就给东北大学和日体大的剑道部打回家!”
户田前辈一听近马健一这么说,就不高兴了:“这小子怎么回事啊?我们可是大学生,比他多练好几年剑道,他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人家是大阪府府警下一代老大的公子哥,无外流的高手。”
和马说完“公子哥”的时候,户田前辈一副想要大嚷的架势,大概想说公子哥又如何,但紧接着一听和马说近马健一是无外流的高手,他就泄气了。
正经有拜师学过剑道的人多半会比业余爱好者更强一些,何况是无外流这种有诸多传闻的流派。
别的不说,就说无外流那个出师的仪式,就能把很多人唬住——传说无外流出师前,师父会用真刀砍徒弟。
徒弟不能躲,因为师父都是瞄准了非要害部位砍的,不躲绝对不会死,要是撑不住条件反射的躲了,反而可能导致砍到要害死球。
撑不过这个仪式的要么死了要么被判断没到出师的火候,不能出师。
户田前辈虽然没有拜入某个剑道流派,但是作为一个练剑道的对于无外流的这些传闻,肯定有所耳闻。
所以听到无外流的高手这几个字,他也就不去计较近马健一的不礼貌了。
倒是有别的前辈,对小森山玲产生了兴趣:“刚刚那个女孩,是他们剑道部的经理吧?真好看啊。唉,我们部的经理怎么没跟着来呢?”
花城前辈听了不说话,拿起桌上的啤酒杯,喝了一大口——除了和马没到喝酒的年龄,其他人照例喊了酒。
日本大学社团聚会,不可能没有酒。
和马上辈子上中国的大学,虽然同学们聚会啥的时常要喝酒,但是场上要是有女孩子,就必然会给女孩子们喊果汁的权力。
日本这边可没有这回事,甭管男女,都得上啤酒,只有尚未到喝酒年龄的低年级生能逃过一劫。
当然女孩子里面也有喝啤酒很起劲的,比如某个小豆丁学姐,嘴上说着自己不喜欢啤酒啥的,喝起来没完没了。
花城前辈直接把一整杯啤酒喝完,空杯子往桌上一放,打了个酒嗝:“我可说明白了,高见泽我邀请过了,她是要去实习才不能来的,不管我事!”
“胡说,肯定是你在同居过程中惹她讨厌了,她才不来的!”有个和花城同年级的前辈起哄道。
“你可不能乱说啊!”花城一边说一边举起手,对老板娘示意“这边还要啤酒”,“我可没有和高见泽同居,实际上我的房间和她的房间隔了好几个单间呢。不信你问桐生。”
和马点头:“是的,高见泽学姐的房间和花城学长的房间分别在二层的两侧。”
话音刚落马上有学长起哄:“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指不定他们每天晚上私会呢,你们又不能在二楼装闭路电视监控着。”
花城学长皱着眉头:“好啦,别说这种话了。老实说,你们总这样起哄,我就算本来有机会的,也会被你们搞得没机会了。”
“所以你是要怪我们啰?”另一位学长继续起哄,“自己不行就承认嘛,兄弟们给你弄那么多助攻,你反过来怪我们。”
“就是就是。”
和马一时间有点同情花城学长,被人当舔狗养,还要被这边一帮人起哄。
老板娘这时候端着个大盘子过来,盘子上面码放着七八个装满啤酒的大杯子:“酒来啦!你们这要几杯啊?”
“我来一杯。”花城学长先要了一杯。
其他学长又要去了三杯,老板娘端着剩下的啤酒灵巧的转向其他桌。
花城学长一口闷了有三分之一杯,然后长叹一口气。
“我本来也幻想过发生点什么,毕竟你看,桐生道场那么浓厚的恋爱氛围。”
寵 魅
和马挑了挑眉毛:“有吗?”
“当然有了!只不过你感觉不到罢了,我这个局外人可看得很清楚。所以我也想过会不会在我跟高见泽之间也发生什么。
“毕竟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是吧,发生点什么的机会也会相应的变多。可事实正相反,高见泽对我变得比以前冷淡了。
“她在桐生道场总是忙前忙后的,好像总有干不完的家务活,搞得我根本不好意思打扰她。
“而在学校她变得更不愿意理我了,选课好像也刻意和我选不一样的。”
花城话音刚落,户田前辈就开口道:“你和她系都不一样,选一样的课才奇怪吧?你喝多了!”
花城前辈沉默了几秒,这才发出自嘲的笑声:“这已经不重要了,其实仔细想想这跟桐生同学没什么关系,选课的时候高见泽还没住进桐生道场呢。”
这下连刚刚起哄的那几个学长也不说话了,大概被花城学长散发的败犬气息感染。
户田学长举杯:“不去想她了,情场上失意,战场上得意。剑道是不会背叛你的!”
花城前辈看看户田学长,再看看和马,又远远的看了眼坐在远处的近马健一:“剑道不会背叛我……可是我也没好好练剑道啊,尤其是住在桐生道场这段时间,每天就看桐生他们练习,我还想‘哼这不过就是打着练习的旗号泡妞罢了’‘不过就是想趁机对女孩上下其手罢了’。”
户田赶忙说:“花城,你已经喝高了,都开始说胡话了。”
“我没有说胡话!我可是超级羡慕桐生同学,然后又不服气,凭什么他可以整天众星捧月,我却还要被追了那么久的妹子冷落……”
千金重生:楚少的独家私宠
和马看着花城前辈,心想酒这玩意真厉害,难怪有人做科普会说效果最接近吐真剂的化学物品就是酒精。
户田学长看花城这嘴巴是止不住了,便转向和马:“这种酒后失言,你就别跟花城他计较了。”
和马:“我觉得花城前辈是个性情中人,还挺可爱的。”
“他追高见泽追了两年了,就我看来,高见泽一直非常高明的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难为他了。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就爆发了。”户田说完瞪了刚刚起哄的那几个前辈一眼,“都怪你们!”
那几个前辈自然是一顿分辩,这时候和马冷不丁的问:“那户田学长你呢?你的感情之路还顺利吗?”
“我?我这边相当顺利啊。”
和马惊了:在你看来那是相当顺利吗?
“为什么你露出这个表情啊。”户田学长瞪着和马,“我跟甘中老交情了,隔三差五就出来喝酒什么的,关系好着呢。”
“那个……”和马犹豫了一下,没说甘中学姐暑假选择不回家的理由就是不想和户田学长一起呆在乡下。
户田学长继续:“甘中提到我就皱眉头,好像很讨厌我,巴不得把我甩掉,离我远远的。但是我每次去约她喝酒,她都来了呀。
“我约她去看电影她不肯来,但是一说看完电影喝酒,她就马上就答应来了。”
……那看起来甘中学姐是真的喜欢喝酒。
这时候有学长问:“户田部长你还会约女孩子去看电影?约的什么片?”
户田学长得意的说:“我约的可都是好片!你们是不是觉得我选电影肯定选得特别烂?”
和马:“我觉得户田学长你是那种会带妹子去看《寅次郎的故事》的类型。”
“怎么可能!我才不会犯这种错呢!寅次郎那是过年过节全家一起去看的呀。我约的可是传世名作!”
和马:“什么传世名作?别跟我说你约甘中学姐去看《七武士》。”
《七武士》确实是传世名作,但是只有榆木脑袋才会在约会的时候约这片。
小說 限 總裁
户田学长哼了一声:“我才不会这样呢,少瞧不起人了。我约她去看的可是外国传世名作。”
和马:“《毕业生》?”
1967年的《毕业生》,在日本也有巨大的影响力,据说启发了许多日本本土青春恋爱题材电影的创作。
而且电影里的两首名曲更是影响了一堆日本流行音乐家。
日本名曲《神田川》,就明显有受到影响。
户田学长得意的左右晃着食指:“NONONO,不是这个。是更有名,更伟大的作品!”
和马:“《飘》?”
户田学长继续摇手指。
“《卡萨布兰卡》!《罗马假日》!”和马又连说了两个著名电影,结果都没有中,又说了第三个,“《魂断蓝桥》!”
户田学长得意的说:“猜不到吧?我请甘中去看的可是——《宾虚》!”
“啊?”和马人都傻了,“学长,你还觉得挺得意?”
“怎么了?甘中也看得很开心啊!她特别喜欢其中驾驶战车比赛和战斗的场景!”
和马扶额,因为是马场场主的千金,所以刚好投其所好么,户田前辈你这瞎猫碰上死耗子,运气是真的好。
旁听的其他人也发现了其中的奥妙,开口道:“看来要追甘中学姐,得尽可能约她去看有马的电影。”
户田学长:“你什么意思啊?我请她去看《最长的一天》她也很开心啊,她可喜欢片中自由法国进攻城市的那段长镜头了。”
和马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甘中学姐,喜欢看战争片!
难道是因为她老家在青森,古代民风彪悍比较尚武?
户田学长这个时候却得意的说出自己的结论:“《宾虚》和《最长的一天》毫无共同点对吧?所以关键是我约她去看的,她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就开心啊。”
和马本想反驳的,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甘中学姐搞不好还真只是刀子嘴豆腐心。
再说户田学长人倒是不坏,就是有点蠢。
他到底怎么考上的东京大学啊?
日本可没有按照行政区划分录取名额的说法,大家一起到东大去考试,然后按着分数录取。
东京本地的考生和青森的考生比起来,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不用支付高额路费和住宿费。
户田学长看和马不说话,大概是觉得自己说服了和马,便拿起酒杯:“好啦这个到此为止,来喝酒。干杯!”
和马:“我还没到喝酒的年龄哦。”
“你就别说话,拿起果汁来意思意思嘛。你这样一说,不就很扫兴嘛。”
说完户田学长自己咕嘟咕嘟把一整杯酒给干了,然后挥手大喊:“老板娘!加酒!”
“好嘞,就来!”老板娘应道。
**
九点钟,东京大学剑道部一行,醉醺醺的从店里出来。
户田学长跌跌撞撞的跑过马路,扶着栏杆就对着栏杆外呕吐起来。
花城学长看起来状况也很不好,他跟在部长后面跑过马路,也趴在栏杆上狂吐。
其他几个学长喝得没那么多,但也纷纷来到路对面趴在栏杆上吹风。
和马跟了过去,不由得嘟囔:“明天玉龙旗就开赛了啊,你们这状态能行吗?”
户田学长挥挥手:“没问题的!我们这些人就是你累了的时候上去给你争取休息时间的,就算宿醉头疼,我们也能完成这个任务。”
和马正想说话,另一个学长说:“我们都商量好了,只要登场就采取耍赖的架势,尽量为你争取时间。赢不了无所谓,万一被我们赖赢了,还能减少一个对手。”
“呃……你们就真的打算让我一个打全部啊?”和马一脸无语的说,“身为前辈的尊严呢?”
“我倒是觉得看清楚事实也很重要,能帮你争取休息的时间,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学长一副非常自豪的模样说道。
和马:“你们倒是多挣扎一下啊,至少堂堂正正的战斗啊。”
“不,堂堂正正的战斗会被瞬杀的,”户田学长又吐了一轮之后再一次开口,“去年我们就是这样被干掉的,日本体大的先锋把我们一串五了。”
和马:“那也太弱了吧?”
“所以今年我们也把你排的先锋,你如果给力以后我们就可以吹我们都不用上次锋就赢了玉龙旗。我这个大将甚至可以一脸遗憾的说‘我也想上场怎奈后辈太猛了’。”
和马看着户田学长,已经无法吐槽。
花城这时候也终于缓过来了,他说:“累了就尽管说不要硬撑,大学的赛制就是赢了的一方可以决定换不换人,换了人的话,就只有己方剩下的都被打掉了,才能再换上来。
“也就是说先锋的你打赢了,决定换次锋应战敌人的次锋,你再上就是大将被干掉之后了。”
和马咋舌:“好吧,明天我会努力的,尽量让户田学长不用上场,能跟人吹牛逼。”
“这对你也有好处啊。”户田学长说,“玉龙旗可是有敢斗奖的,会奖给最高连斩的人。你如果能打满全场无败绩,拿到玉龙旗,还能获得西国无双的称号呢。”
“不是,我打个玉龙旗就西国无双了?西日本的那些剑豪们会同意吗?”
“称号而已啦。参加玉龙旗的也不止是西日本的剑道社啊。但是你不觉得西国无双很帅吗?”
帅是很帅啦……还能挂在道场里装逼。
可是桐生道场现在招生困难,不是知名度不够,是没有免许皆传教出来的徒弟全剑联不认啊。
户田前辈:“总而言之……呕!”
和马皱着眉头,本能的远离了呕吐物在华灯下出现彩虹光晕的户田前辈。
总之明天,干翻一切对手就对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