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牧龍師-第692章 我全都要鑒賞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牧龙师
“别说,你这句话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些年少的事情。”
“我们族门遭遇了变故,是那种全族人被发配充军的那种,我去问你爷爷怎么办,你爷爷表现得非常淡定,而且还在那泡茶喝,于是我满怀期待的问你爷爷,咱们家背后是不是有高人,哪怕天塌下来都有人扛着,你爷爷点了点头。”祝天官指了指自己旁边的椅子,示意祝明朗坐下来。
祝明朗坐了下来,面朝着外面开阔的平湖,望着那冷月映在湖泊中,也看到了湖对岸有几个魅影在飘动着。
“那么我们家背后真有高人?”祝明朗问道。
“有的,只不过那一次变故他没现身。于是,我们族里很多人被充军,我也到了皇朝的军队里,成天窝在一个巨大的火炉前为军队打造兵器,整整三年时间,我没有见过阳光,但却练就了一身绝世铸艺。”祝天官说道。
“额……”祝明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搭话了。
“我回祝门后,你爷爷和我说,高人并不是不愿意搭救,只是想要磨砺一下我们这一代人,一帆风顺的人生反而是一种危险,我信了,毕竟我拥有了这个大陆上最高超的铸艺,大大小小的门派都依附了我们,就连你母亲这样清心寡欲的天仙都被我的才华给折服。”祝天官说道。
“你有没有觉得爷爷是在骗你?”祝明朗说道。
“无所谓了,当年我觉得天塌下来一般的灾难,如今也不过是一句话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比之更可怕十倍、百倍的危机,这些年我也遇到了,最终不也是渡过去。当然,我始终觉得你爷爷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若我们族门真的遭遇灭顶之灾,我尽我所能最后都不足以化解,想必会有一位举世震惊的天神降临,为我们祝门大杀四方。”祝天官看着平湖,一脸平静道。
“第一次见有人将破罐子破摔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祝明朗说道。
“……”祝天官尴尬的笑了笑。
“玉血剑,是你铸的?”祝明朗询问道。
“没错,对外是说那是你爷爷的作品,但其实是我铸的,当年凭借着这天下第一剑,为我们整个族门翻了身,我们祝门也从十八线族门一直跃升到了六大族门之列。玉血剑,那是我第三满意的作品。”祝天官脸上有了几分自豪。
“第三??”祝明朗很是意外道。
“第二是银川剑,就是你母亲手上拿着的那柄。她是缈国最年轻最强大的剑师,而我是极庭最出色的……”祝天官说道。
乱世小农民 样样稀松
“行行行,别遥想当年了,每一次说的版本还不一样。我觉得她和你在一起,可能只是对你的手艺感兴趣,对你人就一般般。”祝明朗说道。
“你不懂。”
“那第一呢??”祝明朗有些好奇的问道。
被白头大守奉与景临长老称之为天下第一剑的玉血剑竟然只是祝天官排行第三的作品,这是祝明朗没有想到的。
看来这个从头到脚都透着不靠谱气息的老爹还是有真本领的,就是这份无人可及的庄严很容易被他种种老不正经的行径给掩盖。
“第一嘛……”祝天官笑了笑,却没有说。
祝明朗非常着急。
玉血剑名头已经极其响亮了,祝明朗迫切想要将它拿下,作为剑灵龙的龙粮,剑灵龙已经有些日子没吃到好的剑器了。
若除了玉血剑还有一柄更牛的剑,剑灵龙实力可以大幅度提升,让自己在剑醒之后足以与雀狼神抗衡一二。
“你想要玉血剑吗?”祝天官似乎看出了祝明朗的小心思。
“这东西要是落到雀狼神手里,他恐怕会恢复神格。”祝明朗说道。
“怎么和我说话还拐弯抹角的,你就告诉你爹,你想不想要玉血剑。”祝天官说道。
“之前是想要的,但现在我更想要你打造的排名第一那柄剑。”祝明朗也一点都不客气。
“这个倒有难度。”祝天官说道。
“那这样,你心目中排行,从第十到第三的剑,包括玉血剑在内,我全都要!”祝明朗说道。
“你这是在坑爹吗!”
“不是你让我不要拐弯抹角的??”
……
跟着祝天官前往了内庭铸剑殿,祝明朗对剑其实也有着几分狂热的,尤其是剑灵龙的特殊性,让祝明朗几乎可以搜罗天下所有名剑,然后将它们的剑魂注入到自己的剑灵龙身上。
说白了,整个祝门其实就是剑灵龙最完美的营养库,只要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开仓,剑灵龙可以连跃好几阶!
如今,祝门也是处在最为危险的阶段了,祝天官和祝门内庭也不会再有过多的保留,他们早早的将所有的资源都集中了起来,也是在为这一天做准备。
“世人都崇尚修行,将不断的提升自己来作为一切,唯有我们祝门专研铸艺,我敢说即便是在天枢神疆中,也没有我们这样的铸师。”祝天官一边走向殿内,一边对祝明朗说道。
之前在林子里的那几位暗侍守也跟随了过来,但都站在祝明朗视野看不见的地方。
祝明朗怀疑这三个强者其实一直都守在祝天官身边,只是自己以前修为不高,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你没去过天枢,如何知道天枢神疆中没有?”祝明朗问道。
“做人就是要有足够强大的自信,我管他有没有,没看到之前我就这么说,怎么了!”祝天官说道。
行吧,不要脸就完事了。
“天快亮了。”祝明朗看了一眼高窗,熹微晨光正渐渐的驱散黑暗,夜行生物也已经陆陆续续逃离。
“没事。”祝天官回答道。
“内庭中的守备比我想象中的要少,那些长者、侍奉、元老、守镇呢?”祝明朗感到疑惑不解。
从外面进到内庭,祝明朗看不到祝门内庭有戒备森严的感觉。
从湖景书房到这铸剑殿,祝明朗也没有看到多少强者,除却祝天官身边的这三名守奉。
亿万彩王混都市
带着神龙打工还债 敖少宝
感觉祝门非常虚啊。
不是六大族门之首吗?
哪怕是皇族要灭祝门也会元气大伤,怎么这一路看下来,祝门根本就不像是有族门之首底蕴的样子。
“我们先关心剑的事,将你的剑灵龙唤出来吧。”祝天官说道。
祝明朗打开了灵域,剑灵龙飞了出来,安静的悬浮在祝明朗的身后,就像是背着一样,无论祝明朗怎么走,它都始终保持着祝明朗伸手就可以拔剑的距离。
“莫邪,是靠噬剑器来提升修为的。”祝明朗说道。
“恩。因为我自己经历的那些事情,我始终觉得一把真正的好剑需要磨砺,我对你也是这种态度。以我们族门的财力,确实可以将你造就成一名巅位王级强者,可我更希望你掌握如何变强的这个能力,哪怕将来你远远超越了我们触碰不到的境界,没有我们的扶持,你也不至于迷失,你也可以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道。”祝天官说道。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祝天官带着祝明朗走向了铸剑殿的地下!
长这么大,祝明朗现在才知道铸剑殿居然有地下好几层!
而铸剑殿的每下一层,都陈列着诸多圣品铸具,不仅仅只有剑,那些铠具更是祝明朗见所未见的,完全可以与龙身上的金鳞媲美!
一层一层往下走,每一层都推翻了祝明朗对祝门的认知,更推翻了祝明朗对祝天官的认知!
感觉整个极庭最奢侈、最强大、最昂贵的铸品都在这里,这里完全就是一个极庭铸库,任何一层的收藏都可以养活一个在极庭称霸的大势力!
“很早很早的时候,我们的先辈就发现了大陆上存在着一些超乎寻常的神物,但却不知道如何释放出这些神物中的强大力量。直到你爷爷发现了铭纹的存在,我们铸艺才有了一个质的飞跃。但也因为这个,我们族门遭遇了一些灾祸,没有来得及将铭纹发扬光大便没落了。”
“我之前与你说的铭纹,就是神力释放的一种。”
“我被发配的那些年,一直在研究如何将神力从神物中释放出来,最终掌握了铭纹刻印……赋予了那些生冷之铁无与伦比的力量。”
“当初我们库内一直都存有这霓海血玉,几代人都对它束手无策,甚至无法熔炼它,是我引了天火,将它打造成了一柄剑,并释放出了血玉中蕴藏着的强大神血铭纹。”
“那个时候我还很年轻,若公开这件事怕是会在极庭引起轩然大波,所以对外一直都说那是你爷爷铸的。因为这把剑,你爷爷在接踵而来的纷争中离世了。”
“怀璧其罪,我们祝门本身没有多少修行者,武力不够强大前,容易沦为他人的附庸。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低调行事。”
听到低调行事这四个字,祝明朗总觉的哪里怪怪的。
要知道自己流浪到芜土的时候,祝门是六大族门之末,回来之后祝门变成了六大族门之首,这叫低调行事?
跃升得简直不要太快,自己当众砍了皇族成员都没一点屁事。
“最后一层你自己下去吧,会有你想要的。”祝天官没有陪祝明朗走下去,而是指着长长的地下石阶。
“天应该亮了。”祝明朗说道。
“你的心性已经磨砺得和我一样坚定了,适当的拔苗助长也不是坏事,里面的储备应该够你的剑灵龙达到巅位,去吧。”
祝天官拍了拍祝明朗,示意他不用为黎明的到来担心,只需要专心的接受族门的“醍醐灌顶”。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