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超神道主-1007 偏移、夢境(一更到)推薦


超神道主
小說推薦超神道主超神道主
一处漆黑的虚空,一道长梭浮现而出。
长梭之内,一尊端坐的身影睁开了眼睛,“终于到了!”
余归海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向前方,视野之内一片漆黑。
他的脸色一变,“不对啊!按照设定的穿梭坐标,这里应该可以看到云微天域才对?”
他急忙调出星图一看,他在星图的位置已经大大偏离了既定目标,到了距离云微天域很远的一处陌生星域。
余归海心中顿时一突,这很不寻常。
他翻看了一下,发现之前制定的穿梭坐标没有错误,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在穿梭过程中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影响,导致穿梭位置出现了变化。
但是他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甚至就连穿梭路线发生偏移都没有感应到。
可见这种影响他的力量十分的强大可怕,如果是敌人,恐怕以他如今的实力难以力敌。
余归海心中有些无语,他刚刚晋升道境十重天,实力暴增,本以为纵横虚空十拿九稳,却没想到立刻就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都说虚空有很多难以预知的危险,他总算是品尝到了。
…..
余归海仔细感应四周,周围一片虚空黑暗,没有发现任何的存在。
更没有感应到什么异常的神秘力量。
他的心中更加谨慎。
既然对方把他弄来此地,那么绝对不会是弄着玩的,肯定是有着某种目的。
这样的话,这里就不会是一处寻常的虚空,十有八九具备某种特殊之处。
余归海仔细观察了一阵,都没能发现任何的端倪,于是便慢慢催动幽灵梭,朝着星图上记载的路线飞去。
他这是试探,不管是谁,既然把他弄来,就不会轻易放他离开,如果他要走,对方定会留。到时候,也就会露面了。
至于对方要打要杀,就看各自的杀伐手段了。
余归海心中并不害怕,一来害怕无用,二来既然对方只是将他弄来,没有直接杀死,很可能是没有能力杀死他。
幽灵梭很快加速到极限,飞速的离开了原地,逐渐朝着那一条星路靠近。
但是直到他接近星路,也没有任何的存在出来阻拦。
余归海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同时又疑惑不解,难道真的放他离开?
接着他又否定了,天底下绝对没有这样的好事!更不要说,在这诡异莫测的虚空了。
之所以没人阻拦他离开,要么,不存在这么一个敌人,他只是穿梭出现了异常,导致偏移。这样的话,他只需要回归正确路线即可。
要么,就是这个敌人已经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想到这里,余归海立刻对自身展开了仔细的检查。
良久之后,他睁开了眼睛,面色肃然,一番检查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之处。
甚至他利用前世的记忆特地设置的一些特殊验证之法,专门用于有人影响他的认知的情况,此时也都全无发现。
如此,他基本可以确定自己的身体没有被动手脚。
如果真有什么强大存在能够在他身上动了手脚还让他一无所知,那么这样的存在根本不用把他拉到这边来,完全可以无声无息的动他。
而且这种强大存在应该也没这么无聊,来这里跟他玩。
“那么,是幽灵梭么?”
余归海抬起头,环视了一圈舱内,强大的神念外放而出,将幽灵梭从里到外仔细扫描了数遍,一切如常。
接着,又把澎湃的道元灌输进去,直接重新炼化了一遍,也没有丝毫的异样。
“看来是穿梭之时发生了异常,导致目标地点偏移。”
他长舒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一直提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
不过,他也没有立即进行虚空穿梭,而是准备远离此地,再穿梭。
数日之后,余归海感觉已经足够远,便催动幽灵梭穿破虚空,朝着既定的坐标穿梭而去。
他本人则闭目打坐入定而去。
……
“海子,海子….”
“余归海,醒醒啊!”
豪门公子买二送一 吃柚子
一阵阵呼唤声越来越响,从若有若无变的十分清晰刺耳。
余归海眉头一皱,这声音很耳熟啊!
他猛然睁开眼,入目的是一间装潢豪华的包间,包间中间是一张圆桌,周围摆着一圈椅子。赫然是一处现代酒店的包间。
正有三个人围在自己身边关切的看着自己。
“桥子?大东,秦峰?你们怎么在这里?”
余归海猛然一愣,这不都是他前世的好友吗?自己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是吧海子,这还没开始呢,你就喝醉了啊?要不要我找雪玲来给你醒醒酒啊。”正扶着自己的平头小伙李大桥夸张的大叫道。
李大桥是余归海前世交情最好的朋友,但是他穿越之前,李大桥就出车祸死了。
剩下的大东和秦峰关系差点,但也算不错,不过后来大家各奔东西,慢慢的也就失去了联系。
余归海忽然想起来这是哪里了,这是川过春天大酒店,前世的今天是他们在这个城市的几个朋友最后一次聚会。
为的就是欢送大东和秦峰两人的离开。
不过,这一场聚会的最终结局是不欢而散。因为发生了一件众人没有想到的事情。
这件事与余归海有关。
他的女友王雪玲也来参加,结果王雪玲的前男友直接闻讯而来,引得余归海大怒,结果王雪玲当场向他提出分手。
李大桥三人为此差点跟王雪玲的前男友打起来。
还是余归海率先出手,把丫的打了一顿,就连王雪玲上来劝架,也被扇了好几个耳光。
余归海试了一下,立刻感应到澎湃强大的修为。
“原来是做梦。”他恍然大悟。
他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梦到这个场景,因为别看当时反应挺大,其实他根本不怎么在意。
王雪玲这个女人的本质他早就看穿,不是个正经女人,当时见他业务做得好,才送上门来,试图把他当成凯子,后来见他得罪了经历,立刻抛弃他去找前男友复合。
他当时只是纯属拿这两个人出气而已。
所以这只是一件他前生无关紧要的事情,早都忘记了。就算做梦也不应该梦到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