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線上看-0365 以身證道!熱推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洞顶也有阵法存在,密封后天浊气不让其溃散。
可是在猴咂的操作下,被净化对生人无伤害的后天浊气成功突破,像是战场上的传令兵在三军中宣告将军号令。
在这短短一分钟内。
浊气最大限量的扩散到整个吉森省东西南北,最近的延J到最远的白C,行驶过白S,吉L,四P等等城市。今晚只要在吉森省境内的鬼魂无不听到猴咂的歌声,而猴咂唱词和所修法术最大的能力就是招鬼。
因为不管什么鬼都能在他身上看见利益。
这导致吉森省境内十方法外孤魂也好,孤魂野鬼也罢,全部如同吃了兴奋剂似的向长春山南峰策马奔腾,片刻不停一窝蜂的奔赴。
而猴咂保持剑指,嘴角鲜血止不住的流,脸颊越发苍白像是七天七夜没有好好休息,整个人全部精气神焕发在体外,导致体内阳气快速衰落。
鬼怪看出猴咂疯狂的想法,可是头顶烟雾图案迟迟不肯散去,急得他玩命挣扎。
“来吧!都来吧!”
猴咂以唱词为引,以阳寿为药,支撑自己蓄力从而彻底激发闪电符咒全部威力,他在等待无边无际的鬼魂到来,他在酝酿体内丹法真气的运转。
“我快饿啊……”
“没有香火……我要死了……”
“死亡也不是解脱……”
数不清的鬼魂飘在洞顶,探头探脑往下面望着,互相倾诉死亡之后的磨难,他们虽然目光呆滞,但是看见满身是血的猴咂之后,像是看见难得美味一晌贪欢的贪婪。
可当目光一转。
看见站在猴咂对立面的鬼怪。
眼神瞬间又变了,变成渴望和希望与期望。
“是信仰的力量……”
“我闻到了……我闻到了……”
“他身上好像保存着香火的味道……”
“我不用再死一次了!我终于不用再死一次了!”
这些鬼魂目光中闪烁炽热的**,哪怕前方有着可以伤害他们魂魄的浊气,哪怕前方这个鬼怪一眼就可以看出来道行修为不俗,哪怕是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
都特么混成这幅鬼样子了!
还怕啥?还能怕啥啊!?
他们在进行简单思考后,断定今天晚上必然是饱餐一顿的接结果,所以欣喜若狂,心潮澎湃的一涌而上,前仆后继,源源不断穿破洞顶的封印下坠到峡谷之中,他们自动摒弃施法召唤他们的猴咂,像是饿急了红眼的饿狼群起而攻之,扑杀向这只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的鬼怪。
鬼怪在此刻也慌了。
眼前这鬼魂聚齐的种类多种多样。
有溺死。
有烧死。
近战召唤师
有下玄。
有上悬。
有厉鬼。
有怨鬼。
有厉鬼。
有头者。
无头者。
魂魄残缺者。
枪殊刀杀,跳水悬绳。
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
甚至夹杂着饿鬼道更加凶猛的外障鬼和内障鬼,顶着如同吃东西活活撑死的圆鼓鼓肚皮,嘴里喷着淡蓝色业火,张牙舞爪远比其他鬼魂向前冲的更加凶猛。
凡欲成仙
四米多高的鬼怪宛如古代时被架上梯桥的城墙,这些鬼魂一圈又一圈将其包围在中间。
或者要嘴啃咬。
或是用舌头舔抵。
或是将堪比灰指甲的指甲插进皮肤。
或者用自己生前残害自己的武器来伤害鬼怪。
或者想要拆卸鬼怪的肢体。
或者双腿骑在脖子上想拽下鬼怪脑袋。
修罗符的烟气图案消失,可是面对这种情况,一时间没了办法,眼中怒火逐渐暴躁,气急攻心。
生前哪受过如此委屈!?
到哪不都是万鬼臣服?!
现在他们居然想特么的吃了我!?
这能忍吗?
这绝对不能忍!
龙破九天诀 柳枫
一般教派其实对鬼这个生命体的下限很高,只要你不瞎祸害人,也没影响磁场啥的,人家肯定不会一言不合就给打个魂飞魄散。像道教,佛教这些教派会定时举办斋醮科仪或是焰口法会来超度他们!
鬼怪生前同样有这个习惯。
但尼玛士可杀,不可辱!
既然你们已经沦陷于贪婪的欲望,不再拥有清醒的神智,那么神明就不会宽恕你们的罪孽,愚昧与无知!
鬼怪浑身一颤巍。
这些抢到绝好位置的鬼魂瞬间被鬼怪体内蕴含的残存信仰之力和生前积攒的供奉香火绞杀到魂飞魄散。霎时间,两个足球场大的地洞被璀璨的金色光芒照亮,净化一切邪恶的光芒驱散这些鬼魂。
后赶到没来得及跳进山洞的鬼魂被这光芒给吓瘫,畏惧着不知向前还是逃跑。当然也有例外,有些道行修为高又阴寿将近的鬼魂继续飞蛾扑火。
生机与死亡在地洞内更迭交替着。
猴咂站在原地没动,他整个人同样被鬼魂包裹,这些鬼魂贪婪吸食他的寿命,之前能与熔炉相比的阳气在此刻变得虚无缥缈。而猴咂无动于衷的忽然闭上双眼,额头能称为第三只眼的伤疤血流个不停。
猴咂想起他父亲死前对他说过的话。
他父亲告诉猴咂,猴咂这头顶的伤疤是慧顶,是后天异象,他之所以会疯疯癫癫就是因为慧顶的存在。
天罡决
如果有一天,遇到生命危险,可以把靠丹法修炼出来的元神凝聚在慧顶,从而会有想象不到的收获。
雷电符咒是保命技能。
慧顶也是保命技能。
猴咂哭哭寻找支配这两个报名技能的平衡点,捕捉在被百鬼包裹住的那一丝感悟。
在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太平盛世。
在恍惚间他似乎看见平等的到来。
在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以后不会有阶级存在。
这是猴咂心中理想的世界,更是作为现代人所相信的唯一信仰,念已至此猴咂即使是百鬼团团包裹,也往前踏了小半步,元神归于眉心上丹田。
“嘭!”
猴咂毛血细管爆炸喷出血雾,这血雾让鬼魂更加兴奋,而鬼怪在斩杀孤魂野鬼时注意到猴咂这一个动作,眼神中有着碰到同道中人的激动和不敢置信,用他那句口头禅将话音传到猴咂耳边:“你有信仰吗?!”
“心中有党,生活理想。”
猴咂在慧顶吸收积攒多年的道行修为下片刻不停的挥手,吸食过他血液的鬼魂瞬间被击飞,飞向鬼怪上方,也盘旋在鬼怪上方。
等鬼魂盘旋数量超过百位数。
这些鬼魂身体里的阴气等不安分气体产生量变,在鬼怪头顶上方凝聚说一朵硕大的乌云将鬼怪笼罩。
这乌云中有雷光滚滚。
猴咂护额贴着的符咒闪烁光芒。
鬼魂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继续包围在猴咂身体周围。猴咂双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结成九字真言的手印,接着拆开手印,再右手结个剑指印,左手握拳作剑鞘状包住右手的中食二指,口中大喝道:“我情豪溢,天地归心!我志扬迈,水气风生!”
“轰隆隆!”
乌云雷光滚滚,闪电呼之欲出。
猴咂再以体内元神挑破眉心上丹田。
眉心,上丹田“齐真”,碎。
猴咂眉心衣橱一道鲜血,雷电符咒被鲜血浸透,而后雷电符咒的符纸中闪过猴咂用自身道行修为和寿命当做代价才能激发的红光。这红光脱离符咒,遁入乌云之中。
“轰隆隆!”
一道红色闪电在乌云中揭竿而起,带着上百个鬼的力量宛如天地浩劫的劈向鬼怪。鬼怪无法躲避,因为依然有无数鬼前仆后继扑向他,只能硬抗。
闪电把鬼怪劈了个浑身通透,致使鬼怪利用后天浊气做的实体险些被劈个灰飞烟灭,但是鬼怪在最后关头恪守本源力量,竟然硬生生抗过这一道闪电。
猴咂结开手印,双手合掌猛然拍在一起,用元神挑破胸口中丹田,口中大喝:“天高地阔,流水行云!清新治本,直道谋身!”
胸口,中丹田“齐平”,碎。
猴咂彻底变成个血人,西服外套已经被鲜血染成暗红色,并且他头发的火焰消失,故意染成的银白色在此刻变成只有上岁数才会有的苍白,不算清秀也不算帅气的脸颊多了两处老年斑,耸拉着眼皮似乎是要支撑不住了。
但他身边的鬼魂却仍旧被吸引到鬼怪上方凝聚成乌云,第二道闪电即将倾盆而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