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雲起瓦羅蘭-第976章 同人不同命熱推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涌动的血红悄然而至覆盖古朴门扉,玷污了玄奥异常的“起源”一词。
这血红正是摆脱道森追赶,又一次离而复返的弗拉基米尔。
虽然他不清楚那道黑白纠缠的光束从何而来,本该守在此地的破败之王又为突然出现,令圣墓的大门只剩魔法结界所守。
圣墓的魔法结界不可谓不高明,它和入口处的封印类型的魔法结界一样,需要特定的方法、时间来打开大门,一般来说就算没人看守,没有打开方式来人也进不去,就算能强行进攻也非一时之功,以圣墓的级别怕是要花上十天半月,到时候再有什么事情也足够破败之王回来了。
弗拉基米尔并不是一般人,为了打开圣墓大门,取得其中的某些事物他做了充足准备。
以血雾覆盖大门的弗拉基米尔显出身形,伸手取出一盏有着橡果外形的古旧灯笼,它曾经沉睡在岛上巨坑内的角落一隅,在数十年前被伊莉丝带回。
在这盏灯笼底部,有个古老字符构成的名字——瑞格。
是以理所当然的被称之为“瑞格之灯”,它只有一个用处,那就是替代。
瑞格之灯可以以自身为中介,强行替代一定区域内的魔法能量。
现在用出来,可以让附在门上的魔法力量转移到灯笼内部,从而使这扇起源大门失去魔法庇护——吱呀!
被血红引动的瑞格之灯放出橙色光芒,弗拉基米尔只轻轻一推就令大门敞开一条缝隙,然后他收起瑞格之灯化作一抹血光没入其中,开启的大门又轰然合拢再不留一丝痕迹。
“没想到这里还有…”
来到甬道内的弗拉基米尔扫过周围思绪顿生,他曾窥探过福光岛,虽然没能破开当时的滔天迷雾见到海力亚城,但还是从与其相连的边缘小岛上,得到了一些如火似焰的夜之花种子。
这种花开时会燃烧自身,灿烂到极致的美丽花朵当真令人着迷,这也是他不惜费劲心思栽培改改进,让其能花开常在的原因。
再一次目睹真正夜之花绽放的弗拉基米尔驻足停下欣赏片刻,才沿着这边夜之花构成的花海走向甬道深处。
这一路上弗拉基米尔看到花开花谢,循环往复不断的奇迹之景,查探到是一种既是生机又是死亡的矛盾力量加持,才令这些夜之花不断凋零、花开。
于是他加快脚步,穿过甬道的瞬间眼前一亮…明媚阳光、鸟语花香,花红柳绿徐徐展开勾勒出一座充满生机的秘密花园。
妄生道 萧八
花园之内是一条又一条或是蜿蜒,或是笔直的小溪河流延展开来化作道路,从走向来看能很清晰的判断出它们的发源地来自同一个方向。
“假的…”
前踏一步的弗拉基米尔,马上就感受到蓝天、白云、阳光的虚假。
这毫无疑问是某种奇特魔法构成的,可这样做的意义在那里?
为了能顺利前进,发觉藏在其中的某些危险,弗拉基米尔试着回想了一下佛耶戈的相关过往。
因兄长不幸死于意外,身为二王子的佛耶戈年少即位。
在此之前,从未被人寄予厚望的佛耶戈养尊处优,自满且自私。
意外即位的佛耶戈不堪国务繁忙,经常擅离王座,流连忘返于市井之中享受人生。
留恋市井的佛耶戈,在某一天遇见一名贫穷的裁缝女工。
她貌美如花,温柔似水,一颦一笑,勾人心神,让他当即惊为天人提出婚约,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迎娶了名为“伊苏尔德”的女人。
自此两人亲密无间,形影不离,几乎荒废政事,王国上下离心离德,终于引来外敌觊觎,国臣厌恶。
所有人都想佛耶戈死,里应外合的精心策划的刺杀到来,结果被烁银之矛·卡莉丝塔以一己之力扭转。
似乎连上天都不忍这场刺杀失败,涂毒的匕首误伤了伊苏尔德,随之而来的狂怒压倒佛耶戈最后的理智。
国库的所有财富、宝物,都被佛耶戈用在解毒之上,哪怕国土因此分崩离析,起义不断还是没能挽回伊苏尔德的生命,最后他将自己和尸体关在一起,派遣死忠者拒绝了任何人的探望。
直到数月后福光岛的秘密传回,佛耶戈才率领大军扬帆出海,哪怕他前脚离开后脚外敌便攻来,趁着内乱将曾经强大的烁银王国覆灭。
而为了拯救伊苏尔德,让她起死回生,破败之咒诞生了。
一生一世一心人。
用这句话来形容佛耶戈再合适不过,所以这虚假的天空、阳光,真实的秘密花园之所以会存在与门后的空间内,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佛耶戈希望伊苏尔德在复活时,可以再一次感受到活着的真实,而不是那种废墟遍布,恶灵漫天的可怕场景。
“哎…”
想通这是为什么的弗拉基米尔长叹一声,颇有几分惆怅之意在喟叹之中。
曾几何时他也与佛耶戈一样,也是个没有继承权,出身地微,内心深处却自视甚高的王子,不愿对旁人低头的他备受排挤,最后被当做人质成为暗裔掌控下的奴隶,整日活在生死难料的恐惧之中。
他历经生死劫难,卧薪尝胆数十年才取得了自由、得到了权利,获得了应有的力量,毁灭了抛弃自己的王国。
可佛耶戈却轻而易举的得到了这一切,又为了爱人毫不在意的抛弃了这一切,令自己拥有的王国毁灭。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境遇比较下来,自然令弗拉基米尔心思浮动,情绪微乱。
“同人同事不同命…哼。”
冷哼一声的弗拉基米尔再无观察周围打算,直奔条条水道的源头。
一个情种为爱人复活所布置的花园,怎么可能有潜藏的危险,他完全没必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御王有术:逃妃逼上门 苏澈雪
事实也的确如此,弗拉基米尔沿途上什么危险都没遇见,异常轻松的抵达了他此行最终目的地——圣水池。
这是一汪无需乘船而渡的圆形水池,被虚假的阳光照得水面波光粼粼,但从外观来看很难想象这是花园内诸多水源汇聚之地。
哗啦…!
我 真 沒 想 重生 啊
伸手一拂的弗拉基米尔破开水面,露出下方翻滚不休的漆黑雾气,它们刚一出现就吞噬一切令天空暗淡,但随后天空又复归明亮。
这些足以吞没一切的漆黑雾气,被那种既是生机又是死亡的力量束缚在小水池内。
对此弗拉基米尔并无意外,圣水池可是生命之水的产地,同样也是破败之咒诞生的源头,正是这种浓郁到极致的生机转变,才造就了黑雾,让每个死者困于永恒的诅咒中不得解脱!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