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木葉之賊手-第八百一十九章 逃亡的水影讀書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木叶之贼手
四位影的会面结束之后,都返回了各自忍者部队驻扎之地,为接下来的作战做准备。
至于那位被允许中途甚至根本就是末尾才加入进联军行列的水影大人,则是交给了木叶来处理,毕竟此事对方找上的本就是木叶。
从佩恩六道手里借助地利优势逃走的水影为何会找上木叶,当然是因为木叶村的火影此前主导了五影会谈,如今又担当着联军指挥的职务,在联军之中的地位可谓是最高的,那么如若能够得到火影的认可,雾隐村说不定就还有希望。
第五代水影照美冥,就是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向木叶发出了求援。
不过她也足够谨慎,这次求援只是将信息送往木叶,本人却并未正式露面,俨然是在防备着什么。
防备那强大到她这个水影兼六尾人柱力都只能舍弃雾隐村逃遁而去的佩恩六道?还是防备底蕴深厚且如今又一力挑动忍界风云的木叶村?
显然两者的缘故皆有。
对于现在一片混乱的雾隐村以及身旁仅有寥寥数位护卫的水影来说,面对任何人任何势力都必须小心谨慎才行,否则万一出现什么差池,都有可能断送掉雾隐村的将来和希望。
而就在在这时,木叶代表联军发出的同意雾隐加入联军的回信,传到了照美冥的手中。
距离木叶村二十里外的一座山中,生机盎然的繁茂植被覆盖着这座山,也隐藏了躲入山里的人。
海明威 老人 與 海
在逃亡的路上陆续收拢的雾忍中的一名上忍见照美冥似乎看完了回信,就立刻开口问道:“水影大人,结果如何?”
从语气不难感受到这名雾隐上忍的紧张和急切,但这也正常,雾隐村突遭如此惨烈的劫难,任谁都没有预料到,而就算是雾隐村的忍者,也并非全部都能做到冷酷无情,况且血雾的阴霾已经散去,代表希望的光明照射进了雾隐之里,所以对于村子里亲人和羁绊,这名上忍毫无隐藏地流露出了担忧的情绪。
对此,照美冥自然能感受到,事实上她又何尝不是如此,但她到底是雾隐村的水影,就算现在被迫无奈逃离,仍必须维持住身为水影的风范。
超级帝国之商业崛起
所以,她皱眉训斥道:“不要再流露出那种令人一眼就能看出深浅的神情,你想让别人看清楚现在的雾隐有多么脆弱吗?!”
听到这般呵斥,上忍立刻单膝点地,垂着脑袋不再多说。
“呼!”
照美冥长呼了一口气,扶额揉着眉心,将手里的卷轴丢出去,口中自语道:“如果宗介还活着……”
这当然只是因为此刻处境而发出的不切实际的感慨,因为当初她那逃脱佩恩六道的机会,正是那位自从她成为水影后大力辅佐她的中年人宗介以生命为代价创造的,所以现在的艰难状况就不要麻烦宗介了。
上忍此时已经捡起卷轴,很快便将上面本就不多的内容看完,脸上忍不住流露出欣然喜色,却又想到刚才照美冥的训斥,连忙将脸上的情绪收敛起来。
他抬起头来,试探着问道:“水影大人,您……”
照美冥知道他想说什么,所以也懒得听了,直接挥手命令道:“召集所有人过来,然后,准备出发。”
上忍闻言眸光一亮,立即应道:“遵命!”
说完他转身告退,随后不过片刻的工夫,这支算照美冥在内仅有十六人的逃亡队伍便简单收拾了一番,启动了向西的路程。
荒原之上刮着凄冷的风,呼呼吹过,将茂密的野草压成了海浪起伏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声嘹亮的鹰啸划破天空,似乎在预示,又似乎在传达着什么。
在那之后,这片荒原似乎陷入了与寻常时候无异的寂静,只有呼呼的狂风刮过。
但就在下一刻,“海浪”中忽然鼓起了几个“包”,然后几名身穿木叶制服的身影从中显出身形来,为首者一脸严肃,谨慎地再次举起手,用手势发出二次确认的信号。
这自然很快就得到了回应。
照美冥等十六人也显出了身形。
为首的木叶忍者逆着风走到近前,行礼道:“水影大人,请随我来,火影大人正在等着您的到来。”
照美冥下巴微扬,丝毫不见有求于人的样子,淡淡地颔首道:“嗯,带路吧。”
片刻之后,一行人来到了木叶忍者部队驻扎的大营。
穿行其间,照美冥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了木叶的强大底蕴,至少雾隐就算没有经历不久之前的袭击,也无法一次性调动起来这么多的忍者,而这些只不过是木叶此次出动的忍者,在木叶村中,肯定还有一部分忍者被命令守卫村子,而且可以想见,那被留下来的忍者一定是股很强的力量,毕竟被留下这件事,本就代表是被当做了木叶村最后的底牌。
照美冥心里暗暗感慨着,同时对于远隔汪洋的水之国那边,也不禁产生了许多担忧。
晓组织首领对雾隐村发动的袭击虽然令她猝不及防,但在那之前,她也已经隔岸观火着对联军营地那边发生的事情调查出了个大概的结果,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里发生的乱斗与雾隐村确实有关。
因此,她在逃出来之后,向木叶发送请求的时候,心里是惴惴不安的,可是她又别无选择,幸好最后的结果可喜,倒是令她对木叶的宽厚有了新的认知。
当然,她在意的不会是这一点,而是在逃出来之后,聚拢部下的时候,从他们的口中听闻那场乱斗将雾隐也搅了进去,所以她现在非常担心雾隐那边的状况。
不过她很快就顾不得担忧这些了。
建立在营地中心位置的大帐出现在视野中,接下来她就将要见到那位同为女性的火影了,但是在此之前,她的目光就不由自主被立在大帐前的那道身影吸引住了。
感受到被注视,正在与自来也交谈的夏树侧过脸来,循着感觉望去,看到那缓缓而来的窈窕身姿,本就挂在脸上的笑容顿时更甚了几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