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愛下-043 夢境豬仔鑒賞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当时就想抽刀。
既然自己能斩恶灵——不对,是能斩狄拉克海的涟漪,那在梦里砍头猪应该也没啥问题。
玉藻抓住他的手臂:“等一下,好歹是我的老相识,不唠一唠说不过去。”
校园恐怖怪谈之人界篇
和马:“你说话变关西腔了哦。”
“奈良时代关西腔才是正统啊。”
和马:“哦,那我也关西腔?”
不等玉藻回答,对方的说话了,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它无处不在:“玉~藻~前~好久不见啊。”
和马举起右手:“等一下,你非要用这种太监说话的口吻说话吗?”
“当年藤原之类的公卿都是这样说话的。”玉藻代替的老相识向和马解释道。
和马:“原来如此,就当年公卿们的扮相,又是往脸上抹粉又是这个那个的,确实和这个调子很配。”
“玉~藻~前~”对方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把玉藻前这个名字拖长音,像唱演歌一样唱出来,“你怎么会勾搭上这么没礼貌的人类?”
玉藻:“我早就烦透了公卿那一套繁文缛节。”
“所以才会通过归蝶支持信长公吗?哼,只可惜本能寺一场火……”
和马:“你们非要从四百年前的事情开始说起吗?说点比较近的好不好?比如说说那个被代代木飞行队的鬼怪战斗机撞死的大天狗。”
食梦貘忽然沉默了。
和马体感时间大概过了五秒,它才开口道:“他……被撞死了啊,我说怎么联络不到他呢。
“这几十年人类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弱小的妖怪倒也罢了,连我们这种层级的妖怪,都开始连续的死于非命了。
“先是辉夜姬,然后是鸦天狗……我啊,可是做梦都想再吃一次辉夜姬端出来的年糕啊。”
和马皱眉:“辉夜姬还做年糕?”
玉藻:“指挥月兔们做的啦,偶尔会找嫦娥来一起下厨。”
“你给我等一下!嫦娥哪里跑出来的?”
“诶?月球啊,有辉夜姬也有嫦娥很正常吧?以前我们经常一边吃年糕一边吃月饼。辉夜姬经常坐着竹子往返地球也月亮,还时不时带我们一程。”
玉藻脸上露出怀念的表情。
“可惜现在啥都没有了,自从人类算出了第一宇宙速度和第二宇宙速度,辉夜姬就回不去月亮,变成只能在地上走的妖怪了。”
和马:“呃……我这里是不是应该道个歉?”
话音刚落,食梦貘的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传来:“玉~藻~前~既然你也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不如就加入我们,神秘的力量恢复的话,说不定黄泉之门会再次打开,我们也可以把那些老朋友……”
“我拒绝。”玉藻掷地有声的说,“我已经受够了妖怪们的不思进取,受够了上千年没有变化的世界。人类最近的两百年,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两百年里,每一天产生的新事物,都抵得上你我这些老不死一生的积累。”
和马:“也没有那么夸张吧?你们毕竟活了那么多年……”
“就是这么夸张。”玉藻打断和马,然后一指前方,“比如眼前这个家伙。”
玉藻手指前方,是石化了的赤西枫,从画面出现龟裂开始,赤西就变成了木头人。
不知道是不是灵魂不够强,没办法在有两只大妖怪的梦境中保持自我。
显然,玉藻口中的“这家伙”,不是指赤西,而是赤西身上的血统的源头。
玉藻提高音量:“这个家伙现在玩的这些,它玩了很多很多年了,绳文时代他这样玩,飞鸟奈良时代还是这样,到安土桃山时代也没有任何变化,现在……终于有点变化了,这个玻璃碎裂的特效,是跟你们人类学的。”
和马:“是跟人类学的吗?”
“是啊,以前没有玻璃,镜子都是铜镜你懂吧,所以他弄的是铜镜子被扭曲之后的效果。”
食梦貘:“玉~藻~前~嘲笑我的事情可以等会在说,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怀念过去?”
“不怀念。”玉藻一点犹豫都没有。
“比起那仿佛死水一般的过去,现在这生活要好一万倍。你知道黑船来袭的时候我多兴奋吗?
“以前我以为,全世界都和日本一个鸟样,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
“我单知道辉夜姬飞不起来了,嫦娥也不常来串门了,却没有想这是为什么。
“因为那时候的我连好奇心都被磨灭了,只是日复一日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只有偶尔发现一些特立独行的人类,才能观察一下打发个几十年无聊时光。”
“比如长丸是其中比较出类拔萃的一个,现在回想起来那段经历也颇多乐趣。”
和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长丸是水户黄门的乳名,年龄大了之后改了个正式的名字叫松千代还是千代松的,元服之后才得到德川家光的赐字,正式更名为德川光圀。
玉藻直视前方,仿佛那象鼻猪就在她面前的虚空中一般,朗声说道:“要我回到那种行尸走肉的日子,我一千一万个不乐意。”
“真是愚蠢。你曾经是不可一世的大妖,没有任何东西能威胁到你,现在甚至不需要外部的威胁,你自己就会衰老,会死去。
“就为了那昙花一现的辉煌,便放弃近乎永生的生命,何等的……”
豪门惊梦 III素年不相迟
和马:“有何不可?
“我以为你堂堂梦境主宰,现身于此必有高论,结果却等来了此等愚昧之言。
“生命再长,若无建树,那不就像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不名一文吗?
“正因为生命短暂,才会使得人类竭尽全力去绽放。
“正所谓:
异界之唯武独尊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和马这时候直接开始说中文,言语出口的瞬间,就化作了梦境中的现实。
龟裂消失,支离破碎的一切逐渐变成了完整的画面:一望无际的田野上星辰旋转日月更替。
伴随着天象的极速变化,大地上万物生长,日新月异。
和马继续:“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闪电落下,大地崩裂。
裂开的地面下,无数的巨舰腾空而起,引擎的光芒与日月同辉。
等一下,画面怎么和我念的诗有出入?
疑惑归疑惑,和马还是念完了这半阕词最后一句:“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整个画面变成了银河系的远景,然后极速拉近,原来那横亘整个视野的星光,根本不是恒星的光芒,而是数不清的舰船的引擎。
舰队的前方,是黑色的虚空,以及虚空尽头依稀可见的另一个银河。
和马本来以为这舰队的对手是恐惧之眼之类的玩意儿,现在他明白了,这舰队的敌人,是“未知”。
未知的银河,未知的宇宙边界。
也只有“未知”有资格,当人类的对手。
向未知进军,直到宇宙的边界,永不停息。
盛 華 閑 聽 落花
和马的激情,转化成澎湃的力量,整个梦境完全脱离了食梦貘的掌控,它也不得不现出原形。
是只身上有许多奇怪花纹的象鼻猪。
和马看着那家伙,忽然想,用这货来炖土豆,味道一定不错。
这个想法产生的瞬间,周围的一切就发生了变化,一把菜刀从虚无中砍出来,剁向食梦貘。
“可怕可怕。”食梦貘雾一样的消失了,“居然对我产生了食欲,玉藻前,你这次找了个什么玩意啊?”
玉藻笑眯眯的说:“我第一眼就看中的人,当然很厉害。”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和马:“你胡说,我们同班三年,你看了我不知道多少眼,高三才第一次凑上来。”
玉藻:“高三的你,和高二高一的你,根本不是一回事不是吗?凤凰涅槃之前,也只是一只火鸡罢了。”
食梦貘在和马给玉藻打岔的当儿,又重新凝聚成形:“如果我不是梦的妖怪,现在怕不是已经身受重伤了。玉藻前,你就这么对老相识的?”
“虽然是老相识,但是看起来,我们已经不是一路人了。”
食梦貘:“你用错词了,我们就不是人。”
玉藻:“我将会是。”
食梦貘全身的纹路都发出紫色的光,嘴角也喷出火来,因为是梦境,和马隐约能感觉到它的怒火在影响周围的景物。
玉藻:“不愧是梦的妖怪,面对和马如此纯粹澎湃的灵魂力量,都能找回梦境的部分控制权。我本来还想让你今天就把一切都和盘托出呢。”
“哼,如果你想知道多一些,刚刚就应该诈降套我话啊,你这狐狸精不是最擅长这些了吗?我可是做足了预案才过来的,生怕中了你的圈套。”
象鼻猪气鼓鼓的说。
“哪知道你这么直来直去,不像你啊,玉藻前!”
“因为我,也想辉煌的燃烧啊。”玉藻歪头,微微一笑,“对了,告诉你一件事,在刚刚过去的高三这一年……”
“你过了那么多年的高三,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哪一年?”食梦貘打断玉藻的话。
和马:“你这样打断人说话,很不礼貌的。”
玉藻和食梦貘仿佛暂时获得了某种默契,一起看了和马一眼。
玉藻:“不行,我要瞪你一眼,这是替山太郎瞪的。”
然后她非常用力的瞪了和马一眼。
食梦貘疑惑的问:“山太郎?”
“啊,是说某个三流俳句爱好者啦。”
“他?”食梦貘连太监腔都忘了,“他也养半妖?看来他会成为我的同盟啊……”
和马:“你说的同盟,是复兴神秘弄死人类的同盟吗?”
“当然不是,是借助人类的力量让神秘复苏的同盟。他现在叫山太郎啊,他肯定也恨透了现在的时代,想重回过去的荣光……”
和马:“噗。”
食梦貘看着和马,口吐紫火吼道:“你笑啥?”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山太郎他不会怀念过去的,毕竟他还要追梦枕貘的小说呢。等等,梦枕貘,食梦貘,都有梦和貘,该不会你就是那个著名志怪小说家吧?”
“这是污蔑!”食梦貘怒吼道,整个世界随之扭曲,变得支离破碎。食梦貘的本体仿佛发动了法相天地,开始膨胀,变大。
和马哈哈大笑,一伸手就要喊“剑来”。
玉藻拉住他小声说:“这里毕竟是它主场,硬来未必能占到便宜,说不定最后它灰飞烟灭,你变植物人。”
和马:“我又不怕的,鬼门关都溜过几次弯了。”
玉藻:“我怕。我还等着和你一起变老呢。”
和马内心的战斗欲望被这句话一下子浇灭了,他撇了撇嘴:“你啊……”
“你放心,非要打不可的时候,我会恭送你出阵,就像之前几次那样。”玉藻微微一笑,“现在打起来,顶多算意气之争,所以不行。”
食梦貘似乎也冷静了下来,身体恢复了家猪的大小,身上的纹路也不冒光了。
“人子哟,”它看着和马,“今日的事情,日后再跟你一条条仔细算。待到我等大计完成之日,定要你为今天打算把我煮来吃的行为,付出代价。”
和马:“不不,我想用你炖土豆,这和煮还是不太一样的。”
玉藻:“不一样吗?区别在哪儿?”
和马被这么一问,自己也发现好像炖和煮确实就是一回事?但为什么潜意识里就是觉得炖和煮不一样呢?
这难道是吃货帝国特有的偏执?
食梦貘显然被和马跟玉藻这讨论题外话的行为刺激到了,又开始吹胡子瞪眼睛。
“你们等着!你们等着瞧!”说完它脚下的地面仿佛橡皮泥一样动起来,要把它和一直木头人一样杵在原地的赤西卷走。
玉藻:“等一下!你刚刚打断我的话,请让我说完。我在刚刚过去的高三中,发现了一件事。我的灵魂也能有接近人类的波澜了。”
食梦貘停下来,瞪着玉藻:“你撒谎!你这狐狸,我才不会上当呢。”
“可你没有走呀。”玉藻笑道,“你觉得我在瞎编就走嘛,快走快走。”
食梦貘咬牙切齿的看着玉藻,毫无办法。
而和马则想起一年前自己在玉藻头顶看到的那个持续时间长达一年的临时词条。
他知道玉藻说的就是这个。
因为玉藻越来越像人了,所以她也开始能有词条了……原来如此。
玉藻看着食梦貘,用手按住心口:“那个时候,我能切实的感受到,我希望和桐生和马一起考上东京大学,为此我不惜赌上一切。
“事后我对比去年一年和过去经历过的无数个春夏秋冬,得到了一个结论。过去的我,因为太强大,高枕无忧,又有无限的寿命,所以一直都是个看客,人类也好,妖怪也罢,对我来说和皮影戏里的皮影没有区别。”
等等,皮影戏……日本也有皮影戏?
和马疑惑的当儿,玉藻继续说:“过去的我,是一个个故事的看客,而且因为我没有短暂的生命,所以根本无法感同身受。哪怕是明治维新之后那些每天都有新奇事物的日子,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只是走马观花的看着那些新奇玩意,给自己找乐子。
“但是过去的一年并不是这样,我真的成了故事的一部分,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我参与其中。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我确实燃烧了起来,发出了属于自己的光亮。
“过去的一年,我确确实实的在‘活着’。我终于明白,生和死是并存的,时间永远停留在十七岁的我,因为不会死,所以也不能活。”
食梦貘没有回应,只是看着玉藻。
玉藻:“呐,你现在,是看客,还是故事中的一份子?”
这个瞬间,和马感觉到面前的象鼻猪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他立刻明白怎么回事。
不等他开口,象鼻猪就回答道:“我自然,是故事中的一份子。”
下一刻,整个梦境都扭曲了,梦境的主宰展现出全部的力量,梦境碎裂成无数的碎片,每一片都映着食梦貘的影子。
和马:“你特么都干了什么啊?”
“我只是和老相识分享最近的心得啊。”玉藻还一脸无辜纯良的表情,“我做错了吗?”
“这尼玛不是让它变强了吗?”
“哎呀这样才更有挑战性嘛。”
话音落下的瞬间,碎裂的梦境又拼合成了完整的一块。
食梦貘站在两人面前。
“果然这条路没有错。人类的力量也是可以为我们所用的。”
玉藻:“你错了!不愿意放弃旧时代的一切,只想着修修补补,永远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灵魂。”
和马忽然觉得玉藻这话有点耳熟。
玉藻前,其实是妖怪里的左翼?
武神传奇(全) 冬天会打雷
食梦貘大笑起来,气势和刚刚骤然不同:“那就让我们走着瞧吧。不过,你点拨了我,那作为交换,我来告诉你们,这可怜的三个年轻人类之间,最后发生的事情吧。当然,他们的悲剧,我出了一点点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