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洪荒關係戶 清風小道童-第一百六十四章,通天請客展示


洪荒關係戶
小說推薦洪荒關係戶洪荒关系户
“算了,我也懒得管你,今天不谈其他陪为师吃吃饭。”
“好的!”
白锦立即夹了一块仙兽肉放入通天面前碗中,笑嘻嘻说道:“师父,您请用!”
“嗯!”通天满意的点了点头,两人边吃边说笑,恍惚之中仿佛又回到了昔日在昆仑山上的场景。
吃饱喝足之后,通天状似无意说道:“听说执法大队的执法挺严格的,短短几日就驱逐了数百同门,这样不好,执法也要有度,法外还有情意在啊!”
“既然领了执法之职,我等自然是不敢懈怠。”
通天委婉说道:“都是我截教弟子,当以教育为主。”
“师父,他们同门相残!”
“嗯~可以教育的嘛~”
“师父,他们口出无端!”
“可以严加惩戒。”
“师父,他们去找昊天师叔要星君之位。”
“呵呵~不是你说的鼓励他们前去天庭应聘的吗?!”
白锦无语的看着通天说道:“师父,原来您不是想我了,是为了给那些外门弟子说请的。”
“呵呵~哈哈~其实为师是真的想你了,而且为师是担忧你走上冷酷无情之路,才劝你多点宽容的,大道本宽,有教无类。
我好像听说还有传言,说是你要实行什么优胜劣汰制,好多弟子会被挡在求道之门外,是不是有些太过无情了?看着他们嗷嗷待哺的饥渴眼神,你于心何忍啊!”
白锦无奈说道:“师父,截教虽大,但是也不渡无德之辈,这都是您逼我的不是,您要不是多收那五千弟子,何至于斯?”
通天一噎,语重心长说道:“白锦,你要学着去了解他们,其实他们都是很优秀的孩子。”
“我不了解他们的时候,我只是想驱逐一些弟子,当我了解他们之后,我想杀了他们以正我截教门风。”
“唉~白锦,你不能以偏盖全啊!虽然他们所有不足,但都在努力改进进步。”
“但是我真没看到。”白锦眼里带着真诚。
“若是你看到他们改变的一面,是不是就不驱逐为师的弟子了?”
“到时候再说吧!”
通天无语说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犟呢?”
“师父,我以前也没发现,您是这么博爱啊!”
两人大眼瞪小眼,通天一挥手没好气叫道:“滚~”
白锦起身,从桌子上端起两盘子美食,飘然而去。
通天顿时被气笑了,说道:“这贪吃的坏鸟。”
两道身影在桌子旁边凝现,分别是太上和原始。
太上捋着胡须笑着说道:“我倒是很欣赏白锦,自然随心,不像玄都那般拘谨恭敬,尊敬放在心中。”
原始满意说道:“我早就说过了,白锦绝对不会同意的,如何作为方可为截教外门首徒,我很满意。”
太上悠悠说道:“有着白锦在,我也能放心一些。”
通天没好气说道:“那是我的弟子。”
太上语重心长说道:“那是我师侄儿,而且还明了为而不争之道。”
原始也说道:“那也是我师侄,也明了顺天应命之道。”
通天无言以对,总感觉自己的弟子岌岌可危。
太上看向通天说道:“你收这么多弟子做甚?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原乱
原始也忍不住说道:“你看看你收的那些弟子,乌烟瘴气,这样下去就算是万仙大阵也镇压不了你们截教的气运。”
通天看着他们,严肃说道:“我看你们就是羡慕。”
原始气笑了:“我羡慕你?我阐教门下尽皆福德之士。”
太上捋着胡须笑呵呵说道:“玄都可为我真传。”
通天睥睨说道“你们的弟子敢顶撞你们吗?”
诱夫成瘾:总裁,接个吻
太上捋胡须的手顿时一停。原始笑容凝固。
通天得意洋洋说道:“你们门子敢和你们据理力争吗?”
“你们门下的弟子会不计自身,全心全意为你们着想吗?”
“你们门下的弟子敢拿你们的饭菜吗?”
……
原始哼了一声,说道:“那是因为我们从不会犯错。”
极武天尊 笑风尘
通天幽幽说道:“你们门下的弟子可从没来到我这里请安!”
金庸 絕學
太上咳嗽一声,转移话题笑呵呵说道:“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兄弟三人难得聚集在一起,今日不谈其他,喝酒品茶为乐。”
通天手一抬,手中出现一副土豪金扑克,说道:“喝酒品茶有何趣?咱们斗妖王吧!”
太上,原始齐齐懵逼了,斗妖王?怎么斗?洪荒有妖王可以做对手吗?就算是帝俊太一复生也不够打的啊!
……
另一边白锦端着盘子悠哉悠哉走出碧游宫,师父做的东西真不错,但是想靠这个就收买我,想都别想。
“师弟!”一道声音响起。
白锦脚下一顿,停下脚步朝旁边看去,无当圣母身影缓缓浮现,笑意盈盈。
白锦惊喜叫道:“师姐,您也成就大罗了?什么时候的事?”
立即将手中一盘子美食递出去,说道:“这个送给师姐做祝贺礼物。”
无当圣母接过盘子,轻笑说道:“多谢师弟。”
白锦笑哈哈说道:“师姐别客气,我也是从师父那里顺的。”
无当圣母笑着说道:“也只有师弟你敢顺师父的东西。”
“师姐,你找我有事吗?”
无当圣母犹豫一下,不好意思说道:“听说师弟,你有一些快速赚取功德的手段。”
“师姐缺少功德?”
无当圣母点了点头,老实说道:“师姐修行至今,不曾与天地有着什么贡献,所以一直无有功德在身,这一次冲击大罗境界,差点陷入执念之中。”
作揖一礼郑重说道:“还请师弟指点一二。”
白锦连忙伸手一抬说道:“师姐言重了,您可是我亲师姐,我不帮您我帮谁啊!
只是一时间我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让我先思考数日,等我有了想法之后立即就知会师姐。”
无当圣母歉意说道:“多谢师弟,我也知谋人造化,此举不妥,但是师姐我也是没有办法,还请师弟勿怪。”
白锦毫不在意说道:“一点点功德而已算得了什么造化?其实功德多到一定数量,对我而言就只是个数字而已,没有任何意义,功德成圣也不可能,我自己用也用不完。”
无当圣母顿时无言以对,师弟说的话怎么让人这么想动手呢?!
“师姐,要不我先送你一些功德吧?!”
无当圣母摇了摇头说道:“功德还是要自己修,只需请师弟指点一个门路就可。”
“行,包在我身上。”
无当圣母松了一口气说道:“有劳师弟了。”
剑神
白锦和无当圣母又说了一会,才端着盘子悠哉悠哉朝着外面走去,脑海中闪着一个个念头,到底要怎么帮师姐赚取功德呢?
……
一年之后,两股狂暴的气息在碧游宫上空一闪而过,整个东海所有生灵都感觉到一种冻结灵魂的寒意,随后一阵畅快的哈哈大笑声音响起,寒意立即消失。
碧游宫后院,通天将自己的土豪金扑克收起,赢了不少功德,下次找西方两位师弟打麻将,赢哭他们,最好是能把他们的十二品金莲也赢过来。
通天开口说道:“多宝,来碧游宫见我。”
多宝走入碧游宫之中,恭敬一拜说道:“拜见师尊!”
主位上通天教主的身影浮现,说道:“多宝,外门弟子都是你在教导,白锦却说外门弟子多为羁傲,嗜杀之辈,可为真?”
多宝深吸一口气,白锦那个溜须拍马之徒竟然找师父告我的刁状?恭敬说道:“启禀师父,现在我截教弟子皆为修行有成之辈,师兄弟之间团结友爱,不成有什么羁傲嗜杀之徒,反而是执法大队横行无忌,欺压同门,霸道异常。”
通天笑着说道:“多宝,既然白锦对外门弟子有所误解,那就将外门弟子的优秀一面展现出来,也好让他无话可说。”
多宝恭敬应道:“弟子明白!执法大队之事?”
通天笑着说道:“我会约束执法大队的。”
“多谢师尊!”
“去吧!”
“弟子告辞!”多宝起身,恭敬作揖一礼,转身朝外走去。
多宝塔之中,多宝道君的身影浮现,盘坐在主位蒲团之上,隐隐已有一丝威严气度。
长耳定光仙从外面走进来,问道:“大师兄,师父找您可是有要事?”
多宝沉思说道:“师父让我展现出外门弟子的优秀一面,但是师父到底是何意,一时间我却也难以揣度。”
长耳定光仙欣喜说道:“师兄,这是好事啊!”
“好在何处?”
长耳定光仙眼里闪耀着睿智的光芒,欣喜说道:“一定是这段时间执法大队和白锦太过跋扈,师父想要修理他们一番,这时让师兄展现出外们弟子们的优秀一面,其实就是打执法大队的面皮,也好有了一个修理他们的借口。”
多宝笑了一下,心中却不以为意,师父若是想要惩戒一个人,岂会如此麻烦?圣人随心,何须什么借口?
但现在的多宝早已不是昔日那个昆仑山上的多宝了,心中多了城府,喜怒不行于色,说道:“那你认为该如何表现?”
长耳定光仙立即期待说道:“以我之间不如举办一场盛大的同门聚会,酒水畅饮,美食管够,所有同门聚集歌舞不休,展现出我们截教的团结友爱一面。”
多宝微微摇头说道:“不妥!我截教乃是圣人大教,岂能如此轻浮?”
长耳定光仙忍不住辩驳说道“师兄,大欢喜何尝不是一种大道?”
多宝微笑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就怕白锦借此寻事,我等不能给他分毫机会。”
长耳定光仙点头赞同说道:“师兄说的有道理,我上次和几位女师妹多喝了几杯酒,执法大队的人就不依不饶,特别烦人。
师兄,您有什么好主意?”
多宝抬头看向远方,脸上带着一丝微笑说道:“展现外门弟子优秀是一面,无非是以武以德来论,我打算举办一场武斗大会,以武论法。”
长耳定光仙提醒说道:“师兄,以武论法自然是极好,但是以何见德?若是只显武力,恐怕达不到师尊的要求。”
“点到即止,谦虚有序,比试过程中互相帮助,可算是德?”
长耳定光仙一愣,当即明白了师兄的意思,作揖一拜欣喜说道:“师兄睿智,师弟拜服!”
多宝微笑说道:“长耳师弟,这件事还是要交给你。”
长耳定光仙起身叫道:“师兄,您就看好吧!绝对让白锦无话可说。”转身朝外走去。
……
从金鳌岛回来之后,白锦小日子可谓是过得是十分悠闲,每天请安赏花斗鸟钓鱼打牌,反正修炼是不可能修炼的,到了大罗境界修炼的作用已经不大,主要还是要靠悟,苦修千万年不如灵光一闪,所以白锦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
三光仙岛边缘,白锦盘坐在一块青石上,手中握着钓竿,目光盯着平静的海面,旁边不远处石矶和菇凉升起火,正在烤鱼,肉香四溢。
赵公明从天空飞下,作揖说道:“见过师兄师姐!”
石矶和菇凉起身,作揖还了一礼。
白锦鱼竿一提,一条手指大小的小黄鱼从大海之中提出,正在疯狂扭曲。
白锦将小黄鱼取下,扔回海里,笑着说道:“公明师弟,你怎么来了?”
赵公明起身肃然说道:“师兄,大师兄要举办一个什么武斗大会。”
白锦将鱼竿放下,说道:“你和我仔细说说!”
“刚刚金光仙传来消息,说是大师兄通知他们要举办一场武斗大会,以武论法,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白锦嘀咕说:“大师兄这是想做什么?”问道:“什么时候?”
“三年之后!”
武道大会的消息很快在截教之间流传,三年时间在仙神眼中不过是转眼之间,在没改天换日之前就是区区三天。
……
三年后的一天,东海上方万里无云,风平浪静,一个巨大的擂台耸立在东海之上,周围围着密密麻麻的万余截教弟子,交头接耳,嘈杂的声音响成一片。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