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明尊 線上看-第三十五章天元神鰲相伴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云鹤真人挥袖带出一线云烟,飘飘荡荡,化为了一座云中的大殿,又请诸位化神进去,就连被几人联手镇压的风阳子也有座位。
钱晨抱着低调处事之心,坐了下首,一共九位化神位列席上。
此间的诸位化神,颇有几人看向钱晨的目光透着一股复杂。
守阳真人添为地主,坐了云鹤真人下首的第二席。
先前钱晨镇压藏山真人之际,借助两极元磁神峰招来九天雷机,普一出手,便是掌握五雷这等大神通的情形,尽数落入他的眼中,才叫此人知道先前鸣蜩真人所为是何等的愚蠢。
钱晨对两极元磁大阵如此熟悉,定然是在炼丹之际,便摸清了罗真仙门护山阵法的底细,更以此算到了借元磁大阵之力为己用的关窍。
若非罗真仙门真正的底蕴,九宫乾坤大阵藏得隐秘,只怕也早就落入了此人的算计之中,撑不到元磁大阵反水的关键一刻了!
期货风云 许枫
此人以元婴修为,连续斗败了三位化神,如此战绩着实可怖可畏,一众位列下首的元婴真人此刻看着钱晨的眼神都透着一股凝重和敬畏。
虽然钱晨有心低调,但因为此前的种种,他只是坐在殿中便令人侧目。
大殿之内,云鹤真人见局面已经抵定,但哪怕在钱晨手中吃了大亏的藏山老祖,都没有再有清算先前旧账的意思,要知道他那三枚金锥被钱晨收了去,如今还落在钱晨手中呢!
其中固然有钱晨背后那莫须有的神霄派震慑。
但云鹤真人也自是明白,自己此番所为已经打破了以往闲云野鹤一般的形象,令在场众人心中生了嫌隙。
化神都是人精般的人物,他这般有口皆碑的人物,突然插手海外修行界的争端,反而比钱晨这般不知跟脚来历的人物,更叫人忌惮!
云鹤真人知道自己应该找一个说的过去的借口,不管这些化神老祖信不信,但自己这边总该拿出一个让人信服的态度来才是,当即酝酿开口道:“风阳道友寻求延寿,纵是夺舍之法有伤天合,按理来说,也轮不到我来管!”
“但风阳道友此前化神,便是以魔道七情六欲化神法成就,此事你虽然事先做的隐秘,但事后终究露出了许多行迹。”
“尤其是你为了破去这门秘法的隐患,反手夺了妙音门的镇派法宝九妙仙音螺。妙音门当时的掌门妙玉先生,便求到我门下,请我为妙音门主持公道。但我念及这是风阳道友的化神机缘,若是插手此事,便是阻道之仇,因此便未许他……”
风阳子嘿然笑道:“云鹤真人果然知情知理,妙音门的事情纵然是我背信弃义在先,但我为了化神中了魔道的算计,是非要此物镇压那七情神魔、六欲阴魔不可!那时候谁若出来主持公道,纵是我理亏,也不得不与之不死不休了!”
云鹤真人抚掌微笑道:“昔年风阳道友为了化神,派人多方收集红尘魔障,七情六欲,而这般秘法却是魔道无常宗为了收割道友的神魂,故意泄之。”
“风阳道友虽知有诈,但还是宁在险中求,布置了许多手脚,还利用妙音门经营妙玉阁和极乐楼,利用昔年七杀门的余孽血狼,创立劫修海狼会,来收集那七情魔障,六欲阴魔。”
“期间道友不知犯下了多少杀孽,做下了多少恶事!”
“如此误入歧途,着实令人扼腕叹息!”云鹤真人摇头叹息。
风阳子坦坦荡荡道:“我乃是商人出身,从来与人为善,不做无谓的恶事。但若利益大到一定程度,纵然是杀父杀母那般不赦之罪,我也做得。若是一桩生意的收益大的难以想象,那纵然让我卖了毒死自家的毒药,我也是肯的!”
“昔年化神一关,便是如此!”
“然……当年道友成就化神之后,无常宗修行《忘川幽泉引》的那尊阳神修士,欲收割你神魂。风阳道友你虽然有所准备,奈何……”
云鹤真人将昔年的一段秘闻娓娓道来。
此时风阳子接过话头道:“奈何我虽然克制了七情、六欲两尊神魔化神,但到底并非如魔道正统之法那般,将这两尊神魔设劫斩去、炼化,修成《忘川幽泉引》中的他化自在天魔身!因此在那魔头手下,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几乎就要被他拿去祭炼成他化魔身!”
云鹤真人悠悠道:“那风阳道友可还记得是谁救了你?”
风阳子悠悠叹息一声,道:“是大友先生元神出游,感应到那魔头所为,一道万化无形斩魔剑气,斩破了那魔头的他化自在魔躯,这才救了我一条性命!”
“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所为,早就落入那几位元神大能的眼中,也是大友先生怜惜海外修行不易,劝住了其他几位看我不过眼的高人,才叫我有机缘化神!”
“那你应当知道恩德!”
云鹤真人露出一丝冷笑道:“可你风阳子,化神之后依旧与魔道勾结不休!”
他一掷那杆黑色魔幡道:“你化神之后,便传下自己以七情六欲磨砺神魂,制服魔念,借此参悟的那门斩魔秘法,令你后裔那五大世家暗中修炼。然后培育魔念,寄托魔种,最后斩去魔头,借此反馈修行。”
“而那些未能斩去魔头,反被魔头吞噬的元婴族人,便暗中送给了无常宗,换取此门暗中的支持,甚至为你炼制了这件七煞迷神阴魔幡!”
这些‘隐秘’,固然是震惊了这里许多的元婴修士,更是将风阳子按死在勾结魔道的罪名之上,永不得翻身。
但其中种种,与钱晨所猜测的并没有什么出入。
无非是多了一个卷入的海外散仙大友先生。
大友先生、九川居士、钓龙老人这几位海外散仙,并称东海三友,乃是海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身份超然。
海外修行界这些年蓬勃发展,便有这些海外散仙暗中相助之故,其人怜惜风阳子有化神之才,暗中相助,并非没有可能。
钱晨暗中观察那些化神老祖,便窥探出他们虽然有些惊讶,但却有七分是故意做出的,甚至有些连演都懒得演,显然风阳子这些年勾结魔道的所为,他们并非没有听到过什么风声。
云鹤真人感叹道:“大友先生知道你旧恶不改,便命我暗中监视于你,若是仍旧恶习不改,甚至进一步勾结魔道,便替他除去昔年一念之差留下的隐患!”
此时,一种化神真人才了然,难怪云鹤真人这般清散的作风,也会插手此事。
这个理由虽然并非让人十分信服,但有海外身份超然的散仙大友先生为佐证,却也有了几分说服力,足以说得过去了!
风阳子语气艰涩道:“既是如此,我也无力辨答,若是道友念的我等的同道之情,送予这枚转生丹给我。令我自行转世而去罢!”
言罢,他便闭目扭头,摆出一副待死的姿态来。
钱晨在旁边看的分明,心中便有些疑惑,这并非是此人的作风,除非他笃定云鹤真人绝不会杀他。这时候钱晨心中一动,莫非风阳子已经猜到了云鹤真人是为何出手?窥破了其后的那个势力?
果然,云鹤真人上前搀扶起风阳子,道:“我海外不比中土人杰地灵,传承悠久,此地修行颇为艰难,修士虽有百倍之众,奈何证道元神者,乃至大能底蕴,都远远不如中土。你也是数千年苦修,虽然一时行差踏错,我又怎好取你性命?”
钱晨感觉到数道目光停留到自己的身上,不由得暗中撇撇嘴,这关我什么事?
鸣蜩真人乃是玄阴二五斩魄刀所斩,又不是我杀的?
而且咱们古法修士,大道当前,哪个不杀的尸骨堆积成山的,可不讲究怜悯修行不易这一套。
中土从来只有修士太多,极度内卷,相互之间很不得其他修士都死光光!死光光!道门三大道统之间,都颇有龃龉,向来讲究一个道心坚定,剑出无悔。
海外这种底层修士相互之间整天厮杀,血流成河,到了高层却又颇有默契搞这一套,装不装啊!
云鹤真人左右环顾了一圈,看到诸位化神脸上都露出了赞同的神色,才微微点头道:“我之所以出手,只是忧心你勾结魔道,最后一步也行差踏错而已!”
“风阳道友若是肯交代这转生神丹的用处,只要不为魔道妖人所利用,我云鹤自是一力保你转生无忧!”
风阳子听到这里,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笑道:“原来道友还是挂心此事!”
他看了看自身被镇压的神魂、法力,笑道:“也罢!此事终叫各位道友挂念,我便老实说了罢!我为自己准备的庐舍,自不是天生灵胎那等神物,只是图一个寿元绵长,想要得享长生罢了!”
“因此这庐舍却是湿生卵化的妖兽之流,乃是一只天元神鳌!”
藏山老祖听了这话,顿时一惊,失声叫道:“可是玄龟中的神种,昔年天周神朝的天帝,命令背负三洲的天元神鳌?”
“不是说天周末年战乱之际此物就绝了种?那十五只神鳌皆被斩杀,以至于三洲陆沉归墟,才有始皇帝自虚空界海征伐,以周天星舰搬迁三个大世界到地仙界,恢复了九州疆域的故事?”
“若是地仙界还有神鳌,始皇帝只要命神鳌托起陆沉三洲便是,又何必大费周章,攻伐那三大世界?”
风阳子闻言只是叹息一声:“自然不是那等能承载大世界的神物,而只是一只混血的幼年神鳌罢了!始皇帝时,或许还未出生,应该是玄龟血脉返祖的灵种!”
藏山老祖羡慕道:“即便如此,这等灵种的寿元也是不可计数,活上百十万年都是等闲,若是真叫你夺舍功成,的确与长生无异。”
火发道人也开口道:“难怪你不肯轻易开口!”
“这等机缘,甚至还要胜于天生灵胎,灵胎才能多活几年?而若是夺舍神鳌,非但寿元无尽,而且若是活到成年,此物天生的神通,也不逊于元神真仙了!”
风阳子看着那些化神老祖一个个目光灼灼,便知道自己若是不交代清楚,这些人是绝无可能放过自己的。
当即便开口道:“这神鳌可以潜入九地,遨游虚空,行踪甚是隐秘,我也是在极为偶然的情况下,才发现其只鳞片爪!”
“欲引出此鳌,还需一番周密的准备。而且神鳌只有一个,若是诸位道友肯助我夺舍此灵种,事成之后,我愿意以神鳌之躯,带领诸位道友进入归墟一探!”
“那里有上古三洲残骸,凤麟洲昔年灵药无数,聚窟洲有返魂树、惊魂香,元洲更是有不死药流传!”
“若是能寻得少许机缘,更胜我夺舍妖兽之躯!”
听闻此言,那些化神更是一个个眼神闪烁,虽然不知他们心中是作何打算,但嘴上却是答应的爽快。
风阳子当然也不是善茬,立即便要众人以九幽立誓。
众人之中,只有钱晨是对此全无想法的,他本体乃是道尘珠,何等尊贵?区区一头神鳌,让给他都不太乐意。而且他赌愿此生力求大道,哪里有耽于一只王八躯壳了长生的打算。
当即第一个立誓道:“在下愿以九幽为誓,绝不图谋夺舍神鳌,若违此誓,永堕九幽!”
同时钱晨心中微微一叹道:“若是应了誓言,我就只能去九幽做我的第三魔祖了!这般狠毒的誓言,应该算得上是诚心诚意了吧!不过我只说了不会图谋夺舍,但这只王八被你瞧上也是可怜,我要不要助它一助呢?”
“烛九阴说有一尊金人沉没在海底极深之处,就连元神也轻易下去不得,听那描述,很是像海底归墟啊!”
一众化神哪里想到会真有人应了此事:“你丹成一品,元婴斩化神前途无量,不必贪图这等长生庐舍,但我们贪啊!”
正心中怒骂之际,却看云鹤真人也整理了一番仪容,正色道:“我云鹤愿以九幽立誓,绝不阻碍风阳道友夺舍转生,若违此誓,叫我为九幽夺去神魂,永世沉沦!”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