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txt-738. 暗中謀劃看書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中森明菜跟岩桥慎一开始交往以来,还没有真的吵过架。
平时各忙各的,聚少离多,心里想他想的不得了,见面时好话都说不完。偶尔闹点小别扭,岩桥慎一也总是能在当时想点办法化解掉。
在稳重不动声色的岩桥慎一身边,中森明菜像个脱了鞋的小孩,自由无防备地伸展着脚丫。
像是现在这样吵起来,还骂他“吵死了!”这种事,还是头一回。
就这个第一次,还是在一起共事的时候发生的。既是她期待已久的合作,也是和他第一次共事,结果,刚开始就遇难关。
现在,既要化解吵架的矛盾,又要化解工作的矛盾。中森明菜迷迷糊糊的,但总觉得,这两件事其实是一件事。可又不能单纯归作一件事。
真的开始和他共事,中森明菜才发觉,自己对“和岩桥慎一合作”这件事的想象似乎过于美好。岩桥慎一在工作中的强势,出乎她的意料。而她一贯以来对于岩桥慎一的想象,似乎也有所失误。
又或者,是平时温和细腻的交往,没有发现这件事的机会。
为了录音的事吵起来,中森明菜当时生气、委屈,过后又懊恼、沮丧。可就这样,分别的时候,岩桥慎一走上前来,和她说“下次再见”。
听到他说出只有两个人才知道的暗号,中森明菜其实也悄悄松了口气。
其实想一想,是为了工作的事意见不一致才吵架,除此之外没什么。可是,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看待这张单曲的心情不一样。
对岩桥慎一来说,送去企划书,就达成了“合作”这件事。接下来,是要考虑如何把企划给做好。
但在中森明菜心里,和他一起制作歌曲的过程最重要。
可是,岩桥慎一说“要是这张单曲成了中森明菜的个人秀,那就失去了意义”,一想到这句话,中森明菜心里就难受。
两个人心中,对这张单曲的“意义”不一样。想到他的那句话,中森明菜不仅觉得被他给否定,还觉得他在这件事上不体谅自己。
中森明菜并没有因为看到了岩桥慎一的另一面而失望,可是,在沮丧和懊恼之余,却忍不住想东想西。从接下来的合作要怎么进行,一路想到要是在工作之外,其他的事情上出现这样的分歧,又要怎么办?
开始交往以来,在中森明菜脑海当中出现的、关于和他未来的想象当中,还没有想过这一项。
中森明菜这个小脑袋瓜,什么都不想的时候倒还好。一开始琢磨起来,不知不觉就钻起牛角尖。
离开了录音室,去往下一个工作地点的路上,她闷闷不乐,翻来覆去的胡思乱想。
贵族恶少:一不小心爱上你 默沫0
刚才,她才在录音室里骂了制作人,现在看她板着脸,大本和小助理谁也不敢跟她搭话触霉头。
大本心里暗自庆幸,还好岩桥慎一脾气不错,忍得了这个任性的桃浦斯达,没有在录音室里发生什么冲突。一边庆幸,一边也烦恼,不知道下次录音要怎么进行。
只要没有人妥协,就还得吵下去。到时,少不了还得替中森明菜鞠躬道歉。
小助理心情就更复杂,瞧着中森明菜阴沉的脸,还对明菜桑和岩桥制作人吵起来这件事讶异。一时想着不知道这两个人要怎么解决,一时又怀疑莫非其实他们并不是那种关系?
可是,如果不是那种关系,怎么会把裙子腰带系在手上去看演唱会?
一想起那条裙子腰带,小助理赶紧打住,不再往下想。
要是再想下去,连演唱会当天,明菜桑腰上那条领带的来源也要不小心猜中了。
小助理赶紧默念助理手册,收起多余的好奇心。
“明菜酱,马上就到了。”这时,大本开口提醒。
他语气委婉,“请加油吧。”
当然,在专业程度上,无需担心中森明菜。换了个工作场合,刚才和制作人吵架的事被抛到一边,她精神十足,全力以赴。
结束了工作,去看传呼机,有岩桥慎一给她打的一条。
离开录音室的时候,他是说“下次再见”,中森明菜自己也回了“下次再见”。
……
“岩桥桑看着心情好像不太好。”
南野阳子打量他的脸,小声说了句。
叫她这么说,岩桥慎一若无其事,回了句:“有吗?”
“是不是我太多嘴了?”
南野阳子有点越了界的不好意思。托冈田有希子的福,单方面挺熟的两个人,在把话说开,又一起合作了这段时间以后,相互之间也熟悉起来。
平时,工作的间隙,多少也聊几句天。
这一天,岩桥慎一白天跟中森明菜见面录音,被她噎了一通,到傍晚,又来见南野阳子。
南野阳子的部分几乎已经完成,只剩一点需要补录的地方。今天再来补录这一次,录音室的环节就告一段落,过后,岩桥慎一就几乎没什么再跟她接触的机会。
至于编排舞蹈、宣传打歌之类的,都同他没有关系。
和跟中森明菜针锋相对的争吵不一样,这边的气氛平静自然。曲子制作期间,岩桥慎一大权独揽,三个女孩都听他差遣,唯一的短板坂本冬美找到状态以后,进度飞快,顺利无比。
不像今天跟中森明菜的录音,只差被她扑上来。
但是,在录音室里,必须要克制着沟通,克制着争执。吵架也吵不痛快,心里话也说不出来。
离开了华纳的录音室,岩桥慎一过后再想起来,觉得刚才对她的态度过于强硬。
他看看因为多嘴而不好意思的南野阳子,岔开话题,“到今天,阳子你录音的部分就全部结束了。”
南野阳子轻轻点头,冲他笑了笑,“承蒙您这段时间的关照,谢谢您。”
她真心实意。
即使因为松田圣子突然出击,把她的独立计划搅得一团糟,但这段时间里,能够在岩桥慎一这边的录音室里喘口气,也让南野阳子对他的邀请心存感激。
可听到她道谢,岩桥慎一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心情,变得更不痛快。
上次听南野阳子说“谢谢”,是他的邀请无心插柳,促成了索尼接手她的独立。而现在,松田圣子抓住时机冲出来,把南野阳子的独立计划冲得一塌糊涂。
再听她说“谢谢”,就想起她上次对他说“谢谢”时那精神十足的模样。
“阳子。”
岩桥慎一问她,“合约的事,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合作这段时间以来,这么直白的提起她合约纠纷的事,还是第一次。尽管其实双方心照不宣,但突然被问到,南野阳子还是愣了一下。
反应了一会儿,露出个微笑,“打算再另外想想办法。”
她的笑容看着一点也不勉强。从这笑容当中,仿佛一并看到她坚韧的品格。
索尼如果放弃接收南野阳子,那她过后只有两条路。要么自己独立,成立个人事务所,要么就回去跟都仓俊一低头,继续留下。
可是,如果没有靠山,被音协封杀,那成立个人事务所跟等死没有两样。
而事到如今,松田圣子这一手,也断绝了南野阳子跟都仓俊一和解的可能。现在,就算是都仓俊一本人愿意跟她和解,等着杀鸡儆猴的音协,也不会放过南野阳子。
音协成立之初,声称是为了防止不正当竞争的同盟。加入进来的各个事务所之间,约定禁止相互挖角、禁止接收不是从原来的事务所圆满解约出来的艺人。
后来,果真不出所料,成为事务所联合起来剥削艺人的组织。
“要是,”南野阳子看着岩桥慎一,小声说,“如果真的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我就放弃解约。”
索尼那边,决定了要保松田圣子,就会收回对南野阳子的庇护。不仅如此,为了卖音协面子,说不定还会反过来劝她去跟都仓俊一谢罪……
在不能帮她独立的情况下,要是南野阳子回了都仓俊一身边,索尼还能保住这棵摇钱树。
岩桥慎一听她说放弃解约,就能猜到过后又发生了什么。
但无从去谈对还是不对,只能说这样的发展实属意料之中。小偶像牺牲起来最没压力。
而且。
索尼劝说南野阳子回去跟都仓俊一谢罪,其中一个理由是,为了不影响这张企划专辑。为了不因为她的合约纠纷把整个企划给破坏掉,得罪整个业界。
不久之前,还因为被邀请了参加这张企划专辑,得到了一个独立的机会。才过去没多久,这张企划专辑摇身一变,又成了胁迫南野阳子低头的理由。
南野阳子看着岩桥慎一,不能告诉他发生过这样的事。
从冈田有希子那里听了那么多关于岩桥慎一的事,南野阳子知道这个人温柔而又有同理心。几乎已成死局的情形,要是让岩桥慎一知道,只会徒增他的烦恼、甚至自责。
“我想再听一遍录音。可以吗?岩桥桑。”南野阳子说。
岩桥慎一也觉得话题沉重,站起来,走到控制台前,替她准备好。用的是功放设备,录音室里,响起节奏轻快的曲子。
南野阳子站在岩桥慎一身后,瞧着隔音玻璃上倒映出的他和自己的影子。岩桥慎一低着头,忙着操纵控制台。她默默听着自己的歌声。
“阳子你的表现无可挑剔。”岩桥慎一称赞她。
南野阳子听了,心里高兴,笑着和他说:“谢谢。”
傍晚的录音也就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全部结束的时候,时间也还不算晚。岩桥慎一向南野阳子道谢、道别。
“这段时间以来,承蒙您的关照。”南野阳子也向他欠身致意。
岩桥慎一送她到录音室门口。四下看了看,“你的经纪人呢?”
“录音结束,今晚只有九点钟要录东京电视台的综艺节目,时间宽裕,又都是在东京。所以就一个人来了。不过,晚上工作结束,经纪人桑会去接我。”南野阳子告诉他。
岩桥慎一点点头。
“那么,我就告辞了。”南野阳子说。
岩桥慎一看了看手表,忽然邀请她,“不介意的话,一起吃顿便饭,行吗?刚好我肚子也饿了。”
“哎?”南野阳子反应了一下,点点头。
两个人离开录音室,就近找了家餐厅吃饭。
这个时间,岩桥慎一饿,南野阳子也觉得肚子里空空的。不过,碍着是第一次单独吃饭,还是有点放不开,吃得颇为含蓄。
“我听有希子提到过,都仓桑用你的名义去做了投资。有这回事吗?”
岩桥慎一突然开口,吓了南野阳子一跳。没想到他突然提到这件事,一时睁大眼睛。
合作的这段时间,还是头一回见她这么惊慌失措。
“虽然对有希子有点不好意思。”岩桥慎一瞧着她的反应,笑了笑,“把她告诉我的关于你的事,当着你的面说了出来。”
南野阳子低下头,轻轻笑了。
反正冈田有希子也整天藏不住话。
“所以,”岩桥慎一说,“为了不让有希子过后知道了来责怪我嘴巴不严,现在说的这些可务必不要叫她知道。”
南野阳子听出他的话外之意,看着他,缓缓点头。
岩桥慎一只要猜出来中间发生过什么,这次的企划专辑又改为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就没办法再对这件事袖手旁观。
也许做不到让她顺顺利利解约、继续在业界如鱼得水的发展,但至少,在她这个二选一的局面里,帮她找到一条相对舒适、相对轻松的路。
……
“我接下来还有事,请恕我不能送你去电视台。”岩桥慎一说。
而且,送她去电视台太扎眼,万一被蹲守在周围的记者拍到,到时麻烦一筐。
吃完了饭,两个人道别。
饭桌上,岩桥慎一问了不少关于都仓俊一利用南野阳子去投资的事,南野阳子如实作答,但也猜不着他打听这些有什么用。
岩桥慎一打听了这些事以后,什么也没再提。南野阳子就更猜不着。
“承蒙您的招待,已经很感谢了。”她又欠身致意。
今天晚上的晚饭,是岩桥慎一请客。
南野阳子离开以后,岩桥慎一也离开餐厅。回到车里,给中森明菜打传呼。今天晚上,怎么也得把别的事推开,去见她一面。
绯闻明星恋人
免得过个夜,她的别扭越闹越大,如同发面团、越发越大。
……
收到了回电,岩桥慎一到中森明菜那儿去。
中森明菜在玄关等着给他开门。岩桥慎一迈进去,熟门熟路,换了鞋,走上玄关,看看她的脸。
神色平静,倒不像是个生气的样子……
但也跟高兴不沾边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