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芝加哥1990 ptt-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雙簧鑒賞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APLUS,那位最年轻的白手起家十亿富翁兼音乐天才似乎被利特曼传媒近期处境和股价表现折腾出了失心疯,他在接受论坛报的佐伊巴恩斯专访时忽然大谈特谈宏观经济……就连默多克先生都不会如此那般无礼,而起因不过是他的演唱会曲目未能获准表演……’
‘据可靠消息,CEO斯隆女士返回米国后第一时间发动了场不成功的‘叛乱’,在内部投票中,APLUS仅以一票之差保住了利特曼传媒董事局主席职位……’
‘APLUS的发言人则声称未有明显证据显示APLUS的言论影响到了合资,那边的进度从始至终都处于‘开会研究’阶段。但同时也公告作为大股东,APLUS会在合法的前提下,未来在公开市场进行少量增持计划,以提振投资人信心并挽救股价……’
‘受以上消息影响,利特曼传媒在纳斯达克经历数个交易日暴跌后,市值勉强稳定在了六亿刀关口……’
完美!双方各自都找到了理由拖延合资电视台,还顺手试出了外交关系协会对自己真正的疑虑,在华有好的投资渠道、有关系,现阶段固然很受追捧,但同时本色依然必须坚定拥护阿美利加领导的‘自由世界’,时刻不忘肯定‘制度优势’,以后要多加注意了。
同时,通过将利空全甩干净后再做出的护盘举动,资本市场以真实反应最终确认了利特曼传媒六亿刀市值的大底,这也算勉强能苦中作乐的‘好现象’。
“哈!尊贵的CEO,外交关系协会成员,欢迎回来!”
斯隆风尘仆仆的刚进门他就大声热烈欢迎:“恭喜哈!所以说我们才是天生一对!最佳拍档!再一次完美的双簧!唔……”
话音未落,被斯隆几步接近,单手霸气的捞住后脖颈,大红唇印了上来。
她有点动情,贪婪强吻了很久。
“唔唔……”宋亚一手一杯准备好的香槟酒,怕潵了,只好双臂别扭地张开,被动承受。
“呼!”
直到她冷静下来,放手,接过香槟,“谁教你说那些话的?你怎么知道外交关系协会不接纳我的真实原因是对你有所顾虑?没人会泄密的吧?啊!”
终于空出一只手了,宋亚顺势搂住她的细腰,伴随着美好的轻呼声拥入怀,当然肯定不能说是宋则成教的,于是小小装了一下,“别小看一位三十亿富翁,亲爱的。”
“注意点措辞啊!”
我的机械章鱼
她没试图挣脱,“这次算我欠你的,其实……这样有点不值得,一个协会资格而已,利特曼传媒市值损失的可是真金白银。”
“别傲娇了,我认为值得就行。”
宋亚温柔直视她的双眼,说动听的话,“现在可以展望一下了,说不定未来某一天,我就可以称呼你为国务卿女士、部长女士?总之必须好好预先庆祝一下。”
“你想得太多了。”
谁的青春不会疼 懒人痞子
“你足以胜任……”
两人手中的香槟酒杯轻磕了一下,发出声悦耳的叮当,然后默契的双双仰脖一饮而尽。
“看呐,利特曼先生又去对面大楼了……”
又过了许久,斯隆撑开百叶窗帘,示意他看向对面利特曼传媒和ACN、ACE电视台共用那栋大楼的停车场。
“他在董事会投票中赞成了保留我的主席职务吧?”
两人此时正在沙发上坦诚相拥着,宋亚用下巴搁在她精致的锁骨上,顺着目光往下看。
“是的,应该很快就过来向你邀功……他这段时间很活跃,甚至打算也在高地公园买房子长居。”斯隆说。
“呵呵……”
宋亚轻笑。前破产亿万富翁、利特曼出版社创始人家族成员,现任利特曼传媒集团独立董事利特曼先生有点不甘寂寞了。
上次在ACN当家主播麦卡沃伊乱说话时,自己用‘来见我是最后的选项’打发道格,安德伍德等政客后来也默认了,那么他们当然需要各显神通去影响利特曼传媒下面的其他人。
斯隆飞来飞去实在太忙,政客们最后应该挑中了这位老兄。
利特曼本人也乐意接受全新的中间人角色,他持股虽已极少,但总归是利特曼传媒的独立董事,公司名称都是他的姓氏嘛,内外奔波名正言顺,而作为前‘媒体大亨’,他又和ACN台长查理斯金纳、麦卡沃伊甚至戈登都打过多年交道,起码或多或少的维持了点私交。
正好麦卡沃伊在质疑过阿肯色大统领有可能做伪证后,可能被象党持续数月揪着莱温斯基案不放弄烦了,立场转而倾向于责怪象党议员不干正事,导致显得利特曼帮驴党‘平事’的成功率颇高,驴党那边对他很满意,两边正处于蜜月期。
“看起来他确实乐在其中呢。”
西装革履的利特曼下车,大亨范十足的信手扣上粒西装纽扣,然后迈开大步,沿路不时向主动打招呼的职员们微笑,快速点头回应,走进大楼内部。
“ACN的订户数在稳步上升,他能靠这个从驴党那捞到好处。”斯隆放下百叶窗帘。
“我感觉这家伙的心态和丹尼尔类似,遭遇事业失败后先消沉了段时间,借着突然发现了条东山再起的路子,于是重燃返回昔日荣耀的希望,干什么都有劲……他还没到六十岁吧?”宋亚问。
“五十八左右。”斯隆回答。
“比丹尼尔年纪大很多,但也不算顶老……暂时还没有太大危害吧?”
斯隆点头,“有个这样的人也好,我俩都能少很多无谓的外部骚扰和压力。”
“嗯。”两人聊着聊着又吻上了。
可惜桌上手机扰人的响了,宋亚起身去拿,看到来电号码后翻了个白眼,“又是丹尼尔。”
只欢不爱:亿万新娘要改嫁 上官凌月
“又?”
“他这些天不停的打电话打电话,烦死了。”吐槽归吐槽,宋亚只好选择接听。
“真不再重新考虑下邻家女孩的档期吗?APLUS,叶列莫夫又臭又硬,我搞不定,你得插手。”
丹尼尔中气十足的嗓门传进耳中,“格罗夫出版社下月初才会确定冷山项目的归属,马拉松长跑的最后一小段了,这段时间我们不能冒合作方试金石影业翻脸的风险!”
又来了又来了……
“我答应过叶列莫夫,丹尼尔,A+电影工作室他说了算,我不能食言。”
“这可是大项目,冷山到现在都在畅销书排行榜前列,业界瞩目!”
丹尼尔每次都会花样翻新的换个角度劝:“你想想,雪琳那么喜欢冷山,如果最终拿不到项目她该有多伤心啊!”
雪琳芬已经学老实了好吧?这次终于没傻乎乎的被你带着掺和进跟叶列莫夫的争执,“总之你也说没几天了,试金石影业坚持到现在难道会突然退出?他们也舍不得的好吗?他们在诈你,如此而已!放松!丹尼尔,别那么紧张!”
宋亚白眼快翻到天上去,斯隆耳朵凑在手机背面边听边憋笑。
“好吧好吧,你不知道丢了这个项目我在好莱坞会多没面子……”
派对、晚宴、跑前跑后,丹尼尔确实下了大力气,这没得说。
不过也是因为利益一致的原因,丹尼尔还是老样子,钻营能力满级但目光短浅,一个好端端的冷山项目自从他入局以后,不知不觉由原先承接电影原声带的出品方,一步步蚕食到加入投资、参与制片、插手男主选角、夺走叶列莫夫部分权力,最终直至干涉A+电影工作室的其他项目。
“真受不了他。”宋亚放下手机。
“吉姆克拉克关于他的提议……你还没考虑好吗?互联网业最近也在催你吧?”斯隆问道。
“没有呢,吉姆也是电话不停。”宋亚情绪瞬间低落下来。
灾兽:王杖之蛇 柴可夫
“你没有想好的原因一方面是念丹尼尔的旧情,另一方面……你依然在认真考虑用什么办法,甚至是不够朋友的办法说服他去当垄断案的污点证人吧?”斯隆很了解他,“所以会有负罪感。”
“嗯。”
宋亚确实仍没有放弃那个选项,他太恨小布朗夫曼了,从广告禁令开始,那个富三代盯着自己的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搞,诉讼、舆论攻势、法案,活生生导致在当前的大牛市下网站市值不升反降,这就是多少个亿计算的钱了?
还有迪莱那件事……
所有能让环球唱片倒霉的选项眼下都在考虑范围内,他后来仔细查过六大垄断案的资料,吉姆克拉克和互联网业甚至华尔街精心挑选过的反击手段的确毒辣、精准,案件由米国商务部发起,多年下来证据链越来越充分,六大都涉嫌参与针对连锁卖场内CD商品的转售价格维持这一垄断行为,持续时间长范围广,罚金数额上限极高,闹不好还真能判个数十亿。
如今环球和宝丽金都处于西格拉姆环球集团旗下,全球第一大唱片公司,那他们要负担的罚金比例至少是三分之一,在唱片业大环境本就不好的情况下这笔钱非常致命,甚至影响西格拉姆环球后续一系列的整体上市计划都不是不可能……
而除了这件事,自己在其他方面除了消息不发专就没什么好办法反击了,布朗夫曼家族太强大,完成收购宝丽金后更强大,自己能使坏的地方还更少……起码在他的感受下是如此。
继续拖,谁知道富三代脑子又抽个风开辟其他战场整自己,这么纠缠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这时座机呼叫器又响了,“老板,大都会唱片总裁、麦克信田先生以及他的乐队成员要见你,预约过的。”秘书说道。
“好的,让他们稍等。”
两人赶紧跳起来收拾,消灭痕迹,“OK,带他们进来吧。”
“Yo!欢迎!”
他等人被放进来,主动向在丹尼尔家发现的‘天启歌手’麦克信田伸出拳头,对方也是亚裔混血,大约有一半本子血统的样子,“欢迎加入大都会唱片的大家庭!”
“这是我们的主唱查斯特贝宁顿,贝斯手……”
麦克信田介绍其他乐队成员。
这些没天启过的无名之辈宋亚就不关心了,友好客套客套几句就行。
主唱查斯特贝宁顿和其他白人乐手都保持了摇滚人一贯的风格,并不因是新人而拘谨或者自矮一头,进门后仍拽拽的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目光四处打量。
毕竟按Remember The Name那首歌的分析,麦克信田迟早要单飞或者和说唱歌手合作,混嘻哈的,目前所在的摇滚乐队其他成员属于拿下他的附赠品。
反正不急,摇滚乐队嘛,大概率哪一天相互吵个架就解散了,常事,“听说你们要改乐队名?”
“是的,我们来芝加哥后非常喜欢这里的林肯公园,于是打算把乐队名称直接改为林肯公园Lincoln Park,但这个网络域名似乎已经被抢注了,所以……”麦克信田说道。
“多少钱?”
宋亚接过大都会总裁递来的文件,扫了眼金额,不贵,而且挺有意思,尚处在新人时期就这么重视经营网络形象的歌手可没几个,“没问题。”爽快答应,坐下来检查完其他条文细节后就签字批钱。
“呃,APLUS,我可以拿出来吗?”主唱查斯特贝宁顿等人很快被办公室荣誉角里的几座格莱美奖杯吸引了,问道。
“当然可以,随便参观,只是复制品。”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