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討論-第二百二十四章 環中環鑒賞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根本不用想就知道,这玄墨说的定然是谢长鱼。
玄乙也之前懒洋洋的翻了个身。好像是在晒月光浴。边上的玄墨是过来看查情况的,而他则是过来度假的一样。
“既然主子已经打过信号了。我们就静静在这里等着就好了。”
“既然你都已经说了,那家伙是个草包,那就算是主子跟在身边,那家伙可能也活不了多久。还能趁此机会给我们主子扫清障碍,不是挺好的吗?”
總裁 小說 101
说完,玄乙又一次挪动了一下,在狭窄的屋脊之上给玄墨留了个位置:“赶紧坐着吧,趁机会养精蓄锐。我有预感接下来可能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玄墨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看到那玄乙根本就不愿意搭理自己的样子,也只好是就此作罢。
不过两人确实是猜错了。谢长鱼非但没有在阵法之中很快就死,反而是还比那江宴快了些许。
贵溪楼的阵法确实繁多,但是每一个阵法差不多都是较为简单的,而且前面的杀阵不多。两个人倒还都算是平安的度过。
不知又是怎么的,两人居然又一次见了面。一前一后,都从一个幻阵里面闯了出来。
“哇塞!丞相大人没想到还真的是精通奇门遁甲之术。居然这么快就闯过的前面这几关。”
谢长鱼在看到江宴的时候是些有些许的惊讶,虽说知道后者应该是懂些许阵法,可并没有想到这江宴权也如此厉害。
然而江宴看到谢长鱼的时候。那眼神显然就有一些阴沉了下来。
方才江宴也是刚刚从那幻阵之中逃脱,可一出来就看到了那正在研究前面机关的谢长鱼。这可不就证明了谢长鱼比自己早出来吗?
难道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隋大人居然比自己还厉害?
作为盛京第一大才子,这点包袱江宴还是有的,一时间也是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谢长鱼却像根本没有看到江宴的样子一样,大大咧咧的毫不在意。
江宴看来越是难受。再加上方才谢长鱼的话,江宴硬是觉得这其中颇有挑衅的意味。
随后更是紧紧的攥起了拳头。
“这贵溪楼应该不会想到会有两个人同时来闯关。总是不可能一左一右全部都安排一样的法阵。要是这样的话,兴许有的难,有的简单呢?”
说完江宴便是负手而立,打量起了眼前的这个大厅。
这下子可是把谢长鱼给逗乐了。她刚才倒还是觉得没什么,现在听到江宴的话之后,瞬间就心里明白了。
于是乎更是乐呵呵的说道:“莫非丞相大人是觉得自己比隋某人慢了?所以非要说自己过的反正比较难?”
不过,谢长鱼也清楚江宴说的话确实是有道理的。也有可能江宴过的法阵确实是比自己难一些。但是她才不会承认呢。
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就给这江宴长了志气?灭了自己的威风吗?
作为江宴今后在朝堂之上唯一的宿敌,谢长鱼可不会这么早就打破自己在江宴心中的固有印象。
越是让江宴心里不舒服,谢长鱼的心中就越是开心。
果不其然。这句话也确实是惹怒了江宴。
江宴瞪向谢长鱼的那一瞬间,眼神还是相当恐怖的。
不过很快,江宴便又是回到自己平常谦谦君子的模样。
“若是隋大人非要和本相一争高下,在这贵溪楼之中,怕是有些许的不太公平。”
说罢,江宴便没有再搭理谢长鱼的意思了。
谢长鱼则是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丞相大人说笑了。隋某并没有和丞相大人一争高下的意思,隋某只不过是一介小官,自然是不敢跟丞相大人比高下的。哪怕隋某在这奇门遁甲之术上,确实是略有心得。”
说这话的时候,谢长鱼特意是咧了咧嘴,满脸人畜无害的模样。
可偏偏是这模样,落在江宴的眼中就格外的欠扁。
一时之间,江宴心中也是好一番的无语。这个隋辩,顶着谢长亭的脸,做些谢长虞会做的事情,却还愣是把自己气的半死。
看来他和这谢长虞一家子还真是天生犯冲!
冷哼过后,江宴便道:“不知为何又绕回了原地。既然隋大人这般厉害,要不隋大人来找找接下来的线索?”
谢长鱼也只能是翻个白眼。这狗男人就只有一张嘴,极其会说!
不过转过头再看这大厅的时候,谢长鱼的目光都有些忧愁了起来。
确实,两人又绕回来了。
而现在那露台之上已经没有人了,显然贵溪楼楼主和桂柔也并没有兴趣知道他们到哪里了。不过更有可能的就是,这两个人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甚至不觉得他们能闯过这些迷阵!
谢长鱼也没有再和江宴多说什么,而是认真寻找起了之后的线索。
“隋某刚刚走过的那些阵法,虽说是连环阵,一环扣着一环,但确实是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线索。不知丞相大人那里有没有什么发现?”
谢长鱼一边摆弄着那些茶桌椅,一边皱着眉头询问。
江宴蹙眉,思考了起来。
“阵法虽多,也确实就是些迷阵幻阵,并没有什么特别多的线索。”
谢长鱼也是点了点头:“我那边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那这样的话,这阵法倒是有些难解了。”
谢长鱼的心中有一个想法。其实他们现在依旧是处于在一个大的阵法之中。
刚才经过的那些也只不过算是环中环中环,一环紧扣着一环,这之外应该还会有更多。
不过这仅仅是一个猜测。谢长鱼望向茶楼的外面,已经看不清天了。
显然,时辰也已经渐渐晚了下来。也不知道这时候的阵法会不会太过于难以寻找。
而就在两人一筹莫展之际,一声清脆的银铃声响起。
两人几乎是瞬间就抬头往楼上露台看去。饶是如此反应也几乎什么都没看到,只见到了那似乎是被一阵风带起而飘荡着的纱帘。
诧异之中,江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上似乎抓着一个东西。
是一个纸团。
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
西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