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蓋世 逆蒼天-第一千八十一章 雌雄共體讀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孔雀王现身的那一刻,虞渊的一颗心,也沉入了谷底,通体冰寒。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从始至终,陈青凰和五大至高势力就没撇清干系!
而是在五大至高势力的默许下,顺势接受了通天商会和神魂宗的邀请,可实质上,陈青凰还是忠于五大至高!
来湮灭星域,入驻千鸟界,是她和五大至高势力的谋划。
若毁灭巢穴,真真降临浩漭大世界,不是被荒神接引,而是由妖殿、魔宫,或三大上宗的元神配合着,被对方给接纳。
那么……
虞渊仿佛看到了,以五大至高势力为首,然后各个下宗,赤魔宗、天邪宗、巫毒教合力,无数强者一起从千鸟界的死亡巢穴涌入的画面。
那么,他虞渊不就成了罪人?
是他,以体内的那座“生命祭坛”,帮助青鸾女皇修复了破损的死亡巢穴。
“我……”
虞渊张开口,想说很失望,没料到自己当年的一番搭救,换来的竟然是背叛。
可等到他,看到青鸾女皇明镜般的眼眸,满是失落和失望时,不由愣了一下。
“你……你又在失望什么?”
他到嘴的话,因此而改变,心情也百般复杂。
“我失望的是,你居然不相信我。还想了那么多,我谋害你,背叛你,对付千鸟界的场景来。”青鸾女皇撇了撇嘴,语气充满了嘲弄,“你脑中的戏很多哦。”
傲龙苍穹 黯夙
呼!
羽翼五彩斑斓,姿态优美的孔雀王,展翅而落的霎那,化作了妖媚的人族形态,她穿着鲜艳至极的衣裳,眸中含煞,高喝:“洪奇!”
惡魔 果實 供應 商
在此时此地,突然遇到消失在域界通道的熟人,她比虞渊还震骇。
她的举动,倒是让虞渊稍稍安心,觉得事实可能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你唤我来此,怎么有洪奇在?”孔雀王不太高兴,和虞渊有私怨的她,充满了戒备,“我过来,是冒着很大风险的。他……值得信任吗?还有,你应该也知道,我和他以前不太对路。”
“能信任。”陈青凰道。
“你们两个,又是什么情况?”虞渊讶然。
“以前,我们就认识,有过数次并肩在天外战斗的经历。”青鸾女皇微笑着,柔声解释:“她救过我,且不止一次。而我,在重返自在境,参悟了再生和毁灭力量,又炼化千鸟界的死亡巢穴之后,弄明白了一件事。”
“我以这件事,说服了她,让她和我站在一起。哦,对了,她只是和我一起,不是商会,更加不是神魂宗。”
陈青凰认真地说。
“我能否知道,是什么事?”虞渊道。
陈青凰看了孔雀王一眼,那位妖媚的花孔雀,先面露难色,似在畏惧着什么,说:“别提那位的名字,不然的话,她有可能生出感应。”
虞渊脑海轰然一震。
单单提名字,都能生出感应者,在什么级别层次,他心中有数。
“嗯。”
陈青凰轻轻点头,旋即蹲下来,在干涸的暗红大地上,刻画出了一个很粗劣的凤鸟,再以燃料涂抹为紫色。
虞渊低头一看,心头猛地大震,顿时知道她刻画的乃妖殿的那只妖凤!
妖殿的至强,浩漭天地最古老的妖神,比白虎,金象古神,不知悠久了多少岁。
妖凤,曾和人族的巅峰强者一道儿,统御着妖族,将龙族赶下神坛,妖殿也是被她给一手缔造。
在紫色的凤鸟旁,陈青凰又书写了三个字:它,她,他。
“它雌雄共体,有时候是她,也可以变成他。”
等虞渊将地上的画面,烙印在心底,青鸾女皇便将那些图画和三个字,一起抹去了,“它很特殊,特殊到超出我们的想象极限。在浩漭天地,它是活的最久的妖,她算是灵禽一脉,所有妖的浩漭鼻祖。”
顿了顿,陈青凰又说:“它只要还在浩漭,还是妖神,那么灵禽一脉所有的妖,都没可能和她比肩,没有希望进阶为十级的妖神。”
话罢,她看向了脸色阴暗的孔雀王。
虞渊思量了一会儿,慢慢领悟了她话里的意思,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妖殿的妖凤,为浩漭灵禽的鼻祖,她只要没陨灭,只要还是十级妖神,如孔雀王,如青鸾,别的什么金翅大鹏,即便是有至高席位空缺,也没有可能在这条妖途大道,踏上终极。
因为,那一袭禽鸟至高的席位,牢牢被她给把持着。
孔雀王为九级大妖,她下一步的进阶路,当然就是十级的妖神。
可那位妖凤,又似乎永远不会自然死亡,永远都在那个位置坐着。
孔雀王的前行之路,因她的存在,相当于被堵死了。
“你让我拿下血狱,要帮我炼化,又是为了什么?”虞渊话锋一转,指着柜台内的妖刀,再次开口。
“妖刀,血狱!”孔雀王勃然变色。
“这把妖刀,被你炼化了以后,有望和你体内的生命祭坛合力,反吞溟沌鲲的心脏。”青鸾女皇眼中释放出摄人的光芒,“我不怕告诉你,我不想溟沌鲲活着,我希望他死!他死在谁的手中,对我来说不重要,但如果是你,我会高兴点。”
“为什么想溟沌鲲死?”
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
“以后,我会和你说。但你应该也知道,他对你不怀好意。他只要还活着,对你就是一种无形的威胁,是吗?”
“是。”
“孔雀王,帮忙压制此方天地,污秽的星河异能。虞渊,你现在可以尝试,将柜台内的禁制破开,去炼化血狱了。”
从彼此的全世界路过 路湘熙
“好!”
虞渊和孔雀王齐声道。
……
千鸟界,一栋陈列着,众多奇特晶石的殿堂。
寒意收敛在体,神色清冷的蔺竹筠,孤身一人游荡在宽敞大殿,从一位位异族身旁走过,没引起太多注意。
一个橱柜前,摆着几十块莹白晶块,内部光烁幽寒。
她于此停下,盯着那些晶块,怔怔出神。
半响后,她突然转身,并暗暗皱眉。
安梓晴从一群女妖背后,悄然冒了出来,等她回过头时,脸上绽放出灿然笑容,对着她轻轻点头,嘴唇蠕动,聚拢音节魂念:“蔺小姐,你还活着呀?你魂游境的修为,即便是炼化一头极寒天魔,也要留意自身安全啊。”
蔺竹筠眼瞳厉色一现。
安梓晴笑的更欢快了,“小心点,千鸟界人多,我不好下手。要是出了此方天地,在湮灭星域的别处相遇,我心情不太好的话,可能会杀了你。”
如曹逸那般,精通血神教、玄天宗秘法,且境界恐怖者,她可能会忌惮。
至于蔺竹筠,以安梓晴的修为,以她手中的至宝,即便是受伤未愈的状态,她都有信心让其惨死。
还有,蔺竹筠体内的气血,让她觉得甘甜可口,令她有了杀戮欲望。
蔺竹筠本想反击一句,突身形微颤,仿佛感知到什么,连那些莹白晶块,也没出言购置,便匆匆离去。
……
界外,一块稀疏寻常的陨石上。
化形为人的溟沌鲲,负手而立,眺望着千鸟界,看着众多的星河战舰,“真是繁华啊。神魂宗和商会,的确是大手笔,不服不行。”
他和阴尸王,早先所在的大陨石,停泊在另一处,并不在此。
曾为魔宫在星烬海域镇守的黑浔,以自在境的修为,和他并排站着,含笑说道:“黎会长说了,只要你能控制着,不开杀戒,你也可以去千鸟界。”
溟沌鲲嘿嘿怪笑,“就不怕我忍不住,将虞渊给吃了?”
“你知道,还没到那个时候。”黑浔笑着说。
“你们不怕,可我怕。”
溟沌鲲深吸一口气,深深凝望着千鸟界,“虽然不知道,商会和你们想做什么,但既然敢让我去千鸟界,必然有完全布置。抱歉,我吃亏太多,着实不敢踏足千鸟界。你们不怕我吃了虞渊,我还怕你们,吞吃了我呢。”
“前辈说笑了。”黑浔哑然。
溟沌鲲冷哼一声,“没和你说笑,当年妖凤种种布置,引诱我进入浩漭大世界,不就是想吃了我?嘿,还好我骨头硬,暗中留有后手,不然就被她得逞了。”
总裁让我勾搭一下
停了一下,他自言自语地说:“现在的千鸟界,给我的感觉不太对,连我,都本能的不安。说说看,你们和商会,究竟想在千鸟界做什么?”
“就是举办一场盛会,前辈想多了。”黑浔一脸正色。
溟沌鲲呵呵一笑,一个字都不信。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