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愛下-第一百零九章 咻!【三合一大章】熱推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这里的人与别的地方不一样,哪怕是过年,也是脸上一片叹息失落的表情,好多人都是无意识的走到石奶奶搬走后,留下的那个大坑边上去看看。
脸上不见笑容,唯有唏嘘。
想起当年,石奶奶在这里的时候,这里水电暖等等各种设施服务都是全城最好的,供应最及时的……
但在这里居住的人,却是如何的对待烈士遗孀的?
如今,人家搬走了……
这里所有的特殊照顾,也都跟着人家搬走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就一个孤寡老太太,对人家和气些,又能怎样?少几块肉吗?”
“哪怕释出那么一分半分的善意,怎会如此?”
“非要搞得整个小区都跟后娘养的一般……小区的年轻人出去找工作,人家一听是这个小区的,都不录用……哪怕是再学历再高都不录用。因为……人品不行!”
“这是造得什么孽啊?”
大家灰败的脸色,麻木的贴春联,看看自己原本漂亮舒适的房子,现在的废墟,再看看现在住的木头房子……还动不动漏雨……
好多人是真的后悔得肠子都肿了。
左小多站在石奶奶房子旧址前,悄然驻立,似乎又看到了当初那个倔强的老太太。
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将漫天风雨人间一切,尽数都关在门外的情景。
“如果我不撺掇着石奶奶搬走,她一直住在这里,或者并不会死……”
左小多出神的想着。
但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好多人注意到了左小多,有人就认出来了,这孩子曾经经常来看那个孤寡老太太……
于是有人就凑上来:“这位小哥,你……”
他们在急切的恳求,眼神是哀求的,哀求左小多能不能说说话,让他们早一点受到应有的照顾……和修缮。
左小多充耳不闻,仍旧只是出神的看着那处原本存在的痕迹。
“过年了……您老人家,过年好啊……”左小多深深地鞠了一躬。
话音才落,便即转身离去,全无恋栈。
他之身后,那么多人在恳求,在哀求,但左小多似乎一个字也没有听到。
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死不死,与我何干?
我又不是圣人,也不是好人。
正如你们在后悔的一样: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他一路走着,看着丰海,莫名的神魂一阵震荡。
看着这座陷入过年氛围的城市,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态,正在慢慢的发生改变……
那是一种很奇怪很古怪的感觉,似乎整个人的精神都抽离超脱于当前这个空间,立身于高空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芸芸众生,本身却与之格格不入,怎么也融入不进去……
左小多明知道这种状态很不正常,但却始终无法将精神集中,吸引回来。
好半晌过去了,整个人仍旧处于飘摇且梦幻的微妙感觉状态之中。
角落里,一个灰衣老者忍不住震惊了一下。
“这是……触动了心境?神魂脱胎?这……这不是御神后期,甚至晋升至归玄境界的天才之属才能衍生出来的状态啊……不过化云阶段,神魂之力怎么就这么强大了?不好,化云的识海哪里控制得住如斯沛然神魂……”
灰袍老者气沉丹田,沉声喝道:“咄!”
一声轻斥,却有一股沛然精神神念气浪,以神魂力量包裹,在左小多耳边陡然爆发,然后,左小多已形散乱即将暴蹿的神念,一触即收,迅速回归识海。
识海中,小白啊和小酒战战兢兢,径自沉下生机海,装死去了。
刚才正是他俩,将吸收的神念力量吞吐出来往复修炼。
小白啊吐给小酒,小酒再吐给小白啊,彼此交流互换,而每转换一次,力量就更精纯一层。
但这次吐出来后的时候,小酒蓦然发现旁边隐有一口剑的虚影在偷偷截取能量,如何还不知道有他人在窃取自家裨益,重重大怒之余,便要上前与战。
而这一点无名,令到小酒小白啊之间吞吐往复的力量失衡,而失衡的力量,因为已经积蓄了太过精纯的威能,一瞬爆发,险险将左小多的神识之海冲爆……
若不是灰袍老者见多识广,瞬时判断明了态势,爆发自己的神魂力量给予援手,左小多最少最少,也要付出浑噩半天的代价,甚至可能令到识海有损,需要花上许多功夫方才能修复……
毕竟是先天灵宝重重炼化的神念,岂同小可……
当然了,现在态势又有丕变,小白啊和小酒所流溢出来的那一小股神念力量,因为这点变故,已经变成了左小多所有,也可算是一种机缘巧合,因祸得福……
但个中因由乃至最终利弊得失,无论是小白啊小酒,左小多,还是那灰影高人,尽都只是明了自己参与的部分,并无一者了然全盘!
再一刻,左小多骤然感觉一阵清明,睁开眼睛之时,突然生出一种‘我又回到了’人间的微妙感觉。
这种感觉是真的很奇妙。
面前的所有一切,似乎是从完全模糊,到百分之一万的清晰。
突然间蹦了个高,哈哈大笑;“过年啦!!”
话音未落,已是一溜烟的跑了。
那灰袍老者本意想要出面和他说几句话,却见这小子一溜烟的跑得没了影……
忍不住摸摸头,笑了笑:“对啊,过年了……又过年了……”
仰起头,看着天空,眼神中,有太多太多的回忆一闪而逝。
網 路 小說
“又……过年了啊……”
良久良久之后,才又跟了上去。
却见左小多固然是一路跑回别墅,却没有回家,而是跑到叶长青家里去拜年,只可惜叶长青并不在家;转而又跑到文行天那边,也是不在,左大少爷不由得心下奇怪。
这大过年的,怎么一个两个,全都不见踪影呢?
左小多不信邪的给文行天打了个电话,才知道文行天等这几个兄弟们趁着假期,为陨落的兄弟们扫墓去了。
顺便,去英魂墓前,一众兄弟们共饮一杯,聚首一醉。
左小多自然不会没眼力见的打扰人家一众老哥们相聚,转念一想,又给李成龙打了个电话,探问了一下项冲还有战雪君那姑娘的状况,李成龙回应并没有任何异常发生,所有人此刻都在项家过年呢,欢聚一堂,其乐融融。
李成龙又问左小多是不是也过来,他才一开口,又有一群人接过电话邀请,让左小多过去打扑克。然后李成龙在一边焦急喊:“让他来可以,不打扑克……打一次牌,打到后来就剩几张扑克了,两百多张他能揣兜里一百多张留着作弊备用……”
众人登时一阵哄笑,笑骂这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左小多破口大骂道:“李成龙你败坏我名誉,你丫的给你老子我等着!”
然后就启程赶往项家老宅,在项家逛了一圈,发现项家老祖项狂人果然不在,以至于整个项氏家族,直接变成了年轻人的乐园。
左小多没有在项家待太久,又转去了高家,同样是没坐几分钟便起身告辞;高巧儿知道他身上有太多需要处理的东西,很干脆的问他要不要自己帮手处理?
左小多想了想,说了句过了初十再说吧;这年前年后的,过日子最重要,等节日过去才说其他。
即便是对于入道修行的武者来说,过节仍旧是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冰冷的躺在了江湖,或者,粉碎的散在了战场……
是故每一个节日,都是很值得珍惜的,左小多不想破坏。
从高家出来,却遇到了久违的吴云海。
吴云海两兄弟带着一身落雪,屹立在街口,貌似是专门等着左小多出来的。
“左班长,要不要去家里坐坐?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咱们好好玩玩,放松一下。”
吴云海表现的很热情,有期待,以及……忐忑。
自从上一次星芒群山大事件之后,吴家就再也没有了与左小多修好的机会,而从那之后,左小多不管是实力还是地位,都是如同彗星一般的直冲九天,再也没有机会触及!
而左小多身边,高巧儿李成龙等,便如是铜墙铁壁一般屏障,隔绝了一切有心人无意客。
吴家就算是想凑合,也没有机会没有余地。
便是今天这一次,吴云海也是做了再三的心理建设,外加鼓足了勇气,甚至整个吴家现在都没心思过年,都在等着这一次邀约的结果。
左小多歉然道:“还有事,下次吧。下次一定。”
哈哈一笑,道:“过年好!”
擦肩而过,转眼间消失在远方,吴云海还待回头说话,却见左小多已经腾身半空,化作了一道流光,打开了空间屏障,踪迹不见。
吴云海的眼神瞬时转为怅惘。
他很清晰的认知到,吴家,从此将再也不可能进入到左小多的视线了。
原本,关系已经修复,甚至,有很大的希望,能够像高家一样,化敌为友,然后加深合作,搭上这一次顺风车,冲天而起。
但现在,却已经是完全的不可能了。
而这,还意味着,所谓丰海有数家族的头衔,吴家,戴不久了!
吴云海正自失落之际,忽而看到高巧儿从高家大门里走了出来,迎面正看到了吴云海等,不由笑了笑:“吴云海?这大年初一的怎地跑这儿来了?”
吴云海苦笑一声,上前两步,轻声道:“巧儿姐,真羡慕你们。”
高巧儿巧笑嫣然,道;“不外就是赚一口辛苦饭吃,哪里有什么好羡慕的!”
吴云海笑了笑,突然压低了声音道:“巧儿姐……你看我们吴家,可还有可能么?”
高巧儿笑了:“可能啊,一切皆有可能!”
吴云海深吸了一口气,道:“巧儿姐,这个……小弟有一个提议,不知道您想不想听?”
高巧儿道:“大过年的,说啥提议……哈哈,家里还有挺多事呢,我这就进去了……”
高巧儿摆明了就是不想听。
但吴云海却不想放过这最后一个机会,上前一步,近乎哀求的道:“巧儿姐,我知道您现在在左老大身边,处理很多东西很多事,已经是大管家一般的存在……我们吴家不求能够和高家一样,不过,巧儿姐若是有什么需要,或者说,忙不过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帮手,但有所命,莫敢不从。”
吴云海顿了一顿又道:“免费帮忙,绝无二话!”
高巧儿眼神一凝,随即笑道:“云海啊,你有心了,但是你看我们高家,还有许多人都在吃闲饭……实在是没那么多的事儿可干啊……有这么多的闲人闲着,哪里还有什么忙不过来的时候?”
吴云海面容凄苦道:“巧儿姐,真不能给点机会么?”
高巧儿犹豫了一下,轻轻叹口气,道:“云海,你今天已经把话都说到这等地步了,我也就不跟你藏着掖着了,你认为……我在左老大身边,有那种分量吗?随随便便的增加一个家族?”
“如果我高家,借着左老大的势收编其他家族,那我高巧儿……以后还会有机会么?”
“找我帮忙,你们找错人了!”
高巧儿眯了眯眼睛,淡淡道:“左老大的这块蛋糕,固然美味,固然硕巨,但高家却没有那么好的胃口,更加没有胆量下嘴,你们吴家想要吃……至少我们高家是无能为力的!”
吴云海脸色愈发不好看起来:“巧儿姐,您乃是左老大身边的大红人,若是连您都无能为力,我吴家哪里还有指望,您……”
高巧儿眸子闪过一道锐光,淡笑道:“云海,你真是太看得起我这个弱女子了,我这个弱女子的称谓真不是自贬自黑,在我们这个小团队里,我真的就是个弱女子,没有比我更孱弱的了,跟大红人哪里能扯上一点点的关系,如果硬要说大红人云云的话,放眼整个丰海,顶多就只有一个人能帮你们。”
“谁?”
“李成龙。”
高巧儿挥挥手回去了:“过年好。”
吴云海一阵苦笑:“过年好。”
穿越之大清福晋
目送高巧儿回去。
“那我们去找李成龙?”旁边,吴家另一位子弟说道。
“不用了,高巧儿这已经是完全拒绝了我们的加盟,根本就不存在有找李成龙的可能。”
吴云海轻轻叹口气:“李成龙连项家都还没有塞进去,怎么可能顾得到我们吴家?这是一条死路,勉强为之,不但会得罪李成龙,得罪左小多,甚至还会得罪项家,现在已经岌岌可危的吴家,再三方开罪,就真的覆灭有期了。”
“高巧儿这是想要让我们吴家死啊……”
“哎……”
他长长叹了口气,却仍然是想不通。
当初星芒群山之前,家族分明已经做出了交好的举动乃至决定,却又为何在那个关键时候,突然就犹豫、退缩了呢?
那是一个多么要紧的关头!
同时也是左小多最容易死去的、最需要援手的一次绝佳契机!
而现在的结果就是,高家抓住了这个机会,吴家没有抓住。
原本高家和吴家在丰海的地位差不多,都是属于数得上的中流家族;但是现在,这才过了多久的时间?
高家已经一跃成为丰海顶级豪门。
而吴家非止在原地踏步,甚至还渐形衰败,差距已经越拉越大了。
到了现在,俨然已经到了自己将吴家送上门让高家吞并,而高巧儿都不屑吞并的地步了!
“一步错,步步错!”
吴云海心下沮丧难言。
跟着左小多身边的那些人,李成龙高巧儿等人,据说都已经突破了御神;项冲和项冰虽然稍弱,却仍已经臻至化云巅峰,距离突破,只是最后一步,或者说是一个念头。
因为他们都处于极力的压制真元的状态之中,相比较寻常化云巅峰想要突破而不可得,他们想要突破,真的就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而自己……到现在还只是婴变!
明明,不久之前自己还都跟他们处于同一水平线,这才过了多久,自己便再也难望其项背了?
差距一旦拉开,当真就只有越来越大的份了吗?
看着高家的大门,吴云海苦涩的叹口气,转身走了。
他知道高巧儿一定在大门里看着自己,用一种胜利者的目光。
谁让自己就是一个失败者,实实在在,毫无花假!
只是,吴云海还是太过把自己当回事了,高巧儿并没有在大门内看着吴云海。
对于高巧儿来说,吴家当真就是不值得一顾的存在;尤其是在得到了太阴星君给的好处之后,高巧儿感觉自己脱胎换骨一般,修为更是突飞猛进;处在化云巅峰的她,居然以前所未有的压制到了七次的成绩,突破了御神!
“小姐,吴家来投奔?”
“嗯。”
“……您没有接纳?”
“吴家当初做的事情,对于左老大来说,何异于一次反复,一次背叛。左老大这个人表面看什么都不在乎……但是我敢肯定,我只要接纳吴家成为高家的下属家族,那么咱们高家,反而会因此被剔除集团中心,永无起复之日。”
高巧儿淡淡道:“怎么,你们不舍得?”
“舍得!舍得!”这人乃是高巧儿的叔叔,此刻被高巧儿眼神一横,竟然顿时吓的连连点头。
“今后,禁止高家任何人与吴家接触!”
高巧儿哼了一声,淡淡道:“三叔,若是你再做出来引狼入室的事,那就去乡下和爷爷作伴吧!”
说完,不等三叔答话,径自转身离去了。
身后,一个英挺的中年人,不断地擦汗。
……
左小多一路赶路,向着凤凰城飞奔!
过年了!
我要回家!
在路上,接到左小念的电话,左小念的声音带着些内疚:“狗哒,我刚刚才意识到今天是大年初一……要不我回去陪你吧?”
“不用了,你这才刚往京城,来回跑个什么劲。”左小多罕有的拒绝了伊人的温情,犹自嘿嘿直笑:“我在这边很快活,过年的喜庆热闹氛围,你都没感受到吗?”
“那你一定好好的,乖乖的,不能哭哦。”
“你才哭!你肯定哭了!念念猫,我都看到你流眼泪了,哈哈哈……”
“狗哒!!!!”
左小念气急败坏的挂断电话,然后才露出笑容,抹了抹脸上的泪痕。
今天是大年初一……爸爸妈妈,念念好想你们啊……
我的红包呢……
嗯,小狗哒真是没心没肺,居然说他自己很快活,这笔账记下了,下次见面一定要跟他算总账……
……
左小多一路跨越山水,当真是爆发了自身最快的移动速度一溜烟也似地赶回了凤凰城。
看到了自己生活了十七年的房子。
从戒指里取出来挂着一个萌萌哒小猫的钥匙坠的钥匙,打开房门走进去。
满室尽是一片寂静,与外界热闹喧腾的氛围倍显格格不入。
左小多在父母的房间里安静的坐了一会儿,便即跑了出去,买了春联,买了福字,买了许多的年货,回到家中,将去年的揭下来;将新的贴上,登时令到整个房间多了许多喜气洋洋的味道。
然后又将刚刚买来的许多鞭炮,在小区外面点燃,真是好一通的大放特放。
自己一个人又蹦又跳,捂着耳朵大喊。
“过年啦!过年啦!过年啦!哈哈哈……”
很多人从窗口露出头,看着下面发疯一般的少年人;明明是喧闹的氛围,却让人感觉到了一股子莫名的孤独、寂肃。
他就像一个越走越远的人,却在倔强的表示,我从未离去,我始终都在,始终是那个少年!
有人感觉动静太大,实在是太吵了,直接拨打了报警电话。
但他们随即便发现,刚刚还在下面又蹦又跳的孩子,貌似活力大把的那个少年,已经消失不见了……
……
左小多来到了胡若云家里,郑重且恭谨地敲响了房门。
胡若云打开门,眼见是左小多,却是着实吓了一跳!
“小多!?”胡若云惊喜的声音都变了:“你怎么来了?快,快进来!”
左小多嘿嘿笑:“这不是来给您拜年了么!”
言语间,好似变戏法一般的一堆一堆的往外堆礼物。
胡若云一边手忙脚乱收拾,一边喋喋不休的抱怨,骂左小多浪费,左小多只是嘿嘿笑,仍旧不助手的往外掏礼物,一直到了这里,他才突然感觉自己漂泊孤独的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眼前的胡老师,是待自己最亲厚且全无功利之心的存在,若是抛开左爸左妈小念姐之外,说到左小多最最难以割舍的亲近之人,胡若云首屈一指,无人可比!
李长江从房间出来,与左小多聊天。
于是胡若云也不管满地的礼物,心情兴奋得好似要爆炸一般去做菜做饭。
左小多理所当然地在这里吃了一顿晚饭,丰盛至极的晚饭。
所有的一切过年也未必会出现的“最贵”菜肴,胡若云一番整治之余,尽数的摆上了桌子。
“多吃点!”
“少喝点!”
“李长江,你又劝酒!小多还是个孩子!你咋就不能教他点好呢?”胡若云横眉冷对。
“吃这个,小多,吃这个……还想吃韭菜饼不?正月里不能烙饼;得出了正月再吃哦,记住,不要吃烧饼,不要吃任何饼,春饼、煎饼统统不行,知道不?记住没?”
“这是咱们古老相传流传下来的传统……这种被翻来覆去烙煎的东西,过年一直到正月十五前都是不能吃的……知道吧?我们要避免这种折磨。嗯,等你以后自己成家了,过年的时候也一定不要忘记这事,一定要牢牢记得。”
“嗯嗯,我记住了。”
左小多吃得满嘴流油,一杯一杯酒的往肚子里灌。
在胡若云不断的白眼与唠叨中,与李长江频频举杯。
然后……一直承受劝酒骂名的李长江首先光荣醉倒了。
左小多还没事,小白脸上连点红润都欠奉。
“真没出息!”胡若云又有新的说头了:“就这点酒量,还非要逞能……居然都不能将小多陪个尽兴,能顶什么用……”
已经一堆泥一般的李长江用最后的清明说了一句:你这双标简直了,简直了……
一句话都没说完,已经睡了过去,不省人事。
“哈哈哈哈……”左小多快活大笑。
一直滞留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左小多才从胡若云家里告辞。
胡若云知道左小多在凤凰城有家,这大过年的,万没有留人在此过夜的道理,却还是告诫了几句,就放他离开了。
左小多摇摇头,逼出酒气。
然后将自己带的东西,分成了几百份。
悄悄的在凤凰城转了一圈,为当年在凤脉冲魂中牺牲的人们的家庭,都悄悄送了一份过去。
好多人家都是明天早晨才发现,在自己家餐桌上,放着厚厚的钱,还有一些散发着灵气的修炼资源;还有春节的年货,最最上档次的烟酒糖茶等。
然后还有一张纸条。
“新年快乐!”
凌晨两点十分。
左小多独自一人来到了凤回头,来到何圆月墓前。
墓碑前,香烛还未燃尽,烟雾还在袅袅升起,也不知道,谁刚从这里走了。
“何奶奶,老校长……我即将突破御神了。”
左小多点上纸钱,细心的拨弄着,火苗越来越大。
“龙雨生,万里秀,余莫言,李成龙,李长明,这些家伙,现在一个个的也都混得风生水起的……您放心吧,我们从二中出来的学生,每一个都很有出息,有谁敢不听话,我会打醒他!”
旁边木屋中,咯吱一响,蓝姐走了出来。
“小多啊,你怎么回来了?”好久不见,左小多赫然发现,蓝姐竟似是老了许多,原本乌黑的头发竟显斑白。
“蓝姨,这大过年的,您也没回去看看?”左小多道。
“就是这大年下的,我才怕你们何奶奶更孤独,这才留下来陪她啊!”蓝姐淡淡的笑了笑:“现在你怎么样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
看看已经接近黎明时分,这一夜,即将逝去了。
左小多要走了。
临走前,终于道:“蓝老师,我估摸着,您在这里守不了太久了。若是有一天,您看到何奶奶坟上,长出来一株彼岸花的话……花开之日,就是您离去之时了。”
蓝姐目光一亮,霍然抬头:“小多,你是说?”
“我为什么都没有说啊!”
左小多道:“您只需要知道这个就行了。”
蓝姐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还能找到她么?”
左小多道:“纵然找到,也不再是何圆月了。”
蓝姐眼中神光黯淡了一下,道:“那我也想看看。”
“届时……再说吧。”
左小多对蓝姐使用了一滴气运点确认其状况,更无忧心,蓝姐至少在三月之内,无灾无难。
“我走了。”
“小多,保重。”
……
左小多最后又来到原本梦氏集团的总部大楼的位置,现在的凤凰城景点大湖中央的上空待了一会,终于无声无息的离去了。
一路无话,回转丰海。
只是这么一来一回走了一趟,却令到左小多清晰的感手到,自己似乎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心境,也更加沉静了一些。
虽然,还是那个少年!
“哎呀呀呀……长大了好烦啊……”
独宠成瘾:冷帝万万睡
左小多在半空一边飞,一边揪着自己的头发乱吼乱叫。
身后,那灰衣老者一直跟着,以他的超凡修为,自然是不虞被左小多发现,他这一路跟下来,看着左小多回家,看着他胡闹,看着他喝酒,看着他放鞭炮,看着他扫墓,看着他给许多人家送年货送心意……
眼中的喜爱之色,越来越重。
“这小玩意儿,心性是真真的不错,就是心太软,这个是优点却也可算是缺点。”
“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是好的孩子。”
“可就凭左长长怎么能生得出这么好的儿子呢?分明就是得到了我闺女的优良DNA!”
“看这破名字就知道,什么破名字!左changchang……你特么除了那把刀挺长之外,还有哪里长了!”
“传说,一个人的名字,最终都昭示着什么;如果左长长是一把长长的刀,那么左小多是什么?福气运气好处宝贝……都有些小多么?”
“说起来,这小家伙的运气同样的不错,那么多的玄冰冰魄遗藏啊,要是冰冥大巫看到了,估计得眼红到死!”
“但是心性太过于纯良了,还需要打磨一下,这么心软,以后肯定会吃亏。”老头儿摸着下巴,低低沉吟道。
……
左小多这会即将抵达丰海地界,突然心生感慨,不禁仰天感叹。
“过年好无聊!好无聊啊!”
所幸还没进入城区,否则就这一嗓子,说不得又要被人唱扰人清静了!
“无聊?要不要,来个有聊的?”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打断了某人的无病呻吟。
“谁?!”
左小多吓了一跳!
以我现在通天彻地的修为,居然没有发现身后有人尾随!
天啦噜!
太吓人了!
回头一看,只见彼端一个看上去年龄大概在六七十岁的灰衣老头,身子稍稍有点佝偻,头发稍显花白,但整体看起来还是很高大很伟岸,很魁梧的样子。
只是,对方那一脸阴恻恻的笑容,眼睛阴森森的,眼神阴森森的,脸上阴森森的,浑身上下哪哪都是阴森森的。
左小多眼神聚焦在对方嘴角挂着的那一抹阴森森笑容——
“此人绝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的!”这是左小多的第一个念头。
然后第二个年头就是:“此人我多半是打不过的。”
素来谋定而后动/怕死至极的左大少,径自一枚气运点甩了过去,卧了个槽啥也没有?
那岂不是比我高出太多太多了吗!
“看这体征表相,九成九是巫盟的高端战力!”
左小多心念电转,突然间哈哈大笑,左手负手而立,右手指着前方连绵大山,笑吟吟的道:“老人家,相逢就是有缘。”
老头歪头:“哦?”
“老人家,您看,那远方的连绵群山,像不像是一头远古时期的沉睡巨龙,伟岸雄壮?”
左小多唏嘘一声,不等回答,直接说道:“想到远古时期,多少大能者,一朝行差踏错,就再也不能醒来,尤其是在这个过年的时候,我总会多很多的感触。”
那老头微显诧然道:“哦?”
左小多惆怅的道:“此时此刻,看到这些,我就忍不住想要……吟诗一首。”
“吟诗一首?”老头越发显得懵逼起来。
我这个外孙子怕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吧?
我明明是以敌人的气息出现了,一看就是不怀好意,结果你看到我之后,居然还想要吟诗一首?
你这是什么脑回路?
一妻当关
左小多兀自一脸的惆怅,还有一脸的文人墨客风骚,指着远方的黑乎乎的山脉,长声吟哦道:“远看黑山若龙腾,遥想当初剑如虹;曾经江湖风云处……”
左小多曼声吟哦。
老头忍不住的在心里思量,这首诗……虽然一般,但作为即兴之作,还算说得过去,且看这点题的最后一句,没准是点睛之笔,令到整首诗为之升华?
眼看着左小多似乎是在思考,老头一边期待,一边也在思索,第四句,接什么好呢?
想不到这小子居然很有文采……
看着左小多在慢慢踱步,似乎在思考。
然后看到这小子身子往前倾,两只脚似乎在用力……然后……
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