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諸天古卷笔趣-第七百零二章:陽謀看書


諸天古卷
小說推薦諸天古卷诸天古卷
“这可是好东西,只要你能吃了它,便能炼化横骨,口吐人言,你确定不吃吗?”
周禹声音中带着丝丝缕缕的蛊惑,仿若行走于人间的地狱恶魔。
六 夫 皆 妖
青牛虽然智商不高,但却清楚的知道炼化横骨的好处。
张开硕大的牛嘴,毫不犹豫的咬向黑色小蛇。
咔嚓!青牛发出痛苦的叫声,痛的满地打滚。
“你个贪吃的牛儿。”周禹笑呵呵地说道。
只见青牛满嘴大白牙几乎全部碎裂,有鲜血不断流淌而出,染红了下颌,滴落在地上。
周禹看着痛苦万分的青牛,随手将其治愈。
对于这种情况,周禹早有预料,青牛现在不过是头小牛妖,而这条不起眼的黑色小蛇却已经是大妖了,距离妖圣也差不了多少。
青牛根本破不了它的防,所以有这个结果,太正常不过了。
“牛儿,你太不中用了,还是回去好好修炼吧!”周禹挥挥手,便将满脸幽怨的青牛送了回去,然后将那小蛇摄入手中。
“看来只能我来处理你了,这样刚刚好,今天晚上可以吃顿蛇羹。”
………………
周圣庄园,厨房中。
周禹坐在椅子上,摸着下巴静静地看着躺在锅里,已经陷入昏迷的黑色小蛇。
“圣贤之气,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吗?但怎么越想越不对劲。”
周禹神色疑惑,倒不是这所谓的圣贤之气很珍贵。
而是恰恰相反,圣贤之气根本就不算什么。
只是名字听起来很霸气,但其实就是收藏品。
圣贤之气的来源也很简单,每当有天地圣贤彰显果位,引动天地异象时,便会有圣贤之气生成。
地点随机,作用没有,唯一的优点就是与世长存。
每一缕圣贤之气都能留存数十万年甚至更久,而且卖相很好,是个非常不错的收藏品。
这东西的数量不能说是多如牛毛,但也绝对不算少。
从古至今,圣贤的数量三位数开外,每位圣贤都曾显露自身果位,而且不止一次,每次最少也会有十缕圣贤之气产生。
久而久之,积累下来的圣贤之气也非常多了。
所以说,反秦势力根本没必要收集周禹的圣贤之气。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来到周圣庄园,主要是周禹对圣贤之气比较好奇,便将其全部收集起来,准备研究一下。
周禹简单的研究了一下,他发现这东西确实是一点用没有。
于是乎,他就把十一缕圣贤之气团成团,随手丢在了大殿中。
今天早上准备外出时,突然心血来潮,窥探到了一角未来。
有人要来周圣庄园行窃。
所以周禹便事先留下了化身,守株待兔。
结果还真没让他失望,钓来了一条小鱼,不对,是一条小蛇。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们收集圣贤之气到底意欲何为?”周禹百思不得其解。
圣贤之气流落在外的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真的值得派人来周圣庄园偷吗?
周禹心里很清楚,这件事估计只有反秦势力的首脑级人物知道原因,这条玄蛇族的小蛇只是任务执行者,想从他身上得到有用的消息,难如登天。
“所以说,要不要做成蛇肉羹呢?”周禹摸着下巴,轻声说道。
小蛇身躯一颤,挺直蛇身,不停的行礼,口吐人言:“还请周圣饶命,小的只是奉命行事,无意冒犯圣威,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把小的做成蛇肉羹,小的很难吃的。”
周禹满头黑线,刚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没节操。
“难吃没关系,牛儿应该不会嫌弃。”周禹如是说道。
“小的不想死,周圣,以您的身份,应该不会如此为难小的吧,小的真的只是奉命行事。”
黑色小蛇再度求饶,活了上千年,谁又想英年早逝!
“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周禹话锋一转,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
“周圣,您请说,小的绝对不会拒绝。”黑色小蛇连忙问道。
“既然想活命,那就拿出与你性命等价的天材地宝。”周禹语气淡漠,想活命当然可以,但你必须留下买命钱。
黑色小蛇双眼一亮,竟直接从口中吐出一枚七彩明珠。
“周圣请不要嫌弃,这是自储物空间中取出的。”黑色小蛇害怕周禹误会,解释道。
“七彩琉璃珠,这还不足以买你的命。”周禹招招手,将七彩琉璃珠收起,淡淡地说道。
“还有这枚太古星辰之核。”
黑色小蛇再次吐出一颗蓝色光球,其上有星河缭绕,散发着精纯的星辰之光。
“不错,但感觉还差一点儿。”周禹双眼一亮,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这太古星辰之核对他用处不大,但对牛儿的作用非常之大,足以让它脱胎换骨,重塑血脉。
黑色小蛇咬咬牙,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蛇口轻吐,一团金光照亮了四周。
“这是?”周禹眉头一皱,将那团金光摄入手中。
这竟是一页金色纸张,上面流转着无尽神辉,璀璨夺目。
“启禀周圣,这是小的自一处上古遗迹所得,小的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但就是莫名的感觉它很贵重。”黑色小蛇见周禹眉头皱起,连忙解释道。
“嗯,很好,你现在可以走了。”周禹平淡地说道。
“真的吗?”黑色小蛇大喜过望,连忙问道。
“难道你不想走?”周禹面带微笑,反问道。
“想,想,当然想。”黑色小蛇刚想从锅中爬出来,却撞到了一层光幕上。
“这,周圣,您这是?”
周禹笑而不语,一道黝黑的空间裂缝出现,将黑色小蛇连同铁锅一同吸了进去。
“还是我送你离去吧,你自己走我不放心。”
送走了黑色小蛇,周禹收敛笑容,看着手中的金色纸张,目光变得异常冰冷。
“看来这才是你们的真实目的,倒是有些水平。”周禹轻轻抚摸金色纸张,泛起道道流光溢彩。
无数枚金色古字显露而出,尽皆散发着金色光芒,仿佛金色星辰般耀眼。
这可不是什么阴谋,而是彻头彻尾的阳谋。
这页金色纸张上面记载的是一门讲述如何提升天地圣位的秘术,能够将半圣之位提升为亚圣。
周禹现在也只是半圣,如果是寻常圣贤很难抵抗这种诱惑。
但是周禹知道,这门秘术是彻头彻尾的邪术。
如果修行了这门秘术,周禹必须吞噬国运,以国运凝聚圣气,方才能够晋升亚圣果位。
使用与吞噬是两个概念,前者哪怕耗尽也能重新恢复,而一旦国运被吞噬,那便再也无法恢复。
现在唯有秦国拥有国运,这无疑是想让周禹从根本上与嬴政站在对立面。
只可惜他们估计错了一件事,导致这阳谋从一开始就无法实行。
周禹他可不是什么圣贤,这对他来说只是个普通的身份。
即使如此,周禹也不得不佩服反秦势力的决心。
“不过他们为什么不选择荀况?而是选择我呢?”周禹收起金色纸张,疑惑地说道:“难道是因为我看起来更经受不起诱惑?”
周禹不知道的是,其实反秦势力中第一个找上的就是荀况,但却碰了一鼻子灰。
荀况作为儒家正统,诸子百家学术集大成者,对这种邪术嗤之以鼻,完全看不上。
没办法,这东西固然珍贵,但现在整个世界只有两位半圣。
所以反秦势力不得已而为之,才选择了周禹。
换句话说,周禹只不过是个备胎而已。
经过了这个小插曲,周禹内心倒是毫无波澜,见惯了广袤无垠的天空,又岂会在意偏安一隅的狭小池塘。
召唤美妖夫
不过这件事他并未告知嬴政,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就好,完全没必要显露出来。
………………
“什么?始皇帝陛下昭告天下,欲要立周圣为帝师?”
桑海城,有间客栈中,有数名食客高声谈论着。
“你别说,俺还真没想到,那位大名鼎鼎的周圣会主动加入大秦。”一身材高大,面目狰狞,脸上有数道疤痕的男子高声说道。
“莫说是你这憨货了,这天下又有几人能够想得到?”同桌的高瘦男子撇了撇嘴,笑骂不已。
“周圣此举让人不解,纵观古今圣贤,哪一位不是远离世俗争斗,鲜少沾染红尘气息。”
邻桌一身着华服,手持折扇的青年接着话题,继续说道:“咱们这位周圣反其道而行之,实在是让人想不通原因。”
“兄弟说的有道理,俺一个粗人都听懂了。”那疤面男子挠挠头,满脸严肃地说道。
“你个憨货,既然听懂了,那你就为大家解释解释吧!”高瘦男子拍了拍疤面男子的肩膀,笑着说道。
疤面男子脸色一变,狠狠地瞪着高瘦男子,仿佛再说“你丫的,又揭老子短。”
旁边几桌的食客也是一阵大笑,使得气氛越来越活跃。
他们绝大部分人都认为华服男子说的没问题,但也不是没有反对之人。
“兄台方才之言,虽然有些道理,但还是过于主观。”
一身着青色长袍,腰挂玉佩,手持洞箫的青年否定了华服青年所说的话。
众人不由得将目光投向此人,想要听一听他的看法。
“不知兄台有何高见?”华服青年眉头一皱,展开手中折扇,淡淡地问道。
他本想大声呵斥,但见此人衣着讲究,气度非凡,便想要听一听他能说出什么惊世之语。
“兄台方才是否说的说古今圣贤均远离世俗,鲜少沾染红尘气息?”洞箫青年面带微笑,问道。
“不错。”
“那在下有几个问题想要兄台回答一下,不置可否应允?”洞箫青年接着问道。
“请说。”华服青年见他知礼有礼,也不敢怠慢。
“敢问兄台,道家是何人创立?儒家是何人创立?墨家又是何人创立?”洞箫青年问出一个世人皆知的问题,哪怕是市井小民也能轻松说出那三位的名字。
“兄台可是看不起我?你这问题,天下又有几人不知道答案?”华服青年强忍着心中怒火,沉声道。
“说的是啊,就连俺都知道道家是道祖所创,儒家是孔圣所创,墨家是墨圣所创。”疤面男子一拍大腿,激动地说道。
身旁的高瘦男子内心暗道一声“不好”,抬起右手狠狠地给了疤面男子一记爱的抚摸。
“你个憨货,两位公子对话,又岂有你插嘴的份?”高瘦男子笑骂一声,随即看向两人:“两位公子勿怪,我等无意冒犯。”
“无妨,这位兄弟说的非常对,不知可否再回答我一个问题。”洞箫青年笑着说道。
高瘦男子身躯一震,额头有几滴冷汗流了下来。
“兄弟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洞箫青年何其聪慧,自然看出了高瘦男子在担忧什么。
华服青年也是冷哼一声,也是说道:“哼!我等何其身份,如此小事又岂会与尔等计较?”
疤面男子也知道自己差点闯祸,也不敢在说话,一双铜铃般的眼睛滴溜溜乱转。
高瘦男子松了一口气,但还是狠狠瞪了疤面男子一眼,随后拱手行礼:“公子请问。”
“还请兄弟回答我,这诸子百家都是何人所创?”洞箫青年转动手中洞箫,笑着问道。
“这,这。”高瘦男子面露难色,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兄台何必针对一个普通人,这诸子百家自然是由诸位圣贤所创,难道还有其他的答案吗?”华服青年看不下去了,面色变得冷峻,竟开始替高瘦男子“出头”。
“兄台误会了,在下并未针对他,这个问题就是如此简单。”洞箫青年笑的相当开心。
高瘦男子松了一口气,向两人行礼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疤面男子歉意地看着他,都是因为他,才让两人卷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哼!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想说的。”华服青年已经不耐烦了,怒喝道。
“既然诸子百家是圣贤所创,那你又有何资格说古今圣贤尽皆远离世俗,鲜少沾染红尘气?”洞箫青年语气始终不变,依旧是平淡如水。
听到这句话,华服青年瞬间陷入了呆滞,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