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在西遊撿屬性笔趣-第295章 愛國的妖怪閲讀


我在西遊撿屬性
小說推薦我在西遊撿屬性我在西游捡属性
李牧说道。
但他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这世界上的所有的东西包括人的胳膊肘都是往内拐的,很难有人超脱了深处的事件来看待整个历史,来看待事情的本源,用最理智最亮的眼来面对事情的真相。
而对于这些妖怪来说更是如此。
“就算我死了,我也要为了我们国家而死,你永远都不会明白身为一个战士,此生唯一的骄傲便是为了国家而牺牲自我!”丑陋的蛤蟆说完再一次的朝李牧攻击过来。
他的舌头异常的厚实且非常的长,直接朝李牧甩过来,李牧伸手去挡,没想到他的舌头虽然很软,但是黏糊糊的,上面有非常多的粘液。
它的某一根手指碰到便觉得浑身不自在,总是有一种感觉,好像这粘液上面也藏了毒,他的手指碰到便,立刻侵蚀掉手指上的骨肉露出白骨。
但等了很长的时间,他的手指还是跟之前的一样,他放松下来了,这说明这丑陋的蛤蟆的舌头上是没有毒的,但即使没有毒,他也不想用手去碰他的舌头,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只想让他反胃。
“主人要不要我们来帮你?”麟牙问道。
李牧摇摇头,他不想让他们来帮他,这是大唐和倭国之间的纷争,理应有他这个君主来解决。
“你是有多么仇恨大唐,我们大唐,我觉得是最和平的地方,这不仅仅表现在我们国家,和平也表现在我们的人民都是和平的,如果你们倭国想要与我们国家做朋友的话,我们是非常欢迎的,可是你们的天皇却只想发动侵略战争,最终搞个生灵涂炭,你们为什么不扪心自问一下是我们的问题,还是你们天皇的问题,再者你们天皇发起侵略战争的时候,从来都没有问过你们,你们有想过侵略战争对你们本国造成多大的伤害?”李牧问道。
丑陋的蛤蟆没有再说话了,但是他依旧在跟李牧战斗,他的脑袋的思考能力可能不如李牧的快,但是他对国家是忠心的,他心里只知道只要对国家忠心,那他就不是个叛徒,那他就是光荣的倭国人。
“我们天皇才不会发动侵略战争,是你们唐国人打我们,你们唐国人想灭了我们倭国,你们看我们国小好欺负,但你们越这样我们国家就越团结!”丑陋的蛤蟆说道。
李牧只觉得他冥顽不灵,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明明他们的眼中都能够看到本国的国民生活在多么水深火热的环境中,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他们却偏偏的不肯承认。
“看到在闫松子了吗?闫松子的儿子在这场战争中死去了,他儿子留下了两个孩子,孩子那么小,他儿子就死了,有想过为什么吗?就是因为你们的天皇发动侵略战争,若是没有战争的话,他又怎么能够死,你们为什么不好好的检讨一下自己?”李牧斥责道。
“不要再说了,我不允许你诋毁我们的天皇,诋毁我们的国家!”
李牧觉得这丑陋的蛤蟆真的是冥顽不灵,在于他战斗的时候快速的将她身上的属性,小光球都拾取完了,拾取完了之后,这蛤蟆瞬间变成了一块石头,他的舌头非常的长,但是此时已经是石头状的舌头了。
李牧沿着他的舌头慢慢的往他身边走,伸出他的手,迦罗剑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拿着迦罗剑一下子朝石头的舌头打过去,只看到那舌头砰的一声从中间折断碎在了地上。
“你们还有谁想要挑战我们,我首先告诉你们,你们身上的精力逐渐的流失是我的缘故,如果你们想要跟我战斗的话,可得做好准备,你们身上的精力还会继续流失,流失完了之后就会像这个蛤蟆一样变成一块石头,你们为了这样的国家战斗值得吗?你知道侵略战争让大家流了多少血,又死去了多少人?”李牧说道。
那些身上流失了不少经历的妖怪们纷纷的沉默低头了,首先他们不敢继续往前走,继续跟李牧战斗,他们确实很害怕自己身上的精力再继续的流失。
他们修炼到如今非常的不容易,他们以前不是在倭国的,而是在其他的国家走到倭国,发现倭国的这片土地似乎更加适合修炼,于是就在此处定居。
在此处定居久了,碰上了爱国的妖怪,受不了他们的游说,于是就参与到了护国的行列当中。
有些妖怪是知道天皇的侵略战争,但是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不被赶出倭国就可以了,倭国是难得的修行的好地方,在此终老一点错都没有。
“你们都是怎么回事儿,你们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将士们死去而不给他们报仇吗?你们可别忘了我叫你们过来是为了什么的,你们是为了国民服务!”闫松子斥责道。
“闫老他真的很厉害,我们打不过他,他会将我们变成石头,我们能修到如今这个样子非常的不容易,我们都是一批失败的修行者,我们的目标是修成人形,但是修了这么多年还是这副鬼样子,我们已然很挫败,不想要变成石头不想要跟他一样。”那妖怪说着便朝变成了石头的蛤蟆看过去。
闫松子不是妖怪,自然不了解他们心中是怎样想的,听到他们说这话只觉得他们是一些靠不住的妖怪,以后办事儿绝对不能让他们出面让他们出面,只会拖自己的后腿。
误撞成婚:绯闻总裁复仇妻 辰慕儿
闫松子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刀,那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做韭菜馅儿的菜刀,一不留心的朝李牧他们跑过去,一刀便想要朝李牧的肩膀上砍过去。
索性李牧眼疾手快,非常灵巧的躲过去了,然后手一伸,将闫松子手中的菜刀打了下来,菜刀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闫松子连忙后退。
“算了,我肯定是打不过你们的,我也不跑了,要杀要剐就随便你们吧,反正我知道你们大唐的人一向残忍无比,杀人不眨眼,我也没想着这一次能够活着!”闫松子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说道。
李牧真的是觉得这闫松子绝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