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 臺式電腦-第909章 乾坤古殿,無面神將(2章合1)讀書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老祖宗在天有灵
柳长生消失了百万年岁月,很多人都认为柳长生早已陨落,但远古家族柳家却坚信,他们的老祖宗柳长生,仍然活着。
这是一种信仰,也是一种信念,从未改变过。
数日已过。
大夏神国来信,三天后就要去怪物世界了,通知远古家族柳家前来汇合。
重楼老祖召集无天分身,以及一群长老和七杰。
“既然要去怪物世界,咱们就不能没有准备。”重楼老祖说道,一挥手,“走,我带你们去挖个大家伙。”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无天分身等人都惊讶,莫非重楼老祖想要再挖一个老祖不成?!
然而。
重楼老祖并没有动祠堂里的石锹和石锄。
他带着众人,径直来到了祖地。
祖地,浩瀚广阔,仿佛一个大世界,却密布可怕的禁制,虚空大阵如闪电,闪烁不定,曾经斩杀过潜入进来的长生天。
“轰隆隆”
来到了某个地方,重楼老祖打出道道法印,大地震动,裂开。
而后。
一座埋了无数年的青铜大殿从地底下冒了出来,高十丈有余,大殿上满是铜绿,不知道在地底下埋了多少年。
柳长贵等几个长老惊讶。
他们竟然不知道在祖地里,还埋有一座青铜大殿。
重楼老祖神秘的解释道:“在我们柳家的祖地里,遍地都是宝,全是老祖宗柳长生留下的后手,但一般人根本挖不到。”
一群长老闻言,不由恍然。
无天分身闻言,心中念头翻动,思考要不要通知本尊,让他派柳五海等子孙前来挖一挖。
毕竟,挖墓掘坟这种事,本尊的那些子孙最拿手。
“哗~”
重楼老祖一挥手,青铜大殿上的铜绿掉落,露出了大殿上一些古老的图案,以及大殿上的牌匾名字——乾坤古殿。
“乾坤古殿,是老祖宗柳长生当年亲手炼制的宝物之一,内有乾坤,可容纳亿万大军,同时也可镇压强敌,防御攻击。”
重楼老祖眸光火热的说着,手里打出了道道法印,青铜大殿轰隆隆开启了,一股浓郁的腐朽沧桑岁月之气,扑面而来。
重楼老祖带着无天分身,一群长老和七杰等人,走进了大殿。
大殿中,矗立着一座青铜神像,一手在胸前半举,掌心里有一盏青铜古灯,另一手置于下丹田前,呈半握拳状。
神像带着面具,看不清模样,但通体有威严之气散发。
柳长贵好奇的问道:“老祖,这神像是何人?”
重楼老祖回道:“是老祖宗柳长生麾下的一名战将,具体名字我也不知,但看他戴着面具,应该是无面神将。”
“无面神将?”无天分身好奇。
重楼老祖点头,一脸敬畏之色的望着神像。
“无面神将,天生无脸之人,形貌丑陋诡异,刚出生就被遗弃,被老祖宗收养长大,修炼天赋惊人,战力极强。”
“他是老祖宗的十大战将中,最衷心,最强大的神将,当年,他就已经是半步皇者了,只可惜百万年前,跟随老祖宗一起消失了,哎…..”
众人闻言,都一阵咂舌、吃惊。
远古家族柳家,传承悠久,修炼的体系完整,故而知道不可描述的四大境界的最后一境长生境,修炼到极致,就可开肉身之门。
而半步皇者,那已经近乎将肉身之门修炼到了极致,非常可怕。
“老祖啊,如果无面战将还活着,那他能不能镇压了贼柳的老祖宗?”
柳长寿忽然问道。
此话落下,大家都看向了重楼老祖。
重楼老祖嗤笑一声:“拿贼柳老祖和无面战将比,这简直就是侮辱无面战将啊!”
“无面战将镇压贼柳老祖,一根手指头就足矣!”
众人闻言,都笑了。
无天分身也笑了,心中却一阵鄙夷,本尊爸爸的恐怖,岂是你们所能想象的。
这时候。
重楼老祖指着神像手心里托着的青铜古灯,道:“当点燃神灯后,就能发挥出这座青铜殿的绝世杀伐之力。”
“而杀伐程度,大概有无面战将的五成力量。”
“半步皇者的五成力量,想来足以横扫怪物世界了吧,更别说,无面战将可不是一般的半步皇者。”
一群长老闻言,都大为振奋。
“有此宝在手,我们此行可安然无忧了。”
“走,赶紧和大夏神国汇合,探索怪物世界,寻找老祖宗去吧。”
大家都很兴奋,一刻也等不了了。
重楼老祖打出法印,青铜大殿载着众人,破碎虚空,从黑洞中一闪而逝。
与此同时。
大荒中,虚空出现了一个漩涡,时空的力量浩荡。
柳五海从中一步跨出。
他辨别方向,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片刻后,已经来到了金鳞部落。
守卫金陵城的金鳞部落族人,看到了柳五海,不由一愣,而后大为激动,急忙一脸兴奋敬畏的行礼。
“拜见大圣!”
旁边的其他守卫族人,也呼啦啦跪了一地。
柳五海点点头,身形消失。
他一走,四周顿时一片哗然,很多人都议论了起来。
“听说荒大人那日召集诸多部落大佬开会,还以为大圣被荒大人镇压在了荒神山,如今荒大人回归,我们金鳞部落安全了。”
“是啊,有大圣在,谁敢来我们金鳞部落撒野。”
“可是,为什么不见二圣呢?二圣哪去了…….”
金鳞城中,金鳞部落的族人兴奋不已,但其他部落的人却都皱起了眉头,纷纷将这个消息传递回了各自的部落中。
结果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九大王者部落的王者大佬们,还有一些其他大部落高手,纷纷来到了金鳞部落。
他们坐着兽马神轿和各种神兽坐骑,恐怖的气息让金鳞城外的虚空都湮灭了。
吓得金鳞城上的守卫族人差点拉响警报。
“勿要紧张!”
“我们是来拜访贵部落的齐天大圣的,还望小兄弟通禀一声。”
银鳞部落的银老鬼客气的说道,笑眯眯称呼金鳞部落城墙上的一个守卫族人为“小兄弟”,惊得这个守卫族人差点从城墙上栽倒下去。
他守卫金鳞城几千年了,何时被这些大佬看过一眼,今天竟然被大成王者称为“小兄弟”,简直是祖坟冒青烟。
这件事足够他吹嘘十万年,子子孙孙的一代代吹嘘下去。
“好好好…….的,前辈们稍等,我这就向大圣禀报!”守卫族人红着脸,激动的说道。
不多时,消息传来。
“大圣让我带诸位前辈去迎客殿,请跟我来!”守卫族人说道,带着众人而去。
一路上,金鳞城的金甲卫士开路,街道两边都站岗警戒,惊得城中其他人都抬头张望,当发现那是他们自己部落的大佬座驾后,纷纷眼珠子都掉在了地上。
“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部落的王者都一起来到了金鳞部落…..”
大家都很疑惑。
迎客殿里。
柳五海端坐上方,神色威严,身侧站着三圣陈北玄和大祭司。
太上祭祀金问天还在闭关疗伤。
“大哥,这段时间去哪里装逼去了?也不带小弟,不够义气啊你!”陈北玄帮柳五海点了一支烟,语气委屈像个小媳妇儿。
大祭司双手合拢在小腹前,眯着眼,一幅睡着了的模样,但看他耳朵一直在抖,显然他也在好奇柳五海这段时间去了哪里。
柳五海抽了一口烟,笑道:“去了一个好地方,拜见了一个超级巨佬!”
陈北玄眼睛一亮,道:“超级巨佬?有多超级?”
柳五海回道:“超级到超乎你的想象,你见了叫粑粑人家也不会理你。”
“切!”
陈北玄竖了个中指,一脸不信。
观看媳妇与别人做爱 著
身侧的大祭司眯着眼,脸上却出现了一抹笑意,显然他也不信。
就在这时。
大殿外传来了族人的通报声,接着,一群人就走进了大殿。
“呀呀呀!大圣雷猴啊,阔别多日,风采依旧啊!”
“大圣近日可好,那日一别,我想你想到夜不能寐啊!”
“今天得知大圣回来,我们不请自来,还望大圣谅解呀!”
一群大佬刚走进大殿,就客气的说道,满脸亲切的笑容,一幅见了相交多年的挚友一样。
陈北玄愣住了,大祭司也睁开了眼,满眼茫然。
这群家伙,都走火入魔了吗?!在这里胡言乱语的说啥子呢。
柳五海起身迎了上来,和一众大佬拱手见礼。
一番客套后,银老鬼等人又旁敲侧击的询问:“那位大人最近是否安康?听说最近长生界有些不太平。”
柳五海让众人安心,说老祖宗对众人的印象很不错,大家听了,都长吁一口气,满脸笑容。
陈北玄和大祭司听得满目茫然。
同时心中暗暗吃惊,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被银老鬼这些大成王者尊称为“大人”。
一番闲聊叙旧后,银老鬼开口,问起了正事。
“大圣此番回归,是为何事?有无需要帮衬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其他人也立刻表态。
柳五海微一沉吟,道:“此番回来,没有什么事要劳烦诸位的,反而有一桩大机缘,想要送给诸位老兄弟。”
银老鬼等人对视一眼,面色平静,只有一丝丝好奇。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什么机缘和天材地宝都已经可有可无了。
天地间,罕有让他们动心的机缘和东西了。
柳五海微微一笑,低声道:“不知诸位,对皇者的修炼和突破是否感兴趣?”
此话一落,银老鬼等人惊得霍然起身,甚至打翻了桌子上的茶杯。
“大圣,此话何解?还请细细说来。”
柳五海道:“是皇的传道!”
“什么?!那位大人要讲道吗?!”
银老鬼等人激动的眼睛都红了。
柳五海笑着点了点头。
当即,将老祖宗开设天帝学府,并亲自授课的事情大概告知了众人。
“每月只有一节课,但诸位应该明白,皇的课,可不是随随便便有资格可以听到的。”
“哪怕领悟到只鳞片爪,说不定就能破开你们眼下的瓶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话止于此,但意义非凡。
柳五海闭上了嘴,不再说,银老鬼等人却激动的不行了,一个个眼珠子转动不停,心中念头翻滚不息。
而他们身侧,那些其他部落的星耀级后期天门的高手们,更兴奋了。
他们卡在星耀级后期天门多年,只需要一个契机或一丝点拨,就能瞬间证道王者。
而今,柳五海带来的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大机缘啊!
“可是,皇高高在上,为何要传道四方呢?”有人问到,保持了冷静。
其他人也都看向了柳五海。
柳五海沉吟道:“这个答案我也不知晓,但据我猜测,也许是皇推演到了什么,故而在早做准备吧。”
这个答案,说到了所有人的心坎里。
大家都不由心中一凛。
皇,是他们一生苦苦追求和仰望的无上境界,那个境界,距离不可言的永生境只差临门一脚。
也许,皇真的推衍到了什么,未来或许真的会发生什么变故,乃至大劫难!
一念及此,大家都不由一阵担忧和不安。
柳五海也不多费唇舌,直接道:“消息,我是给诸位带到了,诸位去与不去,全凭自愿。”
“还有,天帝学府正在招生,诸位部落里的优秀族人,也可以挑选一批,过去试试嘛!”
银老鬼等人点头,都在思索柳五海告知的这件事,寒暄了几句后,就纷纷告辞,身化流光而去。
离开了金鳞部落,到了一处无人的山脉间,他们停了下来。
“诸位,这件事,你们怎么看?”银老鬼问道。
铜老道说道:“以那位大人的修为和实力,应该不至于算计我们,我觉得此事可行。”
另一个王者附和道:“没错,我们虽然是大成王者,但跟皇者比起来,相差甚远啊,而且我们寿元枯竭,若不能再做突破,迟早会坐化啊。”
“但也不能大意,万一那位大人有什么算计呢?不能不防啊……”
几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却也有所忧虑。
“不如,咱们去请教一下荒大人吧,他老人家是半步皇者,见识不凡,肯定可以给我们一些好的建议的。”
银老鬼忽然提议道。
“可是,从长生界拜见了那位大人回来后,荒大人就苟起来了……”铜老道蹙眉。
“无妨,先去看看再说。”
众人当即起身,前往荒神山。
……..
金鳞部落的大殿里。
柳五海刚才和一众大佬的话,全被陈北玄和大祭司听在耳里,此刻没了外人,两也不装了,直接询问。
柳五海笑道:“此事,的确是一桩大机缘,你们准备一下,随我一起去听课吧。”
“你们都是星耀级天门,也许此去,就可以突破到王者。”
“还有,把部落里的优秀族人,挑选一批,一起带上。”
大祭司闻言,激动的胡子乱颤,却强行冷静的问道:“此事,要不要告知太上祭祀呢?”
柳五海沉吟道:“我去给他说吧,希望他能一起去。”
大祭司点点头,当即退走准备去了。
陈北玄在一边眼珠子转动不停。
“这么多大佬一起去听更牛比的巨佬听课,肯定是高手云集啊“!
“我要是能做个班长啥的,再装个逼,还不直接原地突破了?!”
“啧啧啧,陈北玄啊陈北玄,你不但是个逼王,还是个机灵鬼儿哦!…….”
他心中念头翻滚,不由捂着嘴笑出了猪叫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