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極夜玩家-064 告白看書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极夜玩家
白弥茶一蹦一跳,来到李想身侧,陪着他看向那无尽黑暗笼罩,方才褪去的凄凉景色。
一如当初,她第一次找上这个男人,要和他合作,那份悸动的心情此时此刻依然盘旋在她心头。
这份感觉,她怎么都忘记不了。
两人并肩而立,白弥茶沉默不语,没了往日那种跳脱和豪放,一次次残酷至极的战争也将她的性子打磨了许多,她见过无数族人战死,见过机械都市在可怕的攻势下化为废墟,见过一个又一个冤死惨死的生灵……
这些经历都无法忘却,深深根植在她心底,让她怎么都笑不出来了。
看了一会儿,白弥茶依稀见到了白师利的身影,不知不觉,眼眶微红,有泪珠滚动。
虽然在白家时她离经叛道,被人戏称第四分家的小魔女,但对这位一手支撑起白家的长辈,白弥茶心里更多是敬佩与崇拜。
和无数白家人一样,她一直觉得白皇不可战胜,只要他还活着一天,白家就是七大陆第一家族,无可争议的王者之位。
然而强者终将逝去,再厉害的玩家也敌不过时光与岁月,白师利最后选择以这种方式终结自己的生命,化为光雨那一刻展露出的疲倦和心累,每一名白家人都深有体会。
想着想着,白弥茶呜呜呜哭了起来,像个小女孩,不知道多久没这么表露出真性情了。
李想深深叹气,伸手揽住她丰盈充满肉感的腰肢,到嘴边的调侃还是化作了一声更为沉重的悲叹。
一个轻轻的拥抱,是白弥茶日思夜想,不知多少时间想要得到的东西,现在得偿所愿,却没有那番滋味。
梅花叹 九稀
战争之下,没人能笑得出来。
“这就是宿命,我不信命,可它依然存在,悄悄影响着我们的起始和归途,今日的朋友也可能化作明日的白骨,珍惜眼前人,这是许多前辈和我说过的话。”李想轻声说着,像是在说给她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初听这些话,我不懂,现在,渐渐明白了一些。”
“嗯。”
千言万语都化作这一个回应,白弥茶伸手紧紧抱住李想,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和安逸。
她的脑海里回荡过无数个画面,与他的相识,最先的轻狂,极夜训练营时的认可,终极考核中的合作,到后来,一幕幕,一次次,自己的心就这么被不声不响的俘获了。
可当她想要直面这份感情,却蓦然发现画中人早就远远甩开了自己,他一步步坚定向前,让人只能望其项背,遥不可及。
在学院培训时,她抬头见到了白师利和李想的一战,那一拳过后,仿佛粉碎的不止是力量,还有她一直存在心底的那一份渴望和希望!
她追不上了,普天之下,能真正赶上他的脚步,得到他的认可,和他并肩而行的只有那个少女。
连费钰景都做不到,更何况是她呢?
但白弥茶又不甘心,艾莉捷足先登,还有几个女孩也走到了她的前头,为什么她就不行?
“我喜欢你,李想!我喜欢你喜欢到不能自已,喜欢到每日每夜脑海里全部是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我要成为你的女人!”
白弥茶霍然抬头,心中的天人交战终于停歇,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话终于说出口。
她一下子瘫软了,好像说完这些话就让她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
该死,原来说出口这么简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啊!
她嘴角微微撇了下,自己这样的性格,居然会在这种事情上犹豫那么久,那么久……
突如其来的告白响彻平原。
后方的机械都市中,幸存者们还在打扫清理战场,准备重建家园,也有人很快就会奔赴到其他大陆,那里还有战争没有结束,作为人类阵营的一份子,他们还将继续血战。
白弥茶近乎怒吼般的告白一下子震慑了所有人。
随后,山洪般的欢呼声爆发,夹杂着调侃般的“在一起”呼喊。
大家也压抑了很久,需要一些事情来释放。
元 尊 飄 天
眼前的八卦和特殊事件正好满足这个需求。
李想淡淡笑着,没有阻止这份迟到的属于所有人的狂欢和喜庆,悲伤被冲淡了一些。
白冬雪抱紧魏琳琳,也朝这边看来。
白灵眸子无光,却在刹那间闪过一丝水色,不过很快就消散不见,与身旁的白狮虎以及慢慢赶来的白雨涵一同消失在人群里。
白弥茶死死抱着李想,像个树袋熊般赖着不走了,她不管了,就算被拒绝,被尴尬地推开,她也不要走,就这么赖着他,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李想摸了摸白弥茶的头,笑道:“这可不像你。”
“我、我……”白弥茶脸颊通红,将脑袋埋进他的怀里,不再说话。
这家伙,这家伙,这家伙!
親愛 的 這 不是 愛情
“弥茶,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李想抚摸着她的脑袋,轻声叹气,在感情上,他总是这么优柔寡断,每每有送到嘴边的肥肉,却不敢下嘴吃。
这是他的一贯作风。
在李想的认知中,和一个女孩的恋爱应该是从头开始,他该负责许多事情,而不是这样无法做出保证,却厚着脸皮享受她们的肉体和爱慕。
这对她们来说太不公平了。
虽说这个世界不像原来那样一夫一妻制,崇尚自由恋爱和婚姻,但谁又能真正接受自己所爱之人还有其他床笫伴侣呢?
异界之农家记事 朗朗明日
秉持着这个理念,李想始终对鸣绪之外的其她女孩都保持一定距离,至少绝不主动做什么。
但随着时间推移,他渐渐明白了许多。
她们爱他,那种感情究竟到了什么地步,有多炽烈,只有她们心里最清楚,她们甘愿接受这样的结局,为什么自己还要拒绝?
“我宁可做一个强者的情妇,也不愿意成为弱者的妻子。”这是曾经一位守夜人对李想说的话,那位姐姐早已在许久前的血战中陨落。
但她说出了许多少女的心声。
无关对错,这只是她们自己的选择,选择是她们的权利。
“是,我只想做你的女人,也不在乎你还有其她多少女人,她们是她们,我是我,我只想按照我的意愿来,就这么简单。”
白弥茶重重点头,狠狠吻了他一下。
而且人生漫长,未来的日子谁又清楚会变得怎样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