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美漫喪鐘笔趣-第2489章 誤打誤撞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美漫丧钟
弗瑞同款高领毛衣,细针脚细线,机器编织,是不同于常规手打毛衣的高科技产物。
至少在六十几年前是这样的,这种线与线之间看不到‘空格’的毛衣,一经推出就火爆市场。
“这种毛衣款式的出现,第一次是在1942年的纽约世界科技博览会上。”杰西卡翻动着手机,播放了一段黑白的录像:“这个人是当时威尔逊企业的公关部长老乔斯,他正在向参加会展的人们展示如何泡方便面。”
只见一个瘦瘦高高,气质儒雅的秃顶男人,正站在舞台的一个侧角,一手举着桶装方便面,一手举着麦克风侃侃而谈。
说威尔逊的方便食品能帮每个人节省出大量的时间,在时薪制的社会里,能够帮助大家赚到更多的钱。
彼得点点头,对于威尔逊企业的公关发言人,他作为一个爱好科技的宅男,也是非常熟悉的。
他又坐回到杰西卡身边,歪着脑袋看了看:“老乔斯和现在的小乔斯简直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是理智告诉我不可能,我都怀疑爷孙俩是同一个人了。”
“这是基因遗传,不是什么魔术。”杰西卡摇摇头,手指点点脆弱的屏幕:“你注意看他的穿着,这是一件灰色的高领毛衣,挽起袖子后,显得他聪明又诚恳,给人一种脚踏实地的观感。”
“所以,你证明了为什么威尔逊企业的服装卖的一直很好的理由。”彼得眨巴了一下眼睛,面罩上的大白眼边框更是动了动:“他们对于时尚方面确实有着超前的感触,可我们现在是要研究弗瑞的问题,而不是去天桥杂志社上班。”
他最近打工的钱都花在新制服上了,加装了能表现出一点表情的传感器,能随着脸部肌肉运动,小幅度改变面具上的眼眶大小。
提高战斗力倒是算不上,他只是想要让坏蛋们知道自己生气的时候也很可怕,是一种战术威慑。
“这只是个开始。”杰西卡没有废话,又收回手机拨拉了几下:“你再看这个,这是1946年的纽约世界科技博览会,斯塔克工业的展台。”
还是一段黑白录像,里面的霍华德·斯塔克先生,也就是如今托尼·斯塔克的父亲,正在向参观者们展示当年斯塔克工业的最新发明。
一种能够通过语音控制,自动转换成书面文字的超级打字机。
尽管那台机器比普通拖拉机还要大,但那可是几十年前,人们何曾想过只需要对着一个喇叭说话,那机器就能‘喀喀’地把你说出的话打在纸上?
不用拼写每一个单词,只需要像是日常生活中聊天那样说出苹果这个单词,而不是a,p,p,l,e这么麻烦,那台古怪的仪器就能自动拼写。
当然,辨识率是有点问题,那机器分不清Gum和Cum的区别,闹了点笑话,但身穿高领毛衣的霍华德,依旧风趣幽默地圆场了过去,承诺当这项技术彻底成熟后就投向市场。
看到这里,小虫就有点回过味来了,是啊,霍华德也穿上了高领毛衣去参加发布会。
“还有别人这样穿的吗?”他问杰西卡。
而女孩只是微笑,手指不断滑动,一个个早就准备好的网页被她切换出来。
是的,不管是霍华德,二战期间暂停了世界博览会,而从1946年恢复之后,几乎每年,每个参会企业的发言人,都会穿着高领毛衣上台。
汉墨工业的上上代老板,奥斯本集团的老爷爷,参加会展的外商等等,几乎全都是一件高领毛衣,袖子挽起的模样。
几十年来,这仿佛成为了某种潜规则,凡是主持什么和‘揭秘’、‘展示’、‘高科技’沾边的发布会,这些人都会穿高领毛衣。
“我懂了,你是说弗瑞局长的LMD穿成那个样子,是要去参与一场发布会。”彼得恍然大悟,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女孩。
成功让猪队友明白的女孩只是歪嘴一笑,把手机丢回彼得的怀里:
“所以,当现在你看发布会的时候,肯定不是去现场,而是要依赖媒体,从互联网或者电视上看到,那么弗瑞这些LMD的目的地就很明确了……结合我们遭遇他的位置地点,再对照地图,就能发现他其实要前往的地方是纽约的电视台。”
“按照科尔森特工的说法,这些LMD非常危险,不管它们要去电视台干什么,我们都要阻止它们!”
蜘蛛侠站了起来,他提了提自己的裤子,朝着一旁的高楼射出了蛛丝。
无限契约,老公索欢不爱
杰西卡叹了口气,摇摇头:“这家伙,我还没说是哪一家电视台呢。”
不过她嘴上这么说,可身体十分老实地飞了起来,追着同学而去。不知道为什么,跟傻瓜同学一起行动,还让人变得有些热血起来了呢。
我 能 無限 覺醒
…………………………..
实际上,弗瑞一年四季都穿高领毛衣。
为的就是配他那黑皮大衣,要不然皮革会粘在脖子后面非常难受,毕竟光膀子穿皮大衣,那是毛熊才会做的事情。
作为‘马惹法克侠’,弗瑞也喜欢大衣后摆像是披风一样甩动的感觉,可他怎么说也没办法穿着披风在局里走来走去吧?那纯粹就是个人爱好不对劲了。
还是大衣好,虽然一年四季都穿皮草是有点奇怪,但和蒙面紧身衣比起来呢?是不是好多了?
杰西卡的推理从头到尾都是误打误撞,但真的让她给蒙对了,那些LMD的行动目标就是按照佐拉留下了命令,一个个前往电视台,向美国民众公开外星人的存在,引发混乱,再配合九头蛇的一系列计划。
想要引发混乱,当然选择美国这个‘自由’的国度,这里什么都可以胡说。
而在美国搞事,当然要选择纽约,别问为什么,反正这地方就是顺眼!
佐拉是把Z空间丢给了丧钟,玩了个金蝉脱壳。但他逃命以后,九头蛇的计划依旧没有停止,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上演。
只不过现在,神盾局三曲翼总部顶楼的亚历山大·皮尔斯一次次看表,焦急地走来走去,搓着手小声自言自语:
“奇怪了,怎么计划还没发动?佐拉在干什么?那些LMD怎么还没到电视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