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撿漏 愛下-第4463章 4599 少一年都不算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捡漏
还有两颗大星,一颗是天王星,一颗是曾经九大行星中的海王星。
金木水火单凭肉眼就能看见,最亮的是那颗神州神话中最出名的太白金星。
天王海王两颗大星虽然已经连珠,但需要望远镜的情况下才能看见。
NASA曾经预测说,六星连珠将会在今年的五月才会显现。
但,他们预测的时间却是整整迟了七十天。
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夜,金锋依旧在沙发上躺了一夜。
滚烫的鹿血混合着参末与白太岁强行咽下肚里,金锋的精神依旧萎靡不振。
饶是自己的身体无法吸收,金锋还是叫徐增红给自己打上各种天材地宝炼制的点滴药水。
桌上摆着一大堆的物件。
砍了史可法脑袋的满清镇族神器白虹刀,乾隆最爱的九龙宝剑,道经师宝神印,李叔同的心经法帖,丧乱三贴,五弦螺钿琵琶,天子呼来不上船的青莲剑,安思远最爱的那枚翡翠戒指,慈禧的夜明珠,赢了宝岛沈家的大东珠,当世无三的神瓷柴窑,买下半座城的兽首杯,羊皮纸原版独立宣言,香江首拍赢过来的十二金人残躯……
金锋左手手里拿着的是左宗棠官十七兵一百的飞血连天的章子。
放在金锋触手可及地方的,是一个高达十五公分的田黄大玺。
十五公分的田黄本就是世所罕见,这块大玺通体混黄,质地晶莹,堪称完美无瑕。
他的印面就正正的对着金锋。
印面上纂刻的四个小纂遒劲自由生动有趣!
“胆昭日月!”
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
这是金锋重生以来第一件永久收藏的重宝!
胆昭日月!
这些,都是金锋最挚爱的东西!
每一个物件儿,都是一段尘封几乎记不住的往事。
记忆最深的,还是摆在金锋膝盖上的我侬词。
七百年前赵孟頫写了这首我侬词送给爱妻管道升,七百年后金锋修好了他又将他送给了曾子墨。
恋恋不舍放下左宗棠的章子,接过卫恒卿手里的毛笔,金锋提笔在这七百年的书帖的左下角写下另外两行字。
“百年光阴,弹指一挥,君应记否,霎那芳华。三尺青锋,魂夜归来,清凉月尘,同沐白头。”
这是自己写给子墨的绝笔诗。
自己最对不住的,就是子墨。
这首诗的前半段是金锋曾经写给夜钰云,后半段,则写给子墨。
“老板,要戳子不?”
金锋轻轻点头,双眸凝视书帖上那八面出锋几欲破贴飞出的字体,乌青烂紫的嘴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
那笑容扯起来,叫金锋的脸都变了形。
苍老而又恐怖。
颤抖的手逮着书帖凑近,轻轻吹干墨迹,金锋又笑了起来。
那笑容落在旁边人眼里,竟是多日都没见过。
“今晚十二点前送到夫人手里。”
“我答应过她今天回去……”
“告诉夫人,我……回去了。”
卫恒卿低头应是,鼻子发酸,双手接过代表金锋回去的书帖慎重卷好装进防核爆密码箱。
“这些,都装箱吧!”
金锋抚摸着前世今生的胆昭日月,嘴里喃喃自语着俯仰无愧褒贬春秋。
费力抬手将青莲剑抓在手中,紧紧握紧想要抽出又力不从心。
“昨天国内那边有消息说,东桑有位宝岛血脉淘到李白又一真迹《嘲王历阳不肯饮酒》帖影印件。”
“罗院士刘院士,黄总和华副总一帮子大专家都惊动完了。”
“老板。您说那帖子是真的吗?”
金锋微微一怔,浑浊的眼睛顿时亮了,嘴里嗬了声:“还有这事。叫罗邋遢……咳咳咳……”
“算了……不看了!”
金锋摆摆手,面色颓然,偏头望向卫恒卿:“卫老总,这些年,辛苦你。谛都山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你功不可没。”
俏丫头医家女
卫恒卿双手紧紧并在腿边向金锋鞠躬,低低说道:“老板。该我谢您。要是没有您,我卫恒卿,早就成野骨头一堆。”
“我卫恒卿,生是你的人,死,也是你的鬼。”
金锋摆摆手轻声说道:“还记得当年我和你的约定不?”
“你为我打满十年功,我就把辨认翡翠的口诀传给你。”
卫恒卿笑起来重重点头,鼻子酸楚语音哽咽:“老板,我现在很少玩翡翠了。”
“跟了你,好像就没那心思了。”
“不是没心思。是你太忙。你,头发都白了。”
卫恒卿用力甩头:“不忙。不白。”
“老板……”
金锋轻声说道:“其实,那些辨玉的口诀,我都是骗你的。根本没有这本书。”
“满清造办处的翡翠匠人们一天忙着琢玉拉砣都来不及,哪有什么心思去钻研翡翠的皮壳。”
“主要是……”
金锋笑着顿了半响才轻声说道:“主要是,想把你诓下水,那时候……老子……”
“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根本,根本……”
卫恒卿哭着叫了声老板,紧紧捂住嘴,已是泣不成声。
咳嗽了老半响,金锋擦去口鼻鲜血,静静说道:“往后,还要辛苦你。”
“其他的,我都给你交代了。”
猛虎王朝 猛虎
“小七,包家,你照管下。”
“小七那个烂桃花海王……包家是包文正的后裔,不能让他们家绝后。”
卫恒卿脑袋垂在膝盖上,泪水滴落在地:“是!”
“还有……”
“咳咳……咳咳咳……”
“叶老总那里,我答应过他们叶家五代富贵,代代公卿。”
“这事……我给青竹也交代过。”
“不能砸了我金锋的名头。”
“包发五代,一年都不准少!”
卫恒卿拼命点头!
和卫恒卿说完,金锋偏头望向徐增红:“阿红。”
徐增红上前一步,还没应承,泪水就不争气掉落下来:“董事长……我在!”
“你跟我时间不长,受累最多。回国以后,你就跟着小贝。保护她。”
徐增红嘶声叫道:“是!”
“让你受累!”
听到这话,徐增红泪水狂涌,拼命摇头,泪水狂洒。
徐增红后邓二又走上前来,蹲在金锋身边,还没等金锋开口,邓二唰的下就淌出眼泪。
啪!
仙 俠
见惯无数生死看够无数鲜血尸体、野人山第三号头目的邓二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
“邓哥。抱歉兄弟当年把你和贺杰骗过来,抱歉还要让你替我守好野人山。”
邓二流着泪却笑着说:“你说过,野人山本就是咱们老祖宗的地盘。是咱们的,咱们的就一定要拿回来。”
“不但,要拿回来,还有守得住,更要守一辈子。”
躺着的金锋艰难点头,嘶声叫道:“可惜……老子,只拿了野人山回来……”
邓二呜咬着牙嘶声叫道:“下辈子,老子还跟着你,把其他地方也拿回来。”
“甚好!”
金锋昂着头动动手指,金戈疾步到了金锋跟前,半跪下去握住金锋的手。
“老板!”
“本家。你是我金家军的暗棋。这一点,永远不要变。”
“十根手指有长有短。但金家军所有兄弟,你不得厚此薄彼!”
“众多兄弟,我最不放心就是洋葱头。看照好葱葱。必要时候,毁掉狐媚子的脸打断她的手脚。”
金戈双手握住金锋的手映在额头,重重点头肃声应是:“我记下了。”
初升旭日的第一道阳光在这一刻透过窗帘打在金锋的脸上,泛起一幕鲜红的红晕,掩去金锋脸上的死气。
房门开启的时候,龙四带着化妆师和几个箱子进来。
“时间到了!”
“今天,是你的大日子。”
“这是子墨给你准备的衣服。”
“那边都准备好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