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ptt-第761章 方小年能有什麼壞心思閲讀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夜晚星光点点。
随着气温一天天降低,院子里仿佛随时都有落叶掉落。
农历刚初五,月亮才露出芽儿呦。
一大家子人坐在院子里聊天打屁,晚风轻轻吹过,是这个季节刚刚好的舒适度。
这会儿还多了个方正国。
也懒得吭声,自己个嗑着从老家那边带的炒南瓜子,这玩意别人一般没他厉害。
得益于方年的优秀,他‘老人家’这两年实在是过上了梦寐以求的生活:免于操心一切事务,无忧无虑。
桐凤联合学校的那些工程方正国也就是挂个名。
实际有专业队伍总领调度,照着干就完事了。
现在茅坝那旮旯的青壮年劳动力也同意去转行修路。
累是会比较累点,但工钱比盖房子可高不老少,毕竟有句顺口溜,金桥银路铜房子。
分包小路段的小事情,都不用方年出面,随便找个人就给办好了。
大概是十二月份开始干,整体上要干个两三年。
那会儿茅坝家家户户手头上也都有了钱,全国经济正好飞速增长,这选择就多了。
方正国同志还是干包工头,按上面吩咐照着干,也不用操什么心思。
农村里的青壮年大多数干活还是很踏实的,指着养家糊口。
挑三拣四的也进不了老方家拢起来的工程队。
这两年方正国思想也通透了,明白他自己个挣不挣钱无所谓,图有个事打发时间。
那辆普桑方正国也开的舒舒服服,后备箱里长年累月的有好酒好烟。
到工地上经常就是散个芙蓉王。
华子也有准备,一般是给上面的头头脑脑一条条散。
当然,有眼力见的人也会给方正国同志送点好烟好酒。
毕竟方正国就一普通农村中年男人,本事绝对没有嘴巴大,但偏偏啥好事都能轻松捞到,这里面肯定是有七拐八绕的关系。
反正小地方谣言总能传得非常离谱。
比如有天有人偶尔碰见方正国跟朱建斌一块吃饭,立马就传出了教育局大领导都要来奉承他。
也有人说是方正国会花钱,挣10块敢花出去9块。
实际上方正国还真不指着工程上的钱,他收租就够了。
反正,就也过得很舒服。
“……”
方正国的到来带‘坏’了个风气,院子里有一多半人都在嗑瓜子。
李安南边嗑瓜子边说:“你这院子久不久的就变个样,还挺能有新鲜感的。”
“总一个样子很容易腻味,好歹咱也是家里趁不少钱的款爷啊。”方年乐呵呵道。
“……”
大家就笑。
林语淙遥指院子那头:“我看那边好像有一块草地不太一样,是改了什么?”
“关总的私人独家高尔夫日常场。”方年一脸正经道。
关秋荷插嘴道:“院子有点空,不用也浪费,也方便改。”
“荷姐,你自己的院子不是想干嘛干嘛吗?”陆薇语赶紧提醒道。
关秋荷:“……”
对呀!
虽然高尔夫这项运动就她一个人喜欢,但那边厢院子也是她个人的呀!
“哈哈……”挖坑成功的方年放肆的笑了。
“……”
实际面积有将近10亩大的院子真要是光秃秃摆着,看起来也挺大的。
总是那么些花草树木,看久了也没什么意思。
所以前阵子就又搞了些基础建设。
这两天刚好完工。
除了关总自己个用的室外小高尔夫球场,还有凉亭、篮球架等几样大设施。
此外就是秋千一类的小设施。
多了些生活的气息。
李安南咂咂嘴感慨道:“忽然就很想要有钱,房子车子啥东西都能想搞成什么样就能搞成什么样。”
闻言,方年笑了起来:“安南呐,你别光嘴上说。”
“你有没有想过,站在科幻的角度上,很有可能你每次心绪来潮想要奋进的念头,都是未来的你向现在的你求救?”
“你每一次嘴上说完然后放弃,都会让未来的你陷入更绝望的地步?”
几句话把李安南给说傻眼了。
连在座的其他人也一样,包括吴伏城、温叶他们。
李安南愣愣道:“我书读得不少,你别想骗我!”
“我书读得多,还会写书,不会骗你的。”方年一本正经的纠正。
李安南:“……”
他又开始了语塞。
这些话虽然并非方年原创,但其实是很容易细思极恐,且令人难受的。
大家说笑了几句,方年最后还是决定更有耐心的说一说。
“按理说前沿发展到现在这地步,完全可以稳固现有的成果,前沿从上到下都可以优哉游哉的享受各类产品超高市占率带来的超额利润;
以目前MindOS、神龙1号等在基础科技领域的独占属性,比垄断企业都来得更暴利,前沿已经在一定程度的制定规则,这个规则包括卖方市场的自主定价等等;
实际上却是前沿更忙碌了,规划越来越多,更加不顾一切的投入研发经费,少说几亿多则几十亿;
套用刚才说的科幻角度,就是未来的我一直在向现在的我发送求救信号;
前沿的规划并不完善,依旧如同空中楼阁,并不夯实,所以当然需要继续努力。”
略顿,方年接着说了下去。
“就像下午的时候你们都很疑惑我为什么要去海外凑热闹;
为什么最后又故意把节奏带到AMD身上去?
是不是要整死它?”
说着,方年目光扫过大家,自问自答:“有机会当然是能整死就整死。”
接着又说:“其实前沿远没有外界吹捧的那么好,说什么敌人只有自己,实际上是举世皆敌;
AMD现在这么不堪一击的样子,不也是能卡住前沿的发展?”
虽然方年没有计划去再做空AMD之类的。
但不妨碍他去推特上凑热闹收获关注顺便利用舆论力量挑衅挑衅AMD。
商业上有些机会看起来莫名其妙,其实可能存在许多的关联。
听方年说完,温叶、谷雨、吴伏城他们几个眉头轻皱,各个若有所思。
林语淙亦是如此。
反倒是李安南根本不带思考的,直接问道:“那……”
“我还能干点什么不?眼瞅着大三就要过了,这大学本科四年就混完了啊。”
见状,方年赞扬道:“安南这点不错,不懂不跟我瞎装。”
“答案有许多,不过你得先问问自己想要什么。”
李安南不假思索:“钱。”
“换一个换一个,这东西太没挑战性了。”方年故意摆摆手。
然后笑着道:“挣钱的行业有许多,还是那个问题,你自己想做什么。”
“这么说吧,你现在碰上好时候了,正好打算动一动手脚,去操盘一下资本。”
李安南很是不解:“难道我想的都能发财?!”
“怎么说怎么说?”林语淙都来了兴致。
方年简单解释了两句:“我跟一帮干创投的资本大佬联手搞了个俱乐部,资金盘现在比较可观;
钱多,挣钱就会变得容易,不容易的是如何挣钱且推动市场发展,让大家都受益。”
见林语淙跟李安南还是一脸茫然。
方年只好更通俗的讲:“发展理念性的东西你们不用关心。”
“就举个例子,索罗斯你们都听过吧,曾经被许多媒体吹捧,但从可靠的资料来说,他所有操盘过的资金盘都不算太大;
至少比不上现在我能撬动的资金盘,那个俱乐部有近200亿人民币资金,算上每个成员能调用的资金盘累计约莫过万亿。”
李安南:“!!!”
林语淙:“!!!”
海贼王之母巢果实
“淦!”
村中鬼事 魅咒
方年一点牛逼没吹,主要里面有两三个狠机构,单个单位管理的私募基金超过两千亿甚至接近三千亿。
排行前五的机构资本盘超过8000亿。
其它二十多家每家起步都过百亿,最穷的其实是方年代表的前沿天使,因为多数时候账上没钱,且不管理任何私募基金。
话说回来,影响力基金之所以每次赛道投资都能获利,且没被行业内抵制,上头也睁只眼闭只眼,就是因为方年说的那个‘不容易’。
影响力基金成立后,赛道投资要多简单有多简单,挣钱也不会太难。
难的是让行业内受益,让大众也跟着受益,让上头愿意睁只眼闭只眼。
所以才需要找准位置操盘风口,推动产业发展。
虽然只是泛属于移动互联网里面的应用科技,但起码不是收割大众财富肥一人;
而且整个过程大众对金融层面是无感知的,反而因此受益,享受到了科技发展带来的更周到服务。
才能如此皆大欢喜。
里头的核心关键之一是所有操盘局限在一级市场。
另外就是一般时候影响力基金宁愿让钱躺在账户上发霉也不动弹。
即便这完全不符合资本的调性,但偶尔动弹一次获得的超巨额收益足以让所有参与者闭嘴。
如果没有这么多讲究,方年还能见到平校?
上头的人恨不得都能生啖其肉!
如果没有这么多讲究,那也彰显不出方总目光独到、长远、敏锐、犀利。
“……”
李安南想了想,神色认真道:“上大学以来我找到的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编程,所以我还是想在这方面有更大的收获;
七朵花发展也不是不行,上个月业务营收有七十几万,广告收入有近三百万,但还不够升级服务器的。”
闻言,方年平和道:“既然这样,那去写社交平台的底层代码,我会给你邮箱发一份架构草案,得抓紧时间驯服算法,能不能赶上这波大顺风车就看你和你团队的本事。”
“好。”李安南认真点头。
方年也没再多说。
“……”
…………
眨眼就到了三号。
白粥与他的未婚妻举行婚礼。
地点在一家私人婚礼会所,庄园式酒店风格,有户外大草坪,形式是西式婚礼。
规格不比高奢级五星酒店便宜。
这倒不是白粥有钱,而是他以及女方的家庭条件都还行,这点花销还是撑得住的。
有意思的是,白粥跟女方家里都不是申城本地的。
之所以安排在申城,是因为双方都在申城工作,女方家里更是定居在了申城。
前沿办公室也算是白粥的小半个家里人,很是给他撑了场面。
迈巴赫62S给白粥当主婚车。
车队里面还有幻影和慕尚,婚庆公司也安排了一水儿的黑奔驰。
逼格是有的。
毕竟62S这种起步价1300万的车一般人也搞不来当婚车。
末了,前沿办公室七个都是开着超跑过去参加的婚礼。
方年也好不容易坐上了陆薇语开的迈凯伦副驾驶,总算是有点像吃软饭的小白脸了。
“……”
第二次参加婚礼,方年也都熟悉了流程,找地方坐,等开席,反正现场宾客都不认识。
连程潜都没来,这家伙这个学年上了博士,火急火燎的出国交流学习了。
开席后,白粥拉着新娘子过来敬酒。
到这才算是正式认识。
叫孙依然。
大家嘻嘻哈哈举杯庆祝。
“恭喜恭喜,新婚快乐。”
方年带头给了礼物:“新婚快乐,孙小姐以后常跟老白来家里坐坐。”
“谢谢方总,一定常来。”孙依然有些许的受宠若惊。
“……”
毕竟方总还是很有排面的。
礼物是一对情侣腕表,加一块十万挂零,比方年在五一单独送给张瑞、陈清慧的要贵一点点。
不过这次是他跟陆薇语一同送的。
大家送礼标准都差不多,五万上下。
最后,温叶代表前沿办公室送出了一份礼物:“祝两位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帝道异界行 晴幽草
看到温叶递过来的小礼盒里面装的东西,白粥都迟疑了下:“这……”
“方总……”
方年微微一笑:“办公室的一点小心意,别放在心上。”
“好吧,谢谢方总。”
“客气了。”
“……”
礼物很简单,一套临江的大平层,并不是汤臣一品那种10万一平米的。
不过也不便宜,三百多平,将近一千五百万。
白粥自己在申城当然是没有自己房子的,这份礼物算是刚刚好。
谈不上是收买人心。
算是提前支取了福利……
“……”
回君庭的路上,方年不时看一眼开车的陆薇语,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道:“咱们今年都参加两回婚礼了啊,语姐儿~”
“嗯?”陆薇语抽空瞥了眼方年,“不是,怎么你还羡慕上了?”
闻言,方年可太不乐意了,皱眉头:“现在这社会怎么个意思,男人都不能着急结婚了是吧?!”
“你要想的话,我们可以先办个婚礼。”陆薇语眼珠子滴溜溜转着圈儿,道。
一听这话,方年双目放光:“我觉得可以。”
“啧……”陆薇语抿抿嘴,“不知道的还以为追我的人能排到浦江,让你堂堂方先生都想赶紧把我捆住。”
方年使劲点头:“对对对,是这样没错,得捆住。”
“我……”陆薇语乜了眼方年,“你不对劲,是不是又有什么坏心思,想先哄骗于我,好实施你的计谋?”
“扯太远了。”方年咂了下嘴。
尔后满是唏嘘道:“现在社会对年轻人真的是很不公平,上学上学难,工作工作难,挣钱挣钱难,连跟自己夫人结个婚都那么难!”
“还能不能好了!”
听得陆薇语直乐:“等你身份证上年龄到22当天我们就去领证结婚行不行?”
“那不行,结婚怎么可以这么草率,得看好日子!”方年认认真真道。
陆薇语眨巴眼睛:“……”
正欲说话,方年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
PS:推一本书《我是科技大帝》,大福巨巨的新书。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