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娛樂第一天王 愛下-第677章 《昨天今天明天》中閲讀


娛樂第一天王
小說推薦娛樂第一天王娱乐第一天王
董婉点头说:“那是,我就站着说吧。校庆晚会今夜开,东海人民抖精神;京城那旮哒挺闹心,红煌合伙欺负人。谢谢!”
现场观众哈哈大笑。
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没逗乐了。
京城那边。
京大节目组的人脸都黑了。
网上。
“哈哈,萧老师威武!”
“萧老师霸气!”
“真给我们东大人争气!”
“就是,我们东大未必就怕了京大。”
东大的学生个个都激动不已。
萧央这个《昨天今天明天》实在太有意思了。
现场。
舞台上。
萧央说,“欺负人你谢它干啥完应。”
董婉反问:“你不礼貌么?”
胡飞花说:“这叫什么谈话啊,整个一个赛诗会呀。大叔大妈呀,今天是校庆,校庆的时候就不说那些让人心烦的事儿,咱说点高兴的事儿。”
萧央说:“这要是搁家里我就告诉她,你写的这段不行,京城那两家公司,可是连京城的神秘组织都管不了的,你瞎操那心干啥玩意儿。”
董婉白了萧央一眼,“你嫌弃我的话,那待会你自己说吧。”、
“哈哈……”
众人大乐。
什么叫神秘组织?你把红日传媒和辉煌传媒当成什么了?
胡飞花说:“那就大叔说吧,大树,你说说现在的大好形势。”
萧央看着观众,一本正经的说:“各位领导,同志们——”
胡飞花看着观众笑了起来:“这是要做报告呢?”
众人捧腹,胡飞花这厮也是个搞笑天才,随便说一句话,配上个表情就能让人笑一阵子。
萧央蹙眉问,“我这么说难道不行么?”
胡飞花急忙赔笑,“行,行,您接着说吧。”
萧央激动的说:“大家好!东大学生就业好,齐夸学校的领导。尤其东海的领导,更是天下难找。东海有个梦工厂,更是顶呱呱不得了,赛过京城两公司,他们不勾心就斗角,今天艺人绯闻,明天导演被炒。纵观华夏风云,风景这边更好!多谢!”
说完腿脚不利索,摔倒在了地上,真的活像是一个激动的老头。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齐齐鼓掌。
电视机前的观众也被逗得前仰后翻,笑得合不拢嘴。
萧央的表演实在太精彩了。
京城那边,红日传媒和辉煌传媒的人恨不得把萧央的嘴撕烂,这厮实在太能折腾了,两大公司尽管没有明说,映射的不就是他们吗?
现场。
舞台上。
胡飞花急忙去扶起萧央,“大叔!摔着了吧!哎呦,快起来。”
萧央嘿嘿一笑,“没事。”
董婉也说,“确实没事儿,挺成功的。”
萧央看着董婉,“成功么?丢人了?”
董婉摇头,“没丢人。”
胡飞花说:“大叔大妈呀,这个谈话节目呢,它实际上就是说话,就是聊天,就是唠嗑,就是坐在炕上唠嗑,您在家什么样啊,在这儿就什么样。别紧张,好不好?”
萧央说:“你早说呀,早说早明白了。”
说着把鞋脱了,直接盘腿坐下。
众人哈哈大笑,大爷你太逗了。
他们真把萧央当大爷了,萧央演的太到位了。
董婉捏着鼻子说:“你把那鞋穿上,臭!”
“哈哈……”
众人大笑。
萧央伸懒腰,“我这是放松呢!”
漫威之英雄系统
董婉没好气的说,“让你放松精神,你放松脚干啥呀,臭的……别了,汗脚!”
萧央一愣,“脱鞋不行是吧?”
胡飞花强笑,“行行行。”
董婉一本正经的说:“这不礼貌!”
胡飞花说:“大叔大妈,我问一句,您们就没看过我们这个节目?”
萧央说,“看过,你不姓胡吗?实话实说那个。”
胡飞花笑着点头,“对呀!”
董婉说:“你不叫胡飞花吗?”
胡飞花说:“对!”
董婉笑着说,“俺们村人可喜欢你了。”
胡飞花大喜,“真的啊?”
董婉点头,“都夸你呢,说你主持那节目可好了。”
胡飞花好奇,“这么说的呀!”
董婉说:“就是人长的坷碜点!”
“哈哈……”
众人乐不可支,胡飞花这厮确实长得有些坷碜。
萧央急忙制止她:“你咋这样呢!”
董婉说:“实话啊。”
众人笑喷,这个节目可是“实话实说”。
“你瞎说啥大实话!”
萧央急忙对胡飞花说:“对不起,她不是这个意思,我老伴的意思是,大家都喜欢你主持的节目。哎呀,那可是全村最爱看的节目,大家说你主持的有特点,笑起来像哭似的。”
众人眼泪都笑出来了。
京城那边,黄金组合和他们的徒子徒孙脸色凝重。
这个小品设计的确实太精彩了。
仙凡之隔不周传
现场。
舞台上。
萧央急忙改口:“不是,哭像笑似的。”
众人哈哈大笑。
胡飞花的脸都黑了,看着观众说:“原来他们村都这么夸人啊。”
众人笑喷。
董婉急忙制止萧央:“你还说你——”
哆啦可知A梦 cc楼兰
胡飞花苦笑,“行了行了,别说了,咱还是说您二老吧,我现在呢把问题提的细一点,你们是哪一年结的婚?”
萧央只是嘿嘿的笑。
董婉说:“这事儿,我看就别别说了。”
胡飞花看着董婉:“这属于个人隐私?”
旁边的萧央说:“其实啊小胡,你应该有这种眼力,当时——嘿嘿,用现在话说,我小伙子时代长的比较帅呆了,所以嘛,她追的我!”
董婉急了:“你咋不实话实说呢?你让大伙瞅瞅你那老脸长的跟鞋拔子似的,我能上赶子追你呀?”
众人哈哈大笑,今天化妆后的萧央确实长得跟个鞋拔子似的,一个字——丑!
萧央翻白眼,“这么不会审美呢?”
董婉叉腰,“我不会?”
萧央说:“我这叫鞋拔子脸那?这是正宗的猪腰子脸!”
众人哈哈大笑,猪腰子脸?有这种脸吗?这形容词也太犀利了。
网上,大家听到“猪腰子脸”也捧腹大笑,大家真是快被萧央逗死了。
台上,胡飞花说:“还不如鞋拔子呢。”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京大节目组后台,很多人都不说话了。
这个节目确实精彩!
东大晚会现场。
董婉说:“我年轻的时候,那绝对不是吹,柳叶弯眉樱桃口,谁见了我都乐意瞅。俺们隔壁那张永林,瞅我一眼就浑身发抖。”
后台的张永林:“……”
天王的粉丝:“……”
你们这也太狠了,自己人也要开刷。
台上,萧央冷哼:“哼,拉倒吧!张永林脑血栓,看谁都哆嗦!”
张永林:“……”
全国人民:“……”
张永林看着台上的萧央。
嘿嘿,此仇不报非君子!
台上。
胡飞花说:“大叔啊,大叔你这么说不对,其实大妈现在看上去都挺精神的。”
董婉叹气:“现在不行了,现在是头发也变白了,皱纹也增长了,两颗洁白的门牙去年也光荣下岗了。”
萧央大笑,“哈哈哈,这词儿整的。”
胡飞花大汗:“大叔大妈呀,我还是一个一个问得了,先问大妈吧。”
董婉一怔,“问我呀?”
胡飞花说:“大妈呀,当时大叔他是怎么追的你?”
众人也好奇。
董婉有些腼腆的说:“他就是……主动和我接近,没事儿和我唠嗑,不是给我割草就是给我朗诵诗歌,还总找机会向我暗送秋波呢!”
众人笑得拍大腿。
胡飞花看着观众贱笑,啧啧赞叹,“还暗送秋波呢。”
观众们哈哈大笑,你这厮还能再贱一些吗?
萧央说:“别瞎说,我记着我给你送过笔,送过桌子,还给你家送一口大黑锅,我啥时给你送秋波了?秋波是啥玩意?”
胡飞花想了下说,“秋波是青年男女——”
董婉打断他的话,“秋波是啥玩意你咋都不懂呢?这么没文化?”
萧央看着她,“啥呀?”
董婉一本正经的说,“秋波就是秋天的菠菜。”
“哈哈……”
众人嘴都笑抽了。
萧央点头:“那我懂了,我确实送过,年年都送!”
胡飞花乐了:“我今天第一次听说秋波是这么回事。大叔啊,光送菠菜不行。人家谈恋爱的时候都得送个像样的定情物,你想想有没有。”
萧央说:“呵呵呵,说这事儿还有点儿历史,老伴,你说呗。”
董婉说:“好吧,我说。”
胡飞花点头:“大妈说。”
董婉说:“俺俩搞对象那时候,我就想送他件毛衣。那时候穷,没钱买,正巧我给生产队放羊,我就发现那羊脱毛,我就往下蚝羊毛。晚上回家呢,纺成毛线,白天一边织毛衣,一边放羊,一边再蚝羊毛。结果眼瞅着织着差俩袖了让生产队发现了,不但没收了毛衣,还开批斗会批斗我。”
胡飞花说:“为了爱情舍身,这辈子值了!”
萧央突然说:“她心眼儿太实,你说当时放了五十只羊,你蚝羊毛偏偏一个一个蚝,蚝的这家伙像曾大年似的谁看不出来呀?”
(曾大年就是黄金组合之一,是个光头男子)
众人哈哈大笑。
京城那边,曾大年哭笑不得,这年轻人的这张嘴真够可以的。
东海。
舞台上。
胡飞花说:“我听出来了,这个定情物实际上就是没送成,那结婚的时候就得有像样的彩礼,你们……有没有?”
董婉说:“说出来都不怕大伙笑话,他家穷的管啥玩意也没有。”
萧央不服气:“别瞎说,当时还有一样家用电器呢!”
胡飞花非常意外,“还有家用电器呀?”
众人乐了,那个年代,这可是有钱人啊。
萧央说:“手电筒啊!”
众人笑喷。
你丫的就不能直接把话一次性说完吗?手电筒也算是电器?



Recent Posts