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表小姐 起點-第二百零五章 坦白推薦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但能得到陈珞的赏赐,也是一种认可,青绸应该会很高兴的。
王晞替青绸答应下来:“那你让陈裕送过来吧,和我的一起,得两份赏赐。”
也可以鼓励她屋里的其他人。
陈珞点了点头,正欲好好地和她说说施珠的其他事,白果过来禀告:“庆云侯府的六小姐派人送了东西过来,您要看看吗?”
王晞讶然,道:“这不年不节的,她怎么会想到送东西给我?是什么东西?拿给我看看。”
白果一面将礼单递给王晞,一面笑道:“是些花树盆景。说快过年了,给您应个景。”
今年肯定是要在京城过年了,王晞已经打听清楚了,京城过年的习俗,除了腊月二十三的小年要祭神、贴桃符、扫尘之外,大年初一还要去大觉寺敬香,保佑家人一年四季平安康泰。她已经就和王嬷嬷商量好了过年的事宜,除了京城的习俗,她们还按蜀中过年时王家的规矩,在丰台订了盆景和花树来布置院落和房间。
没想到薄六小姐会给她送盆景花木?
是知道她需要这些?还是薄六小姐也喜欢?
这念头在王晞脑海里一闪而过就被她抛到了脑后,她扫了一眼礼单,发现薄六小姐送来的盆景花木里有好些名贵的品种,她干脆吩咐白果:“你把我们订好的盆景花木和薄六小姐送的都整理一遍,看哪些我们自己用,哪些重复或者是多余了的,列个单子,到时候也好送人。”
盆景花木这种东西几乎人人都爱,送人是绝不会出错的。
她甚至想送两盆好点的兰花去长公主那里,毕竟青绸是她身边服侍的人,青绸得了长公主的赏赐,她作为主人,应该回个礼才是。
白果笑盈盈地应“是”,退下去整理盆景花木去了。
陈珞状似随意地道:“薄六小姐常给你送东西吗?都送了些什么?你准备用什么做回礼?要不要我帮忙?”
王晞也觉得薄六小姐有点奇怪,既然陈珞说起来,陈珞又是她比较信任的,她也就没有藏着掖着,略带几分抱怨地道:“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平时我们也不是很能玩到一块儿去,但她就是喜欢给我送东西。今天这个,明天那个的,也不拘是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可能是只要她觉得有意思,就给我送过来了。弄得我见到她都有些不好意思,有什么事只能让着她一点。”
陈珞听着鬓角的青筋直跳,但声音却依旧很温和,笑道:“那你以后不接受就是了。”
王晞苦恼道:“我也这么想。甚至有时候回礼还要重上一、两分。可薄六小姐就像是盯着我了似的,不管我怎么说,怎么做,她都不恼,下次还继续给我送过来。偏偏有时候宴会见了面,她对我又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要不是我仔细想了又想,觉得王家没有什么可令她有所图谋的地方,我都要怀疑她这是在放长线钓大鱼了。”
可不就是要钓你这条鱼!
陈珞在心里想着,再次庆幸薄七脸皮没那么厚。
“那就别多想了。”他劝王晞,“管他打什么主意,船到桥头自然直。她迟迟早早是要露出马脚来的。你不妨等等再说。”
王晞也是这么想的。
但等到皇家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告一段落的时候,薄明月肯定就要收网了。
那个时候,他和王晞说提亲的事,会不会太晚了?
陈珞摸了摸下巴,心里却火急火燎起来。
薄家倒霉了还好说,薄明月肯定不愿意连累王晞。万一薄家挺过了这一劫呢?
陈珞回到鹿鸣轩还在想这件事。
他何尝不怕连累了王晞!
陈珞心不在焉地,连长公主来了都不知道。
长公主皱着眉头拍了拍陈珞的肩膀,道:“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
陈珞吓了一大跳,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差点撞到长公主。
“这是怎么了?”长公主惊讶道,“你这是又在琢磨什么呢?”她趁机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我怎么听说你这段时间把金吾四卫都笼络在了手里,没有你的兵符,就是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的虎符都不行。是真的吗?”
陈珞没有立刻回答长公主,而是请长公主坐了下来,还吩咐陈裕去沏了一壶他自己比较喜欢的白牡丹放在了长公主的手边,道:“您尝尝,味道很不错。”
想了想,亲自去把王晞送的点心各装了一些端出来做了茶点。
长公主看他忙里忙外的,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指了自己身边的太师椅,道:“你也别忙了,坐下来说话吧!”
陈珞笑了笑,坐在长公主的身边。
长公主喝了几口茶,见那点心有的做成菊花的样子,金灿灿让人看了心暖;有的做成莲花样子,白生生看了让人干净;有的做成山楂样子,红彤彤让人看了喜庆,不由地就拿珐琅青花瓷的果叉插了个山楂样的点心,道着“这是什么做的”,尝了一口。
没想到甜甜的,不是山楂味儿居然是苹果味。她没等陈珞答话已笑道:“这是谁做的点心,还挺有意思的?味道也好。”
再定睛一看,咬开了里面居然和那山楂做得一模一样,还有核。
她不禁又咬了一口。
那核是瓜子做的。
“这可真是心灵手巧!”长公主夸着,把那菊花和莲花的,圆圆像糯米团子的,扁扁像胡饼的,全都尝了一遍。
陈珞嘴角微扬,道:“是王小姐家厨房传出来的。如今到了年前,家家户户都想要点新奇的点心过年,她那里的厨娘被借出去了好几天了,如今排都排不过来,江川伯府的大小姐还让她干脆开个铺子。她嫌开铺子太累,准备把春风楼的师傅弄来教几天,临阵磨枪,做几天点心。不然她吃饭都成问题了。”
长公主“嗯”了一声。
她最喜欢的是那圆圆的像糯米团子的,包了好几层,依次是白色紫色黄色红色绿色,最喜欢的是糖心,糖心还夹着脆脆的糖块,像烤焦了似的,不仅不腻,还非常的好吃。
“王小姐家的事你倒是很清楚!”长公主道,又吃了一个。
陈珞身形微僵,想了想,干脆直白地道:“王小姐巾帼不让须眉,我受益良多。引为知己。对她颇为照顾,那也是应该的。”
“是吗?”长公主道,眉宇间淡淡的,“我还以为你那天躲在柳荫园呢?”
陈珞这次倒很干脆,道:“我当时的确躲在柳荫园。”
这么干脆利落,这是要干什么呢?
长公主瞪大了眼睛。
陈珞望着长公主,道:“我准备娶王小姐为妻。等她大哥来京之后,母亲就托人上门给我说亲吧!”
长公主看他那不管不顾的样儿,心里有气,道:“你觉得我会欣然答应?”
陈珞不以为意地道:“欣然不欣然都不要紧,要紧的是答应。”随后他话音一转,道:“实际上答应不答应也没那么要紧,除非您现在就给我定下一门亲事来。不然等到明年开春,皇上那些破烂事也应该有个决断了,我去求个赐婚也是使得的。”
长公主气结,道:“你说有个决断就有个决断?你以为皇宫是你家的菜园子,你想怎样就怎样?”
陈珞不以为然,道:“您来找我不就是为了我在金吾卫揽权的事吗?我可是打算好了的,过年的时候怎么也要把太子的事定下来。皇上要是不定,那我来帮他定。”

长公主气笑了,道:“你以为阁老们和大臣都是摆设吗?”
陈珞没有吭声。
长公主瞬间明白过来。
陈珞肯定已经和某些人达成了一致,他们会在春节的时候逼着皇上给一个承诺。
这,这可是逼宫啊!
一个弄不好,会杀头的!
猎影师
长公主顿觉口干舌燥,说话都说不清楚了:“你,你别参与进去。没有你,还有其他人。你何必要冒这个险?坐享其成不行吗?”
“我这不是想弄个赐婚吗?”陈珞仿若漫不经心,实则在心里暗暗叹气。
他母亲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皇上待他已经这样了,他母亲却以为他还能逃过一劫似的。
他宁愿站着死,也不愿意苟着生。
“这件事您就别管了。”陈珞道,“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您就装不知道好了。万一儿子失势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借着您留条命。”
到时候他就掳了王晞去西北、去云贵、去琉璃。
只是不知道王晞会不会哭着嫌西北、云贵和琉璃没有好吃的。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想到那场景,陈珞露出浅浅的笑。
可就这样,因为是从心底流露出来的欢愉,让他的双眼熠熠生辉,仿若天边最亮的星子,璀璨而迷人。
长公主愣住。
陈珞索性道:“您这是哪得来的消息?还挺灵通的。”
说不定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但这个人是谁呢?
第五空间续集:青春无悔
肯定不是金松青。
婚飞烟灭 糖心小苹果
金松青不在他们之列。
他们之中都是能在军中掌管一方的人物。
平时没听说过她母亲和这里面的谁有交情。
可见有时候有些事情是不能看表面的。
陈珞思忖着,觉得自己还是大意了,有些事不应该那么冒进。可他也不后悔,狭路相逢勇者胜,他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母亲不必担心我。”陈珞道,“这也不是最终的决定。具体怎样,还有好几轮相谈呢,母亲只帮我管好王小姐就行。”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