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愛下-第四百六十六章 時間自此分叉,我於現在、過去存在(兩更!)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易春自然知晓,有不少势力与人试图与他交流。
但他向来对此不感兴趣。
或者说,他们并没有令他产生多少兴趣。
安诺德的物质世界,无疑是足够辽阔的。
它足以承载,数以亿计的智慧生命。
只是,这并不意味着易春会让太多的外来生命到这里居住。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承载了他的心血与成就。
并不是谁,都有资格在这里驻足。
一边想着,易春一边将嘴长大:
“吧唧……”
随着某种无形东西的扭曲,易春满意地将其吞下胃囊。
而据此并不遥远的恶魔军营中,恶魔们对此视若无睹地继续着自己的事情。
偶然有爱好驯兽的恶魔首领,会特地跑来远远围观。
根据它的部下所传出的消息:它喜欢看着这个大家伙吞噬、成长。
比起喂养它底下,那几头快要比熊更加粗壮的地狱犬。
看着如山般的巨兽大快朵颐,也是一种寻常恶魔所难以感受的享受。
恶魔疑惑.jpg
扭曲虚空从不缺造粪机器,恶魔们有些难以理解这家伙的想法。
不过,它拳头大,它说了算。
怎么说也是一个领主,一般的恶魔不敢反抗它的意志。
只是,恶魔们无法认同。
它们只是觉得,外面那头每天准时打卡的熊越来越大了。
从令高大的虚空恶魔,觉得毫不起眼的渺小体型。
到现在,哪怕是最为庞大的恶魔首领,也需要仰望的程度。
时间,短暂得令某些休眠时间较长的恶魔有着罕见的错乱感。
它们又被混乱虚空,丢进了另外一条极度恶劣的时间线?
恶魔们遵循着军团长的命令,没有去理会。
作为燃烧军团的轴心,它们有极为繁重的职责。
一个庞大的、甚至可以说达到了某种臃肿地步的邪恶势力,是极少会单线程开展当下计划的。
在另外的空间与时间中,它们或许正在进行着对某个世界的燃烧计划。
燃烧的含义,有诸多释义。
而在作为轴心的扭曲虚空之中,它所对应的便是其中最为纯粹的一条:
它们,只是渴望看到世界燃烧……
这,便是它们终将与易春碰撞的原因……
让我幸福给你看
…………
…………
时间不断流逝着,安诺德周围的局势陡然变得复杂起来。
偶然趴在梦境世界最里层的易春,会瞅一瞅部分不知死活的家伙。
然后,将其中一些拉入梦境。
他们将在梦境世界的某一层,被化为公共区域的镜子,被无数路过的人凝视着。
那会让他们知道,该如何拥有基本的礼仪。
“呼……”
无尽的麦田之中,身躯直入云霄的巨熊缓缓睁开双眼。
它的呼吸化为了凌冽的罡风,将原本晦暗的星空刮扯出一片璀璨的区域。
高度:3.6千米……
作为基础体型而言,勉勉强强达到了一些物质界高耸山脉的级别。
只是,于血肉生命而言,这是寻常的生命所远远无法抵达的概念。
毕竟,以这个高度的体型而言。
巨大的重力,几乎能碾碎一切血肉与骨骼。
哪怕是钢铁,在这样敦实的体型之下,也会瞬间扭曲、崩溃。
大地难以承载这样的重量。
柔软的泥土,会紧紧地将其束缚住。
在绝大多数区域里行走,这样的巨兽只会如同凡物在泥泽中前行一般。
只是,易春早已不是纯粹的血肉生命。
太 上 执 符
在他抵达传奇之后,自然力量便在一定程度改变了他的生命形态。
而之后梦境主宰者权柄的获得,以及他常年在梦境世界活动的规律,都使得他已然成为了另外一种形式存在的生命。
武尊
寻常的物理规则,已经不再能泛用于他。
易春行走在大地之上,他每前进一步,地面都自然凝结出一层凡物所难以窥视的褐色光辉。
那是位面所予以的反馈,使他能自然地行走于世上。
当然,如果到了其他的位面,易春就不太可能会获得这种便利了。
好在,如果他之后的计划成功了,他就无需再为此类的问题烦恼了。
因为,他将无法再以真实的躯体进入其他位面。
就像你不能将一个实心玻璃球,塞进另外一个实心玻璃球里面。
哪怕,前者可以通过某些特殊的手段,来压缩到能够足以通过后者那些微小空气孔洞的程度。
可那种压缩,不会导致能量消失。
它只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
所以,强行进入,只会导致后者瞬间被其洞穿。
又或者,在能量的过度溢出后,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艺术”。
而到了这种地步,勉强能够到达易春所设想的未来。
汇聚位面之力于己身,以宏伟之躯遨游于浩瀚星海之间。
不受空间约束,不受信仰管制。
无拘无束,乃至于此。
这是何等的自由与浪漫!
易春缓缓舒展着躯体,他期待着这样的未来。
这,才是他所要追逐的自由。
而并非局限于当下,局限于有限空间之内的相对自由。
或许是由于体型变得更大了,能够承载的东西变得更多。
易春能够听见的呼唤声,也愈发显得繁杂。
有信仰玄鸟者的祈祷,有追逐慈父者的念叨。
有恐惧的低喃,有畏惧的呼唤。
这是信仰的基石,即:智慧生命的注视。
但于易春而言,只是熙熙攘攘的众生之音罢了。
他没有切断这些联系。
一是,他确实需要一些这样的存在,以满足某些操作的条件。
二是,易春偶然也会从这些声音中,听到某些真切的渴望。
那是受困于平凡者的呼唤,亦是他于众生的悲悯。
易春很少会干涉自然的运转、王国的倾覆。
比起这些,他更愿意为那些渴求的灵魂带来救赎的希望。
凡人总是如此,如他那时年幼,郁郁不得。
因此予以点滴,一报还一报。
更何况,见证他们从弱小到强大,从庸碌到伟大,展现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
如此循环往复,他亦有所得,故而乐此不疲。
易春感知着自己此刻的状态。
这样的体型,勉强足够他进行最为初步的尝试了。
毕竟,这只是基础体型。
随后,他尝试锁定自己体内一个最小组成粒子。
然后,斡旋造化之力涌入其中。
它化为了一个鲛人的模样:
“我,四海女王,在今天,宣布四海归一!”
她用王者所独有的气势,高声呼唤着。
而下一瞬间,她又被变化成了一个极小的粒子。
只是前者是真实转化,而后者则是形态上的纠缠。
可以这样去理解:真实存在的时间线,在易春的身上自然地分成了两条支流。
它们中的一条,与真实的时间线相吻合。
而在这里,这个粒子呈现出它所它经过变化后的最为原初的模样。
即:易春体内一个最小的组成粒子。
而在另外一条,与其并行,且永远不会交织的时间线中。
它所具备的真实形态,是一个由易春从自己的自然法术书的故事中生成的、全新的智慧生命。
她是易春的一部分,它亦是易春的一部分。
它们有机结合,在时间线上各自穿梭,则组成易春最为真实的形态。
信徒?
不,易春只是觉得全然是一片死寂物质的“位面”会颇为无趣了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算是一本活化了的“传说之书”……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